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六百九十七章 无知小辈
    “他……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见到秦易让那名美丽的女接待员坐在身边,都露出一脸非常不理解的样子。

    按道理来说,命徒都不应该让一个陌生人坐在身边,极有可能影响到自己摇点。

    当然,众人也可以认为,秦易想要讨好美丽的女接待员,不过大家更愿意相信,秦易最终是不会成功的。

    无论是美丽的女接待员,还是漂亮的女荷官,在斗命之地中,都是很有名气的,想要追她们的富家子弟,可谓是数不胜举,估计可以从钱龙大厦的门口,排队能排到最顶层去。

    美丽的女接待员和漂亮的女荷官,在钱龙大厦工作的时间,都是以“千年”计算的,这样的奇女子,又怎么可能轻易让那些富家子弟玩弄一番。

    不过,众人觉得最奇怪的,还是美丽的女接待员和漂亮的女荷官,自从她们来到了这里工作之后,就一直都这样,从来没有改变过。

    按道理来说,工作了那么长的时间,两人的职位总会有所变化,只是结果,接待员还是接待员,荷官依旧是荷官。

    最关键的……

    她们直到现在还单身,实在无法想象出来,居然没有一个能够让他们心动的富家子弟。

    要说她们自命清高,看起来显然不是这样子,该怎么做的,都怎么做,没有冷冰冰地拒绝过任何一个富家子弟,只是也没有讨好地迎合过任何一个纨绔子弟。

    或者是,两人从来都是做好本职工作。

    当然,私下生活是如何,就没有人知道。

    尽管有些人想要硬来,不过后果都非常不堪设想。

    原因无他。

    哪怕两人的身份再怎么低微,依旧是钱龙大厦的人。

    谁敢动她们,谁就是跟钱龙大厦过不去,除了她们自愿。

    还有一种说法……

    她们都是钱龙大厦中一位当权大公子的情人。

    传闻,终究只是传闻。

    事情的真相如何,就无从得知。

    这一刻,美丽的接待员会坐在秦易的身边,虽然众人有点不能理解,却是知道,这也算是她的工作之一,只要她愿意。

    面对着出手就是一万年寿元赏赐的二世祖,估计没有多少女子能够不心动,而且看样子还会有更多的打赏,只要秦易继续赢下去。

    不过问题是……

    秦易真的能够继续赢下去吗?

    至少在场的人之中,绝大多数都否认这一点。

    秦易上一场能赢,真不是技术,而是运气。

    运气太好,简直就是突破天际。

    无论怎么看,秦易都不像是那些玩天命的真正高手,尤其是现在,不单单没有玩天命高手的样子,还让美丽女接待员这样一个陌生的女人坐在身边,无疑就是将一个马蜂窝带在身上一样。

    要是秦易摇点的时候,美丽女接待员有了少许的异心,他就必死无疑,肯定摇不出一个理想的点数。

    这,绝对是致命的。

    众人不认为,运气会一直落在秦易的身上。

    真以为随便摇一下,就能摇出一元之数?

    笑话!

    有着这样的想法,不单单是刀疤中年男子等命徒和围观之人,还包括美丽女接待员这个当事人,也百思不得其解,秦易为什么要让她坐在身边。

    福星?

    她知道,那不过是个借口。

    要是哄女孩子,那也太笨拙和落后。

    不过,秦易出手如此阔绰,却是让她无法不心动。

    至少,秦易不是那种光嘴上说的纨绔子弟,坐在他身边,得到丰厚的打赏,又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的。

    更何况……

    美丽女接待员的内心觉得,秦易让她坐过来,绝不是贪图什么美色,至少秦易现在的大手依旧放在桌面上,而不是放在她的腰肢或者大腿,要是其他的纨绔子弟,早就恨不得大手伸到她的胸口去。

    这一点,也是让美丽女接待员感到相当奇怪。

    不管怎么说,一万年寿元,坐在旁边,她一点都不亏,自然不拒绝。

    小云仙看了一眼美丽的女接待员,又看了一看秦易,脸色变得难看到极点,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用她的寿元去撩妹子,实在可恨至极。

    不过最后,小云仙都没有多说什么,免得影响到秦易,到时对方就有了借口。

    至少,秦易现在赢了不少寿元。

    不管运气也好,技术也罢,那是货真价实的白色筹码,加起来差不多三十万年的寿元。

    暂时来说,不亏。

    漂亮女荷官自然也留意到秦易的奇怪举动,怎么好端端的,就让美丽的女接待员坐到身边去,成为一个不安定的因素。

    估计,秦易看上美丽的女接待员。

    漂亮女荷官只能这样想了,毕竟秦易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想要玩弄她们的富家子弟,两人早就记不住了。

    “上一场你最大,这场你拥有优先选择命杯的权力。”

    漂亮女荷官见到秦易说可以开始,便轻柔地说道。

    话音未落,那些原本消失的命杯,便再次出现在桌面上,依旧是围成一圈,仿佛从来没有消失过一样。

    “就那个吧。”

    秦易看都没有看,便指了一下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命杯,随意地说道,那三次查看的机会都直接放弃掉。

    话音刚落,那个命杯便出现在秦易的面前。

    众人见到这一幕,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前,秦易也太过随便了。

    “没办法,我相信我的运气。”

    秦易得意地笑了笑,便看了一眼美丽的女接待员,打趣地问道:“你说,我这次刚下多少注?”顿了一顿,他脸上变得更加得意,“天命在我,想输都难,刚刚还想交点学费,结果没交成,太可惜了。”

    说罢,他就是一脸欠揍的样子。

    就连美丽的女接待员见到秦易这种模样,都想给他一记耳光,太嚣张了,不过她自然不会那么做,只是嫣然一笑,道:“公子,你说笑了,这种事情,怎能让我说了算。”

    “你别太过分了!”

    小云仙立马吼了一声,这家伙真是越来越离谱了。

    “又不会输。”

    秦易自信一笑,便看了一眼小云仙,道:“都说了天命在我,又怎么可能会输。”

    “在你的头!”

    小云仙见到秦易如此欠揍的样子,恨不得立即赏他几个耳掴子。

    “不信就罢。”

    秦易也不在意的样子,再次看向美丽的女接待员,道:“我说可以就可以。”

    “这……”

    美丽的女接待员犹豫了一下,道:“那就一万吧。”她可不敢乱说,此时小云仙的目光都能杀人了。

    “唉……”

    秦易闻言,惋惜地叹了口气,道:“连你都不相信我。”顿了一顿,“那就十万吧。”

    说罢,他毫不犹豫地将十块白色筹码扔出去,落在方框图纹中。

    “你!疯了!”

    小云仙见状,这一刻,真有一种想要吃人的冲动。

    “不会输的。”

    秦易信誓旦旦。

    小云仙沉默了。

    心,却在流血!

    秦易越是这样,她就越看不到希望。

    只可惜……

    早就没有回头路。

    不玩到第十二场结束,这局天命是不会结束的。

    “天啊!谁来救救我!”

    一想到可以预见的结果,小云仙真要哭出来了。

    美丽女接待员看着小云仙,心中不由得一阵同情,摊上秦易这样的客人,真是作为一个向导的三生不幸。

    刀疤中年男子等命徒见到他们命杯都还没开始选,秦易就急着下注,简直就是看不起他们的实力,尤其秦易还是随意选了一个命杯,尽管没有人知道那个命杯是什么,但是就不相信秦易的****运会那么厉害。

    秦易第一场的一元之数,绝对是最纯粹的运气。

    没有了运气,秦易就连****都不是。

    尤其是那些输的人,更是不爽秦易,输给这样的一个人,实在太没天理,也太没面子。

    那些弃权的命徒,因为没有输掉太多,心中一阵庆幸,却依旧瞧不起秦易这种依靠运气的家伙,简直就是丢了他们作为命徒的脸。

    玩天命,就是玩技术,谁会玩运气,毕竟太不靠谱。

    渐渐地……

    众人都选出了自己的命杯。

    至于下注,虽然都瞧不起秦易,却有所忌惮,因为有些人,确实拥有大运气,他们既然拥有不错的技术,依旧无法抵挡,毕竟他们的技术之强,还达不到那种可以跟大运气相抗衡的地步。

    最终,都是很保守地放下了一块白色筹码,就连先前自信的刀疤中年男子也不例外。

    “胆小鬼!”

    秦易见到在场的命徒都那么保守,毫不掩饰地嘲讽了起来。

    那些命徒都不是一般人,自然没有受到影响。

    秦易见到众人不回话,变得更加得意起来,抓住命杯,轻轻一摇,便松开了。

    “又是怎样?!”

    众人见到这一幕,大吃一惊。

    一次也就罢了,两次还是这样,难道秦易真打算拼运气。

    现在,也只能这样解释。

    “无知小辈!”

    刀疤中年男子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嘲讽了一下,便拿起命杯,开始摇晃了起来,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输给秦易。

    要是“一元之数”那么容易摇出来,他就不会摇“两极之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