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七章 狗娃之死 三
    龙阳已经记不起是怎么回到家的,麻木的躺在床上。一声猫叫,一声狗叫,轮换着在脑海里响起,狗娃恐惧的眼神也在眼前晃动。

    这件事情毫无头绪,又诡异无常,龙阳实在没有想出好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暗自长叹一声,无奈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外面的天已经亮了,靳芹也回到了家。

    “哎,狗娃妈寻死觅活的一晚上,我们三四个人轮流的劝说,今天早上终于好了点,妈妈担心你,做好饭我还要过去看看,你抓紧洗把脸吃饭吧。”靳芹低着头收拾着桌子,说着狗娃妈的事情。

    “哦”龙阳答应着。

    刚要转身去洗脸,胳膊却被靳芹一把抓住。

    “你的眼怎么了?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靳芹一脸紧张,快速的问道。

    “我没干什么啊?”

    “没干什么,你去照照镜子,你的眼都成了熊猫眼,都黑成什么样子了!”靳芹的口气由紧张转变为严厉。

    “哦哦”龙阳连忙逃似的窜进母亲屋里,拿起母亲使用了十多年的镜子。天哪,自己的眼睛确实变成了熊猫眼,两只大大的黑眼圈,难道这是鬼眼的副作用?

    “妈,狗娃死了,昨晚我一夜没睡。”龙阳解释道。

    “是啊,狗娃这可怜的孩子,狗娃爸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不知是不是没有收到消息,你快吃饭,我还要赶回去看看。”联想到狗娃妈的样子,靳芹没有过多的过问龙阳,急匆匆的吃点饭就离开了,她们这帮妇女是换班吃饭的。

    我吃完饭也要去看看,答应要帮狗娃报仇的,龙阳心想。

    狗娃家的院子里依然站满了人,纷纷围着一个中年男人。这个男人是狗娃的叔叔名叫靳河,狗娃爸叫靳海。

    “大哥以前卖货的地方我都找过了,没有找到他的人啊!”

    “这不急死人嘛!幸亏这季节天冷,放在大热天,狗娃的身体也放不长啊!”一个老人说道。

    “你没再多找几个地方?”

    “我找了一夜,所有想到的地方都去了。据大哥的一个生意朋友讲,大哥最近和一个叫老歪的人经常来往,可他们也不知道这老歪是哪里人,更别说住在哪里了。”靳河急得直拍大腿。

    “你没再仔细打听打听”

    “总有认识老歪的人吧!”

    “多问几个人应该知道吧!”

    村里的人七嘴八舌的问靳河,问得这个老实的山村人直摸眼泪,一下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村里的族长走了过来,他一直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没有像大家那么急乱。

    “大家都安静一下,靳河肯定尽心了,我们再等两天,如果靳海再不回来,我们就不能再等了,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商量。”族长安排了几个人到祖屋那里去看看情况,别让山里的野兽破坏孩子的尸体。接着又嘱咐看守狗娃母亲的妇女,仔细一点,别让狗娃妈寻了短见。

    族长安排完之后,大家又你一群我一堆的聚在一起,议论起这件事情。靳河也拉着两个年轻人,再次外出寻找靳海去了。

    像龙阳这么大的孩子帮不上什么忙,就围着大人们,似懂非懂的听着议论。

    不一会,上祖屋的其中一人慌忙的跑了进来,连撞了好几个人。他跑到族长的面前,紧张的向族长说着。

    族长立刻站了起来,急匆匆的走出了狗娃家。

    一些不明就里的人也跟着族长后面,一起向祖屋的方向而去。

    “怎么回事?难道祖屋里出现了什么变化?”龙阳想到自己昨晚在祖屋的情形,赶紧也快步跟了上去。

    祖屋的大门敞开,里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你们两个,真是气死我了,我安排你们两个昨晚在这里守夜,你们倒好,一个也没有来。有好处的事情你们比谁都积极,现在你们怎么向狗娃妈交代。”族长气的胡子直抖,手指着两个年轻人连声呵斥。

    “我们,族长,你也知道那狗娃死的情况,谁敢来啊。”其中一个解释道。

    “还有理由了你们!”族长已经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原来他们到来的时候,祖屋内只剩下一张木床,狗娃的尸体连同盖着的白布一起消失。现场没有一点破坏的痕迹,不像野兽做的事情。

    龙阳已经记不清自己回来时的情形,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回来的时候狗娃的尸体还在。

    这是什么情况!

    龙阳纳闷,因为他昨晚在这里。

    村里人疑惑和后怕,他们更不知道里面的缘由。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会如此死去,完整的孩子尸体怎么会突然消失。

    “这件事情先瞒着狗娃妈,你们带人抓紧在全山村撒开了找,找不到你们自己去和狗娃妈解释。”族长发话,大家急忙付诸行动。这不是找活人可以喊着名字吆喝,这怎么找,不管了,找吧!

    院子里只剩下族长和龙阳,一老一少,相对无言。老人是确实无语,龙阳是有话不能说。

    第二天下午,出去寻找靳海的人都回来了,还是没有结果。这些人回来后就立即加入到寻找狗娃尸体的行列。靳河因为连夜寻找靳海,不在山村里,还是为没有守住狗娃的尸体感到愧疚。

    大家实在想不透这个问题,一个小孩的尸体能到哪里去。

    如果被野兽叼走,不会把白布也叼走了吧!

    如果被人带走,谁会要一个小孩的尸体呢?

    第三天,村里的靳老大赶到族长家,说他在村里的坟地发现一座新坟,是一座孩子的坟,因为孩子的坟座小。还说在那座坟前还有一个木碑,他不识字,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

    最近也没有孩子死,除了狗娃。所以靳老大就赶紧跑来找族长。

    “走,招呼大家一起去看看。”

    族长带着大家一起往祖坟的方向走去。各人心里都在猜疑,到底是不是狗娃的坟,如果是,又是谁将狗娃掩埋的。

    全村同姓,祖坟都在一起。紧挨着狗娃爷爷坟墓的旁边有一座新坟,矮矮的坟包堆得粗糙,像是匆忙掩埋的。

    “狗娃之墓”坟前木板上用血写就的四个字。血迹已经干涸,发黑。

    “这到底是谁做的!”族长大声吼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来大家都不知情。

    “不知道这里是不是真的埋着狗娃”靳河对着族长说道。

    “这”族长也无法确定事实。

    人已经掩埋,如果要确定是不是狗娃,只能挖坟。挖坟是要主家同意的,这里的人不敢做主,哪怕是族长,哪怕是靳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