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八百一十六章 相信一个人
    “该到你了。”

    血月魔帝望着秦易,很随意地说道。

    “不杀我?”

    秦易也很淡然,如若清风一般,随意而立。

    “你不怕死?”

    血月魔帝有点意外。

    “怕。”

    秦易点了点头,道:“不过,该要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你很有意思。”

    血月魔帝笑了,道:“本帝很讲信用,给你一个逃离的机会。”

    “逃离?”

    秦易摇了摇头,道:“没兴趣。”

    “噢?”

    血月魔帝不由一怔,道:“难道真那么想死?”

    “不。”

    秦易淡淡一笑,道:“我还没活够。”

    血月魔帝沉默了,明白秦易的意思,便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哈哈哈……”

    笑声,仿佛让这片宇宙颤抖了起来。

    “轰隆隆!”

    一瞬之间,宇宙崩溃。

    秦易知道,古墓开始消失。

    很快,四荒便出现在秦易的眼中。

    天空,还是那么灰暗。

    很显然,虚境还没消失。

    只是……

    这一刻,四荒早就乱成一团。

    大地,在颤抖。

    天空,在开裂。

    仿佛这个世界,正在崩溃之中。

    人心惶惶!

    这一切的一切,秦易都能清晰地感觉得到。

    “看到了吗?”

    血月魔帝突然饶有深意地问道:“不单单四荒,就连整个天圣大陆都受到牵连。”

    秦易闻言,没有否认这一点,他也感受得到。

    很显然,三大禁令的消失,不仅仅影响到四荒,还影响到天圣大陆。

    “后悔吗?”

    血月魔帝很好奇地问道。

    他知道,这种事情,就不是秦易这样的弱者所能改变,更不应该由他来做。

    “后悔?”

    秦易笑了,笑得很开心,道:“为什么要后悔?”

    血月魔帝沉默了,听得出秦易一点悔意都没有,只是不明白,这个小家伙为什么能够如此坚定。

    秦易真不怕死吗?

    很显然,不是的。

    血月魔帝也感受到秦易心中的那一丝害怕,只是让某一种他不能理解的决心掩盖住。

    “要是后悔能改变什么,这世上就没有所谓的错与对。”

    秦易蓦然感叹了一声。

    “本帝很赞同。”

    血月魔帝笑了,便话锋一转,道:“到此结束吧。”

    “也是。”

    秦易也笑了,不过跟血月魔帝的笑,是截然不同。

    “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能如此自信。”

    血月魔帝作为帝境强者,经历过远荒时代和古荒时代,什么样的天才都见过,就是没有见过秦易这样的。

    “为什么?”

    秦易迟疑了一下,道:“相信一个人。”

    “相信一个人?”

    血月魔帝闻言,不得不皱了一下眉头,道:“炎黄那家伙?”

    如果说,天底下还有他最恨的人,无疑就是炎黄大帝。

    “不。”

    秦易笑了,笑得很温柔,道:“也许你认识,也许你不认识,不过一切都不重要。”

    话音未落,他便消失了。

    “这一切,由我而起,就由我来结束。”

    天地,传来秦易那个坚定的声音。

    “这是?!”

    血月魔帝猛地睁开双眼。

    “混元至宝?!”

    天地之中,不知何时,浮现出一扇古老的木门,彻底笼罩住整个四荒。

    “虚天门?!”

    血月魔帝终于明白到,秦易的自信来自哪里。

    只是……

    秦易终究不过是圣道一重,根本不可能发挥出虚天门的力量,又如何跟血月魔帝一战。

    “嗯?”

    就在血月魔帝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不得不皱了一下眉头。

    原本封存在古墓之中的天地灵气,一下子释放出来。

    “吼!”

    一声咆哮,惊天动地。

    “大荒鬼熊?”

    血月魔帝不由一怔,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什么,大荒鬼熊不可能出手的。

    就算大荒鬼熊出手,血月魔帝也不会畏惧什么。

    更何况……

    大荒鬼熊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四荒。

    “大姐姐,再帮我一把!”

    天地之间,再次传来秦易的声音,却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思念。

    “大姐姐?”

    血月魔帝突然明白到什么。

    “不好!”

    猛然之间,血月魔帝想到什么。

    “该死!”

    他就知道炎黄大帝不会那么轻易就放他出去,还是留了一手。

    “走!”

    血月魔帝非常自信,不过刚刚苏醒过来,力量还没有真正恢复过来,需要尽快回到尊魔界,好好休养一番,而且时代不同,他相信会出现新的力量,也就不敢托大。

    “太迟了。”

    秦易的声音,传入到血月魔帝的耳中。

    “归无!”

    话音未落,四荒彻底陷入到一片永恒的静止之中。

    风,不动了。

    人,也不动了。

    一切的一切,都停在了那一刹那间,永恒不变。

    “不!”

    血月魔帝惊呼了出来,那半个消失在虚空中的身影,再次显现出来。

    一瞬之间,血月魔帝被虚天门吸了进去。

    门,依旧。

    人,不在。

    秦易也仿佛消失了。

    四荒,就只有那一扇顶天立地的门。

    ……

    大荒妖域,西荒蛮地。

    一座直入云天的山峰。

    彩舞青翼趴在冰凉的雪峰上,小青雾和小紫烟躺在她的脑袋上。

    突然之间,彩舞青翼睁开双眼。

    “娘,爹爹怎么了?”

    小青雾充满担忧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不知何时,两个小家伙都站了起来,跟彩舞青翼一样,朝着四荒所在的方向望去。

    就在刚才,她们都感受到秦易的气息消失了。

    她们跟秦易的关系非同寻常,能够感受到他的生命气息。

    彩舞青翼沉默了,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娘,我要去看看。”

    小青雾坚定地说道。

    “不。”

    彩舞青翼心中清楚,秦易这次的古墓之行,凶多吉少,哪怕他很有信心,不过她依旧很担心,却无能为力。

    “为什么?”

    小青雾很不理解,都这个时候,彩舞青翼还能留在这里。

    “你爹交代过,要在这里等他。”

    彩舞青翼认真地说道。

    “可是……”

    小青雾担心得都要哭出来。

    “姐姐,别担心,爹爹说过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

    小紫烟也很担心,不过她们要是赶过来,到时秦易回来,见不到她们,爹爹就会更担心她们。

    “我知道,但是……”

    小青雾还没说下去,彩舞青翼便打断了她的话,道:“乖。”顿了一顿,“要不,你们留在这里,阿娘去看看。”

    “我们也要一起。”

    小青雾坚定地说道。

    “不行。”

    彩舞青翼更加坚决地说道。

    “让我去吧。”

    突然之间,龙玉桃的声音传入彩舞青翼的耳中。

    很快,龙玉桃便踏空而来。

    很显然,她也能感受到秦易的消失。

    “嗯。”

    彩舞青翼没有拒绝,龙玉桃确实是最好的人选。

    彩舞青翼要是离去,就没有人保护小青雾和小紫烟,她放心不下。

    “桃姐姐,小心点!”

    小青雾是个懂事的孩子。

    “嗯。”

    龙玉桃淡淡一笑,道:“师弟不会有事的。”

    说罢,她便踏空而去。

    “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彩舞青翼望着龙玉桃离去的背影,不得不祈祷了一下。

    ……

    四荒的巨变,早就惊动了天圣大陆的各大宗门。

    这时候,各大宗门都纷纷派遣强者,前往四荒,一探究竟。

    只可惜……

    徒劳无功。

    明明能看得见四荒,却始终无法进入。

    只要一踏入四荒,就会出现在四荒的另一头。

    也就是说,四荒只是幻境,根本不存在。

    而事实,他们都知道,四荒是存在的,却让一股恐怖的力量封印了起来。

    至于那扇古老的虚天门,他们也能看得见,却没有一个能接近,也无法接近,就跟四荒的情况一样,明明进去了,最后又出来。

    这一件事,渐渐地,传遍了整个天圣大陆。

    无数的强者,都来到四荒,尤其没有了三大禁令,圣王也没有闲着,只是最终,结果依旧,谁也无法改变。

    ……

    狼云山。

    这座山峰,不算太高,位于西荒蛮地,跟四荒接壤。

    因为四荒的消失,狼云山的一半是不存在。

    龙玉桃来到这座山峰,尝试过进入四荒,却都失败了,每次都是直接穿过四荒,出现在北云天域之中。

    这一点,让她很不安心。

    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她选择了放弃,静观其变。

    如此一等,便是三年。

    三年过去,她还是没有等到秦易的出现。

    不过每一天,她都会传给彩舞青翼消息,让她们不需要担心。

    “师弟,你究竟在哪里?”

    龙玉桃坐在一块山岩上,遥望天空,忍不住有了一丝强烈的思念。

    秦易在她的心中,不单单是师弟,还是她喜欢的人。

    一别三年。

    一想到这一点,龙玉桃对秦易的思念更浓了。

    不过……

    她坚信,秦易一定还活着。

    至于秦氏一族和苍凤派,他们都及时通过传送阵,转移到大荒妖域的西荒蛮地,经过三年的发展,早就有了一定的规模,何况那时候,天树古国等人跟秦易友好的势力,也及时转移过去。

    不然的话,秦氏一族和苍凤派还真不一定能够在西荒蛮地站稳脚。

    “该回去了……”

    龙玉桃见到夕阳西挂,便站了起来,准备回去。

    毕竟,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辜负秦易对她的期望。

    “嗯?”

    当她刚刚迈出一步的时候,龙玉桃感受到什么,当即转过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