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一百三十章 敲乌龟
    一号比武台。

    “大哥哥,是秦仁那家伙。”

    白灵珑站立在秦易的旁边,看见秦仁走上比武台,进行第二轮的第一场比武,便轻喊了一声,对于风云秦家核心子弟,她都没有什么好感,之所以记住秦仁,是因为对方是秦易的手下败将。

    “对了,大哥哥,他的对手好自信的样子,那家伙会赢吗?”

    还没等秦易开口,白灵珑便担心地问道,虽然她不喜欢秦仁,但是她在秦家,秦仁是秦家的子弟,还是不希望秦仁会输掉。

    “呃……”

    秦易看了一眼秦仁的对手,摇了摇头,解释说道:“那个人叫叶岳,叶家十大核心子弟中排名第二,秦仁的枪法虽快,却缺乏力道,无法突破叶岳的防守。

    “叶岳的枪法,给人一种犹若山岳一般的厚重和沉稳,一旦坚守起来,滴水不漏,秦仁根本攻破不了。”

    “那就可惜了……”

    白灵珑叹了口气,道:“大哥哥,你下一个对手,就是他吧。”

    “嗯,就是他。”秦易点了下头,倒是没有放在心上。

    “一定会赢,是不是?”

    “当然。”

    说着,他突然怔了一下,便连忙转过头去,望着观众席的一角,他记得那个地方,原来是两名中年男子,不过此时,变成了两名黑袍人。

    “大哥哥,怎么啦?”

    白灵珑见到秦易脸色一变,便好奇地问道。

    旁边的白云见状,便转过头去,沿着秦易的视线望过去,微微一怔,问道:“那不是大姨和小姨吗?”

    “没错,就是阿娘和大姨。”

    秦易看了一眼白云,微微一笑,虽然母亲周玉丹和大姨周佩丹都身穿黑袍,脸上挂着玄色面纱,不过他依旧能够一眼认出两人,心中无奈一笑,却是有着淡淡的幸福和温暖。

    周玉丹和周佩丹的身份比较特殊,作为大周遗族的公主,不适宜过多露面,现在却是担心他这个儿子,冒险来到比武场,又怎么不可能让他感动。

    有些事情,确实不能原谅,不过有些事情,没必要记恨一辈子,也无法记恨一辈子。

    母亲,毕竟是母亲,跟他有着无法抹掉的血缘关系。

    更何况,秦易清楚,现在的母亲变了很多很多,也是真心实意地关心她,担心他,单单这一点,便足够了。

    “哥,你怎么知道的?”

    白灵珑闻言,也认出了周玉丹和周佩丹,如果秦易一下子认出来,那就很自然的,但是白云都能认出来,就让白灵珑百思不得其解,也有了一丝争强好胜之心。

    “因为大姨和小姨看着大哥哥的目光,都充满关切和担忧,除了她们,我想不到还有其他的人。”

    白云不在意地说道,作为哥哥,有些时候,还是需要让一下妹妹的,而且白灵珑一向很懂事,这些让步,也无伤大雅。

    “原来这样。”

    白灵珑尴尬一笑,道:“看来我还要加强锻炼一下观察力。”

    秦易闻言,看了一眼白云和白灵珑,微微一笑,两兄妹的天资确实不怎么出众,但是足够勤奋和努力,总有笨鸟先飞的一天。

    “比武,开始!”

    比武台上,传来了中年裁判的声音。

    “给你一个机会,自己滚下比武台。”

    叶岳人如其名,身形高大,犹如山岳一般,只要站立在那里,便是给人一种无法攀越的感觉,他不屑地看着秦仁,傲然说道。

    “没门!”

    秦仁怒然一吼,便一步踏出,长枪如电,刺向叶岳。

    “雕虫小技。”

    叶岳轻笑了一声,原地站着,单手持枪,当秦仁扑到身边,便一枪刺出。

    “铛铛铛……”

    顷刻之间,枪头相撞,爆发出震耳的炸响,一阵阵气浪,席卷而出。

    双方作为各自家族的核心子弟,自然都是有所了解,秦仁的气灵是快,而叶岳的气浪却是沉。

    秦仁的每一枪,会越来越快速,叶岳的每一枪,会越来越沉重。

    渐渐地……

    秦仁的枪法,却是慢了下来,叶岳的枪法,虽然一直都不快,但是相当稳定,就连脚步都没有移动过一下。

    很显然,秦仁处于下风,而叶岳稳占上风。

    “大哥哥,秦仁那家伙的枪法,怎么越来越慢了?”

    白灵珑见到这一幕,一阵疑惑不已,按理来说,秦仁的枪法不应该慢下来。

    白云也疑惑地看着秦易。

    “秦仁的体诀修炼不如叶岳的。”

    秦易解释说道:“秦仁无法承受叶岳枪法中的力道,估计现在手臂都开始麻木了,枪法自然快不起来,哪怕他有气灵的辅助,如果不是这样,他早就败了。”

    “原来这样。”

    白灵珑点了下头,更加好奇地问道:“那该怎么破?”

    白云立即竖起了耳朵。

    秦易摇了摇头,道:“他破不了。”顿了一顿,“除非同归于尽。”

    “哦。”

    白灵珑没有多问,知道秦易的话中话,秦仁的总体实力远不如叶岳的,无论是枪法,还是体诀,甚至是气诀。

    至于武技,那就更不用说,叶家原本就是以枪法而闻名的,镇族武技之一,便是凡级顶阶枪法,而秦仁修炼的,不过是凡级高阶枪法。

    这样的差距,是秦仁无法弥补过来的。

    “那大哥哥呢?”

    白云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我?”

    秦易哈哈一笑,道:“敲乌龟。”

    “敲乌龟?嘻嘻……”

    白灵珑瞬间明白过来,欢快地笑了出来。

    白云也会心一笑。

    “其实,秦仁的枪法有了很不错的进步,只可惜,体诀的修炼不如叶岳的,以致身体承受力不如对方,于是枪法就被对方克制,反之就是秦仁克制叶岳的。”

    说着,秦易揉了一下白云和白灵珑的小脑袋,一本正经地说道:“所以说,你们千万不要偏科,不然会死得很惨。”

    “知道了。”

    白云和白灵珑点了下头。

    “宁可稍慢一点,也不要过于急躁,你们有的是时间。”秦易满意地笑了笑。

    “是。”

    “要结束了。”

    秦易突然抬起头,看向秦仁,“铛”的一声,只见他的长枪脱手飞了起来。

    “真可惜。”

    叶岳依旧原地站立,单手持枪,不屑地说道:“要是你滚下去,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话音未落,还没等秦仁反应过来,他便冲了过去,出现在秦仁的身后。

    这一刻,秦仁的手臂颤抖了起来,垂于身侧,软绵绵的。

    “我认……”

    秦仁知道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便大喊了一声。

    “太迟了,拜拜。”

    不等秦仁说下去,叶岳便嘲讽地喊了一声。

    “凤龙枪法,游龙戏凤!”

    枪芒一闪,枪影如龙,枪影如凤,笼罩住秦仁。

    “啊!”

    一声痛苦的惨叫,便从秦仁的口中传出。

    “轰”的一声,秦仁倒在血泊中,宛如血人一样,生死未卜。

    “嗯?”

    秦易见状,眉头一皱。

    像风云比武大会这样的非地下比武,除非是生死战,哪怕是赢了,也都不能要了对手的性命,甚至只要对手认输,就应该手下留情。

    “裁判叔叔,他违规了!”

    白灵珑口直心快,立马大喊了出来。

    “我违规?”

    还没等中年裁判开口,叶岳便转过身来,瞪了一眼白灵珑,缓缓说道:“小女娃,不懂就别出声,你还是回家玩泥巴。”

    顿了一顿,他便看向中年裁判,饶有深意地问道:“他有说‘认输’二字吗?”

    “呃……”

    中年裁判稍稍迟疑了一下,秦仁确实没有说出来。

    “哼!”

    叶岳再次瞪了一眼白灵珑,才看向秦易,傲然说道:“现在的他,就是等会的你。”

    说罢,他便转身离去。

    “大哥哥,他好讨厌!”

    白灵珑气鼓鼓地喊道。

    “别生气。”

    秦易摇了摇头,道:“他很快就说不了话的。”

    灵珑嘻嘻一笑,“小灵珑才不跟那样的大坏蛋生气。”

    秦易闻言,只是笑了笑,望着叶岳离去的背影,嘴角泛起一丝森然的寒意。

    “大哥哥,到你了。”

    白云知道,叶岳死定了,居然敢欺负白灵珑,才想到什么,便提醒了一声。

    “知道了。”

    秦易点了点头,道:“看好妹妹。”

    云郑重地点了下头。

    尔后,秦易便走上比武台。

    “是易儿。”

    观众席上,那两名黑袍人,正是周玉丹和周佩丹,一见到秦易要上场,周玉丹非常紧张地喊了一声。

    “看你担心的样子。”周佩丹无奈一笑,“易儿很强的,你就不要瞎担心了。”

    “我知道。”周玉丹摇了摇头,“谁让我以前亏欠他太多。”

    “别老是将这些过去的事情放在心上。”周佩丹语重心长地说道,“他很懂事。”

    “就是他太懂事,有了对比,才明白到当初的自私。”

    说罢,周玉丹叹息了一声。

    “傻妹妹。”周佩丹紧握着周玉丹的素手,“他比叶儿还懂事。”顿了一顿,“你知道他当初来找我的时候,跟我说了一句什么样的话吗?”

    “什么话?”

    周玉丹好奇地问道,将周佩丹找回来这件事情,确实让她这个做母亲的,感到一阵无比幸福、激动和开心。

    有了姐姐周佩丹在身边,她不再感到那么孤单。

    “当人感到孤单的时候,总会做些偏激的事情。”周佩丹缓缓说道,目光很自然地落到秦易那个依旧让她感到孤单的背影。

    “比武要开始了。”

    &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