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十二章 第三次上山
    山上发生的对话,龙阳无从得知。

    回到家,看到母亲已经出门。龙阳匆匆清洗了手上受伤的部位,伤口不深,没有大碍。

    真是莫名其妙,第一次陪坐了半天,玩了一下午的树叶。这次更离奇,一句无事就让我离开,搞什么鬼?龙阳心里闷闷不乐。

    大门被推开,靳芹走进院子里。

    “龙阳,你今天不是要去山上拜师吗?一大早你就跑没影了,让妈到处找你。”

    “妈,我是不想你爬山辛苦,我自己去了。”

    “你去了?你这孩子,山路不好走,你怎么不让妈妈和你做个伴。”靳芹埋怨的话语里带着担心。

    “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龙阳故作潇洒,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你手怎么回事?”看到龙阳的手用布缠住。

    “哦,没事,上山的路上被树枝刮了一下,小意思。”龙阳扬了扬手,表示没有问题。

    “快过来我看看。”靳芹拉过龙阳的手,扒开布,看到一道咬破的伤口,清晰的牙痕。

    “你这孩子,下次小心了!”靳芹也不捅破,佯作相信龙阳的话,又重新包扎了一下。

    “快和妈妈讲讲,你到山上看见你山爷爷没有,他怎么说。”做戏要做全,靳芹问起龙阳上山的情况。

    “妈,别提了。哎!见和没见一样。”

    “这什么话,见就是见了,没见就是没见,怎么见和没见一样呢。”

    “我去了,他就一句无事,明日再来而已,就把我应付了。”龙阳一脸的无奈。

    “是吗?这就奇怪了。他这是不是在考验你的耐心啊?”靳芹自己说完后感觉脸有点发热,做大人的还要和小孩演戏说谎,真是不得已而为之。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层,但是我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值得他考验的。算了,不想了。“妈,我饿了。”龙阳一大早没吃饭就直接上山,现在饿的肚子咕咕直叫。

    “你等等,我马上做饭。”靳芹收拾饭菜去了。

    清晨,阳光刚刚绽放东方,龙阳已经开始上山。昨天晚上已经和母亲说好,不用母亲陪着一起去。

    龙阳不胖,身体稍显消瘦,这是因为生活的原因。山里的孩子常走山路,这点上山下山的路难不住他,换做山外的城里人,肯定吃不消。

    一转眼,很快又走到山腰处。这次不会再有狍子了吧?龙阳心里暗自嘀咕。还真没有,龙阳摇了摇头,昨天被咬了一口,怎么今天还惦记起它们这群小家伙了。

    还好,那地方空空如野,今天不用再被咬了。

    不知不觉,龙阳来到山顶巨石处,却空无一人。龙阳也无处寻找,只好独自一人坐在岩石上枯等。

    天气已经转冷,龙阳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今天人到哪里去了,比昨天还直接,根本见不到人。龙阳突然想起靳山会躲在地上树叶里的事情,立刻从岩石上下来,拿个树枝在地上划拉,不定会一下划拉出人来。

    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人,龙阳将附近翻了个遍。算了,我也堆点树叶暖和暖和吧。龙阳将树叶盖在身上,学着靳山躺在树叶里,别说,这还真是个好办法。嘿,这老头真会享受。

    一个人静静的躺在无人的山顶,龙阳从来没有感觉过的安静与舒畅,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看着蔚蓝无云的天空,第一次有了是这片天地主人的感觉。

    就这样毫无想法与忧虑的躺着,龙阳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恬静与满足的睡着了,脸上露出孩子应有的天真笑容。

    “哎,哎!快起来!”

    龙阳从睡梦中被人踢醒,一骨碌从树叶中爬了起来。天已经晌午,天哪,自己竟然睡了一上午。

    “这,我不是故意的。”龙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

    “偷懒的事学习的倒挺快,嘿嘿。”靳山歪着脑袋,坏坏的看着龙阳笑着说。

    龙阳被搞的手足无措,双手不住的抓了放,放开又握在一起。

    一股浓浓的香味飘入龙阳的鼻孔,真香,是烤熟的野味。

    “闻到了,来,我们一起吃点。”靳山带着龙阳到了山上巨石后,这里是背风的地方。一只烤的的金黄的野味串在树枝上,地上的火还没有熄灭。滴滴黄油落在火焰上,嗞啦作响。龙阳舔舔嘴唇,随靳山来到火堆旁边。

    “来,动手,尝尝我的手艺。”靳山径直拽下一只腿,大口的吃起来。

    龙阳也不客气,将另一只腿也拽了下来,一大口咬了下去。

    “哎呦!”龙阳被烫的直跳。

    “哈哈,你慢点,就我们两个人,也没有人和你抢。”靳山看着龙阳的样子,哈哈大笑。

    平常甚少能够吃到野味,而且是烤的如此棒的。看来靳山不但会喝酒,烧烤也是一把好手,烤肉上还撒上了调料,味道更是诱人。

    龙阳不停的往嘴里塞肉,吃的嘴角冒油。

    “来!再喝一口?”靳山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个杯子,倒上酒递给龙阳。

    “不喝,不能再喝醉了。”龙阳的嘴里塞满肉,不清不楚的回答道。

    “不喝,那我喝。不过这杯酒应该你敬我才对,就算拜师酒吧。”靳山将酒杯放在自己面前的石头上,看着龙阳。

    龙阳放下手中的烤肉,也看着靳山。

    “我为什么要拜你为师,而且拜你为师为了学习喝酒?”

    “为什么?嗯,为了这三年来我救你多次,如何?”靳山笑着说。

    “什么!你救我?难道我在山上发生的几次意外都是你救的我?”龙阳震惊的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老人,脑海中不断闪现着自己发生危险的事情。自己一直确信是父亲在暗中保护自己,靳山怎么说是他救的,不对,当时也没有人在现场,靳山肯定撒谎。

    “不可能,你是在骗我,是不是为了让我拜师故意编的谎言。”龙阳激动的站起身来,因为靳山的话颠覆了自己原来的想法。

    “小小年纪记性不好,那我就提醒提醒你。最近的一次是不是差点摔下山去,被一条树藤缠住救了小命?”靳山边喝酒边说道。

    是的,是一条树藤缠住自己的脚踝救了自己,靳山怎么会知道?他住在这山上,肯定是他无意中看见的,绝对是,龙阳坚定自己的想法。

    “那还知道别的吗?”龙阳试探的问道。

    “还有,呵呵,你这小子。那你还记得雪团,还记得那条饿的咕咕叫的狼?”靳山眯着眼睛,看着山下的远方。

    “这,这,你怎么全都知道?”龙阳愣愣的看着靳山,看着这个整天混日子,整天酒不离口,整天邋邋遢遢,整天不与人为伍的老人,这个他好像第一次认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