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九章 山爷爷
    “山,山爷爷,你有什么事情吗?”龙阳胆怯的问道。

    也难怪龙阳害怕。靳山,六十多岁,一直未婚,与人不亲,唯与酒亲。

    只有族长那辈分的人才知道他的经历,平日他又是干那个的,所以很少有人和他接触,况且像龙阳这样的孩子。村里的孩子看见他都会远远的跑开,因为爸妈告诉过他们,他是与死人打交道的人,很可怕。

    世间还有什么比死人更可怕的,都说近怕鬼远怕水,这个整天与死人来往的人还不可怕?

    “嘿嘿,没有什么事,就是想和你说说话。”靳山露出黑乎乎的牙齿,咧开嘴笑着。

    今天在狗娃坟前烧纸咕嘟的人就是他,虽然村里人都听不全他到底说什么,倒一直相信他,也唯有这件事情,他才活出他的意义。

    “山爷爷,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家吃午饭了,你看,你看我回去好不好。”龙阳不知靳山什么意思,想想还是早点脱身的好。

    “你回去也好,但是我还在这里等你,你回去和你妈说,就说我让你回家拿酒喝,让你再回来陪我说说话,看看你妈同不同意?”靳山说完,眯着眼睛靠在门槛上,仿佛睡着了。

    龙阳好不容易得到解脱,一通狂奔,跑回家里。

    “龙阳,你跑什么,你慢点!”靳芹喊着龙阳。

    “妈,没事,我给吓坏了,山爷爷居然让我陪他聊天,我才不呢!他真的是怪物。”龙阳上气不接下气,抓起水缸里的水瓢就往肚里灌水。

    “你说是你山爷爷吗?”靳芹惊奇的问道。

    “是的,就是那个老怪物!”

    “龙阳!不要胡说!”听见母亲突然严厉的话语,龙阳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母亲虽然平时也责骂过自己,但是里面有浓浓的爱意。今天的呵斥不一样,母亲是真的生气了。

    “妈,您这是怎么了?我哪里说错了吗?”龙阳小心的问着母亲,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说错了还是做错了。

    靳芹愤怒的看着龙阳,脸色渐渐缓和下来。“哎,孩子小,他又懂得了什么。”

    “家里还有一瓶你父亲当时带来的老烧,你抓紧送给你山爷爷,这里还有点菜也带去,你要尊敬你的山爷爷,快去!”靳芹收拾好酒菜,塞到龙阳的手里。

    “这,这,妈,这到底是为什么?”龙阳非常不解,为什么大家都纷纷躲避的人,母亲会对他那么好。

    “你不用管,你尽管去。”

    平常自己走个夜路,晚回家什么的,母亲都会担心不已。今天是怎么了?

    说一千道一万,母亲不会让自己做坏事,不会害自己的儿子。龙阳知道母亲肯定有自己的道理,也许现在自己还不明白。

    龙阳拎着酒菜往祖屋走去。

    “小子,你回来了!”靳山虽然闭着眼睛,但好像看见龙阳过来,直接问道。

    “妈妈让我相信您,尊敬您。”龙阳小心的说道。

    “靳芹是个好孩子,嗯,不错,还让你带来了菜肴。哈哈,光喝酒就是不过瘾,还是这个孩子知道疼我。”靳山一副饿死鬼的样子,一把从龙阳手里夺过酒菜,自顾自的吃喝起来。

    “嗯,这老烧不错,还是少云带来的酒好。哈哈!估计这是你家的最后一瓶了吧!这小子,看来这是感谢我的酒。哈哈,算这小子有良心!”靳山一边喝酒一边自己说着。

    龙阳可是听出来了,这里边还有自己父亲的事,这从何说起,这老头不会是喝多了胡说吧!肯定是胡说,又想坑酒喝,才不会上当呢,况且我家也没有酒了。

    靳山斜着眼睛,看着龙阳说“你小子是不是在心里说我的坏话呢?”

    “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难道你是神仙啊!”虽然靳山说透龙阳心里的想法,龙阳还是不服气的回答道。

    “呵呵,有其父必有其子。好!好!”靳山一点也不生气,端起祭祀用的酒杯,美美的喝了一口。

    有了老族长的经历,龙阳不敢贸然问自己父亲的事情,靳山已经两次提到龙少云,龙阳还是憋不住了。

    “什么有其父必有其子,我爸早已经不在了,你别装神弄鬼!”

    “小子,鬼心眼还不少,好了,你不问,我也不说。更何况你问我也不会说。”靳山翘起二郎腿,啾着酒杯。

    “酒菜我送到了,我回去了。哼!”龙阳一肚子的问题,但是靳山太靠不住。无论母亲怎么说,龙阳还是不相信这样酒鬼的话。

    眼看着龙阳走到门口。

    “山猫咬你喽!”

    踏出门外的脚就停在门外,始终也落不下。

    山猫?不就是那天在祖屋里的山猫吗?这个靳山怎么会提到山猫?

    龙阳稳了稳自己的心神,装作不知道,跨出了自己的脚步。

    “呜汪,呜汪汪!呜汪汪汪!”

    听到这个声音,龙阳的鸡皮疙瘩立刻冒出全身,三魂已经走了其二。这不是那天吓走山猫的狗叫声吗?这不是狗娃学的狗叫声吗?这青天白日,日头中上,怎么还会出现?

    龙阳僵硬的转回了头。靳山还是在喝着酒,好像与他毫不相关的样子。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龙阳已经没有离开的权利,也没有离开的理由。原来整个夜晚发生的事情,不只是自己在场!

    迈着僵硬的脚步,龙阳挪到靳山的身边,偷偷的瞄了瞄这个神奇的老头。

    靳山往台阶上摆了一个酒杯,小心的倒了一杯酒,害怕洒出一滴。

    “来,陪你山爷爷喝一杯!”他好像说着和自己没有关联的事,也像和自己没有关联的人说话。

    “我不会!”龙阳小心的回答。

    “哼!不会喝酒还算男人嘛!况且这酒你不喝,就永远喝不到这个酒喽。”讲到这,靳山眼睛望向山顶的方向。这时候他像突然变了个人,眼睛里都是回忆与温暖,有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转。

    龙阳站在他的身边,没有觉察,没有发现老人眼神的变化。眼睛是人心灵的窗口,老人的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温馨。

    “我喝!”龙阳不服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样子,再来一杯!”

    “好,我不怕!”龙阳又喝了第二杯。

    “第三杯!”

    已经不用再劝说,龙阳又喝了第三杯。老烧就是老烧,不是孩子喝的酒。三杯酒下肚,龙阳头脑发昏,眼睛发直,顶着红扑扑的脸坐在台阶上,傻傻的笑。

    “呵呵,这才对我胃口,明天开始到山顶茅屋找我!记住,别喝多忘了。哈哈哈哈!”龙阳恍惚,只见邋遢的人影一晃一晃的离开,不是一个人,好像是两个人,不对不对,是一个人,哦,又变成了两个人。

    龙阳醉了,忘记他想问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