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一切都是圈套
    “笼中的鸟?”

    秦易恍然大悟,为什么素莲公主的美眸中会出现一丝悲伤。

    明明就是一个很健壮的人,而且实力非常强大,却始终无法离开皇宫。

    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悲剧,一件悲伤至极的事情。

    “你想知道里面的是什么?”

    秦易认真地问道。

    “嗯。”

    素莲公主点了下头,道:“也许,里面的东西,有破除诅咒的关键存在。”顿了一顿,“不过,我无法打开,就连父王也无法打开。”

    “不能打开?”

    秦易微微吃了一惊,虽然他没有见过素莲公主的父王是谁,也就不清楚他的实力,但是通过皇后娘娘和美少妇人的实力,便能够猜测到秦天圣尊的实力是如何强大的。

    如此强大的人都无法打开这个白玉盒子,秦易不得不感到一阵惊讶。

    “我记得当时父王说过,这个盒子,来自未来。”

    素莲公主很期待地说道。

    “来自未来?”

    秦易大概明白了素莲公主的意思。

    未来的东西,也许未来的人能够搞掂。

    这个未来的白玉盒子,让秦易这个未来的人打开,理论上,应该没问题,也是素莲公主的希望所在。

    “好,我试试。”

    秦易想了一下,他不担心素莲公主会害他,但是他不放心虚殿中的秦素莲会在白玉盒子之中做了手脚。

    秦易可以确定,虚殿中的秦素莲绝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谢谢。”

    素莲公主也清楚,打开这个来自未来的诡异白玉盒子,肯定会有风险,而秦易这个陌生的青年,却没有拒绝她的要求,让她内心一阵感动。

    讨好她的人不少,但是会如此讨好的,绝无仅有。

    毕竟,这可能会死掉。

    更关键的……

    素莲公主没有从秦易的眼中感受到任何想要讨好她的目光。

    秦易绝没有想要讨好她的意思,这一点,素莲公主非常确定。

    “究竟为了什么?”

    素莲公主很好奇,哪怕她跟秦易的妹妹很像,也不至于让秦易如此牺牲。

    秦易不清楚素莲公主想些什么,此时认真地观察着白玉盒子,确定没有什么危险,就连阵法和禁忌都没有。

    一想到这里,他就更奇怪,如此普通的盒子,素莲公主不应该打不开。

    秦易觉得,这个白玉盒子,谁都能打开。

    “你先远离一点。”

    秦易突然看了一眼素莲公主。

    素莲公主闻言,先是一怔,心中一阵温暖,都这个时候,秦易还能想到她的安危,有了那么一丝说不出的悸动,却摇了摇头,道:“你不用担心我。”

    “那……好吧。”

    秦易从素莲公主的眼中看出了一种执着,心中却莫名地想到了秦素莲,这种执着,是如此熟悉。

    “难道……”

    最终,秦易没有想下去,便看向白玉盒子,缓缓地打开。

    “兵符?”

    秦易看清楚白玉盒子的东西,不由一怔,正是他交给虚殿秦素莲的兵符。

    “兵符?”

    素莲公主闻言,有点疑惑,便上前一步,看向白玉盒子中的兵符,一脸的非常意外。

    “这兵符,我见过……”

    素莲公主不敢置信地说道。

    “你见过?”

    秦易更加奇怪。

    这道兵符,是在圣墟之中,按道理,素莲公主不可能看过。

    “嗯。”

    素莲公主点了下头,道:“我有一次跟着母后,去了父王的书房,无意中看到这道兵符,就是挂在父王的腰间。”

    “挂在你父王的腰间?”

    秦易不由一怔,突然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看到素莲公主想要拿起那道兵符,顿时大喊了出来。

    “别碰!”

    话音未落,秦易的提醒,却太迟了。

    素莲公主的玉手,早就紧紧地握着兵符。

    “不好!”

    秦易心头猛地一跳。

    “吻我……”

    迷离的声音,让人迷醉,从素莲公主的口中传来。

    秦易本来说些什么,却发现开不了口,就连身体都不能动。

    素莲公主温柔的嘴唇,便印在秦易的嘴上。

    世界,一片空白!

    ……

    御书房。

    这一刻,秦天圣尊坐在木椅上,手中玩弄着一块兵符,样子正是跟秦易看到的兵符一模一样。

    “莲儿,希望你别责怪为父。”

    秦天圣尊感叹了一声。

    “莲儿不会怪你的。”

    话音未落,皇后娘娘便袅袅走了进来。

    “希望如此吧。”

    秦天圣尊无奈一笑,便站了起来,放下手中的兵符,走向皇后娘娘。

    “你花那么多心思和心血,还不是为了莲儿,她怎么可能会怪你。”

    皇后娘娘淡淡一笑,道:“她是个懂事的孩子,不可能不理解的。”

    秦天圣尊闻言,再次无奈一笑,纵使他这般强大,作为道尊的存在,却无法破除秦素莲身上的诅咒。

    “那个男孩,真的可以破除莲儿的诅咒?”

    皇后娘娘有点担心地说道。

    如果不能,这就相当于让秦易白白占了素莲公主的便宜。

    当然,秦易单凭可以控制九极阵法,也有资格成为素莲公主的驸马,不过这种未成亲,先洞房的事情,在秦氏一族之中,还是史无前例。

    “只能是他。”

    秦天圣尊很坚定地说道。

    “为什么?”

    皇后娘娘很好奇。

    “你真想知道?”

    秦天圣尊突然打趣地问道。

    “嗯。”

    皇后娘娘点了下头。

    “他是我未来的师弟。”

    秦天圣尊认真地说道。

    “这……”

    皇后娘娘闻言,不得不彻底怔住了。

    “很难以置信吧?”

    秦天圣尊感到好笑地说道。

    “这还用说。”

    皇后娘娘仿佛还没有平复震惊的心情,突然想到什么,道:“你有师尊的消息了?”

    秦天圣尊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秦易是我师弟,我还是能够确定的。”

    “这是师尊的意思?”

    皇后娘娘想到了什么,疑惑地问道。

    “不是。”

    秦天圣尊想了一下,道:“这方天地,终究会毁灭的,你我固然能够活下来,但是莲儿他们不能。”

    皇后娘娘沉默了。

    “是不是觉得我太偏心了?”

    秦天圣尊意味深长地问道。

    皇后娘娘还是沉默了。

    他们的孩子众多,而秦天圣尊只想保护素莲公主,不管怎么说,显然是偏心了。

    “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