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七百零五章 难搞的姐妹
    “谢谢。”

    漂亮的女荷官见到秦易来到面前,便感激地说道,虽说没有秦易,她依旧可以安然无恙,不过可能要暴露实力。

    “不客气。”

    秦易摆了摆手,道:“没有我,你一样会没事。”

    “噢?”

    漂亮的女荷官有点好奇。

    “你可是圣王,是他们有眼无珠。”

    秦易打趣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

    漂亮女荷官不由一怔,按道理来说,秦易不可能看得出她真实的修为。

    “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秦易略带一丝调侃的语气。

    “是吗?”

    漂亮女荷官只是笑了笑,云城禁止圣王,所以她也好,幽雾兰竹也罢,都不得不隐藏真正的实力,才能在这个地方生活下去。

    “你的眼睛那么漂亮,当然不会骗人。”

    秦易微微一笑。

    “油嘴滑舌。”

    漂亮女荷官白了一眼秦易。

    “你试过?”

    秦易饶有深意地问道。

    漂亮女荷官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去。

    “等等。”

    秦易连忙喊住漂亮女荷官。

    “还有事?如果想追我,你没戏的。”

    漂亮女荷官转头看了一眼秦易。

    “追你?”

    秦易摇了摇头,道:“虽然你很漂亮,不过我没兴趣。”顿了一顿,他看了看四周,便神秘地问了一句,“能不能带我见你师尊?”

    “嗯?”

    漂亮女荷官闻言,顿时变得警惕了起来。

    “我知道,你玩天命的手法,就是跟你师尊学习的。”

    秦易一本正经地说道,没有了先前那种吊儿郎当的样子。

    “你究竟是谁?!”

    漂亮女荷官更加警惕地问道。

    “师姐没告诉你吗?”

    秦易淡淡一笑,对于漂亮女荷官的警惕,一点都不在意,要是对方不警惕,那才奇怪。

    “你真是姐姐的师弟?”

    漂亮女荷官凝视着秦易。

    “姐姐?”

    秦易不由一怔,倒没有想到,漂亮女荷官居然是幽雾兰竹的妹妹,道:“千真万确。”

    “能不能让我看看苍凰帝令?”

    漂亮女荷官想了一下,提出自己的要求。

    “不能。”

    秦易很坚定地说道。

    “那就是没有必要谈下去了?”

    漂亮女荷官一脸不在意的样子。

    “不。”

    秦易摇了摇头,道:“其他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一点。”

    “拜拜。”

    说罢,漂亮女荷官便飘然而去。

    “这……”

    秦易无奈一笑,便朝天大声喊道:“你叫什么?”

    “还是想追我?”

    天空之中,传来漂亮女荷官如若夏风一般的轻柔声音,略带一丝调戏之意。

    “有没有机会?”

    “没有。”

    “真不给机会?”

    “等你成为我姐的道侣,我会考虑一下的。”

    秦易闻言,沉默了。

    “唉,真是难搞的一对姐妹!”

    望着漂亮女荷官消失的方向,秦易无奈一笑,叹息了一声。

    如无意外,他相信,要找的那个人,正是漂亮女荷官的师尊。

    至于刀疤中年男子等人的死亡,秦易一点都不担心,漂亮的女荷官会处理好的。

    “你都挺花心的。”

    蓦然之间,秦易的身后,传来了小云仙的声音,轻柔如丝,听起来甚是舒服。

    “我花心?”

    秦易不由一怔,便转身看向飘到面前的小云仙。

    “你敢说不是?”

    小云仙白了一眼秦易,道:“刚刚还在跟兰竹姐姐打得火热,这边又调戏她的妹妹。”

    “你不懂。”

    秦易懒得解释什么,何况他跟小云仙不算太熟,有些事情,没有必要解释什么。

    “借口。”

    小云仙更加鄙视秦易。

    “随你喜欢。”

    秦易真的懒得解释,便话锋一转,道:“你去哪了?”

    “关心我?”

    小云仙有点得意地笑了笑。

    “你说呢?”

    “看,露馅了,连我都想追,还不花心。”

    “好吧,我最花心,那你让不让我追?”

    “才不让,死色鬼!”

    小云仙对着秦易做了个鬼脸,便话锋一转,道:“给你,饿坏了吧?”

    说罢,她递给秦易一大包东西。

    “谢谢。”

    秦易见状,先是一怔,便感激地说道:“总算像是个合格的向导。”

    “我一向很优秀好不好?”

    小云仙当场抗议。

    秦易只是笑了笑,便打开包裹,开始品尝小云仙带回来的小吃。

    “对了,你的债务,是怎么回事?”

    秦易一边大口地咀嚼着一串烤肉,一边好奇地问道。

    “不说,可以吗?”

    “哦,随便你。”

    秦易没有追问,既然小云仙不想说,也就没有必要问下去,却认真地说道:“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找我。”

    “噢?”

    小云仙闻言,说真的,心中有点感动,嘴上却不是这样子,道:“还说不花心,老是想着追我。”

    “好吧,我承认,太喜欢你了。”

    “切!”

    ……

    于是,你一言,我一句,秦易和小云仙随意地瞎扯了起来。

    时间,就这样过去。

    第二天。

    一大清早。

    “喂,起来没?”

    小云仙来到秦易的房间门口,轻轻地敲了一下门。

    “嗯?没人?”

    片刻之后,里面没有人回应。

    “你找我?”

    突然之间,小云仙的身后,传来秦易的声音。

    “你那么早?”

    小云仙连忙转过身去,有点意外。

    这时候,秦易全身上下都是汗水,就连头发都湿透了。

    “很奇怪吗?”

    秦易笑了笑,便推门而进,打趣地说道:“我先洗个澡,你要一起吗?”

    “一起你个头,没点正经。”

    小云仙没有好气地说道,却跟了进去。

    “好了,你先等等。”

    说罢,秦易便转身走进浴室。

    小云仙环视了一眼房间,看样子,秦易昨晚都没有回来。

    “那么勤奋?”

    小云仙真没有想到,秦易会那么努力,应该是去了修炼房,不过费用很昂贵,一般人还真支付不起。

    “对了,等会有个拍卖会,你要不要去?”

    小云仙想到什么,便大喊了一声。

    “去。”

    浴室中,传出秦易的声音。

    “那你就赶紧一点,不然没有位置。”

    “好。”

    ……

    钱龙大厦的拍卖会,向来都非常热闹,很多人想进去,都进不了,不是没有钱,而是位置有限。

    先到先得,这是钱龙大厦拍卖会的规矩。

    当然,有些人,总能得到特殊待遇。

    小云仙带着秦易,来到八百八十八层的拍卖会之时,这里早就人山人海,不过一点乱象都没有,每个人都安静地排队等候。

    秦易见到这一幕,心中一阵好笑,拥有强大的实力作为后盾,就是这样子。

    “嗯?遇到熟人了。”

    秦易的目光突然落在一名青年的身上,不是别人,正是那名跟小云仙有过节的傲慢神族青年男子。

    小云仙自然看到那名傲慢神族青年,却是不敢看过去,省得麻烦不断。

    只可惜……

    事与愿违。

    “哟,这不是小云仙吗?”

    还没等小云仙躲起来,傲慢神族青年便走了过来,身后依旧跟着一群神族青年。

    “你谁啊?”

    不等小云仙开口,秦易却冷冷地问道。

    “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

    傲慢神族青年不屑一笑,道:“我跟小云仙说话,哪里轮到你这个乡巴佬。”

    “乡巴佬?”

    秦易却是淡淡一笑,只是有点冷,道:“从我面前消失。”

    “哈哈……”

    傲慢神族青年闻言,顿时狂笑了出来,没想到还有人敢跟他这样说,简直是不知死活。

    众人早就注意到这一幕,虽然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小云仙跟傲慢神族青年之间的事情,还是有所耳闻,纷纷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对于秦易的话,众人确实感到一阵吃惊。

    傲慢神族青年是谁,很多人都认识。

    但是秦易是谁,没有多少知道,也就听说昨天秦易摇出了天命之数,更是一声暴喝,让高瘦神族青年萎了下来。

    “秦易,别冲动。”

    秦易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小云仙连忙劝了一句。

    在钱龙大厦中,跟傲慢神族青年斗,从来没有好果子吃。

    “算了,不跟你这个乡巴佬一般见识。”

    傲慢神族青年突然笑了笑,道:“别以为会玩天命,就很了不起,等你到了千层之楼,我会让你哭着喊娘的,哈哈……”

    说罢,他便转身离去。

    “哦!对了,希望这场拍卖会你能得到位置。”

    傲慢神族青年头也不回地说道,声音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嘲讽之意,仿佛只有秦易这样的废物,才需要在这里排队等待进入拍卖会。

    “真气人!”

    小云仙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你就那么怕他?”

    秦易看了一眼小云仙。

    “不怕他,但是他……”

    “一个家族而已。”

    不等小云仙说下去,秦易摆了摆手,便话锋一转,道:“走吧,找师姐去。”

    “要干什么?”

    小云仙有点不解。

    “开后门。”

    “嗯?”

    “你别小瞧了她,她有这个能力。”

    秦易笑了笑,便在人群中消失了。

    小云仙终究不太相信,毕竟幽雾兰竹只是接待员,在钱龙大厦之中,没有什么地位。

    不可否认,幽雾兰竹有点特殊,也仅仅如此而已,至少跟傲慢神族青年相比,真没有任何可比之处。

    “哟,小师弟,那么早就想师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