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九百七十三章 针锋相对
    雅致的房间。

    秦易走进那扇略显光亮的木门,却没有想到,木门里面的世界,跟外面的截然不同,不单单没有一丝昏暗,反而如若白昼一样。

    更重要的……

    这个房间的布置很精致,很典雅,让秦易有了一种错觉,不是在幽夜大陆,而是回到天圣大陆。

    “喜欢吗?”

    突然之间,不远处传来一个清然如风的声音。

    是一名男子,看起来三十不到,身形略显健壮,相貌不凡,坐在椅子木制长椅之上,饶有兴趣地看着秦易走过来。

    秦易来到那名中年男子的身前,却没有回答对方的问话。

    很显然,那名中年男子就是夜山一族的族长。

    最意外的……

    秦易知道,夜山族长不是真实的存在,而是一道帝灵。

    对于这一点,秦易确实有点吃惊。

    夜山一族会如此强大,果然不是没有原因的。

    “请坐。”

    夜山族长没有在意秦易的沉默,抬了抬手,就像是招待老朋友一样。

    “谢谢。”

    秦易终于开口了,也没有客气什么,坐在夜山族长的对面。

    “这房间,是为她准备的。”

    夜山族长饶有深意地说了一句。

    “有话直说。”

    秦易冷冷地说道。

    夜山族长闻言,只是笑了笑,道:“现在的年轻人,就是那么冲动。”

    “不。”

    还没等夜山族长说下去,秦易就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缓缓说道:“如果是想给我一种心理压力,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嗯?”

    夜山族长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眉宇之间,略过一丝不满。

    竟然有人敢跟他这样说话,秦易不是第一个,却是最弱小的一个。

    “我的时间很值钱。”

    秦易依旧冷冰冰地说道。

    “我的也不便宜。”

    夜山族长神秘地笑了笑。

    “那就是了。”

    秦易也笑了,道:“别人不知道,却瞒不了我。”顿了一顿,“如果打算软硬兼施,那就免了。”

    夜山族长沉默了,只是看着秦易,好像看出一点什么,只可惜,在秦易的眼中,除了冷静,还是冷静,没有一丝他预期中的惊慌。

    面对着帝灵,只要知道,没有一个圣道之境的武者还能保持着如此的冷静。

    “你很有胆量,却没有胆识。”

    夜山族长再次开口说道:“还有一点,你搞错了,这不是威胁,而是遵循,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遵循?”

    秦易又笑了,很欢快的样子,道:“那就说来听听。”

    “嗯?”

    夜山族长没有想到,秦易的态度又变了,让人捉摸不定。

    不过这一切,早就不重要。

    秦易的态度,对结果没有任何影响。

    “你要做的,就算说服她嫁给夜云大公子。”

    夜山族长不容置疑地说道。

    “我要是说不呢?”

    秦易往后靠了靠背,一脸懒洋洋的样子。

    “你没有说不的选择。”

    夜山族长也往后靠了靠背。

    “也许。”

    秦易再次笑了,只是让人看不懂,道:“我根本不需要说不。”

    “噢?”

    夜山族长的嘴角微微一翘。

    “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

    秦易很坚决地说道。

    “就凭你?”

    夜山族长没有一点不爽,看着秦易,就跟看着小丑一样。

    “不凭我,还凭谁?”

    秦易突然坐直了身子,盯着夜山族长,冷冷地说道:“你没资格做她的父亲。”

    他的声音之中,蕴含了一丝说不清的怒火。

    夜山族长闻言,不由一怔,感受到秦易的怒火,却没有一点火热,有的,只是如若凛冬一般的冰寒。

    “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

    夜山族长不屑一笑,道:“对于她来说,你只是一个外人,而我,跟她有着抹不掉的父女血缘关系。”

    “血缘?”

    秦易突然哈哈大笑了出来,有点激动的样子,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道:“有血缘又如何,当年你还不是一样,无情地抛弃了她。”

    这种经历,秦易深有体会。

    夜山族长沉默了。

    “没话可说了?”

    秦易质问了一声。

    “我们父女的事,跟你一个外人无关。”

    夜山族长冷然说道。

    “外人无关?”

    秦易再次笑了出来,道:“你敢去问一下她吗?”

    夜山族长再次沉默了。

    “你有本事,给她自由。”

    秦易怒然吼了出来。

    夜山族长猛地站了起来。

    “想杀我?”

    秦易也站了起来,感受到夜山族长的杀意。

    “你知道为什么你还能站在这里吗?”

    夜山族长饶有深意地问了一句。

    “那不简单,我有利用价值。”

    秦易嘲讽了一声。

    “你还不笨。”

    夜山族长转过身去,道:“你的存在,就是说服她。”

    “你这不是在质疑自己的话吗?”

    秦易笑了。

    “嗯?”

    夜山族长转头看了一眼秦易。

    “这不正说明我不是外人。”

    秦易有点针锋相对。

    “是不是,不都重要。”

    夜山族长仿佛失去了耐心,道:“你只需要说服她。”

    “你知道答案的。”

    秦易没有任何退让的余地。

    “难道你就那么想死?”

    夜山族长的声音变得更加冰寒,就连四周,仿佛降下了寒霜。

    “死?”

    秦易摇了摇头,道:“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哈哈……”

    夜山族长忍不住大笑了出来,他见过很多狂妄的天才,不过最狂的,无疑就是眼前的秦易。

    秦易沉默了。

    “再退一万步,就算你有自保的能力,但是外面的女孩……”

    说到这里,夜山族长没有说下去,意思已经足够清楚,相信秦易会听得出来。

    “你杀不了她。”

    秦易很自信地说道。

    “我杀不了?”

    夜山族长笑了,充满着嘲讽的味道。

    “不信你可以试试。”

    秦易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

    “你以为我不敢?”

    夜山族长盯着秦易。

    “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是你不能,也做不到。”

    秦易没有避开夜山族长的目光。

    “就看我能不能!”

    夜山族长非常不爽。

    “你要干什么?!”

    还没等夜山族长说下去,一个怒然的声音,从房间的四面八方传来。

    “小莲?!”

    秦易瞬间就认出那个怒然的声音是谁。

    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在寻找的秦素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