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七百七十二章 意外的消息
    星叶之梦。

    秦易借助虚天门的力量,顺利将整个魅鬼一族的人带离了那片诡异的魂间。

    从魅鬼族长的口中得知,那不是真正的魂间,而是曾经被毁掉的魂间,或者说那只是魂间的一个碎片。

    残缺的世界。

    秦易虽然好奇,却不打算多做探究,毕竟他要做的事情不少,没有时间离开这些更加神秘的事情。

    “我走了。”

    秦易扫视了一眼魅鬼一族,整整一百九十八人,还都是漂亮的女子,坚定地喊道:“后会无期。”

    说罢,他便转身离去。

    这样一来,他也算是完成对幽雾夏夜的承若,救出了魅鬼一族。

    至于魅鬼一族的去向,他没有兴趣知道。

    “等等。”

    魅鬼族长见到秦易就这样离开,有点不爽,便喊了一声。

    “有事?”

    秦易虽然有点想要离开,却不真的惧怕魅鬼一族,担心还有什么事情还没办妥,便转身看向魅鬼族长。

    “没。”

    魅鬼族长嫣然一笑,道:“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魅鬼。”

    话音未落,一百九十八名魅鬼女子,突然消失了。

    “嗯?”

    秦易见状,不由皱了一下眉头。

    魅鬼一族没有消失。

    “这……”

    很快,一名更加艳丽的女子,便出现在秦易的面前,取代了刚才的魅鬼族长。

    美艳不可方物!

    简直就是将天底下所有女子的美丽都聚于一身。

    “有没有兴趣?”

    魅鬼族长的声音从那名艳丽女子的口中传出。

    秦易闻言,摇了摇头,道:“好自为之。”

    说罢,他一步踏出,便消失在茫茫的星叶之梦中。

    “这家伙,真是不懂情趣的。”

    “我倒觉得他很有意思。”

    “话说,难道我们没有魅力?”

    “我们终于要回去了。”

    “能够看到夏夜姐,真是太好了。”

    “还有兰竹姐。”

    “只要夏夜和兰竹不能忘记这家伙,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

    艳丽女子的口中传出多个声音,望着秦易消失的地方,蓦然幽幽叹息了一声,她们看上的男生,居然不理她们,她们讨厌的男人,却千般万般地追求她们。

    “秦易,你是逃不掉的。”

    ……

    秦易跟魅鬼一族分别之后,来到银行的中心,想要离开星叶之梦,这是唯一的出口。

    渐渐地……

    秦易感觉到,对于星叶之梦的了解,实在太少,对于魅鬼一族的了解,依旧太少。

    然而……

    有一点,秦易无法否定,也必须知道。

    没有魅鬼一族,他压根不能使用“天阳”这件至宝——整个天阳系。

    要是有一天,他需要使用“天阳”,就必须依靠魅鬼一族的力量。

    一想到这一点,秦易有点头大。

    至于星叶之梦,秦易相信,迟早有一天,他还会回到这里。

    “出来吧。”

    秦易收拾了一下心情,便随意地轻喊了一声。

    话音未落,一名青年便从虚空中走出来。

    正是龙鳞青年。

    “我说,你都挺好耐性的。”

    秦易望着龙鳞青年,一阵好笑。

    自从他离开云城之后,龙鳞青年就一直跟着他,这一点,秦易是知道的,原本以为,不搭理他,对方应该会放弃,却没有想到,直到现在,龙鳞青年还跟着他。

    最关键的……

    无论秦易去哪里,龙鳞青年都能找到他。

    这一点,让秦易非常好奇。

    至少,他自然做不到这一点。

    更何况……

    龙鳞青年不是时时刻刻跟着秦易,刚消失的时候,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秦易都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很显然真的离开,但是很快,龙鳞青年就能再次找到秦易。

    这时候,秦易打算回天圣大陆,他还担心龙鳞青年还要跟过来。

    四荒的强者不强,而龙鳞青年,是货真价实的圣道之境,到了四荒,哪怕一道元念,都是能够横着走的存在。

    这样的家伙到了四荒,实在太危险,毕竟秦易无法确定龙鳞青年是敌是友。

    “让我跟随你。”

    还没等秦易再次开口,龙鳞青年一本正经地说道,声音中充满了坚定。

    “嗯?”

    秦易不由一怔,还以为对方想要找他打架,毕竟两人曾经有过一点不愉快。

    “请让我跟随你。”

    龙鳞青年坚定地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易有点好奇,毕竟“跟随”这个词语,一般的强者都不轻易说出来。

    更何况……

    龙鳞青年的修为远超过秦易的。

    “就是字面的意思。”

    龙鳞青年很认真地说道:“我想跟随在你身边。”

    “是吗?”

    秦易笑了。

    “是。”

    龙鳞青年更加坚定,因为他看到一丝希望。

    这段时间,他很仔细地观察过秦易,才明白到中年龙鳞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如果真有人能够拯救龙鳞一族,那就只有秦易。

    不是秦易太强大,而是龙鳞一族需要秦易的力量。

    龙鳞青年怎么都没有想到,秦易拥有龙威,堪比真龙一般的威势。

    “可以。”

    秦易看出龙鳞青年的决心,便点了下头,道:“不过四荒的规定,你应该了解的。”

    “了解。”

    龙鳞青年点了下头,道:“我本是天圣大陆的人。”

    “嗯?”

    秦易有点意外。

    “天兽门,不知道你听说过没?”

    龙鳞青年想了一下,便随意地问道。

    “天兽门?”

    秦易闻言,硬是怔了一下。

    苗冰语正是天兽门的弟子。

    “你真是天兽门的?”

    秦易想要更加确定一下。

    “是。”

    龙鳞青年点了下头,对于秦易如此看重天兽门,心中一阵意外,道:“难道公子跟天兽门有过节?”

    秦易摇了摇头,道:“过节没有,只是有个朋友在那里。”

    “朋友?”

    龙鳞青年更是意外,人族和妖族的恩怨,他自然清楚,两大种族能成为真正朋友的,实在太过罕见。

    不过,龙鳞青年没有打算多问,毕竟这是秦易的事情。

    “对了,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秦易仔细地看了一眼龙鳞青年,饶有深意地问道。

    “公子请说。”

    龙鳞青年先是一怔,很自然地说道。

    “以后跟在我身边,就不用喊我‘公子’,不习惯。”

    秦易随意地说了一句。

    “是。”

    龙鳞青年点了下头。

    “你到底是男还是女?”

    秦易很喜欢这样的随从,才继续刚刚的话题。

    “呃?”

    龙鳞青年闻言,彻底怔住了。

    “算了,当我没问。”

    秦易摆了摆手。

    “女的。”

    龙鳞青年没有丝毫迟疑,道:“不过我很丑,需要我恢复女儿身吗?”

    “丑?”

    秦易摇了摇头,道:“丑不丑,我不关心,我需要你的人,不是你的女儿身,更不是你的样子。”

    “呃……”

    龙鳞青年有点不明白。

    “你就保持这样子,有些事情,需要你来帮我做。”

    “好。”

    “对了,你叫什么?”

    “龙琳。”

    “龙琳?本名?”

    “嗯。”

    “不介意叫龙璘吧?”

    “那也是我的名字。”

    “呃……”

    秦易有点意外,突然好奇地问了一句,道:“难道你家族一直将你当男儿培养?”

    “是。”

    “嗯,走吧。”

    说罢,秦易大手一伸,无尽的银河,一分为二,显露出一片幽暗的深空。

    很快,他就消失在那片幽暗深空中。

    龙琳见状,立马跟上。

    虽然秦易知道她是女儿身,不过她很放心。

    更何况……

    她只是要跟随秦易,学习到更多的东西。

    至于拯救龙鳞一族,说实在,龙琳有点担心,不是秦易不够强大,而是天兽门中蕴藏的敌人太强大。

    终究,只有自己变强,才是最可靠的。

    ……

    苍凤派。

    秦氏一族早就在这片土地,生根发芽。

    因为秦易的关系,苍凤派的弟子都很善待秦氏一族的子弟。

    更关键的……

    秦氏一族拥有秦易留给他们的资源,也帮了苍凤派很大的忙。

    明月高悬。

    秦氏一族的副族长秦龙,站立在一座悬崖之上。

    旁边,站着周佩丹和周玉丹。

    伊人在旁,本是喜悦。

    不过这一刻,秦龙的眉宇之间,有了一丝愁容。

    “不知道易儿现在如何了?”

    周玉丹作为秦易的母亲,好长时间都没有看到儿子,心中有了一种莫名的担忧。

    “叶儿也是。”

    周佩丹是周叶的母亲,也好长时间没有看到儿子的身影,忧心忡忡。

    “他们应该不会有事的。”

    秦龙闻言,便看了一眼周玉丹和周佩丹,安慰了一句,不过他的脸色,给不了两位娇妻任何说服力。

    他担忧的,正是秦易和周叶。

    至于秦明,前段时间回来过,还带了一对龙凤胎,秦氏一族简直高兴得要死,不过秦明知道,弟弟秦易还在努力,所以跟父母见了面,就匆匆离去,就连娇妻都留在秦氏一族。

    “想是那么想,不过如今四荒如此之乱,我们又怎么可能放心。”

    周玉丹饶有深意地说道。

    秦龙闻言,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四荒还有一片乐土,那就是苍凤派。

    至于其他的地方,早就让青河派统一了。

    哪怕紫剑宗存在青羽仙子这样的强者,最终还是落入青河派的手中。

    而青羽仙子,不知所踪。

    苍凤派能够独立存在,不是苍凤派的人足够强大,而是秦易留下的圣级阵法,让青河派的强者望而生畏,不敢靠近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