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四章 古老的诅咒
    这是什么声音?龙阳集中精力注视着洞口的变化。

    四五个人形的物体从空中降落,是从天空中飞了下来。龙阳模模糊糊看到它们的身后有着鸟一般的翅膀。这是什么怪物?世间怎么还有这种东西?

    目前的情形容不得龙阳过多的思考,他用尽目力,仔细辨认,确认是五个人形的怪物。

    它们在洞口站定,吱吱呜呜的互相交谈着,刺耳的声音让人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当中似乎有一个为首的,吱呜着向其他四个下达着什么命令。之后,四个怪物争相着扑向老族长的棺材。四个怪物抬起棺材,腾起飞向漆黑的夜空。

    龙阳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它们究竟要干什么?老族长的棺材里可没有什么宝贝,难道它们要老族长的尸体不成。

    想到这,龙阳身体一个不稳,后退一步,踏掉了一块砂石,小石头顺着山崖沙沙滚动。

    “呵呼!呵呼!”

    为首的怪物向龙阳隐藏的位置警惕的观望,发出一阵不明白的呼叫。

    龙阳感觉头疼欲裂,那呵呼的声音仿佛钻入他的头部,刺激着他的脑海,拨弄着他的神经。

    龙阳赶紧双手抱头,深深隐藏在巨石下,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也不能做出任何动作。

    片刻,刺痛的感觉消失,龙阳屏住呼吸,听到外面再没有可疑的声音,他才敢偷偷的探出头,观察外面洞口的情况。

    外面的怪物全部消失了,当然,一起消失的还有老族长的棺材。

    不是龙阳害怕,确实因为他太小,一个八岁的孩子遇到无法解释,无法采取行动的事情,他只能茫然无措。

    揉了揉已经发涩的双眼,捶了捶已经发麻的双腿,龙阳小心翼翼的退着离开隐藏的地方,到达一定距离后,立刻撒开了腿跑,似乎那怪物还在身后,注视着自己的后背。

    龙阳跌跌撞撞的跑回家,到了家门口,他没敢立刻进门。大声的喘息会暴露自己的行踪,他无法面对母亲那因操劳已经过早憔悴的面孔。这是龙阳第一次和母亲撒谎,虽然这谎言仅是自己单独行动的借口。

    待喘息平复,龙阳笑着推开了门。

    “妈,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来!喝点热水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学。”靳芹放下手中的活计,为龙阳倒了一碗水。

    “妈,你忘记了,我们放假了。”龙阳调皮的对母亲说道。

    “你看我这记性!哎,老喽!”

    “妈妈永远不老!”龙阳抱住母亲的胳膊,轻轻的摇晃着。

    “妈妈,你忘记我以前和你说的吗?其实我们一家三口从来没有分开过,我在夜里能和父亲相聚,难道你看不见他吗?”龙阳看着母亲,稚嫩的脸上满是认真。

    “好好,你能看得见,我的小龙阳厉害,妈妈相信你。”其实靳芹不相信龙阳的话,她只当是孩子夜里做梦的内容。

    他何尝不想龙少云,何尝不想见到龙少云,她愿意相信,又因她知道那是不现实的事情,所以不能相信。

    龙阳家的房屋是三间石头砌起的石屋,中间是吃饭待客的地方,东西屋是睡觉的地方。现在是母亲睡在西屋,龙阳睡在东屋,龙阳六岁那年就自己独自一个人睡觉。

    龙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不理解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那些怪物是什么东西?他们为何要抬走老族长的棺材?这些问题萦绕在龙阳的脑海,久久挥散不去。

    想问题就睡不着,睡不着就还要想问题。

    龙阳从床上爬了起来盘膝坐在床上,慢慢放缓呼吸,放松身体,进入到沉寂的状态。这是龙少云教他的,说是可以冷静头脑,抛弃烦恼。龙阳太小,不懂烦恼,但是这种方法确实可以让自己静下心来。

    真的有效果,龙阳平复了自己的心境。

    “你是谁!”刚刚平静下来的心,陡然被一种麻酥的感觉替代,这种感觉从心脏迅速上升到头皮,然后扩散到全身。

    阴冷的月光通过窗户照射在龙阳写字用的木桌上,此时正有一个苍白的身影,正坐在木桌上,直直的看着床上的龙阳。

    两人对视,一个头皮发炸,一个幸灾乐祸。

    “太爷爷,您这是要吓死我!您怎么来到我的家里?”龙阳从床上蹦下来,沉下声音问道。

    “龙阳,你怎么了?”西屋传来母亲的询问声。

    “哦,妈妈,没事!一只山猫从窗户那里经过,已经被我打跑了。”

    “那你早点睡觉吧!”

    “哦!”总算把母亲那边应付过去了,龙阳也出了一身冷汗。

    “太爷爷,你快说!”

    “我是着急你的安全才不得已来你家看看你,见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既然来已经来了,你还是说说今晚你看见的情况。”老族长说道。

    “太爷爷,难怪您在到处寻找身体,今晚有五个怪物将您的棺材抬走了。不,应该是抬着飞走了。”龙阳将看到的情形如实向老族长禀告。

    “抬着飞走了?难道那个古老的诅咒是真的?”老族长一副震惊的表情,原来他也被雷到了。

    “你快说说是什么样的怪物。对了,你为什么说他们是怪物?”

    “因为他们虽然是人形,但是长着翅膀,像大鸟的翅膀。因为天黑,我没有看清具体的模样。”龙阳叙说着。

    老族长仔细聆听着小龙阳的叙说,沉浸在无声的思考中。

    “太爷爷,你说的是什么诅咒?”龙阳心想,怪物抬走棺材和什么古老的诅咒有关系?

    “告诉你也无妨。我们这个村子已经存在很久很久的时间,连我都无法尽知它的秘密。我们姓靳,其实姓金。是一批落难的皇族,是遭受诅咒的皇族的后代。生无安生,死不留尸。这八个字就是诅咒。”

    “现在说给你听,你也不能理解,哎!死不留尸,真的应验了。”老族长不禁暗自感叹起来,不知是感叹古老的诅咒还是感叹诅咒在他身上的应验。

    “太爷爷,您怎么知道十五的那天晚上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为什么找我去那里?”龙阳满腹的疑问,虽然一直懵懂。

    “因为有人告诉我。那个人告诉我只有你才能看见,应该是能看见那些怪物吧!你自小与众不同,也许你自己也能感受到。比如说你能看见我,这就是说明你天生鬼眼,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阴阳眼。拥有这种能力的人能看见阳间冤者,阴间屈鬼,更有甚者可以穿梭阴阳。”老族长的一番解释,让龙阳知晓自己拥有异于常人的能力。这种能力现在只是表现在看到老族长的事情上,以后可能效果更大。

    “太爷爷,那其他人有没有危险?”龙阳突然想到“生无安生”四个字,心中一阵担心。

    “哈哈,没事了。我是身有皇族血脉的最后一人,其他人没有危险。嗯,你不错,观察仔细不说,还遇事不慌,冷静分析,有你父亲的遗传。”老族长好似想到什么高兴的事情,神情愉悦。

    “我父亲什么遗传?”

    “一谈到龙少云你就问题多,以后你会明白的,我走了。”不待龙阳回话,老族长已经消失不见。

    真是憋死人,今夜注定一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