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警 > 第二章 始终相伴
    剥开两个土豆,龙阳急匆匆填进肚子,他要早早去上学,翻过一个山头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每次都是小跑着赶路,不然就要迟到。

    今年的学费还没有交上,因为家里贫穷,老师让他缓缓再说,他不可以让自己出现差错,只要表现好,学费的事情可以再拖一拖。

    母亲已经帮他在借钱交学费了,只是还差一些,等段时间,家里的谷子收了,自己就又能交上学费了,龙阳不想给母亲添麻烦,也不能添麻烦。

    关上院门,龙阳一路小跑,崎岖的山路,不平不整,正如龙阳八岁的人生,坑坑洼洼。

    龙阳没有怨过,现实的情况不允许他埋怨,他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很幸福,因为母亲疼他,偶尔打打屁股也是小事。

    最重要的是,无论早上的天有多朦胧,夜晚有多黑暗,龙阳没有害怕过。因为他知道,他知道有个人一直在暗暗守护他,虽然他不确定是不是梦中出现的父亲,但是他的心里已经确认。

    六岁的时候,母亲凑足了钱,找到族里的现任族长,开了证明,送龙阳到了山外的学校报了名。从此,龙阳加入了学校的大家庭。

    学校真是一个大家庭,穷苦人家的家庭,都是附近山村的苦孩子。老师只有一个,听说刚开始是下来体验生活的大学生。到了大山后被山村贫苦生活感动,被山村贫困的教育震动,更被一个个孩子迷茫的眼神所打动。

    老师姓周,名叫周兰,女的。按山村的粗人说,就是一个没长大的丫头。周老师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放弃家里的好生活,选择留在了大山。她教语文、数学、地理等等,因为就她一个老师,她就承担了一切,无论是学校里学生们的学习还是生活。

    女老师没有埋怨过山村的粗茶淡饭,没有责罚过不懂礼貌的山村野孩子,她更没有埋怨自己没有工资的工资,那点学费都是孩子们的生活费。

    龙阳知道他们这些学生更没有埋怨的权利,每一门课程对他来讲都是新奇的东西,他喜欢学习知识,他更喜欢这个老师,虽然他还不懂什么叫喜欢,但是他就是喜欢。

    天还蒙蒙亮,龙阳还在路上。

    不知道母亲今天早上有没有吃饭,母亲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

    “哎呦!”

    龙阳脚下一滑,惯身摔倒,这是下山的路。

    龙阳扑倒在地后,直接往山下滚去。

    尖锐的石子划破衣衫,扎透皮肤,鲜血已经流出,头部也被石头磕破,眼看龙阳就顺坡越滚越快。

    一段树藤裹住龙阳的脚踝,止住冲势。

    龙阳已经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但是天还是没有大亮。

    龙阳悠悠转醒。

    “又是您救了我吗?我不是故意的,走这条山路我一直很小心,这已经是您第三次救我了,我知道是您。”龙阳心里默默的想,三次,都是大难不死。

    这座山,高大,这是孩子眼中的;路不好走,是全村人都知道的。龙阳为了上学,只有翻过这座山,不走也不行,因为这是出山的唯一道路。

    从报名之后,都是龙阳自己走路去上学,母亲要是去送他上学,地里的农活就忙不过来,一来一去耽误太多的时间。龙阳也不答应母亲送自己去上学,地里的作物,母亲的辛劳,为的是自己有学费去学习。

    记得是有一年,大雪纷飞,母亲劝自己别去上学,可龙阳坚持。上山的时候被雪滑倒,是一个雪团挡住了自己。

    记得二年级的时刻,上学的路上遇到一条饿狼,就在狼扑向他的那一刻,一声异响,孤狼哀嚎逃跑。

    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偶遇,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龙阳知道这已经不是简单说的过去了。

    “父亲,是您吗?小阳想您!”龙阳大叫,心痛的大叫,不顾身上的伤,不住的四处寻找。孤寂的山上是自己稚嫩的声音,还有一阵阵空旷的回音。

    龙阳流出了眼泪,父亲生前教育他,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现在不顾了,他幸福,但是他不满足,他希望得到两个人的爱,那就是父爱与母爱。

    泪水融化不了山石,融化不了山峰,融化不了山风,融化不了山林,融化了山韵。

    看着自己的鞋子,这是自己五周岁的时候父亲送的新鞋子,三年过去了,自己还在穿。三年的脚没有长大,不是,是当时做大的,一直用布塞着,今年才正好。

    现在坏了。

    看着自己的衣服,这是自己唯一一件完好没有补丁的衣服,是用来上学穿的,是开学的时候母亲缝制的。两年头没有长个,不是,当时做大的,一直挽着,今年才正好。

    现在破了。

    身上被石头扎破,头部被石头磕破,龙阳不怕。

    鞋子和衣服破了,龙阳心疼。鞋子是父亲送的,衣服是母亲缝的,就是这样。

    龙阳不再奢求救自己的人出现,哪怕是自己的父亲龙少云,不出现就有不出现的理由,况且这仅是自己的猜测与愿望。

    抹干眼泪,龙阳坚定,自己不能再流泪,男儿流血不流泪,这也是父亲教的。

    挣扎着爬起身子,蹒跚走着下山的路。

    父亲,如果你看的见,我会让你骄傲的。因为我知道你与我始终相伴,我坚信!龙阳心里默念着,一步一步朝着山下走去。

    他为什么坚信?

    因为在夜里梦里他与父亲相见过,在白天上学遇到危险的时候被救过。

    更重要的是,他在已故族长太爷爷的老屋见过已经逝去的老人,那个老人在生前和他说过,他还会再见到他的父亲,这一点,龙阳毫不怀疑。看到已经逝去的太爷爷后,他更不怀疑,虽然那个依然苍老的老人没有和他有一点交流。

    龙阳努力的汲取着知识,不停的缠着周老师问各种问题,认真记着笔记,把身上的伤痛和内心的疼痛都放在一边,珍惜着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八岁的孩子,已经懂的家庭的不容易,已经经历人生的生死分别,已经学会了当家,已经有了自己的目标。

    他坚信也确信,父亲与他始终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