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五章 狗娃之死 一
    “小阳,你今天写作业吧,妈妈还要下地里干活,中午就不回来了,我带了中饭。”母亲简单又平常的交代。

    “哦”

    放在以前,龙阳肯定和母亲一起去地里干农活,但是昨天晚上他真的是一夜无眠,无论是老族长的事情,还是什么东西鬼眼,按照他目前的理解能力,还需想很长时间。

    看见不寻常的,比如说老族长,龙阳已经习惯。还有什么不寻常的,比如长着翅膀的怪物,龙阳不习惯。

    好不容易睡个懒觉,龙阳什么都不想想,只想什么时候能像梦里一样看见父亲。

    “小芹在家吗?”外面带着颤抖的哭泣声音响起,像是狗娃的母亲。

    “大娘,你找我妈吗?”龙阳听见后立刻从床上起来。

    “小阳!狗娃他--”狗娃的母亲还没有说完话就已经泣不成声。

    “大娘,狗娃怎么回事?”龙阳立刻紧张起来,经过昨晚的事情,他什么事情都敢相信,什么事情都不敢相信。

    “狗娃他昨天晚上走了!你告诉你妈妈一声,让她到我家来帮衬一下。”狗娃的母亲哭泣着离开了。

    好像是有人不理解,为什么孩子去了,母亲还能到别人家去找人帮衬。因为你没生活在山区,山区的人不是没有友情,没有感情,没有亲情,是因为情浓至深才会这样做。

    因为是近门,其实都是近门,都是挨家通知的。

    龙阳到达的时候,村里的人都已经到了大半。

    狗娃家的堂屋里,一张木床,摆在中间。

    一副白布盖住一个人,一个不大的人。

    狗娃的母亲坐在地上哭泣。

    屋外站了村里的长辈,嘀嘀咕咕的在说着话。

    龙阳蒙了。

    怎么回事?

    龙阳慢慢靠近长辈的旁边。

    “听说狗娃昨天晚上偷偷跑出去耍了!”

    “他到了哪里?”

    “不知道,听狗娃妈说是上山抓山鸟玩去了,回家的时候失魂落魄,痴痴呆呆,好像被鬼附身了一样。”

    “我听说回来后,浑身发冷,狗娃妈给盖了三床被子都不行,全身抖的不行。”

    “狗娃叔连夜去山外请医生,可等医生来了,狗娃却走了。”

    “可怜这孩子,命不好,再撑一撑可能还有救。”

    听到这些话,龙阳头皮发麻,昨天晚上?上山?

    事情怎么会这么凑巧,难道狗娃昨天晚上也到山顶?也看到了山上的怪物?自己已经吓的半死,如果狗娃看见,事情不堪设想。

    龙阳真的不愿想下去,他觉得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连自己都逃不脱关系。

    狗娃,自己最好的朋友,满山村,只有自己和狗娃上学。

    狗娃的父亲是村里的能人,经常出山做点小生意,也是这个村里和外界接触的唯一途径。

    比如山外的新奇事情,是狗娃爸听说的。

    比如山里的野果,是狗娃爸在外帮助卖的。

    比如山里的人有病,是狗娃爸在山外捎来的药治好的。

    比如龙阳母亲做的手工是狗娃爸帮在外面帮助换钱的。

    在这个小山村有两个有见识、有能耐、有本事的人,一个是龙少云,一个是狗娃爸。

    当时一个在外当兵多年未回家,一个在家忙里忙外为村里人主事。

    后来一个回家,一个外出。

    龙少云部队转业回家,专心照顾岳父岳母;狗娃爸走出山外,卖山货,传知识。

    如今,龙少云死去,尸骨无存;狗娃爸还在山外没有回来,还不知道家里的狗娃已经出事。

    “狗娃妈,你别哭了,等狗娃爸回来我们再商量狗娃的事情吧。”村里的族长一边劝慰着狗娃的母亲,一边让人将狗娃的尸体抬到祖屋。

    小孩子的尸体不能在家里过夜,这是族里的规矩。

    狗娃妈哪怕不愿意,也不能违背族规。这个规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是传下来的。如果留下来会对家里的人不好,会对全村里的人不好。

    狗娃妈再伤心也没有办法,跪在地上拼命的抱住狗娃的身体,抓住狗娃的手,哭的昏了过去。村里人好不容易扒开她的双手,几个人将狗娃的尸体抬到了祖屋。

    所谓的祖屋就是老族长以前的老房子,那里是最正气的地方,最辟邪的地方,都是这么认为,至少村里的人都这么认为。

    现在去的人少了,因为老族长不在了,但是那里是龙阳经常去的地方。

    按照村里的规矩,应该安排两个人守的,但是村民听到狗娃死去的情形,都不愿意到祖屋里来。狗娃的母亲已经一条命剩半条命,撑着把大家请来后,就一倒不起。

    “狗娃怎么回事?”靳芹一回来就跑去狗娃家,估计今晚不回来了。狗娃妈寻死觅活的,好几个村里的妇女守着,靳芹知道后就立刻赶了过去。

    狗娃,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也看到带翅膀的怪物?不可能,太爷爷说只能我一个人能看见,这里面有蹊跷,狗娃的死另有原因,这是龙阳思前考后得到的结论。

    无论如何也要查到狗娃的死因,今晚就去老族长的祖屋,既然能看到死去的太爷爷,也许也能看到狗娃,龙阳想知道原因。

    不用和母亲请假,今天就自己在家。趁着月色,龙阳来到祖屋。

    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已经离去,祖屋内更没有人。

    祖屋内点了四个粗细不一的蜡烛,白蜡烛,是村里人凑的,谁也没想到突然会死人,而且是一个孩子。

    烛光摇晃,影影绰绰。

    龙阳悄步来到老族长的屋内,还是一张木床,一张白布,白布下有人。

    龙阳突然有一种冲动,这白布下是不是狗娃,他想看看,因为他不相信狗娃轻易的死去。

    胆大心不怕,况且和狗娃是好朋友,好弟兄。龙阳为自己壮胆。

    龙阳抚了抚自己的心窝,慢慢的靠近木床。

    “狗娃哥,我是龙阳,如果你是冤死,我会为你报仇的,你放心,但是我现在想看看你,请你不要见怪!”龙阳一边叨念着一边靠近木床。

    “喵呜!”

    “他妈的山猫!”龙阳吓了一跳,不是头皮发麻的事情,手脚都已经发麻。

    昨天已经被老族长吓了一次,能不能不再来一次。记得昨晚说是山猫,今晚真的来了。

    他不知:

    尸体遇猫,大不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