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七百章 落井下石
    “你养我?”

    小云仙看到秦易那么一脸认真,说出这样一句她无法想象出来的话,不由得怔住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过神来。

    尽管她觉得秦易很可恶,还输掉她这么多年的积蓄,不过她清楚,秦易没有开玩笑。

    “哈哈……”

    众人却不这样认为,尤其是那三名神族青年男子,一听到秦易吃软饭还能吃得如此明目张胆,顿时嘲讽地大笑了出来。

    “你养她?你凭什么?!”

    “就是就是,你这样的人,连自己都养不起。”

    “看来你真不知道她是什么人。”

    ……

    面对着那三名神族青年的嘲笑,秦易没有丝毫反应,只是认真地看着小云仙,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公子,你没有开玩笑吧?”

    美丽的女接待员有点于心不忍,估计秦易是不了解小云仙,才说出这样的一种承诺,至于是不是真的,她其实没有多大兴趣。

    要是假的,她也就瞧不起秦易罢了。

    要是真的,那就是害了秦易。

    “我像开玩笑吗?”

    秦易看了一眼美丽的女接待员。

    美丽的女接待员沉默了,从秦易的眼神中,她看到了一种执着和认真,就知道秦易真没有随口说说。

    “她欠了一个混元纪年的债。”

    美丽的女接待员无奈地告诉了秦易一个残酷的真相。

    “嗯?”

    秦易再次看向美丽的女接待员,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自然知道,所谓的一个混元纪年,就是一万万年,即一亿年。

    也就是说,小云仙负债累累,足有一亿年寿元那么多。

    突然之间,秦易明白到小云仙为什么如此执着成为“财奴”。

    如此恐怖的债务,估计一辈子都还不了,至少对于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如此。

    “不清楚。”

    美丽的女接待员摇了摇头,道:“云城中听说过小云仙的,都知道这件事情。”

    “嗯?”

    秦易皱了一下眉头,便看向小云仙,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给。”

    小云仙听到跟自己债务有关的事情,终于回过神来,却没有多说什么,将玉晶卡递给美丽的女接待员,道:“将剩下的一百万年寿元换成筹码。”

    说罢,她便飘然而去,再次回到座位,沉默了起来。

    秦易望着这一幕,突然之间,觉得有点玩过了火,显然触及到了小云仙的痛处,心中有了一丝说不清的内疚。

    “还换吗?”

    美丽的女接待员看了看手中的玉晶卡,便看向秦易,询问了一句。

    “换。”

    秦易坚定地说道。

    “那好吧。”

    美丽的女接待员闻言,心中莫名地叹息了一声,这次不得不觉得,秦易真的太过分了。

    很快,一百块白色筹码再次出现在秦易的面前。

    “呼——”

    秦易看了看那些白色筹码,便扫了一眼其他的命徒,缓缓说道:“这是最后一场,我就懒得浪费时间了。”

    说罢,他将整整一百块白色筹码,全部推到方框图纹之中。

    也就是说,他这场天命之争的下注,是一百万年寿元。

    “疯了?!”

    众人见状,顿时觉得这个世界有点不真实。

    一次下注一百万年寿元,天命之中,不是没有出现过,却不是在这样的斗命之地中,至少也要五百楼往上那些斗命之地。

    一次下注一百万年寿元,意味着,一旦输掉,就有可能是上千万年。

    当然,要是赢了,自然是一场暴富。

    只是……

    秦易真的能赢吗?

    显然是不可能。

    经过十一场的天命之争,众人都不约而同地认为,秦易就是一个玩天命的新手,而且弱得不行,简直是菜鸟之中的菜鸟,没有最菜,只有更菜。

    “哈哈。”

    刀疤中年男子见到秦易如此疯狂,一把就一百万年寿元,忍不住大笑了出来,却充满了说不出的嘲讽,秦易太不自量力。

    “有意思。”

    高瘦神族青年也嘲讽了一句。

    事实上,在场的命徒,眼中都是瞧不起秦易的目光。

    这,无疑就是败家至极。

    一想到秦易的寿元都是小云仙,众人也不难理解。

    至于秦易的承诺,那不过是说说罢了,败家之人的话又怎么能当真。

    就连一直很中立的漂亮女荷官,这一刻都有点瞧不起秦易,声音终于不再那么轻柔,冷冷地说道:“请选命杯。”

    “好。”

    秦易仿佛没有注意到漂亮女荷官的变化,只是随意地看了一眼那围成一圈的命杯,好像思考了那么一会儿,道:“就那个。”

    说罢,他指了一下位于漂亮女荷官面前的命杯。

    众人见到秦易又是如何选择命杯,心中一阵冷笑不已,看来这次秦易想要不成为奴隶都有点难度。

    对于命杯的好坏,暂时来说,没有一个人知道,只是这样随意选一个,天命之中,真的很少见,就算再怎么自信,也不应该这样。

    话音未落,那个命杯便悄然消失,出现在秦易的面前。

    秦易见状,只是笑了笑,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

    很快,众人就选好了命杯,至于最好的一个在哪个人手中,就不得而知。

    虽然是最后一场,但是秦易下注太大,刀疤中年男子等人的下注,都没有超过五块白色筹码,只要赢了秦易,一切都好办。

    见到众人的手中都有了命杯,秦易就毫不客气地抓住面前的命杯,轻轻一晃,便松开了大手,动作就跟先前的一模一样。

    众人看着这一幕,实在无法相信,下了那么大的注,秦易还是那么吊儿郎当的样子,败家也败出个性了。

    漂亮女荷官等人见到秦易随意摇了摇,心中除了开心,也只有开心了,如此一来,秦易的一百万年寿元就到手。

    很显然,秦易也只有那么一百万年寿元。

    要是输了,除了卖命,别无他法,还要牵涉到小云仙。

    渐渐地……

    众位命徒都停下手中的动作,更是显得自信满满,对于秦易的一百万年寿元,是志在必得。

    “那我先开了。”

    秦易仿佛一脸老手的样子,淡然地说道,便敲了一下桌子。

    顷刻之间,命杯上方,浮现出一个让全场都安静下来的点数——

    十三!

    “又是十三?!”

    “他的运气也太背了……”

    “肯定是第一场的运气用光了。”

    ……

    众人看到秦易再次摇出“败命之数”,都忍不住议论了起来。

    一局天命之中,竟然同一个人,摇出两次“败命之数”,古往今来,除了秦易,也没有谁了。

    “哈哈……”

    三名神族青年狂笑了出来。

    这一次,赢定了。

    就算输给其他人,也不可能输给秦易。

    更何况……

    他们不认为会输给其他人。

    于是……

    一个又一个命徒的点数,便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最终。

    刀疤中年男子的最大。

    “小家伙,也你这次没戏了。”

    刀疤中年男子得意地笑了笑,他的点数是“九十五”,别人可能不清楚是什么,但是他非常自信,是一个两极之数。

    不过,他知道漂亮女荷官、高瘦神族青年都应该是摇出两极之数,只是不清楚是哪一种组成,没有十足的把握赢过他们。

    于是……

    “我加注,五十万年。”

    刀疤中年男子看向秦易,道:“对手只是你。”

    很显然,刀疤中年男子没有选择通杀,只要赢了秦易,就足够了。

    虽说除了漂亮女荷官和高瘦神族青年男子之外没有什么把握,其余的他都有把握,却依旧不是很大。

    很显然,这一场天命之争,各位命徒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毫不保留。

    没办法,秦易的一百万年寿元太吸引人。

    秦易看着刀疤中年男子,只是笑了笑,不过笑容之中,告诉了对方,他找错了对手。

    刀疤中年男子却不在意,秦易除了吓唬人,也只能吓唬人。

    只是……

    十三作为“败命之数”,又怎么可能吓到人。

    “到你了。”

    刀疤中年男子的目光,很快就落到漂亮女荷官的脸上。

    漂亮女荷官仿佛没有听到刀疤中年男子的声音,目光一直落在秦易的脸上,虽然此时此刻的秦易,跟先前的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是作为一名荷官,凭借多年的经验,总觉得这场天命之争有点不一样,至于怎么不一样,却又说不出来。

    简单地说,秦易太过镇静了。

    按道理来说,一个摇出“败命之数”的命徒,而且下注还是一百万年寿元,面对着这样的局面,不可能一点都不紧张。

    当然,也有可能秦易只是在演戏,故作镇定的样子,反正结果已定,希望就此吓唬其他的命徒,不要加注太大。

    “好,我也加注五十万。”

    经过一番仔细思考,漂亮女荷官将身前的五十块白色筹码,轻柔地推到方框图纹之中。

    哪怕真要输了,她这一局天命也不亏。

    更何况……

    她实在找不出要输的理由。

    “真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高瘦神族青年男子看着秦易,目光甚是得意,道:“我就跟你一样,一百万。”

    说罢,他将身前的白色筹码都推到方框图纹之中,加起来,刚好下注一百万年寿元。

    于是……

    没有一个人命徒不想落井下石。

    更要命的……

    他们都只针对秦易一个,而放弃了其他的命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