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五章 学习 二
    “哈哈,你真的相信了,哈哈!”靳山和老顽童似得,笑的很开心。

    “不是狍子肉吗?”龙阳被折磨的翻来覆去,不知道靳山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你还要观察学习,你连哪种动物都分不清,你能做什么,现在也不逼你,你慢慢来。了解你所生活的环境,熟悉它们,有你无尽的好处。”靳山缓慢的叙说着。

    “您是让我观察这山中的一切吗?”龙阳问道。

    “对,一切,这山中所有的,有生命的,没有生命的,包括我,包括你自己。”

    “您?我观察您什么?”龙阳疑问着看着靳山。

    “哈哈,你不是一直认为我有问题吗,那就凭你自己的观察来了解我。”靳山摸了摸龙阳的头,充满怜爱的说道。

    “哦,那我现在从哪里开始?”

    “我先从狍子说起,给你条道路。”靳山走向树林中,龙阳紧随其后。

    “你看到铁夹旁的狍子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我想应该是村里的人设的诱捕夹,是为了打猎物的。”

    “嗯,后来呢?”

    “后来看到有几只小狍子,我就去解教母狍子。”龙阳接着答道。

    “再后来呢?”

    “再后来我看见那只母狍子是系在铁夹上的,我以为是山民为了打到更大的猎物,因而才用母狍子做诱饵的。”

    “你凭什么得来的这些结论?”

    “我是通过我看的这些想到的。”

    “你说的不错,人是从看到的得到结论,而看到的是不是都是真实的、确切的,它是不是事实。如果你看到的不是事实,那你的结论呢?显然也是错误的。”靳山回头看着龙阳,龙阳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第一次你看到狍子,就以为它是被猎人捕猎的猎物。这是你的第一印象,得到的第一个错误结论,因为你没有观察。被铁夹夹到的猎物会不会受伤?它会不会流血死亡?它还会不会像正常的那样活蹦乱跳?”

    “第二是你想想你看到小狍子时的情形,既然是幼崽,它岂会不围着母狍子身边,反而是从草丛中蹿出来?你也是从山村出生和长大的,你见过这样的事情吗?”靳山每次说完一个问题都停顿一下,留给龙阳思考的时间。

    “第三个问题,你发现狍子的地点是在哪里?你想想猎人会在道路上设套猎捕吗?人有人道,兽有兽路,你可想过?”

    “第四个问题,我们这山上虽不缺野物,但是现在这个季节,抓到一个狍子就是丰收,够一家人好好改善改善伙食,谁还会舍得再用狍子在一个其他动物不会经过的路上下套捕猎?”

    “第五个问题是既简单而又危险的问题,可不可能还是那只袍子,还是那个地点,还是那个时间,还是那些小狍子再一次重复出现?如果这是真的,它会不会是诱捕你的陷阱?不然,你怎么会被咬了一口。这一口给你提个醒,也让你时时刻刻记住,一个疏忽或者不在意,很有可能让你犯错误。往小了说会造成误判;往大了说,要么误了别人的性命,要么丢了自己的性命。我用狍子给你考验,就是让你记住这个简单的事情,其实它一点也不简单。以后你可以参照这件事情,时刻给自己提醒,简单与复杂只是一念之差。”

    听到靳山说了这一堆的问题,龙阳才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疏忽,竟然把这些显而易见的事情忽略过滤掉。特别靳山说到若是对自己的陷阱时,龙阳才觉察自己差的太多,要学的东西也太多。

    “师父,我知道错了。”龙阳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主动承认错误。

    “你叫我师父,呵呵。你叫我师父!哈哈!”靳山高兴着大笑,笑的合不拢嘴,他知道龙阳这才是诚心向自己叫一声师父。

    “乖徒弟,这不是你的错,是你还不适应这样的思考方式,随着你的坚持,你的这种思考会成为一种习惯和思维定式,它会给你带来无穷的受用。当然了,你以后要学会梳理排除,别啥事情都是这样,那我还不教育出一个神经病吗?你妈还不骂死我,说我是一个老神经病!”靳山一高兴起来,话也明显多了起来。

    龙阳也很高兴,因为靳山高兴。

    “好了,观察与学习的东西很多,包括天时、地理、风俗、人情,包括万物生长、生老病死,包括巨大变化与细微改动,包括事情的起因、过程、演变与结果,包括的东西太多,我们慢慢来。现在我们就从这座山开始,你现在就开始了解这座山,这山上的事物。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每天的最后就是你问问题的时候,别一会过去就来烦我,我还要喝酒和睡觉。”

    靳山刚开始的时候解释的还可以,可最后的一句话又回归他的老本行,喝酒与睡觉。龙阳无奈的点点头,谁叫自己拜这个爱喝酒与睡觉的师父呢。

    离开靳山后,龙阳就开始用脚步丈量这座既熟悉有陌生的山峰,他行走的很缓慢,看到一处就会停下来,仔细的观察与触摸。再到一处,用心的想一想,直到眉头舒展。他看岩石,看树木,看植物,看动物,看自己视线范围内的一切。

    看的事物多了,他开始试着看视线之外的东西,那是观察之后想到的,那是观察之后的归纳与总结,还有更远的,就是总结之后的再推理。虽然现在还很模糊,还不系统,但是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感觉,龙阳试着去尝试。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如果不是天黑看不清东西,龙阳几乎忘记了回家。

    “小子,时间差不多了,你有什么问题吗?”靳山不知何时来到龙阳身边。也许他怕山上的野兽伤害龙阳,也许他在监督龙阳的学习。

    “哦,师父,我现在还没有问题。”龙阳缓过神来。

    “没有问题我们就一起下山,免得你妈担心。”靳山似乎不在意龙阳有没有问题,但是在他的嘴角处可以察觉到笑容,看来他对龙阳的回答很满意,不知是不是龙阳今天没有打搅到他的喝酒与睡觉。

    “谢谢山爷爷。”

    一老一少,一前一后,一座山,几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