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联手
    “你怎么了?”

    夏梦瑈看到秦易脸色突然一变,便疑惑地问道,顺着秦易的目光望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有一片葱绿。

    “也许,虚天门就在这里。”

    秦易看了一眼夏梦瑈,没有隐瞒什么。

    “虚天门?”

    夏梦瑈闻言,不由一怔,道:“你不是拥有了虚天门?”

    秦易摇了摇头,道:“我确实拥有虚天门,却是没有虚天之灵。”

    “虚天之灵?”

    夏梦瑈恍然大悟,道:“那么说,虚天之灵还在虚天宫?”

    “嗯。”

    秦易点了下头,有所领悟的样子,道:“也许,这就是我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原因?”

    夏梦瑈好像明白了过来,道:“那么说,你来自未来,虚天门也就在未来?”

    “应该是吧。”

    秦易也不太确定,道:“还记得我说过,你和我是未来的道侣?”

    夏梦瑈一听,俏脸不由一红,听起来总是怪怪的,便点了下头。

    “当初,我遇到虚天门的时候,你就在身边。”

    秦易认真地说道。

    “这……”

    夏梦瑈先是一怔,道:“你说,这不是巧合?”

    秦易点了下头,道:“其实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们都在一个棋笼之中。”

    “棋笼?”

    夏梦瑈有点不理解。

    “说白了,我们都是棋子,还是被困在囚笼之中的棋子。”

    秦易一本正经地说道:“也许,虚天门,是我打破棋笼的希望。”

    夏梦瑈沉默了。

    她明白了过来,简单地说,他们的命,不由他们。

    而秦易,想要把握自己的命,虚天门,就成为了关键。

    只是……

    既然他们处于棋笼之中,虚天门也应该是棋子。

    “你不用担心,虚天门,肯定不是棋子。”

    秦易很认真地说道:“或者说,可能是某个人,想要彻底得到虚天门。”

    “嗯?”

    夏梦瑈怔了一下,有点理解不能。

    “虚天门,不是我们认知的那么简单,甚至三十六混元至宝,也是如此。”

    秦易想了一下,解释说道:“这种感觉,我以前没有,不过现在,越是知道得越多,就变得越强烈。”

    夏梦瑈还是沉默了。

    “算了,不说这个问题,我也说不清楚。”

    秦易微微一笑。

    “那……你接下来,想怎么做?”

    夏梦瑈突然意识到,她想要摆脱现有的命运,也许秦易是一个关键。

    甚至……

    她们未来会成为道侣,正是因为这一点。

    当一个人无法解决的时候,就只能寻求合作之人。

    当然,她也不否认,将来她会喜欢秦易。

    毕竟,单凭现在相处的短短时间,她就觉得,秦易是一个可靠之人。

    “如果没有猜错,虚天之灵所在之地的入口,就在这个绝望之原。”

    秦易很自信地说道。

    “绝望之原?”

    夏梦瑈更是好奇,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如果我说,我来过,你信吗?”

    秦易微微一笑。

    夏梦瑈迟疑了一下,点了下头。

    “走吧。”

    秦易没有解释太多,便转身离去。

    夏梦瑈连忙跟上,虽然好奇,却清楚,秦易不想说的,再问下去,也是没有任何结果。

    当秦易和夏梦瑈离去不久,天图王尸体的旁边,出现了三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天昊王、夏文王和夏武王。

    “你弟弟好像死了。”

    夏文王看了一眼天图王的尸体,饶有深意地说道。

    天昊王闻言,却什么都没有说。

    夏武王突然蹲了下去,仿佛想要仔细看清楚天图王的尸体,道:“那个人的枪法,很可怕。”

    “确实很可怕。”

    夏文王不否认这一点,单凭武道,他自愧不如。

    然而,强者之间的较量,不单单是武道,更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也许,我们只有联手,才能跟他一战。”

    天昊王突然说道,语气很平静,完全没有因为弟弟天图王的死去而悲伤。

    更何况,他知道,天图王的灵魂没有死掉,借助血纹毯的力量,及时逃离而去。

    原本,天昊王很自信,但是目睹了秦易跟天图王的一战,他才意识到,秦易这样诡异的存在,绝不能通过常理去推算。

    “联手?”

    夏文王笑了,道:“当初你不是很有信心的吗?”

    天昊王闻言,便看了一眼夏文王,道:“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强求。”

    夏文王眯了一下双眼,道:“这只是你说的,我可没有拒绝。”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夏武王突然想到什么,便稍稍提醒了一下。

    “应该跟虚天门有关的。”

    夏文王也意识到什么。

    “他的虚天门不是完整的。”

    天昊王很确定地说道。

    “噢?”

    夏文王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天昊王。

    “这不是很简单就看得出来吗?”

    天昊王一点都不在意,道:“真正的虚天门,血纹毯压根就无法压制得住,哪怕那个人再怎么弱小,虚天门的威势,就不是血纹毯所能比拟。”

    夏文王只是笑了。

    “我们要跟上去吗?”

    夏武王有了一丝期待。

    如果秦易的虚天门不是完整的,他们就更有机会。

    他们相信,秦易能够控制虚天门,正因为虚天门的不完整。

    秦易能做到的事情,他们也能做到。

    至于虚天门会落在谁的手中,就各凭本事。

    “废话。”

    夏文王冷冷地笑了笑,道:“他的好运,到此为止。”

    “那么……合作愉快。”

    天昊王微微一笑。

    “合作愉快。”

    ……

    秦易带着夏梦瑈,一路疾飞,但是这片绝望之原,就像是无穷无尽一样,始终没有走到尽头。

    “我们好像走了一个多月。”

    夏梦瑈紧跟在秦易的身后,终于忍不住了。

    一路上,她都很少说话。

    秦易仿佛想着什么,也没有怎么理会夏梦瑈。

    于是,两人一路无话,那么一走,就是一个多月。

    “如果找不到方向,别说一个月,就算是一辈子,也走不出去。”

    秦易头也不回地说道。

    “什么?!”

    夏梦瑈闻言,大吃一惊,道:“你不是有办法了吗?”

    秦易闻言,停了下来,道:“办法是有,不过需要时间。”

    “需要时间?”

    夏梦瑈不由一怔,道:“要多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