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九百八十八章 杀你的人
    小林城。

    一座奢华的宫殿。

    宫殿中,除了一人是男子,其他的人都是女的,不过那些女子就跟蜡像一样,一动也不动。

    唯一的男子,坐在宫殿的龙椅上,满意地看着那些如若蜡像一般的女子。

    这些女子,不是蜡像,而是真人,不过此刻,就跟蜡像没有任何区别。

    她们都是没有灵魂的。

    那名男子正是天圣大陆秦氏宗族的子弟,名叫秦浪,这次他全权负责夺取秦天圣甲的行动。

    “少爷,出事了!”

    突然之间,一名中年男子冲了进来。

    “怎么又大惊小怪的。”

    秦浪看到那名中年男子非常失态的样子,露出一脸的不满。

    “有三个灵魂不见了。”

    中年男子也知道,秦浪最不喜欢就是这个时候让人打扰到他,但是这一刻,他不得不通知秦浪,他们收集起来的灵魂之中,有三个突然消失了。

    或者说,逃掉了。

    这一点,中年男子等人百思不得其解。

    按道理来说,单凭那些灵魂,绝不可能突破他们困魂阵。

    “什么?”

    秦浪闻言,顿时皱了一下眉头,显然跟中年男子有着一样的想法。

    “有三个灵魂逃掉了。”

    中年男子修正了一下说服。

    “逃了?”

    秦浪显然不能接受这种说法。

    “就是不久前在小竹林弄到的三个灵魂。”

    中年男子补充了一句。

    “带我去看看。”

    秦浪有点紧张起来,虽然他收集了很多很多的灵魂,但是不久前从小竹林弄到的三个灵魂,是他计划中最关键的。

    没有了那三个灵魂,就算他收集到再多的灵魂,依旧无法实行这次的计划。

    为了对抗神族,秦浪不得不使用魂祭,暂时得到强大的力量。

    他知道,神族派了苍虹神王过来,而魔族也派了玄云魔王。

    一个神王,一个魔王,都不是不好惹的。

    至少,秦浪没有十足的把握,从他们手中逃掉。

    当然,秦氏宗族派了一位强大的圣王,跟秦浪一同前来。

    这是秦家圣王,是除了族长之外最强的圣王。

    传闻之中,这位圣王跟苍虹神王交过手,至于胜负,没有人知道。

    不过,这也足以说明一点,那位秦家圣王还活着,就是强大的证明。

    毕竟,能从苍虹神王的手中活下来,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一间阴森的地下室。

    秦浪推门而进,便看到足有数万之多的灵魂,飘浮在虚空之中,却一动也不动,仿佛被什么钉在虚空之中。

    这些灵魂,都没有灵气,显得死沉沉的。

    秦浪扫了一眼,眉头顿时紧皱起来,就如报告的中年男子所说,不久前从小林城小竹林中弄到的三个灵魂,此时一个都没有看到。

    “有没有人来过?”

    秦浪突然看向身后的中年男子,冷冷地问道,声音中蕴含了一丝怒火。

    他实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无意外,应该是有人偷走了那三个灵魂。

    他堂堂圣王,有人从他眼皮底下偷走这里的灵魂,他居然一点感应都没有,实在是太丢脸,更恼怒那个偷魂之人。

    秦浪无论如何都要找出那个偷魂之人,让对方永无超生。

    “没。”

    中年男子很肯定地说道。

    “没有?”

    秦浪的眉宇之间,充满了不敢置信。

    就算再强大的阵道师,想要偷走这里的灵魂,也需要到附近,毕竟秦浪还没有听说过那个阵道师能够隔空破阵。

    困魂阵,是秦浪亲手布置的,这样的一个圣级阵法,他不相信有人能隔空破掉。

    别说隔空,就算站在阵法的面前,想要无声无息地混进去,偷走阵法中的灵魂,也需要不少时间。

    如此一来,不可能没有人察觉到那个偷魂之人的存在。

    “真的没有。”

    中年男子很坚定地说道:“我也问过其他的人,都说没有。”

    “这就奇怪了……”

    秦浪闭了一下双眼,感受了一下,哪怕真能够做到隔空破阵,按道理来说,总会留下那个阵道师的气息。

    这一刻,除了秦浪自己的,再没有其他的。

    “少爷,会不会是神族出手了?”

    中年男子好奇地问道。

    虽然魔族的阵道不差,不过这样的天才不多,而且这次没有到冥冰大陆,这样一来,就剩下神族,毕竟神族的阵道是非常强大的。

    不说别的,苍虹神王就带了一个阵道天才过来冥冰大陆。

    秦天洞府的守护阵法,绝不是摆设。

    “应该不是。”

    秦浪想了一下,真是神族,他不可能没有察觉到,就算他没有察觉到,他三叔也不可能没有察觉到。

    “那……”

    中年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却不相信,困魂阵中的灵魂还能凭空消失。

    突然之间,他想到什么,道:“有没有可能,其他的灵魂吞噬了?”

    “没有。”

    秦浪自信地说道:“困魂阵中的一举一动,不可能瞒得了我……”

    说到这里,他猛然意识到什么,他还真没有感觉到困魂阵出现过任何异样。

    中年男子沉默了。

    对于秦浪的阵道,他非常清楚,不敢说秦氏宗族中最强的,但是放在整个天圣大陆,都是前三十的存在。

    当然,秦氏宗族还存在一个逆天的阵道天才,可谓是前无古人。

    至少,那个秦氏阵道天才,被誉为“堪比阵尊”,由此可见,他的阵道天赋是多么可怕。

    这个“堪比阵尊”,不是秦氏一族自称的,而是天圣大陆最强三大天域中公认的。

    因此。

    秦易对于自己的阵道还是非常自信的。

    “我现在去找找。”

    中年男子知道再怎么想,也不会有结果,还不如尽快找回。

    “不用了。”

    中年男子刚刚踏出一步,秦浪突然抬起头,目光仿佛要穿透屋顶,望向天空,只是眉头不经意地紧皱了一下。

    “谁?!”

    中年男子意识到秦浪的异样,刚想要转身去看一眼,却猛地又转过身去,盯着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一道人影。

    “杀你的人。”

    一个淡然如风的声音,却如若寒冰一般,回荡在幽暗的地下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