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胜负已分
    “你太贪心了!”

    秦易见到这一幕,不慌不忙,反而讽刺地说道:“如果你不贪,还能逃掉,可惜,这世上,从来没有如果。  ”

    话音刚落,秦易大手一伸,银星圣枪便紧握在手。

    “又一件?!”

    天图王一看到秦易手中的银星圣枪,大吃一惊。

    他相信,银星圣枪跟秦天圣甲,就是同一级别的极品灵器,跟血纹毯相比,都不敢相差太大,尤其是秦天圣甲,很有可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家伙,究竟是谁?!”

    这一刻,天图王的心,终于有了一丝慌乱。

    秦易太诡异了。

    一个就连圣王都不是武者,又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多可怕的灵宝和灵器。

    一扇虚天门,就足以让人震撼。

    “银河星爆!”

    不等天图王反应过来,秦易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的枪芒,仿若流星一般,划破长空,透过血纹毯,落在绝望之原上。

    “不!”

    天图王见到这一幕,才意识到,秦易的武道,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弱小。

    这一枪,哪怕不属于武圣之境,也是接近了。

    他无法想象出来,这样一个诡异的家伙,居然不是圣王。

    “我不服!”

    天图王踏空而起,怒吼了一声,“锵”的一声,一把金光闪闪的大刀,如若一轮金灿灿的新月,朝着秦易的枪芒斩了过去。

    “天图诀,一刀天下!”

    这一刀,仿佛斩断了天空,劈开了大地。

    原本变得摇摇欲坠的血纹毯,才稳定了下来,迅速收拢。

    浩瀚无边的枪势,无坚不摧的刀势,瞬间碰撞在一起。

    天地,就在那一刹那之间,彻底静止了下来。

    “小心!”

    夏梦瑈本能地喊了出来,想要出手,却才意识到,她没有插手之地。

    天图诀,是天图王成就圣王的根本。

    这部武技的强大,在天武大陆之中,都是众所周知。

    更要命的……

    天图王还将“一刀天下”修炼成功。

    这一刀,自古以来,只有四个人修炼成功,而天图王,便是其中之一。

    天图诀,可谓是大武王朝的镇国之宝,历代大武王朝的皇族子弟都会修炼,只是能够修炼成功的,就少之又少,就更不用说“一刀天下”。

    单凭这一点,足以说明天图王的天赋可怕。

    可惜……

    他找错对手了。

    夏梦瑈望着这一枪和这一刀的对决,内心突然有了一丝庆幸,如果不是秦易,她真的会成为天图王的女儿,哪怕她选择死亡,最终只会成为天图王的傀儡,就更加不堪。

    “可能……这是原因吧……”

    夏梦瑈的脑海中,掠过一丝奇怪的想法。

    如果秦易说的没错,未来的她,成为秦易的道侣,一点都不奇怪。

    至少,秦易会保护她。

    就算夏梦瑈再怎么强大,想要有个可以保护她的人。

    至少,不用每天都担惊受怕。

    更何况……

    有了秦易,想要改变命运,太简单了。

    这个来自未来的男孩,真的太强了。

    这,还只是秦易没有成就圣王的表现。

    如果秦易成就圣王,她相信,圣帝之下,他就是无敌的。

    一个武道和阵道都如此强大的人,实在让夏梦瑈找不出他会失败的理由。

    一想到这一点,夏梦瑈有点明白过来,虚天门为什么要选择秦易。

    也许,只有这样的强者,才能驾驭虚天门。

    夏梦瑈不认为自己的天赋很糟糕,也不认为会比秦易的天赋要差,但是这,就是差距。

    “这家伙,究竟是怎么修炼的……”

    夏梦瑈有点好奇了。

    “胜负已分?”

    蓦然之间,夏梦瑈眯了一下美眸。

    静止的虚空,浮现出两道身影。

    其中一道,如若流星一般,坠落下来。

    “他赢了。”

    夏梦瑈很开心地笑了笑。

    最终还能站着的,便是秦易。

    而天图王,死了。

    虽然夏梦瑈有点不相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虚天门,消失了。

    血纹毯,也消失了。

    秦天圣甲和银星圣枪,回到了虚空玉之中。

    秦易看了一眼躺在绝望之原上的天图王尸体,眉头却皱了一下。

    表面上,天图王是死了,不过秦易清楚,对方的灵魂还在,融入到血纹毯之中,逃离而去。

    不得不承认,天图王很果断。

    如果不舍弃身体,天图王就连灵魂都无法存活下来。

    “没问题,那件灵宝太诡异了。”

    秦易想了一下,摇了摇头,终究没有想到好办法。

    他借助虚天门的力量,可以压制住血纹毯,却仅仅如此。

    天图王那把金灿灿的大刀,也是非寻常之物。

    这天地,不是只有秦易一个拥有奇遇的,这一点,他非常清楚,所以他从来不会真正轻视过任何人。

    表面上的轻视,只是战略意义,更多的,为了拖延一点时间,准备更多的阵法。

    “你没事吧?”

    就在秦易若有所思的时候,夏梦瑈踏空而来,关心地问了一句。

    “没事。”

    秦易淡淡一笑,道:“不过以后,可能麻烦多多了。”

    说罢,他看了一眼天图王的尸体。

    夏梦瑈闻言,突然意识到什么,道:“他逃了?”

    “嗯。”

    秦易没有否认,道:“你也要小心一点。”

    “好的。”

    夏梦瑈心中莫名一阵温暖,虽然她跟秦易还是陌生人,却无法拒绝这种温柔的关心。

    “你要走了?”

    夏梦瑈接触到秦易的眼神,也意会到什么。

    “这里没有我想要的东西。”

    秦易淡淡一笑。

    “哦。”

    夏梦瑈点了下头,迟疑了一下,却没有说出来。

    “你有事?”

    秦易好奇地问道。

    “我们能一起吗?”

    夏梦瑈想了一下,双拳一握,认真地问道。

    “当然可以。”

    秦易笑道:“也许,我们的缘分,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缘分?”

    夏梦瑈不由一怔。

    “哈哈……”

    秦易开心地笑了一声,道:“也许,绝望之原,不一定就是绝望。”

    “什么意思?”

    夏梦瑈闻言,好奇地问道。

    “你绝望了吗?”

    秦易反问了一句。

    夏梦瑈沉默了。

    “不对!”

    突然之间,秦易睁大双眼,连忙转过身去,目光仿佛穿越了时空,看到了过去,也看到了未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