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三章问题与答案
    靳山说的话在龙阳心里已经掀起滔天巨浪,这已经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彻底改变他的认知。天哪,这三年间竟然是这个貌不惊人的老人在暗中默默的保护自己,一次一次的救自己于危难之间。难怪母亲让自己尊敬眼前的老人,拜这个老人为师。

    龙阳一直认为是父亲在冥冥中保护自己,他知道自己想错了。龙阳还一直瞒着母亲,隐瞒自己遇到危险的事情,母亲肯定知道靳山救过自己。

    太多的疑问萦绕在心间,龙阳一时半会还理不清思路,但是现在很明显的事情,是靳山救了自己。

    龙阳恭敬的跪在靳山面前,端起酒杯。

    “山爷爷,谢谢您,谢谢您救了龙阳,请您喝酒。”龙阳捧着酒杯。

    “好,山爷爷喝。”靳山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哎不对!咳咳咳咳”但是酒已过喉,靳山一句话呛得自己老脸通红,不住的咳嗽起来。

    “你这杯不是拜师酒吗?咳咳!”

    “龙阳还有几个问题,您能回答我吗?”龙阳说道。

    “你这小子,你怎么那么多的问题,想当年有人跪在我面前三天三夜,我也没答应收他为徒,你这好,反而变成我上赶子求你。”靳山生气的说道。

    “山爷爷,您别生气,因为我的疑问真的太多,也许只有您才能解答,您能告诉我吗?”龙阳诚恳的说道,为靳山倒满一杯酒。

    “嗯,看你比较诚实,你问吧!”靳山板着脸,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虽是一口,酒已见底。龙阳立刻又将酒续满。

    “首先是您为什么会救我?”

    “巧了,每次你遇到危险的时候都被我遇到,我就顺手救了。”靳山不以为然,顺口说道。

    “山爷爷,你和龙阳说实话嘛!”

    “这就是实话,还可以告诉你,我也是受人之托,额~。”靳山看龙阳清澈的目光,有些不忍心。

    “是爸爸还是妈妈?”龙阳立刻跪直了身体,渴望的问道。

    “下一个问题!”靳山转过脸去,无视龙阳焦急的心情。

    “你!”龙阳无奈,真拿这个神秘的山爷爷没有办法,至少他对自己没有恶意,现在只有恩情。

    “好吧,那瓶烧酒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我家还只剩一瓶?还有什么事要感谢你,是让你保护我吗?”龙阳把堵在心里的一连串的问题都问出来,当然这只是有关于父亲、靳山、烧酒、感谢的问题。

    “哦,村里的人都知道我爱喝酒,少云当然也知道,他请我喝过酒,说过家里还有一瓶。别说这酒真的够味!我天天想着那瓶酒,所以总惦记着你家的酒,这有啥?你这孩子,心思太重!”靳山回答问题总是避重就轻,几句话就将龙阳应付过去。

    你不说,我也猜的差不多,您肯定和我的父亲有秘密,不然您不称呼他为少云。既然不说,我就不问,但是有些问题你肯定回避不了。龙阳心里暗想,这次自己要问出个所以然来,答应过给狗娃报仇的,目前这个最重要。

    “山爷爷,既然您不愿说,我就不再问您不想说的问题,那您总该和我说说山猫与狗叫的问题吧,您这样子会把小孩子憋坏的。”龙阳放下心中的忧虑,剩下的就是忧心,对狗娃之死的疑惑。

    “知道你小子会问的,没想到你憋到现在,那我就把我知道的和你经历的告诉你。但是这些仅限于我们两个人知道,你要守口如瓶。”靳山一本正经的和龙阳说道,神情严肃。

    “知道。”龙阳知道这事情牵扯到人的生死,不会乱说。

    “说到狗娃,我确实不知道他死亡的具体原因,但是那天我给他换衣服,清楚的看到他的表情,可以确定的是,他肯定是由于惊吓而死,因为他的大小便已经失禁。”靳山回忆着说道。

    “狗娃的尸体抬到祖屋,村里的人不愿给他看守尸体,我知道这个孩子死的可怜,所以就到祖屋里看着,防止有野猫野狗什么的来到屋内,伤害到孩子的尸体。人已死,不能再不完尸。”靳山喝了口酒继续讲述。

    “那天我喝完酒后,就铺了张席子睡在木床的下面,打了个盹。后来你就来喽!”靳山朝龙阳抬了下下巴,一副你知道的表情。

    “那山猫是怎么回事?它们怎么会聚集在院内?”龙阳不解。

    “尸有三味。三个时辰内还有人味,过了三个时辰就有了尸味,过了一天就剩肉味喽!在这个季节,食物缺少的时候,那山上的野猫饿的头都发昏,闻到肉味能不来,你小子,什么都不懂,还学帮人,呵呵!”靳山说到这些,胡子都抖动,一套一套的。

    “还笑,您在床底下怎么不出来帮我,害我吓的要死!”

    “你害怕,我不信,我看你蛮勇敢的嘛!与群猫决斗!”靳山不时的打趣龙阳,让龙阳一时也不好意思起来。

    “山爷爷,您说您怎么不害怕?”龙阳好奇的问道。

    “我,我见惯了嘛!哦,你小子又开始叫我山爷爷了,不是自己在树叶下睡觉的时候说,这老头,真会享受的时候了?”

    给揭短的情形真不好受,龙阳习惯的挠了挠头发,觉得自己小脸发烫。怎么自己暗自咕嘟的话都能给他听见,到底他在不在树叶底下,还是自己找的不仔细。

    “您怎么会狗娃那种特殊的狗叫唤?”龙阳赶紧转移话题,给自己找出路。

    “全村的人都摆在我心里,他们的生活,他们的习惯,他们的一切,包括你们这些小孩子,我都清楚。哎!靳家一姓算是到底了,因为老族长的逝去,这个山村以后也将平静安宁,狗娃的死不过是一个意外。你还小,不该你知道的你无需知道,到你需要知道的时候,你也躲不了。孩子,我会把你教育好的。”靳山怅然若失,怔怔的看着山下的小山村,眼中透出泪花。

    “山爷爷,您怎么啦?”龙阳站到靳山身边,伸手拉了拉靳山的肩膀。

    “哦,没事。孩子,如果你还不想拜师,那就别拜了,我还会教你,你想学吗?”靳山一改常态,和蔼的看向龙阳,像个慈祥的老人。

    “师父!”龙阳立刻跪了下来,山爷爷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他是一个有真正本领的人,一个有故事的人,龙阳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