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捕捉虚天
    “这……”

    夏梦瑈和夏云冰玥听到秦易说领悟出一种新的天狐变,不得不睁大美眸。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尤其是夏梦瑈。

    她知道天女变的可怕。

    甚至,她认为,领悟出天女变的人,真的会存在吗?

    她不清楚,却知道,天女变是实实在在的,更是让她距离帝境之位,只有一步之遥。

    虽说天女变是夏氏一族的镇国之宝,但是夏梦瑈知道,天女变不是她先祖领悟出来,而是无意中得到的。

    “你没有开玩笑?”

    夏云冰玥凝重地问道。

    “就算我不是诚实之人,也不会欺骗你。”

    秦易闻言,很真诚地说道,便大手一伸,手指轻点了一下夏云冰玥的眉心,一道淡淡的幽光,如若星辰闪烁,没入到夏云冰玥的精神海中。

    夏梦瑈见状,便沉默不语。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过去。

    秦易的手指,才离开了夏云冰玥的眉心。

    “你……”

    本来闭着双眼的夏云冰玥,也立刻睁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秦易。

    秦易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不单单从秦易的神念之中,得到那部适合她的天狐变,更是感觉到秦易的心。

    也许,秦易对那位冰月仙子没有男女感情,但是有一种她不能理解的深厚感情。

    而她跟秦易的女儿——秦白雪。也确实存在。

    “看吧,我没骗你。”

    秦易淡淡一笑。

    “嗯。”

    夏云冰玥点了下头。

    “好了,也是时候,解决一下那些老鼠了。”

    突然之间,秦易站了起来。

    “什么?”

    夏云冰玥和夏梦瑈闻言,硬是怔了一下,站了起来,扫视了一眼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存在。

    “你们,还不出来?”

    秦易没有理会夏梦瑈和夏云冰玥的惊疑,便转过身去,目视着夏文王三人的藏身之处,很随意地说道。

    片刻之后,绝望之原,依旧一片寂静。

    秦易见状,摇了摇头,道:“不出来,那就算了。”

    说罢,他看了一眼夏云冰玥和夏梦瑈,便转身朝前方走去。

    “他们是谁?”

    夏云冰玥忍不住好奇。

    夏梦瑈也一脸的疑惑。

    “想成为你们夫君的人。”

    秦易打趣地说道。

    “他们?!”

    夏梦瑈和夏云冰玥一瞬之间,就明白过来,只是……

    她们的实力,其实跟夏文王等人的不相上下。

    她们会忌惮夏文王等人,不是因为个人的实力强大,而是他们所拥有的圣道大军。

    “不理他们?”

    夏梦瑈有点担心地问道。

    “他们会自己出来的。”

    秦易淡淡一笑,便看了一眼夏梦瑈,又看了一眼夏云冰玥,道:“其实我一直在找你。”

    “找我?”

    夏云冰玥有点意外,纯粹认为,这次遇到秦易,就是一种巧合。

    “没有你,我找不到虚天之灵。”

    秦易认真地说道。

    “虚天之灵?”

    夏云冰玥睁大双眼,虽然震惊,却充满了疑惑。

    “不明白。”

    夏梦瑈也好奇地看着停了下来的秦易。

    秦易见状,想了一下,道:“两点线,三点面。”

    “两点线?”

    夏云冰玥一听,好像明白了过来。

    “三点面?”

    夏梦瑈恍然大悟,道:“如果只有你和我,只能确定时间线,才知道时间是逆流的。”

    “没错。”

    秦易微微笑道:“看来你不笨。”

    夏梦瑈面对着秦易的调侃,只是沉默了。

    “所以你才需要我。”

    夏云冰玥也明白过来,道:“虚天之灵,只有找到所在的面,才可能找出来,而要确定一个面,就需要三个人。”

    说到这里,她就更加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出现在这里。”

    “这还不简单。”

    秦易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也好,梦瑈也罢。”说着,他的目光转移到夏梦瑈的脸上,再回到夏云冰玥的眼睛,“或者是你,都是棋子。”

    “棋子?”

    夏云冰玥不由一怔,有点理解不过来。

    “我说,我们三人都在一个棋笼之中,你信吗?”

    秦易看着夏云冰玥,很认真地说道。

    夏云冰玥沉默了。

    秦易提及冰月仙子之事的时候,提到过棋笼,所以夏云冰玥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既然都是棋子,还是有用的。”

    说着,秦易突然看了一眼天空,道:“我们三人,肯定会在这个关键之地相遇。”

    夏梦瑈本来想要开口,不过还是没有问出来。

    “你我的感情,不一定就是棋子的关系。”

    秦易突然看向夏梦瑈,一本正经地说道:“棋笼,虽然可以计算,却不可能面面俱到。”

    说到这里,他上前了一步,跟夏梦瑈只有半步之遥,很认真地说道:“我是一个未知之数,是不可算的。”

    “不可算?”

    夏梦瑈有点不理解。

    “那为什么你还能成为棋子?”

    夏云冰玥也非常不理解。

    如果秦易是不可计算的棋子,不可能进入棋笼,毕竟这种不可控的因素,就需要尽量舍弃掉。

    “没有我,可能棋笼的存在就没有意义。”

    秦易淡淡一笑。

    “没有意义?”

    夏梦瑈想了一下。

    “为什么?”

    夏云冰玥更是好奇。

    秦易的存在,简直就是徒增难度,这种事情,估计只有蠢材才会做。

    “难道是虚天门?”

    夏梦瑈想起秦易说过的一些话。

    “嗯。”

    秦易点了下头,道:“不管怎么说,虚天门都是混元至宝,恒古以来,天地之间,也只有三十六件,都是唯一的。”

    顿了一顿,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笑,道:“也许,这个棋笼,就是要捕捉虚天门,因此需要我这种不可预知的关键,才能克制虚天门。”

    “克制虚天门?”

    夏梦瑈不由一怔,才意识到,布置棋笼的人,简直就是疯子。

    “虚天门,虚天之力,便是时空本源,能回到过去,也能前往未来,对于这样的一种存在,一切可谓是已知的。”

    秦易缓缓地解释说道:“对于一个什么都知道的存在,又怎么可能抓住她。”

    夏云冰玥和夏梦瑶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好了,这些事情,暂时对我们来说,有点遥远。”

    秦易淡淡一笑,便话锋一转,道:“找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