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75章:毫无关系
    哪知他却露出一抹诡异的笑,说

    “你确定你当初怀的孩子是我的?”

    “你”此话一出,杨亦冉狠狠一震,声音控制不住地微微发颤,“你这话什么意思?!”

    燕灵均冷笑不语。

    看着他唇角那阴测测的冷笑,杨亦冉内心泛起一股强烈的不祥预兆

    很明显,他话里有话。

    “我怀的孩子当然是你的啊!三年前的那个晚上你都忘了吗?燕灵均,你想赖账?”杨亦冉恐慌大喊,感觉唯一的救命稻草也要抓不住了。

    “赖账?呵!”燕灵均笑得极尽讥讽,然后抛下一个重磅炸弹,“我从未碰过你,何来赖账之说?”

    从未碰过你

    杨亦冉如遭雷劈。

    “你你胡说!!”她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近乎歇斯底里地尖叫道:“你怎么没碰过我?那天晚上我们做了两次,两次啊!你怎么敢说你没碰过我?”

    而她越是如此恐慌,他就笑得越是残忍,“杨亦冉,你好好想想,你看清楚碰你的男人长什么样了么?”

    “”杨亦冉的脸色在瞬间变得惨白一片。

    她努力回想,那晚当她从卫生间出来之后,房内就一片黑暗,然后就被一股力量狠狠推到了牀上

    严格说来,过程中她的确没有看清男人的脸,因为房间内真的太黑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

    但之前叫她去洗澡的明明就是他啊,她洗完澡出来想开灯的时候也明明是他在说别开灯

    那是他的声音,她听得出来!

    而且第二天她醒来,也明明是他穿着睡袍站在窗边抽烟

    种种迹象表明那晚就是他,他还想抵赖?

    杨亦冉大脑一片混乱,整个人已经慌到了极点。

    “是你!就是你!我怀的孩子是你的,燕灵均你别想赖账!”

    被他饱含讥讽的目光看得心慌,她怒声大喊。

    “是我的我当然会认,但不是我的”燕灵均懒洋洋地说着,在微微停顿之后,眸光一凌,阴冷吐字,“也休想栽赃给我!”

    “怎么不是你?怎么可能不是你?!在你的房间你的家,怎么可能不是你!!”杨亦冉歇斯底里地吼着叫着,情绪崩溃。

    “谁规定了在我的房间就一定得是我碰你?”

    “”

    燕灵均轻飘飘的一句话,震得杨亦冉说不出话了。

    满心恐慌,她瞠大双眼看着眼前笑得慵懒魅惑的男人,明明那么迷人,她却觉得恐怖至极。

    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在透着一股讯息与她发生关系的男人,不是他!

    可如果不是他,那

    又是谁呢?!

    像是知道杨亦冉心里在想什么一般,燕灵均突然从一个文件袋里拿出两张照片,随手甩在她身上。

    “来!睁大你的双眼好好看清楚,碰你的男人是不是跟我一个模样!”他说。

    杨亦冉下意识地接住他甩过来的照片,然后垂眸一看

    晴天霹雳!

    本就苍白的脸,瞬间变得毫无血色。

    是两张限制级的照片,女主角是她,而男主角

    却不是燕灵均!!

    而是一个与燕灵均体型差不多,脸上却有块刀疤的丑陋男人

    两张照片非常清晰,是在灯光大亮的状态下拍的。

    能清楚地看到她和那个男人的脸,也能清楚地看到那个男人正将她的身体对折,凶狠地进出

    她闭着眼,没有反应,很显然已经被做得昏睡了过去。

    正因为她昏睡着,所以被人打开灯拍了照也毫无知觉

    杨亦冉死死盯着照片,不能接受。

    “燕灵均!你不要以为弄张假照片就想甩了我!”她垂死挣扎,拒绝相信。

    “假照片?呵!”燕灵均冷冷一笑,然后又从文件袋里抽出一张纸,“没事儿,我还有别的东西给你看。”

    垂眸看着扔到自己面前的纸,当看清楚纸上的内容,杨亦冉想死。

    是一份n报告

    确切的说,是她当初流产之后的胚胎和燕灵均做的n鉴定。

    结果显示

    她所怀的孩子,跟燕灵均毫无关系

    嗯,毫无关系!!

    也就是说,她怀的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燕灵均的。

    杨亦冉像傻了一般死死盯着报告,完全懵了。

    “不这不可能这是假的假的”好半晌后,她回过神来,胡乱地摇着头,神经质般喃喃自语,然后倏地把报告狠狠撕掉,一边撕一边吼,“这是假的!!”

    她的吼声凄厉,地动山摇。

    见她撕了报告,燕灵均毫不在意,反正他有原件,想复印多少有多少。

    “这份报告是经过法律认可的!”燕灵均唇角勾勒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凉飕飕的一句话,直接将杨亦冉打入地狱。

    轰

    杨亦冉的世界崩塌了。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不信不信”她双眼通红,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

    嗯,这肯定是假的,肯定是!

    照片和这份鉴定统统都是假的!

    都是他不想对她负责所伪造出来的!

    现在陶陶回来了,他不想要她了,他想甩了他,所以他就伪造这样的东西往她身上泼脏水!嗯!一定是这样的!!

    可是可是

    可是为什么她却又觉得这一切都是真的呢?

    如果燕灵均真的碰过她,那为什么这三年里她无数次的示好他都能无动于衷呢?

    如果碰了,一次是碰,十次也是碰,他又何须事后与她保持距离?

    所以,她可能真的被一个陌生男人给

    圈套!

    这是一个圈套!!

    杨亦冉猛地反应过来,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眼前的男人狠狠算计了。

    事已至此,就算她再怎么不肯相信,也改变不了她跟一个陌生男人上过牀的事实。

    而面对燕灵均的咄咄紧逼,她似乎也只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算计我?”杨亦冉的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从脸颊滚滚而落,悲愤欲绝地狠狠哽咽。

    “杨亦冉,我是真懒得算计你,可你死乞白赖的非要往我面前凑,我只能成全你啊!”燕灵均冷冷一笑,慵懒地说道。

    在遭到陶陶的背叛之后,他非常痛苦,心情本就极度恶劣,她偏偏还想趁虚而入

    他反感至极。

    早就跟她说过他不喜欢她,她还不死心,既然她这么饥渴,那他只好找人帮帮她咯!

    为了教训她的不自量力,也为了报复陶陶,所以他就安排了这一出

    那个男人是他在外面随便找的。

    所有的一切也都是他安排的。

    为什么在她洗完澡后不许开灯,为的就是不让她看清男人的脸!

    而且,就算他真想碰陶陶以外的女人,那也绝对不会是杨亦冉。因为一旦跟她发生了关系,她就会像块牛皮糖一般紧紧粘着他!他又不傻!!

    一是他看不上杨亦冉,二是跟杨家扯上关系太麻烦,所以他还没蠢到往自己头上放虱子。

    燕灵均的话堪比刀刃,狠狠扎在了杨亦冉的心上。

    面如死灰,心如刀绞。

    绝望到极致,杨亦冉悲极反笑,眼底泛起一抹怨毒的寒光,愤恨地看着燕灵均,带着诅咒意味地冷冷说道:“呵!燕灵均,你以为楼上那个贱女人是真的爱你吗?我告诉你她不是!等燕氏垮了,等你变成了穷光蛋,她立马就会离开你的!!”

    燕灵均看着气急败坏的杨亦冉,但笑不语。

    他的笑,饱含着浓浓的讥诮。

    事已至此,杨亦冉知道已无转机,她滕地站起来,咬着牙根冲着一脸云淡风轻的燕灵均撂下狠话,“燕灵均,你这样对我,你也别想有好下场,你就等着燕氏被收购吧!!”

    说完,杨亦冉带着满腹怨恨,绝望离开。

    燕灵均依旧翘着二郎腿,点了一根烟,唇角勾勒着一抹阴冷的弧度,冷眼看着杨亦冉离去的背影。

    “还没听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