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古武圣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顺水人情
    秦易离开秦家大宅,没有打算回去,而是想去看看周叶的母亲。

    “秦易兄,又恭喜了。”

    秦易刚刚走出秦家大口,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了秦崆的声音。

    “秦崆兄,又客气了。”

    秦易闻声,望了过去,很快,秦崆便来到身前。

    “对了。”

    秦易突然想到什么,便饶有深意地问道:“不知道秦崆兄,是否听说过‘苗冰语’这个名字?”

    “苗冰语?”

    秦崆闻言,银色面具之下的双眼,微微一眯,道:“你跟她交过手?”

    “算是吧。”秦易点了下头。

    “看来,秦易兄还是隐藏了实力。”

    秦崆微微一怔,意味深长地说道:“能从她手中活下来的人,不多。”

    “噢?”

    秦易一听,知道有戏了,道:“秦崆兄太谦虚了,我看你就不比苗冰语要差。”

    “秦易兄过奖了。”

    秦崆摇了摇头,道:“我对她的了解也不多。”顿了一顿,“如果我没有猜错,她有可能跟方家的‘影雨’有关。”

    “方家?影雨?”

    秦易眉头微微一皱。

    崆解释说道,“影雨,大概相当于暗血。”

    “这样啊……”

    秦易若有所思了起来。

    “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秦崆相信,秦易还有其他的事情。

    “确实有点。”

    秦易没有矫情,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可以,帮我调查一下这个苗冰语。”

    “这……”

    秦崆稍稍迟疑了一下,道:“那好吧,事实上,如果可以不接触这个女人,最好就是不要碰她。”

    “哈哈……”

    秦易闻言,欢快地笑了出来,道:“秦崆兄有所误会了。”

    “实在不好意思。”

    秦崆恍然大悟,尴尬地说了一句,便话锋一转,道:“其实,这个女人跟方家的关系也不是那么紧密,至少不是主仆的关系,倒是有点像合作。”

    “合作?”

    秦易怔了一下,没有想到这一点。

    “还有,这个女人非常神秘,至少我查不到丝毫有关她的来历和背景,就像是凭空出来的一样。”秦崆补充了一句。

    “凭空?”

    秦易闻言,蓦然笑了,看来自己的猜测没有错,道:“秦崆兄,你去查探一下,方家有没有出现过妖族。”

    “妖族?”

    秦崆双眼猛地睁大,瞬间就意识到什么,道:“秦易兄真的确定?”

    易点了下头,“我跟她交过手,如果没有猜错,她应该是天兽门的人,至少她的武技,应该是出自天兽门的。”

    “天兽门?”

    秦崆不由吃了一惊,没有想到,秦易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如果不是暗血,掌控着秦家的情报,他还真不一定听说过天兽门这种妖族的庞然大物。

    “那就麻烦秦崆兄了。”秦易认真地说道。

    “不麻烦。”秦崆微微一笑。

    “对了,这是给秦崆兄的。”

    说罢,秦易便将一块玉简递给秦崆。

    “嗯?”

    秦崆见状,迟疑了一下,知道这是只能使用一次的玉简,估计是记载了某种武技,最终还是接过,稍稍看了一眼。

    “这!”

    当意念刚刚接触到玉简,秦崆再次睁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秦易。

    “这是我的一点谢意。”

    秦易微微一笑,里面的武技,正是落凤灵掌,反正凭借着秦崆的资质和悟性,迟早都能修炼落凤灵掌的,还不如趁现在,卖个顺水人情。

    秦易可以肯定,秦家最天才的人,不是秦岩,而是秦崆,也许不能跟秦素蓉一拼,但是跟周叶相比,两者旗鼓相当。

    更何况,秦崆现在的实力,能够跟苗冰语有得一拼,也许会输,但不会死。

    说罢,秦易便转身离去,只留下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的秦崆。

    秦崆所修炼的掌法,正是落凤掌,自然明白到落凤灵掌的强大之处。

    “这个秦易,越来越有意思……”

    秦崆摇了摇头,像这样的武技,估计没有人会随便送,不过他也知道,族长跟秦易有过交易,正是跟落凤灵掌有关。

    “苗冰语是妖族的?”

    秦崆一想到这一点,露出了一丝期待的笑意。

    这些年,方家能够迅速崛起,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苗冰语的存在。

    ……

    风云城郊外,一间小木屋。

    “是叶儿回来了吗?”

    秦易刚刚来到小木屋的门前,便听到里面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让人的身心如若沐浴春风一般舒畅。

    “嗯?”

    秦易还没开口,透过敞开的木门口,便看到一名妇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传出一声轻微的惊疑之声。

    只见妇人貌若二十,身穿着朴素的布衣,却无法掩饰住身上的雍容华贵,那精致的眉宇之间,透着几分跟秦易的母亲周玉丹相似的神韵。

    秦易一见到妇人,便可以确定,她正是周叶的母亲周佩丹,也是自己母亲的姐姐。

    周佩丹见到秦易,注视着那双让她感到一丝熟悉而亲切的眼睛,怔住了好一会儿,仿佛想到什么,幽幽叹息了一声,才缓缓问道:“是他让你来的?”

    “他?”

    秦易摇了摇头,道:“不是,他不知道。”顿了一顿,他坦然一笑,“不知道,我该喊你一声‘大姨’,还是叫你一声‘二娘’?”

    “呃?”

    周佩丹闻言,嫣然一笑,道:“进来坐吧。”

    “好。”

    秦易便走了进去。

    ……

    一张木桌,两杯香茶。

    “你娘还好吧?”

    周佩丹递上一杯香茶,有些思念地问道。

    “嗯,还好。”

    秦易接过香茶,点了下头。

    “估计,你也受了不少委屈吧。”周佩丹饶有深意地说了一句。

    “呃?”

    秦易不由一怔,碰到嘴唇的杯子停了下来,便看向周佩丹,蓦然笑了。

    “我最了解她的性格了。”

    周佩丹会心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她一个人,离乡别井,孤孤单单的,总想要找个男人依靠一下,夫君也好,儿子也罢,都要可靠一点的。”

    秦易摇了摇头,道:“放心,我没有责怪她,这个世界,便是如此。”

    “呃……”

    这次,轮到周佩丹怔了一下,原本还以为,秦易肯定会埋怨,甚至憎恨周玉丹这个不负责任的母亲。

    “不说了,都过去。”

    秦易会心而笑,便话锋一转,问道:“大姨,你还好吧?”

    “嗯,很好,叶儿很孝顺。”

    周佩丹点了下头,欣慰地笑了,一脸非常幸福的样子。

    “这就好。”

    秦易抿了一口茶水,道:“这次,我想接你回去,阿娘也很想见你。”

    “这……”

    周佩丹闻言,稍稍一怔,没有想到秦易的来意会是这个,而且她知道,这还是秦易本人的意思。

    “周叶已经加入宗门,这也是他的意思。”

    说罢,秦易将周叶给他的玉佩,递给周佩丹。

    “是叶儿的意思?”

    周佩丹接过玉佩,疑惑地看着秦易。

    “嗯。”

    秦易点了下头,道:“他不放心你一个人。”

    “他知道你跟他的关系了?”周佩丹有些担心地问道。

    秦易摇了摇头,道:“我也是一次意外知道的。”

    无意之中,秦易发现,自己的血脉跟周叶的同根同源,按照地球的基因学类比,既然他跟周叶不是同一个母亲,就只有是同一个父亲。

    “原来这样。”

    周佩丹虽然好奇,却没有追问,她相信秦易的话,因为她从这个淡然得匪夷所思的外甥眼神中,看到了一种真挚。

    “还有,我见过舅舅了。”秦易补充了一句。

    “昆弟?”周佩丹再次怔了一下。

    易笑了笑,“不出意外,你们很快会见面的。”

    “这……”

    周佩丹有些矛盾了起来。

    “跟我回去吧。”

    秦易认真地说道:“当人感到孤单的时候,总会做些偏激的事情。”

    周佩丹沉默了,知道秦易说的,不单单是她,还有周玉丹,只是她不明白,秦易对于孤单的理解,远远超出她的认知。

    “马车我都给大姨准备好了。”

    秦易一口饮尽香茶,便站了起来。

    “好吧。”

    周佩丹会意一笑,道:“让我收拾一下。”

    “嗯。”

    秦易点了下头,道:“我在外面等你。”

    说罢,他便转身离开小木屋。

    ……

    风云城不远处的树林。

    黄河镇的人都暂时住在这里,于是搭了不少简单的帐篷。

    “娘,看我带谁回来了?”

    秦易带着周佩丹,来到母亲的帐篷,便轻喊了一声。

    “易儿回来了。”

    周玉丹闻声,便走了出来,却是怔住。

    “姐?”

    周玉丹傻傻地凝视着周佩丹,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

    “我去找老爹商量一点事情。”

    说罢,秦易便转身离去,将空间留着这对足有十多年没有见过面的姐妹。

    ……

    最大的帐篷。

    “爹,好消息,族长答应了。”

    秦易走了进去。

    “好。”

    秦龙开怀一笑,就知道秦易不会让他失望的。

    “嗯,估计就这几天,到时我们住到秦家的后山。”秦易补充说道。

    “我会让人准备的。”秦龙点了下头。

    “对了,我将她带回来了。”秦易打趣地说道。

    “她?”

    秦龙怔了一下,没能理解。

    “大姨。”

    说罢,秦易便转身离去。

    “佩丹?”

    秦龙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尔后立马冲了出去。

    &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