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七百三十九章 陷阱
    无尽的海面。

    一片巨大的绿叶,如若海轮一般,缓缓而行。

    这片巨大绿叶海轮,名为“魂之舟”。

    叶尖上,站着三个人。

    其中之二,不是别人,正是落峰和影子。

    剩下的一个人,是一名中年男子,样子恭敬,显然有点畏惧落峰的样子。

    “我让你办的事,如何了?”

    落峰眺望着远方那片没有尽头的海面,头也不回地问道。

    “都办好了。”

    中年男子低着头,恭敬地说道。

    “他进入了轮回九幽阵?”

    说着,落峰缓缓转过身来,看向那名中年男子。

    “进入了。”

    “确定?”

    “非常确定。”

    “很好,你可以下去了。”

    “是。”

    话音未落,中年男子便凭空消失。

    “师兄,他真的出不来?”

    影羽看到中年男子消失之后,便看向落峰,有点不敢置信地问道。

    “如果你进去了,能出来吗?”

    落峰不在意影羽的质疑,如果是曾经的他,也会这样怀疑,不过现在,他相信秦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从轮回九幽阵中走出来。

    他们口中的“他”,便是秦易。

    影羽闻言,不得不迟疑了一下,便摇了摇头。

    “就是。”

    落峰见状,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可否认,他的阵道境界很可怕,只可惜,他找错对手了。”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再次落到那片望不到尽头的海面,缓缓说道:“只要是人,就有弱点,还是致命的。”

    影羽只是静静地听着,很显然,他有些东西还不知道。

    “你知道,秦易的心结在哪吗?”

    落峰的视线回到影羽的脸上,饶有深意地问道。

    影羽摇了摇头,却心中好像明白到什么,落峰显然是利用了秦易的心结,只有这样,才可能将秦易永远困死在轮回九幽阵之中。

    “他瞒得过其他生命,又怎么可能瞒得过我这个神子。”

    落峰得意地笑了笑。

    影羽却恍然大悟。

    落峰不单单是神族的身份那么简单,还是一名神子。

    神族之中,只有真正的天才,才能被誉为“神子”。

    神子的权力很大,可以借助很多力量。

    这一点,是其他神族天才无法比拟的。

    很显然,落峰通过某种手段,知道秦易的一些秘密,好比前世今生。

    “他在找一个人。”

    落峰有点不理解地说了一句。

    “有问题?”

    影羽看得出落峰眼中的疑惑,便好奇地问道。

    “有。”

    落峰很肯定地点了下头,道:“他要找的那个人,根本不存在混沌三大界。”

    “什么?”

    影羽大吃一惊。

    对于这一点,他不会质疑落峰,因为落峰作为神子,有这个能力查到这些东西。

    “真不在混沌三大界,不过……”

    说到这里,落峰不得不沉思了起来,再次思考了一下那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影羽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那个人,却在混沌三大界中留有过痕迹。”

    落峰非常不解地说道。

    “嗯?”

    影羽终于明白到落峰的疑惑,明明不存在,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却存在着有关那个人的生活痕迹。

    “算了,反正以后不会再有秦易这个人,哈哈……”

    一想到这一点,落峰的心情变得非常之好。

    影羽闻言,只是会意而笑。

    “对了,找到那对下贱的姐妹没有?”

    落峰突然想到什么,便有所期待地问道。

    “找到了。”

    影羽点了下头,这次他过来,正是想要告诉落峰这件事情。

    “很好。”

    落峰满意地点了下头,道:“有时候,不得不说,真是天助我也,一直以来,那对下贱的姐妹都不会离开云之梦,无法对她们下手,但是这次,真想不到,无面那个死妖婆居然放她们离开云城。”

    “我也觉得。”

    影羽笑了笑。

    他知道,当年落峰屠灭魅鬼一族,不是为了别的,正是为了幽雾兰竹和幽雾夏夜,至于为什么,影羽就不得而知,也不敢多问,不然的话,落峰这样心狠手辣的神子,又怎么可能就剩下这对魅鬼姐妹苟活到现在。

    “走,去看看她们。”

    说罢,落峰便从魂之舟上消失了。

    ……

    未知的城市。

    夜色如水。

    宁静的海边,简单的小屋。

    “大哥哥,真厉害。”

    宋易充满惊讶的声音,仿佛要传遍整个海洋,从小屋中传出来。

    这时候,秦易坐在书桌前,旁边坐着宋易,整个人仰坐在座椅上,露出一脸松了口气的样子。

    这个假期的作业,他终于做完。

    原本,宋易还打算通宵的,却没有想到,秦易那么厉害,任何题目,只要看了一眼就能直接出答案,好像那些题目都是他出的一样。

    不过,秦易没有直接将答案告诉宋易,还是让他思考,指点他,引导他,即便这样,暑假的作业还是及时完成。

    这一点,太让宋易感到不可思议。

    如果让秦易做,宋易相信,不会超过半个时辰。

    “好了,你该去睡了。”

    秦易的视线从窗口穿出去,望了一眼那一轮高悬夜空的明月,仿佛就是飘浮在无尽的海面一样。

    “嗯。”

    宋易没有拒绝秦易的提议,奋斗了一晚上,确实累了,何况今天学游泳太上心,体能消耗非常大。

    很快,宋易便进入梦乡。

    秦易离开了小房间。

    “都做好了?”

    不远处,一个甜美的声音传入秦易的耳中。

    是宋玥瑢。

    “做好了。”

    秦易走了过去,点了下头。

    “谢谢。”

    “不客气。”

    秦易摇了摇头,想到什么,道:“你的没问题吧?”

    “我的能有什么问题?”

    宋玥瑢嘻嘻一笑,道:“我很聪明的,如果不是自己还有作业要做,也不需要麻烦你教我弟弟。”

    “他很聪明。”

    秦易由衷地说了一句。

    很多东西,一点就明白,这就是一种聪明,只是有点不上进罢了。

    “我知道,但是他太懒了。”

    宋玥瑢无奈一笑。

    “有你这样的姐姐,能不懒吗?”

    秦易本能地调侃了一句。

    “是吗?”

    宋玥瑢歪了歪脑袋,便不在意地笑了笑,认真地说道:“姐姐宠着弟弟,是应该的”顿了一顿,她便话锋一转,“能不能出去,聊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