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六章 狗娃之死 二
    龙阳驱赶着闯入祖屋的野山猫,这些半夜出动的动物总是让人讨厌,是让人心惊肉跳的讨厌。

    “喵呜!”

    一只山猫总是围着院墙在低声呜叫,无论龙阳怎么追赶,它就是围着祖屋转圈。龙阳伤透了脑筋,本来月夜人寂,空旷无声,偏偏这只夜猫总是不走。

    龙阳实在无计可施,只能放弃。

    一只夜猫而已,乱不了自己的心神。

    龙阳重新来到祖屋内,木床上还是平静,安静,寂静,孤静。

    “狗娃,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死掉呢?”龙阳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理慢慢靠近木床。白布下的身躯不大,布上的皱褶显露出身躯的大致形状,一头是头,一头是脚。头朝西,昭示着人已西去,脚朝东意味着早登极乐。

    龙阳感觉自己的手有些颤抖,虽然不恐惧,但是有点胆颤。狗娃以前和自己朝夕相处,一点一滴都在心间。相若的年纪,相似的性格,相同的家庭,相互的照顾,这些让他们比别人相处的更好。

    我是怎么了?怎么还害怕起来,还有什么我没有见过的!龙阳一咬牙,伸手揭开木床西头的白布。

    “啊!”

    龙阳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地上。

    双手一撑地,龙阳又赶紧爬了起来,再次望向狗娃的尸体。

    一张惊恐的脸,双眼瞪圆,嘴张的老大。

    苍白的脸孔没有一丝血液,瞪大的眼睛隐藏无尽的恐惧,张大的嘴好像要呼喊着什么。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龙阳蒙了,好一阵没有回过神来。

    恐惧和疑惑同时占据他的脑海,狗娃!无声的眼泪顺势而下,你这是怎么了?听到的和看到的总是不一样,龙阳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龙阳慢慢的靠近狗娃的尸体,狗娃的眼神一直盯着屋顶看,直直的,一动不动。

    龙阳伸出手慢慢的抚向狗娃的面孔,盖上他的眼睛,缓缓而下。

    “你怎么能不闭眼呢?”龙阳好像大人一样,抚下狗娃的双眼。

    手而下,眼没闭。龙阳的全身已经僵住,他已经再也做不出任何的动作,自己的嘴也不禁的张开,就这样,注视着狗娃的面孔,一动不动。

    狗娃瞪直的双眼,缓缓转动,也望向了龙阳。

    龙阳的头脑已经一片空白,不能动,也不能言语。

    时间过的好慢,一秒犹如一年。虽天已冷,龙阳已经汗水直流,汗珠顺着龙阳的头发稍不住的往下滴。

    时间过去了多久,龙阳没有感知。一滴汗珠流落到龙阳的眼睛里,咸涩的汗水渗入眼孔,龙阳实在受不了,忍不住眨了眼睛。

    一睁一眨一瞬,一眨一睁一世。

    龙阳恍若如梦中惊醒,全身已被汗水湿透。

    龙阳再次注视着狗娃的面孔,看着他那充满恐惧与冤屈的眼神。

    “狗娃,我一定帮你查出你的死因,你瞑目吧!”龙阳颤抖着对看着狗娃说。

    瞪大的双眼渐渐闭上,仿若从没有睁开过。

    龙阳长吁一声,晃了晃已经僵固的头脑,伸出双手用力搓了搓自己僵化的脸。

    “啊,不对!”

    狗娃的尸体还是被白布盖住,一丝也没有动过。

    木床还是那张木床,白布还是白布,白布下的尸体还是那个形状。刚才自己不是已经掀开了白布看见狗娃了吗?

    好不容易缓和的身体再次紧绷了起来,龙阳一时手足无措。

    无法解释,没有人和他解释;无法理解,没有人让他理解;无法言语,没有人听他说话。

    龙阳再次呆住了。

    “我这是什么鬼眼,怎么这么不靠谱,连白布掀开没掀开都看错。”龙阳心里刚嘀咕完就突然发觉不对,自己的身上突发寒意。原来自己的身上早已经湿透,难道刚才的一切是真的?

    “喵呜!喵呜!”

    龙阳回头看向屋外,祖屋院墙上无数的绿眼睛。

    怎么这么多的山猫?月光下的山猫眼更瘆人,怎么来了那么多?

    本来想看完狗娃尸体后离开的龙阳再不敢离去!

    一是怕山猫害人,二是怕山猫食尸。

    人已经离去,难道还不能留全尸?狗娃到底见到的是什么?龙阳已经不敢再想下去,无论怎样,他不能离开。

    也许屋内还有烛光,也许龙阳这个大活人在,院墙上的野山猫一直在院墙上徘徊,没有敢冲锋的样子。

    蜡烛有限,灯光微弱。

    龙阳顺手抄起屋内的门栓,攥在手里,死死的和山猫对峙,手心内全是汗。

    “汪汪!”

    实在没辙,龙阳学起了狗叫。希望这样能吓走山猫。不知道是学的不像,还是山猫的胆大,根本没有理会龙阳。

    狗娃学狗叫最像的了。记得两个顽皮的孩子,龙阳和狗娃,两人打赌谁学的狗叫像,两人就相约半夜学狗叫,看谁能引得村内的狗一起叫。

    龙阳学了,嚷了半天没有动静。

    轮到狗娃,一张嘴,全村的狗都跟着叫唤,不愧叫狗娃。后来两个人都被打了屁股,摸着第二天还通红的屁股,两人一通大笑,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除了坐在教室的石头板凳上。

    一根蜡烛熄灭了。

    还有三根,可是那三根也坚持不了多久。

    龙阳再也想不出任何办法,不知道这时候还有没有人来这里,狗娃的父亲会不会连夜赶回来,龙阳只能寄希望来人。

    又熄灭了两根蜡烛,第四根虽然最粗,也剩不下多少。

    屋内已经非常昏暗,幸好十六的月亮比十五的圆,更明亮。

    随着烛光的减弱,围墙上的山猫越来越躁动,不停的在墙上游走,叫声也越来也频繁,越来越沙哑凄惨。

    偶有一两只还蹿下院墙,不停的向屋内试探。当看见龙阳挥舞着门栓时,又利索的窜上院墙,示威的叫上几声。

    摇曳的烛火经不住时间的考验,扑闪着,忽强忽弱,已经剩不下多少的时间。

    龙阳靠近狗娃躺着的木床,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们这些畜生伤害到狗娃的尸体。龙阳心中生出一种豪气,他要战斗,哪怕与这些山猫战上一夜,拼的你死我活。

    正想着。

    “噗!”

    最后一根蜡烛终于完成它的使命,挣扎着熄灭。

    “喵呜!”

    一阵响动,院墙上的山猫一个个如夜里的索命者,纷纷从墙头上飞窜而下,直奔祖屋而来。

    “呜汪,呜汪汪!呜汪汪汪!”

    几声粗壮高昂的狗叫声,响彻全院。

    “喵呜!”

    所有的山猫如听到天敌的声音,惊恐着四散而逃,瞬间消失。

    声音就响动在龙阳的耳际,声音就出现在他的身边,他就在狗娃尸体的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