<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十章 山外来讯
    接下来的日子里,龙阳踏踏实实、认认真真的跟着靳山学习、训练,知识与本领越学越多。靳山犹如一个知识宝藏似的,永远有教不完的新东西。

    龙阳学习观察、模仿、伪装、藏匿的同时,靳山又教他跟踪和逃遁。

    跟踪还好说,就是从动物的足迹、植物的形状变化、靳山走过的脚印来分析学习。龙阳不理解的是逃遁,好好的为什么要逃啊?

    当靳山讲到那天龙阳遇孤狼逃跑的事情,龙阳才知道这又是师父设的套,对他的考验与训练。但是在这件事情上,靳山给予龙阳很高的评价,沉着冷静、遇事不慌、机智勇敢。这些话让龙阳高兴了好几天,也带给了他无数的学习兴趣和无尽的学习动力。

    直到有一天,两个人的到来打破了山村的宁静。

    这两个人是警察,山外派来的警察。

    龙阳是第一次看见警察,那衣服真的让人羡慕,威武精神,那人、那职业更让龙阳崇拜。这个形象深深的烙在龙阳的脑海里。

    正当龙阳看的入神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走到龙阳的身前。

    “小朋友,你知道靳海的家住在哪里吗?”其中一个和蔼的问道。

    “我知道,你们跟我来。”龙阳在前面带路。

    村里来了外人,不管什么身份,村里的人都觉的好奇,纷纷跟在后面。

    “你们到这里有什么事情?”族长跟过来后问道。

    “您是?”

    “我叫靳仁,我是这村里的族长,也就是全村的负责人。”族长回答道。

    “我们到这里找靳海的家,有些事情来了解一下。你们这里也太难找了,我们两个人赶了两天一夜才来到这里,还爬了两座山。”

    “我们这穷山沟,基本没有外人来,山路更是难行,你们辛苦了。到靳海家喝口水再说吧。”到了靳海家,他家的门上锁,可能狗娃妈在山上干活。族长靳仁将两名警察带到自己的家里,又安排人去找狗娃妈。

    村里的人将门口围得水泄不通,纷纷来看,搞的两名警察都不好意思。族长赶紧将人往院子里赶了赶,让大家安静。

    “同志,你们有什么事和我说吧,村里大小的事情我都知道。”请警察坐下后,靳仁说道。

    “靳海这人在村里表现怎么样?”

    “靳海啊,他这人人老实,脑袋瓜又灵光,经常到山外帮助村里人买卖东西,他怎么了?”在场的人都想不出警察要了解靳海干什么。因为自狗娃死后,靳海就失踪了,一直没有回家,为此狗娃妈不知暗自骂了多少回。靳河后来也多次去山外寻找,别说找到人,就是连消息都没有一个。

    “哦,族长,是这样,靳海杀人了。”其中一个警察说道。

    “你们说什么?靳海杀人了?这,这怎么可能,你们是不是弄错了。”靳仁听到这个消息,立刻站了起来,慌忙的问道。

    “这是真的。首先是靳海主动到我们那里投案自首的,其次我们根据靳海的供述,已经找到死者和作案工具,这事情是真的。我是主办这个案件的刑警队长,我叫凌峰。”

    “是真的?他怎么会杀人呢?”不仅族长这样说,听到消息的村民也纷纷议论起来。山村的人都知道靳海是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靳海杀人的事情。

    正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靳河听到消息跑了回来。

    “有我哥的消息了?”靳河一进屋就问道。

    “靳河,过来,过来坐下说。”族长将靳河从人群中拉了过来。

    “同志,这是靳海的弟弟。”

    “你好,我们是警察,到这里来了解了解你哥的情况。”

    “哦,哦,你们快坐。”靳河紧张的直搓手。

    “警察同志说你哥哥杀人了。”族长说道。

    “我哥杀人,这不可能。”靳河连连摇头。

    “是啊,我们也不信,但是警察同志说是你哥哥主动投案的,而且证据都有。”族长将刚才的事情向靳河说了一遍。

    “是的,靳海自己承认杀人,而且证据充分、事实清楚,现在已经被关起来了”凌峰说道。

    “那你们这次来是?”山里的汉子不会说话,靳河也不知道如何问。

    “哦,我们来有三个目的。一个是通知你们靳海的情况,二是了解靳海的表现,因为他是主动投案,符合从轻处理的条件,三是我们需要他家人的配合。”

    “我们配合,我们配合,但是我们要怎么配合?”靳河紧张的说道。

    “靳海投案后承认杀人,但是他一直不说自己杀人的原因。我们希望你们去,和我们一道做工作,让他讲出具体的杀人原因。”凌峰将靳海投案后的情况不隐瞒的告诉靳河。

    “杀人原因?他杀的是什么人啊?”族长靳仁接过话头,问道。

    “他杀了一个外号老歪的人。”

    “老歪?!”

    两个警察看出族长和靳河的表情,感觉到他们多数认识老歪,职业的敏感让他们继续问下去。

    “你们认识老歪?”凌峰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上,像是不经意的问道。

    “我们是听说过老歪,当时靳海的孩子狗娃死后,靳河外出找过靳海,让他立刻回家。可靳河找了多次都没有找到。后来听说他和一个外号叫老歪的人来往,接着就没有消息了。”

    “原来是这样。”两个警察互相看了一眼,有点原来如此的意味。

    “这老歪是个什么人?”靳仁问道。

    “这个人是个文物贩子,也搞点盗墓的行当。其实就是个劣迹斑斑的人,我们一直要抓他,可是一直没有找到,这次却被靳海杀了。按照你们的说法,这靳海和老歪应该没什么交集,也应该没有什么仇怨,怎么会杀他?”凌峰喝了口水继续说。

    “而且从现场上看,老歪是在不注意的情况下被靳海用刀捅死的,可见两人关系很熟,老歪才不会防备。”

    “另外,我们在现场还发现了一样东西,这次我们没有带过来,也需要你们山村的人去辨认一下。”

    等凌峰说完这些,大家也都清楚了。靳海杀人已是事实,现在就是家里去人的事情。

    “靳河,你嫂子呢?”靳仁想起来狗娃妈,赶紧问道。

    “你说这事也赶巧,现在没有什么农活,我嫂子天天惦记我哥,这不,前天出山找我哥去了,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哎!”靳河一屁股坐在门槛上。

    “既然这样,就我和你到山外去,配合人家警察同志。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啊!这一大一小到底是怎么回事!”靳仁也唉声叹气,叹靳海一家的祸事。

    “对了,族长,你说靳海的孩子刚死不长时间吗?”凌峰想到靳仁刚说过这件事情。

    “不提也罢!”靳仁摇了摇脑袋。

    “你还是说说吧,万一和靳海杀人的事情有联系呢?”

    “不可能吧?”靳仁惊讶的看着凌峰。

    “好吧,那我就向你们说说。”接着,靳仁就将狗娃之死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向凌峰讲述起来。

    里面的是非曲折、离奇诡异,让凌峰也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