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七百一十九章 要不试试?
    钱龙大厦。

    秦易离开小鬼凤女的书房,便直接回房间去。

    “嗯?”

    他刚刚走到门口不远处,便看到一道熟悉的倩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是小云仙。

    “有事?”

    秦易走了过去,疑惑地问道。

    这个时候,小云仙应该照顾天虎兄妹才对。

    小云仙摇了摇头,道:“没事。”顿了一顿,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轻柔的语气变得无比真挚,“对不起,谢谢你。”

    “呃……”

    秦易更是一阵不明所以。

    “我不应该怀疑你的。”

    小云仙解释了一下。

    “这……”

    秦易一阵无语,便会意一笑,道:“不怀疑才是不正常。”顿了一顿,“你也不用专程过来道歉的。”

    小云仙沉默了。

    “对了,他们没事吧?”

    秦易话锋一转,有些关切地问道。

    “嗯,没事,身体都很好,估计得到了关照。”

    小云仙闻言,脸蛋上终于有了那么一丝笑容,作为奴隶,弟弟和妹妹的身体还能保持健康,这比什么都重要。

    “那就好。”

    秦易会意而笑。

    “那……我不打搅你休息了。”

    说罢,小云仙便回到自己的房间。

    秦易望着小云仙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便走进自己的房间。

    “咦?”

    秦易刚刚合上房间的木门,却是怔了一下,眉头不由得紧皱了起来。

    “还不出来!”

    他的声音变得无比冰冷,就连四周的气温都降了下去。

    房间,依旧安静。

    “要是等我出手,那就不会客气的。”

    秦易见到隐藏的人不出来,便冷冷一笑。

    “你怎么发现我的?!”

    话音未落,一道陌生的身影,便出现在秦易的眼中。

    正是曾经一度监视和调查秦易的龙鳞青年。

    这一刻,龙鳞青年盯着秦易,目光中充满了一丝无法言喻的震惊。

    他不认为秦易能够察觉到他的存在,毕竟他对于自己的隐藏能力非常自信,就算是一般的圣王,都难以察觉到。

    “用眼。”

    秦易上前了一步,讽刺地说道:“你怎么就那么笨的。”

    “我笨?”

    龙鳞青年非常不服气,他相信,秦易能察觉到他的存在,绝不是用眼。

    “如果这里不是钱龙大厦,你早就死了。”

    秦易没有理会龙鳞青年的不爽,更是冷冰冰地说道,眼中除了无情,还是无情。

    “嗯?”

    龙鳞青年闻言,知道秦易不是开玩笑的,内心却更加不服气。

    对于刚才神屠出现围剿秦易的事情,龙鳞青年自然清楚,不过他认为,这不是秦易的本事,而是那名无面女子太过强大,秦易才能安然无恙。

    “你认为,区区冰火封魂阵就能困住我?”

    龙鳞青年显然来气了。

    “要不试试?”

    秦易的嘴角,蓦然掠过一丝阴冷的笑意,仿佛龙鳞青年真的是死人一样。

    “咚咚。”

    突然之间,门外传来轻柔的敲门声。

    “你的救星来了。”

    秦易不屑一笑,便转身开门。

    “你……”

    龙鳞青年刚想要反驳什么的时候,却立马闭嘴了。

    门外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钱龙大厦的守卫队长,中年龙鳞人,当初亲自接待秦易的神秘强者。

    “实在不好意思。”

    还没等秦易开口,中年龙鳞人便诚恳地说道。

    “噢?”

    秦易笑了笑。

    “给你添麻烦了。”

    中年龙鳞人微微弯了弯腰。

    “没事。”

    秦易摆了摆手。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面人。

    “出来。”

    中年龙鳞人得到秦易不会追究的答复,便立马看向龙鳞青年,冷然暴喝了一声。

    “是。”

    龙鳞青年闻言,瞬间低下头,乖乖地离开房间,站在中年龙鳞人的身后,就连一声都不敢吭。

    他不怕秦易,却不得不害怕中年龙鳞人。

    “说了你又不听。”

    中年龙鳞人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龙鳞青年。

    龙鳞青年只能沉默。

    “太给你添麻烦了。”

    中年龙鳞人见到龙鳞青年的认错态度还不错,脸上的寒意才没有进一步加剧,再次看向秦易,道:“接下来你的一切费用,我来给你付。”

    说罢,他便带着龙鳞青年,迅速离去。

    “有意思的家伙……”

    秦易望着中年龙鳞人的背影,喃喃了一句,便关上房门,先休息一下,明天一早就要到千层楼去,进行天命大乱斗。

    ……

    观光云梯上。

    中年龙鳞人静站不动,也不出声。

    龙鳞青年如若认错的孩子,安静地站在中年龙鳞人的身后。

    “唉……”

    突然之间,中年龙鳞人叹息了一声,有点怒其不争的样子,道:“早就告诉过你,一旦被发现,态度要好一点。”

    龙鳞青年没有反驳,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中年龙鳞人的可怕。

    如果中年龙鳞人发火了,到时谁也救不了龙鳞青年。

    “你真以为自己很厉害?”

    中年龙鳞转过头去,看了一眼龙鳞青年,饶有深意地问道。

    龙鳞青年依旧没有开口,不是他不想,依旧是不敢。

    “很不服气?”

    中年龙鳞人可谓是看着龙鳞青年长大的,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外甥的想法。

    事实上,中年龙鳞人这次让龙鳞青年去调查秦易,只是想让他受点挫折。

    只可惜……

    龙鳞青年没有领会到这一层意思。

    “是。”

    龙鳞青年仿佛终于忍不住,便轻轻地点了下头。

    “就知道你这样,你娘才那么不放心你。”

    中年龙鳞人对于龙鳞青年的回答,一点都没有感到意外。

    “我娘?”

    龙鳞青年不由一怔,这次事情,不应该跟他母亲有关。

    “我的话,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你娘的,你总没有不信的理由吧?”

    中年龙鳞人迟疑了一下。

    “嗯。”

    龙鳞青年不否认中年龙鳞人的这个说法。

    “如果我告诉你,你娘都无法从秦易的冰火封魂阵中逃出来,你又有多少把握?”

    中年龙鳞人一本正经地问道。

    “这……不可能?!”

    龙鳞青年闻言,先是一阵愕然,连忙否定了中年龙鳞人的这种假设。

    “没有什么不可能。”

    中年龙鳞人一点都不惊讶龙鳞青年的反应,解释说道:“这是你娘亲口告诉我的,要不是你现在,估计躺在秦易的房间中,永远都离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