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该打的
    虽说进入圣墟的条件之一,修为需要圣道七重以上,圣道七重确实能够进入圣墟。

    只是……

    秦易发现,路上看到前往圣墟的强者,都是圣道九重,而巅峰,还是占了绝大部分。

    很显然,很多人都做足了准备,才前往圣墟。

    而修为,无疑就是最基础的。

    不过,秦易不在意。

    修为,早就成不了他的瓶颈。

    只要他想,随时都能突破到圣道九重巅峰。

    他打算先修炼苍熊圣体,再去圣墟,不过巡界者的出现,让他改变了注意。

    时不待人。

    他的敌人,更不会给他时间。

    而现在他的时间,不是他应该拥有的,而是苍凰冥后等人帮他争取回来。

    他绝不能浪费。

    因此。

    秦易打算到圣墟去,一边寻找王境之位,一边修炼苍熊圣体。

    尽管这样做,显得有点准备不足。

    如果没有得到秦天圣甲和兵马剑符,秦易真不会这样决定。

    至于幽玄破等人,当秦易踏入圣墟裂缝的一刻,就无法感知到他们的存在,就连虚空玉中都没有他们的身影。

    秦易估计,这就是圣墟的规则。

    只有得到圣墟凭证的人,才能进入圣墟。

    而其他的人,无法瞒天过海。

    虽说少了幽玄破这样一张强大的底牌,有点惋惜,不过秦易还是很自信。

    “那是出口吗?”

    突然之间,一束刺目如阳的白光,由远而至,让秦易差点睁不开双眼。

    “果然……”

    秦易眯着双眼,便看到不少人都消失在白光之中。

    “出去了?”

    当白光笼罩在秦易的身上,他便感觉到去了另一个地方。

    “这……”

    秦易扫了一眼四周,却不得不怔住了一会儿。

    这是一个破碎的世界。

    破碎的天空。

    破碎的大地。

    一切的一切,都是破碎的。

    唯有那些寻找王境之位的强者,才是完好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易望着那个如若碎裂的玻璃罩子一般的蔚蓝天空,不得不沉思了起来。

    破碎的大地,通过秦易的双脚,不断地传递着一种古老的气息,仿佛混沌还没有出现,就已经存在的古老。

    “嗯?不能飞!”

    突然之间,秦易才意识到,自己只能双脚踩在破碎的大地,就像是干涸的田地一样,只是那些裂缝,都是深不见底。

    秦易尝试过很多次,双脚无法同时离开这片破碎的大地。

    “不……”

    很快,秦易否认了这种猜想,不是不能同时离开,而是不能离开太久。

    也就是说,圣道之境的强者,即便使用空间本源,依旧无法脱离这片破碎的大地,飞向那个破碎的天空。

    “嗯?”

    秦易想到什么,再次抬起头来,双眼眯了一下。

    “原来如此……”

    秦易才明白到,飞不起来,不单单是因为破碎的大地,还有那个破碎的天空。

    “本源都破碎了……”

    秦易难以置信,这样的一个世界,怎么还可能存在。

    圣墟的一切本源力量,都是破碎不堪,时间本源也好,空间本源也罢,都是破破烂烂,没有一个是完好的。

    “难道是战场?”

    秦易突然想到什么,却不能确定。

    除了破碎,没有任何痕迹显示过,这方天地曾经作为战场。

    “那个世界?”

    秦易很自然想到幽玄破的提醒,圣墟属于那个世界,而那个世界如此强大,按道理来说,本源的坚固,绝不是天圣大陆这样的世界所能比拟。

    “前面的。”

    突然之间,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秦易的前方传来。

    秦易闻言,便望了过去,五名青年男子缓缓走过来,不过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让人厌恶的笑容。

    至少,看到他们的笑容,就跟想揍他们。

    秦易是例外的。

    “有事?”

    秦易很淡然地问了一句。

    “废话!”

    一个样貌如若老鼠一般的青年男子骂了一句。

    “兽族?”

    秦易很自然想到什么。

    “你错了。”

    如若老鼠一般的青年男子旁边,传出一个不屑的笑声。

    “我们才不是低级的兽族。”

    那个不屑笑出来的青年男子很得意地说道:“我们是兽神一族。”

    “兽神一族?”

    秦易不由一怔。

    那五名青年男子见状,也不由一怔,原本还以为秦易会吓了一大跳。

    “你不知道兽神一族?”

    最前面如若蛇头一般的青年男子鄙夷地问了一句。

    很难想象出来,来到圣墟的人,竟然还有不知道兽神一族的,这就跟没有常识一样。

    “能吃吗?”

    秦易淡淡一笑。

    “呃……”

    那五名兽神一族的青年男子闻言,不得不怔了一下。

    “你找死?”

    那名老鼠样子的兽神一族青年怒骂了一声。

    很显然,他不是脾气好的人。

    “我还不想死。”

    秦易很不在意地说道。

    “大哥,将他交给我。”

    那名老鼠样子的兽神一族青年看向那名蛇头样子的兽神一族青年,阴险地说道。

    “好。”

    那名舌头样子的兽神一族青年点了下头。

    说到折磨人,那名老鼠样子的兽神一族是最擅长的。

    而其余的四名兽神一族青年也喜欢观看这样的表演。

    他们不知道秦易是谁,却可以确定一点,秦易绝对是来自某个角落的世界之人。

    这样的世界,就是贫瘠而低能的代名词。

    很自然,他们不会忌惮什么。

    秦易只是静静地看着,既没有打算动手,也没有打算逃走。

    那五名兽神一族的青年见到秦易居然没有逃,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

    秦易果然是弱货,居然吓得双腿都动不了。

    只是秦易脸上的淡然,他们只认为是故作玄虚。

    然而……

    他们都是聪明人,又怎么可能被秦易欺骗。

    于是……

    那名老鼠样子的兽神一族青年便缓缓走向秦易,嘴角裂开,微微翘起,露出一丝残忍而血腥的笑容,仿佛看到秦易的鲜血染红了这片破碎的土地。

    秦易依旧没有逃走。

    说实在,他不认为自己的样子会如此招人讨厌。

    既然对方要找麻烦,秦易也从来不会客气的。

    至于什么兽神一族,听起来很厉害,但是在秦易的眼中,就跟神魔两大种族一样,该怎么样的,就怎么样。

    该打的,还是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