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三章 与众不同
    “太爷爷,您是在找什么吗?为什么每次看见您,您都是在到处寻找东西?”

    龙阳一到空闲的时候就喜欢到老族长的祖屋,老族长去世后,这里就清净起来。

    这是一处建在山内最平整地方的院落,每到重大节日或者祭日,村内的全体人员都会来到这里商议族内大事。平日里也有几个老人在这里聊天闲谈,当然也少不了村里的年轻人来请示问好。

    但是现在,只是召开族内会议的时候大家才会来到这里,平日倒不见几个人来往。

    龙阳常来,因为这里可以看见太爷爷,他说过自己可以再次见到爸爸,他想问问是什么时候才可以?

    每次询问,老族长都不理会他,难道老族长听不到自己说的话,或者老族长不关心自己的问题?龙阳想换个话题问问,所以就有了上面的问话。

    “你真的能看见我?”老族长猛然转身,向龙阳问道。

    龙阳被突然来的问话惊住,天哪!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的,龙阳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愣愣的看着老族长。

    “小子,你不是常和我说话吗?现在怎么不说了。”老族长故作严肃的问道。

    “我,我,太爷爷,这是真的吗?”

    “那你能看见我是真的吗?”

    “是的,是的”龙阳急切的解释道,这可是问询自己父亲龙少云的好机会,他可不愿意放过,虽然自己有点害怕。

    “原来他说的是真的,你真的与众不同。”老族长自言自语道。

    “他是谁?什么是真的?”

    “这个以后再说。”老族长轻描淡写的一语带过。

    “太爷爷,你在寻找什么啊?为什么我每次看见你,你都在四处找东西,屋里屋外你都不放过。你告诉我,我帮你寻找,好不好?”龙阳见老族长愿意和自己说话,知道这是好的开始。

    “你还小,你找不到。”

    “我虽然小,能力弱,但是我能尽力帮您,您相信我。”龙阳一本正经的说道,还紧握自己的小拳头,以示自己的坚决。

    “我找我的身体,你能帮我吗?”老族长笑眯眯的向龙阳说道,虽然说的笑容可掬,可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

    “这,这”龙阳无法回答老族长的问话,也没有想到老族长寻找的是自己的身体,这让他无法理解。

    “怎么样,你帮不了我吧!”

    “太爷爷,你说你让我怎么帮你?我能做到!”老族长的一句问话,激起龙阳的倔强脾气,也是不服输的勇气。

    “既然你说愿意,那你不要后悔,这件事情只能你一个人知道,不允许你告诉其他人。而且这件事情你要一个人去做,你做的到吗?”

    “我做的到,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小家伙,不学好,竟然要和我讲条件,你的条件我知道,我不答应你的条件!算了,我的事情也不要你去做!”老族长生起气来,虚幻的身影微微颤抖。

    “太爷爷,你不要生气,我不讲条件。”看来想询问自己父亲的事情只能放一放,老族长目前是不会答应自己的。

    “好,你知道我安葬在哪里吗?”

    “知道,听村里人说是在山顶后面的洞穴里。”

    “对,三天后,就是十五月圆之夜,我让你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准时到达那里,看看那里的情形,然后回来告诉我,别的你就什么都不用做,知道了吗?只要看看就行,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老族长说完这些,缓慢的走进祖屋,刚到门前时,身影已经消失。

    三天后,十五月圆之夜,八点钟到达,那时的天早已经黑了,山里的夜来的早。

    龙阳每天计算着时刻,还要准备着母亲同意自己外出的借口。

    十五,晚上六点半,天已黑。

    “妈,我到山下狗娃家写会作业,今天的作业特别多,可能晚点。”龙阳收拾完碗筷,打扫好卫生,和母亲说道。

    “哦,两个人一起写作业也好,可以互相学习,但是不要太晚。”龙阳的母亲晚上还要做手工,让出山的人帮忙带到山外卖掉,这样也可以贴补家用,每天都做到深夜。

    狗娃家和靳芹家是近门,所以靳芹也放心龙阳到他家去。

    “那我走了。”龙阳背上军用包装作若无其事的出了门。这个军用包是龙少云的工作包,也是他退伍带回来的唯一用品。自龙阳上学后,这个包就成了龙阳的书包,母亲还在书包上绣了好好学习四个字。同时书包里面还有龙阳的名字,是母亲为他做的记号,虽然这个包是班里唯一的,与众不同的。

    龙阳从下山的路迂回到上山的路,直奔山顶跑去。既然和老族长约定八点,那就不能晚,况且山路不好走,还是走夜路。

    “嘎嘎!”

    山林的野鸟不时的鸣叫,山里的孩子已经听惯了山鸟鸣叫,龙阳有时还调皮的去抓山鸟,夜晚的叫声就是不一样。

    “再叫,小心我抓住你们改善伙食!”

    龙阳嘴里这样发狠,其实是为自己壮胆。夜晚的鸟鸣声怎么这么空旷,声音也变得凄惨很多。

    “呜!”

    不知道是山风的呼啸还是野兽的低吼,龙阳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汗毛直竖。

    好像自己放学快到家的时候,天也黑了,怎么没有这样恐怖。对了,那时候有狗娃和自己作伴,两个人疯跑着就到了家。况且狗娃家有个手电筒,有了光亮,就失去了害怕。刚才怎么没有想到到狗娃家借手电筒,哎,算了。

    龙阳硬着头皮往山顶行去,想着父亲会保护自己,心里轻松了好多。

    越往山顶走,山风也越来越大。

    山顶后的洞穴是放置山村内历任族长遗体的地方。山村一直保留着遗俗,没有响应国家的号召对尸体进行火葬。村内的族长都是由村内辈分最高,威望最高的人担任,他们逝去后,全村人进行悼念祭拜,之后会由村内的青壮年抬到山顶,安置在山后的山洞。

    据说那里是附近风水最好的地方,可保全村人员平安,风调雨顺,粮食丰收,六畜兴旺。

    龙阳来到山后,一个五米大小的洞口在月光的照映下,犹如一个怪物吞噬的巨口,让人侧目。

    应该快到时间了,龙阳隐藏在洞外的岩石后,月光已经不足以照到洞内较深的地方,但是龙阳隐约可以看到一具新的棺材摆放在最外面。因为里面都是以前历任老族长的遗体,这具最外面的棺材,就应该是老族长的。

    “扑通通!”

    一阵声响打破山顶夜晚的沉默,引起龙阳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