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六章 学习 三
    接下来的十天里,龙阳的足迹踏遍山前,每天好像入魔一般,眼里看着,嘴里低声的说着什么。看看这又看看那,比比左又比比右,思量前又思量后。看着龙阳的模样,靳山有些着急了。

    让这孩子没事别问我问题,是让他多观察、多思考、少说话。可一直这样,别魔怔了,靳山憋不住了。

    “龙阳,你最近学习的怎么样了?”规矩是自己立的,靳山还是拉不下脸面,就以询问学习情况的理由开口。

    “哦,师父,我现在很好,这山上是很有意思的。”龙阳缓过神来,回答道。

    “很有意思?你说说哪里有意思?”靳山也被龙阳的话挑起兴趣。

    “我们的村子四面环山,站在山顶就可以看到,其实我们山村是被五座山环绕的。这几座山高低不一,大小不同,看似没有规律,只是几座山而已,其实它们是有形的。”龙阳顿了一下,走到山顶处向外看去。

    “接着说。”靳山着急想知道龙阳的发现,催促着龙阳赶快说出结果。

    “如果一直在山里,就不会看到它们的神奇之处,只有站在山顶,仔细观察,才能知道秘密。师父,您看!”龙阳用手指向另外的几座山峰,靳山赶紧顺着龙阳手指的方向看去。

    “臭小子,不就是山嘛!是不是这段时间在偷懒,我怎么没有看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靳山揉揉眼睛,还是没有看到奇异的地方,不禁说道。

    “师父,咱先看我们右边这座山,像不像我们手上的食指,与我们距离远,间隔大;再接着是中指,是这五座山中最高的山峰;再接着就是食指,与中指相依;再接着是小指,细小挺拔;最后就是我们站的大拇指,相对粗壮低矮,但它是这五座山中的老大。这五座山分明就是五个手指头,我猜它们应该是五指山峰。而我们的村庄就坐落在它的手心,既逃不出五指,又安全宁静。”龙阳挨个点着山峰,向靳山讲述他的观察结果。

    一旁的靳山已经惊呆,自己在这山上住了那么多年,竟然没有发现这件事情。听着龙阳的讲述,他才渐渐明白一些事情,解开靳氏一族深藏此地的一些秘密。

    “难怪父亲有此一说,原来是这样!”越想越激动,靳山不禁说出一句话。

    “师父,您说父亲,您的父亲是谁?”龙阳听到靳山失神的话语,心中充满疑惑。自己虽然小,但是自己从接触到靳山或者从村里人闲谈之中,从来也没有听过靳山父亲的有关情况。都说靳山从小父母双亡,为什么听到五座山峰的事情,他会想到自己的父亲?

    “你听错了,我没说什么。”靳山回过神来,看着龙阳。

    这个孩子真是不一般,看他整天在山上转,也没见他如何观察别的情况,他居然还观察了其他的山峰。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忘记自己脚下的这座山,尤为可贵的是他还将五座山峰连接起来,联想出五指山峰一说,解开我心中几十年的死结。

    这么小的孩子,能从宏观大局上观察事物和考虑问题,难能可贵。不知道他又在这座山上看出了什么?

    龙阳被靳山看到头皮发麻,哪有这么看人的,自己好似一件珍宝一样,靳山看得两眼冒光。

    “师父,您怎么了,我怎么看您想把我吞了。”龙阳向后退了两步。

    “呵呵,你又从我们脚下这座山上看到了些什么?”靳山自觉失态,忙尴尬的笑笑。

    “这山?”

    “对,就是你脚下的这座山。”

    “这座山很奇怪。”龙阳回答道。

    “很奇怪?哪里奇怪了?”

    “具体我还说不上,就好像它突然失去了什么东西,变的虚弱、病了、荒凉了。”

    “你这孩子,冬天马上来到,植物、动物都要休息,这里的生机都将隐藏,到了春天,它将重新焕发出蓬勃的气息。”靳山认为龙阳到底还是个孩子,春夏秋冬,四季的变换,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师父,您说的龙阳明白。冬天到了,树叶凋零、花草枯黄、动物冬眠。冬天过去了,春天还会再来,树木生长,花草发芽,小动物们都出来觅食。这些我每年都可以看到,而且我们学校也教过,这是自然规律。可我说的不是这个。”

    “不是这个,不是这个是哪个?”靳山也被整糊涂了,这小子满脑子的想法,就和别人不一样。也许就是这些不同,才能让他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了解别人无法企及的秘密。

    “我感觉这座山失去的就不会再回来了。”龙阳怅然的说道。

    “你说什么!失去的生机不会再回来?!”靳山冲到龙阳面前,紧紧的抓住龙阳的衣领,震惊的双眼紧紧的盯住龙阳。

    “师父,师父,您怎么了?您放手!”龙阳抓住靳山的手,不停的摇晃摆脱,可靳山的手丝毫没有放松,反而越抓越紧,眼睛越瞪越大。

    龙阳被吓住了,惊恐的大叫师父。难道说错了什么,为什么靳山会如此大的反应,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吗?龙阳没有时间想的那么多,只盼靳山能赶快放开自己。

    好一会,靳山终于松开了自己的手,怔怔的,双眼无神,一屁股坐在地上。

    龙阳也不敢打搅靳山,默默的退出五六米,远远的看着靳山,他搞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两个人都没有言语,一个心中充满惊吓和疑问,一个心中全是愧疚与不安。

    靳山的双眼流出了眼泪,泪水默默从褶皱的脸庞滑落,悄然的渗入土地。正如这个老人一样,寂寥无痕。

    靳山仿佛又苍老了很多,眼神迷茫。也许现在的他才算是一个正常的老人,不再是原来那个疯癫邋遢、嗜酒如命的疯老头。

    龙阳走了过去,用衣袖替靳山擦了擦眼泪,然后自己也与靳山并排坐下。龙阳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有些事情不能问,有些事情不用问。

    “吓着你了吧?”靳山沙哑的说道。

    “师父,我没事。”龙阳回答。

    “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靳山转头看着龙阳。

    “师父要是想说的话,会告诉龙阳的。”

    “是,你说的很对。现在你年纪还小,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等你学习到本领,具有一定能力,我会全部告诉你。”

    “是,师父。”

    “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这座山正在失去灵性与生机的。”靳山收拾心情,整理思绪,再次询问龙阳问题。

    “刚开始的时候,我仅是在观察山上的具体事物,看它们的特点,了解它们的存在。前五天我已经将山上这些东西都记在脑子里,包括名称、形状、作用和生长环境。接下来四天,我看向了山外,发现了五指山峰的事情,但是我还没有得到您的确认。我本来想今天向您请教的,可我一进山就感觉到这山不一样了。起初我也不知道是哪里不一样,所以就仔细的对比,拿每一样事物都和以前比,它们少了那个,对,就是您说的灵性与生机。您要我具体说,我也说不出来。”龙阳认真的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向靳山报告。因为看靳山的反应,龙阳觉得这些应该对他有用。

    “嗯,龙阳,你真的很棒。也许它的变化细微,也许你将目光放在了山外,不然你能早几天发现这个情况。你能稳住情绪、理清思路,真的不简单。”靳山夸奖龙阳,也透出他的满意。靳山站起身来,走到山顶的最高处。这次他没有望向山外,而是看向了山后。

    就这样看着,一动不动。龙阳也跟着来到靳山的身后,看着靳山的背影,也能看到山后。

    山后有什么?

    山后有山洞。

    山洞里有什么?

    山洞里有历来老族长的棺材。

    这些龙阳知道,但是他不知道靳山在看什么,在想什么。

    虽然龙阳已经拜靳山为师,拜师后一直相处相伴,但是在龙阳心里,靳山还是一个谜,还是一个谜一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