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身体有毒
    夜幕降临。

    方巧玉的房间。

    “请进。”

    方俊推开房门,看向秦易,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秦易没有矫情,便走了进去。

    只见方巧玉身穿一袭鲜红的轻纱衣裙,勾勒出曼妙的身姿曲线,优雅地坐在桌前,上面摆满了众多佳肴,自然少不了美酒。

    “秦公子,妾身等你好久了。”

    方巧玉缓缓地站立起来,迎着秦易走了过去,盈盈一笑,煞是媚人。

    方俊连忙跟了进来,将房门关上,便站着不动,看似要堵住门口。

    秦易仿佛没有看见一样,目光一直落到方巧玉的脸上,淡然地说道:“方姑娘,有事就直说。”

    “漫漫长夜,有的是时间。”

    方巧玉嫣然一笑,便要走过去,挽住秦易的胳膊。

    秦易见状,摇了摇头,还没等方巧玉走到身边,便毫不客气,直接坐了下去,拿起桌面上的翡翠筷子,饶有深意地说道:“秦某相信,方姑娘绝不会是请吃顿饭那么简单吧?”

    “秦公子真聪明。”

    方巧玉一点都不在意秦易的态度,还没等秦易反应过来,便坐在他的大腿上,娇柔的身子紧贴着秦易的胸口,恨不得跟对方的身体融为一体,娇声说道:“不知道秦公子,有没有兴趣吃了妾身?”

    “你?”

    秦易没有任何动作,仿佛美人在怀,还不如一双筷子有吸引力,微微笑道:“你可是有毒的,我不敢吃。”

    “秦公子真会说话。”

    方巧玉注视着秦易的脸,轻柔地吹了口气,撒娇地说道。

    话音未落,她身上的轻纱便滑落下去,转眼之间,一丝不挂,玲珑曲线,尽在眼中。

    “任君采摘。”

    方巧玉无比魅惑地说道,让人无法拒绝。

    秦易摇了摇头,目光随意地看了一眼方巧玉,道:“看来,我今晚是走不了。”

    “公子还想走去哪?”

    说着,方巧玉抬起玉臂,想要搂抱住秦易,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不知何时,秦易手中的翡翠筷子,轻轻地抵住方巧玉的胸口,凭借秦易的修为,只要稍稍用力,筷子便能如若穿透豆腐一般,洞穿方巧玉的心脏。

    “公子,难道就那么不解风情?”方巧玉仿佛没有看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只是身体下意识地挪了一下,想要远离秦易,媚然笑道。

    不知道为什么,方巧玉一直自信,没有男人能够抵挡得住她的魅力,而秦松等人,便是最好的例子,但是这一刻,她发现,秦易真的会杀了她。

    “如果只是这样的事情,那秦某今晚就不留下来了。”秦易坦然一笑。

    “你认为真的能离开?”

    方巧玉知道,自己的魅力和身体都无法捕获秦易,便冷然一笑,一点都不在意胸口的那根筷子。

    秦易闻言,摇了摇头,道:“你还是不明白。”

    “不明白?”

    方巧玉嫣然一笑,有些说不出的得意,道:“不明白的是你。”顿了一顿,“弟弟,让他看看。”

    “是。”

    方俊不知何时离开门口,走出内室,将秦松和秦石的尸体搬了出来。

    秦易见状,没有丝毫意外,依旧淡然如风。

    “秦公子,你说,秦家的人,会选择相信谁?”方巧玉意味深长地问道。

    “那你说呢?”秦易反问了一句。

    “要是我大喊一声,相信你跳到黄河,也无法洗清白。”方巧玉自信一笑,玉手想要伸向秦易的大手,挪开那根抵住她胸口的筷子。

    “这一点,你说的没错。”

    秦易不在意地笑了笑,突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阵淡淡的幽香,便涌入到鼻子,饶有兴趣地说道:“这种‘欢夜春’的味道,还真不错。”

    “你!”

    方巧玉闻言,美眸猛地睁大,不敢置信地盯着秦易,哪怕她正坐在秦易的大腿上,却不敢有所任何动作。

    “你是想,问我怎么知道的?”秦易笑了笑,“秦松就是这样被你套进去的吧,包括当年的秦石。”

    方巧玉沉默了,身体突然感觉到有点冷,却不是因为她没有穿衣服,而是一种源自内心深处的冰寒,疯狂地涌现出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利用‘欢夜春’,控制住秦石和秦松对你的迷恋。”

    秦易呼了口气,道:“只可惜,这种药,对我是不起作用的。”

    “你想怎么样?”

    方巧玉清楚,秦易知道了欢夜春,便肯定是有所防备,自然不可能中她的圈套。

    “你应该问,你想怎么样?”秦易打趣地说道。

    “想秦公子吃了妾身。”

    方巧玉没有放弃,娇声说道,让人深陷温柔乡,无法自拔。

    “都说你有毒的。”

    话音未落,秦易猛地一推方巧玉,没有丝毫怜香惜玉,“轰”的一声,他的凳子便一分为二,爆破开来。

    秦易,早就飘然出现在不远处,双眼微微一眯,注视着挡在方巧玉身前的一道倩影。

    一袭白衣,冷眸如霜——

    苗冰语。

    只见她手中紧握下品真器“蓝冰刀”,警惕地盯着秦易。

    方巧玉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胸口出现一道明显的血痕,不停地深处鲜血,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之下,显得异常显眼。

    只要刚才苗冰语出手慢了那么一丝,她就要踏上黄泉路。

    “原来是苗姑娘,好久不见。”

    秦易没有理会方巧玉的怒视,只是看着苗冰语,微微笑道,仿佛真的是朋友重逢。

    “杀了他!”

    方巧玉怒吼了出来。

    苗冰语却没有动手。

    如果曾经只有猜测,不过现在,她完全可以肯定,秦易的气诀绝对就是灵级的,不然不可能不受到“欢夜春”的影响,唯有修炼灵级气诀的武者,才能无视这种药。

    面对着修炼灵级气诀的秦易,苗冰语没有丝毫把握,何况秦易还修炼了灵级武技,要是不惜一切,这里的所有人都要死,也包括秦易本人。

    “难道连你也害怕他?!”

    方巧玉实在不明白,虽然秦易很强大,但不至于让苗冰语不敢动手。

    “他修炼的是灵级气诀。”

    苗冰语无情地说道。

    “什么?!”

    方巧玉和方俊顿时大吃一惊,除了震撼,还是震撼,也终于明白到,秦易这个区区的气道五重武者,为什么会如此强大。

    “难怪欢夜春对他没有作用。”

    方巧玉恍然大悟,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这种情况。

    对于苗冰语猜到他修炼的是灵级气诀,秦易没有感到丝毫意外,也一点都不在意,跟苗冰语这样的天才强者交手,气诀的秘密,是很难藏得住。

    “苗姑娘,你我本是无仇无怨,又何须兵刃相见。”秦易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没有得选择。”苗冰语冷冷地说道,“不如这样,现在之事,就此罢过,如何?”

    “不,我要杀了他,命令你杀了他!”

    方巧玉自然不可能放走秦易,她没有回头路可走。

    “闭嘴!”

    苗冰语陡然暴喝了一声。

    “你说什么?!”方巧玉冷然一笑。

    “闭嘴!蠢女人!”苗冰语无情地说道。

    “看来,你不想见到他们了。”方巧玉冷言说道。

    苗冰语沉默了,玉手紧紧一握蓝冰刀。

    “那个……容秦某说句话。”

    秦易突然说道:“苗姑娘,如果我说,他们在我手中,你会相信吗?”

    “嗯?”

    苗冰语闻言,怔住了好一会儿。

    “不可能!”

    方巧玉自信地说道。

    “不可能?”

    秦易笑了,便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一块蛇形玉佩,在苗冰语的面前晃了两下。

    “这!”

    方巧玉见状,美眸猛地睁大,充满了难以置信。

    “噗!”

    还没等方巧玉回过神来,刀光一闪,她的脑袋,便高高飞起。

    还有方俊的。

    “砰!砰!”

    两颗血淋淋的脑袋,便在地毯上滚了几下,睁大的双眼,都充满了不敢置信,还有说不清的不甘和懊悔。

    “你就那么相信我?”秦易打趣地问道。

    “他们在哪里?!”

    苗冰语前所未有地冰冷问道。

    “别紧张。”秦易一点都不在意,“我们不是敌人。”

    说罢,他的嘴唇动了两下,便将蛇形玉佩丢了过去。

    “谢谢。”

    苗冰语玉手一伸,抓住蛇形玉佩,道:“今晚他们要血洗秦家。”

    “我知道。”秦易淡然一笑。

    苗冰语先是怔了一下,道:“后会无期。”

    说罢,她便转身离去。

    “你的事情,我不会告诉其他人。”

    话音未落,她便冲了出去,消失在秦易的视线中。

    秦易见状,摇了摇头,无奈一笑,喃喃自道:“看来,还需要一些时间。”

    救出苗冰语父母的,其实是秦崆,秦易不过是给了一点建议。

    方巧玉一直提防苗冰语等五人,却没有想到秦崆会打苗冰语父母的主意,结果让秦崆顺利救了出来,现在安置在城外不远处的一间小屋,有着秦崆等人的保护,安全得很。

    至于叶家、陈家和方家要在今晚动手,秦易一点都不意外,方巧玉约他过来,就是想要一条导火线,当然,如果秦易拜倒在她的石榴裙,那就更好不过。

    说白了,方家等人需要一个借口。

    既然他们需要借口,秦易就给了他们。

    谁是猎人,谁是猎物,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

    今夜,注定不是宁静的夜晚。

    &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