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戏子
    “公子好福气。”

    等琴姬离去之后,虚空之中,再次传来那个轻柔的女子声音。

    “你是谁?”

    秦易仿佛没有听到那个轻柔女子声音所说的话,却是盯着前方,冷冷地问道。

    “很重要吗?”

    轻柔的女子声音透着一丝戏谑之意。

    “你只要出来,我就知道你是谁?”

    秦易的声音变得更冷,仿佛没有了耐心一样。

    “公子不应该先去见一面魔帝大人吗?”

    轻柔的女子声音话锋一转。

    “好。”

    秦易突然笑了。

    “呃……”

    轻柔的女子声音惊疑了一声,原本还以为,秦易会坚持什么。

    “请。”

    说罢,轻柔的女子声音便如风一般,飘远而去。

    秦易没有离去,立马跟了上去。

    虽然看不到轻柔女子声音之人,但是他感觉得到对方的存在。

    事实上,如果不惜一切,秦易有把握找出轻柔女子声音之人,但是这种办法,有可能伤及到对方。

    秦易可以肯定,那个轻柔女子声音之人,肯定是他认识的,而且关系非比寻常,只是一时之间,他无法确定下来。

    或者说,他不相信这个结果。

    转眼之间,秦易便出现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

    只是……

    雪,不是白的,而是红的。

    昏暗的天空,高悬着九轮鲜红如血的明月。

    秦易悬空而立,扫了一眼四周,除了红雪,还是红雪。

    “公子请稍等。”

    话音未落,那个轻柔女子声音之人便消失了。

    秦易不急,虽然要见的是血月魔帝,不过他也正好想要找对方。

    片刻之后,一道高大的人影,踏空而来。

    “血月?”

    秦易看到那道高大的人影,瞬间就认出了是谁,正是当年他用虚天门镇压着好几年的血月魔帝,不过跟那时候相比,此时的血月魔帝显然更加强大。

    “秦兄果然是艺高人胆大。”

    血月魔帝出现在秦易的不远处,悬浮在半空之中,负手而立,看着秦易,哈哈一笑,就像是见到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一样。

    “魔帝过奖了。”

    秦易很随意地说道。

    “你果然成就了圣帝。”

    血月魔帝突然感叹了一声。

    秦易选择了沉默。

    “我知道你赶时间,我就懒得废话什么。”

    血月魔帝想了一下,很认真地说道:“虽说你我当年有着仇怨,不过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都是不足一提。”

    秦易依旧沉默。

    血月魔帝不在意,微微笑道:“真要说,其实我还要感谢你。”

    “感谢我?”

    秦易有点诧异。

    “如果不是虚天门镇压了我,估计我没有那么一个坏境,恢复实力。”

    血月魔帝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的仇人,始终在魔界。”

    “噢?”

    秦易有点明白血月魔帝的意图。

    “虽然很好奇,你当时为什么突然召回虚天门,不过也给我了一个机会。”

    血月魔帝认真地说道:“这个情,我记下了。”顿了一顿,“所以,现在我想还给你。”

    “是吗?”

    秦易笑了,说实在,心中非常意外,至少眼前的血月魔帝,跟记载中和印象中的都不一样。

    “我帮你挡住冥云魔帝,你击败神族大军之后,希望能帮我一把。”

    血月魔帝有点期待地说道。

    “为什么选我?”

    秦易有点不理解。

    “不否认,我曾经想杀你,不过那是曾经,而现在,你有资格跟我平起平坐。”

    血月魔帝毫不客气地说道。

    “平起平坐?”

    秦易笑了,却不否认这一点,道:“因为我身后的道尊?”

    血月魔帝沉默了,却间接默认了这一点。

    “你凭什么相信我?”

    秦易突然好奇地问道。

    “她相信你。”

    血月魔帝饶有深意地说道。

    “她?”

    秦易很快就明白过来,血月魔帝口中的“她”,就是那个轻柔女子声音之人。

    “不怕告诉你,是她找到我的。”

    血月魔帝突然笑了笑,让秦易有点看不懂。

    “为什么找你?”

    秦易很自然地问道。

    “我不说,你也猜到。”

    血月魔帝没有打算回答。

    “这步棋,应该是你的杰作吧?”

    秦易有点冷漠地问道。

    “既然知道,又何必再问。”

    血月魔帝认真地说道:“魔帝,也无法逃离棋笼,这一点,相信你再清楚不过。”顿了一顿,“为了生存,哪怕是棋子,也要挣扎。”

    秦易沉默了。

    “相信你也深有体会。”

    血月魔帝抬头望天,九轮血月,依旧高悬天空,缓缓地说道:“也许,执棋之人,正是想要看到这种结果。”

    “嗯?”

    秦易有点不明白。

    “看戏。”

    血月魔帝再次看向秦易,道:“你我,不单单是棋子,还是戏子。”

    “戏子?”

    秦易有点明白过来,道:“看来当年,你的野心不小。”

    “彼此彼此。”

    血月魔帝闻言,笑得很开心,道:“你现在的野心,不比我当年的小。”

    说到这里,他叹息了一声,道:“不过最终,还是棋差一着。”

    秦易没有接话。

    “我输给的,不是炎黄那家伙。”

    血月魔帝突然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

    “我知道。”

    秦易却听懂了。

    表面上,血月魔帝让炎黄大帝封印在四荒之中。

    然而……

    这只是表面的。

    “看来,你认识蚩尤大尊。”

    秦易缓缓地说了一句。

    “你?!”

    血月魔帝猛地睁大双眼,死死地盯着秦易,有点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很奇怪吧?”

    秦易笑了,却让血月魔帝更加看不透。

    血月魔帝知道,秦易很神秘,一个没有过去的人,这一点,是他无法想象出来的。

    更关键的……

    秦易的未来,不可测。

    血月魔帝便清楚,秦易是一种未知存在,就算在棋笼之中,也是非常关键的棋子。

    不过,在血月魔帝的眼中,这种棋子,是可悲的。

    因为关系,所以不会有自由,生死不由己。

    秦易的命运,全在执棋之人的手中。

    曾经,血月魔帝看不懂,当初如此弱小的秦易,居然会出现在他的面前,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现在,血月魔帝明白过来,秦易的一生,就是牵线木偶,完全不由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