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74章:宁愿不要燕氏
    她强装镇定,讨好地讪笑,“可她是你的女儿嘛,既然是你的女儿,自然也是我的”

    “跟你无关!”

    杨亦冉话未说完,就被燕灵均冷冷抢断。

    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四个字,冷酷又无情。

    杨亦冉唇角的笑靥,一点一点地变得僵硬,然后慢慢地消退。

    她死死看着眼前的男人,眼底一片灰败。

    他字里行间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每一个字都透着一股残忍的气息

    他狠狠的拒绝了她,她不是听不懂,只是不敢懂

    懂了,就等于什么都没有了。

    懂了,就等于她的梦碎了。

    懂了,就等于她彻底失去他了!

    虽然她或许从来就没有真正拥有过他

    明知大势已去,可杨亦冉不愿接受现实。

    她想自己熬了这么多年,失了身又赔了心,还落得一个再也无法孕育孩子的凄惨下场,所以,她怎么可以就这样放弃?

    不!

    她不放手!

    死也不放!!

    杨亦冉红着眼眶,凄楚可怜地看着燕灵均,颤声哽咽,“阿均”

    “杨亦冉,梦了三年,你还没醒吗?”燕灵均姿态慵懒地翘着二郎腿,一边优雅地抽着烟,一边淡淡讥诮。

    梦了三年

    还没醒吗

    “”杨亦冉面如白纸,她知道,他在暗讽她想嫁给他是痴人做梦。

    眼前的男人从最初到现在一直对她都是不冷不热的,可从来没有哪一次会让她像今天这样觉得惶恐

    狠狠吸了口气,杨亦冉隐忍着心里的慌乱,忙不迭地走过去拉住燕灵均的手臂,“阿均,你是在生我爸爸的气吗?”

    燕灵均的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杀气。

    “生气?呵!我感谢他还来不及呢!”他慵懒轻吐,轻勾着唇角笑得讳莫如深。

    一声“感谢”,意味深长。

    他嘴上说着没生气,可杨亦冉哪里敢信。

    遇上这样的情况,是个男人都会愤怒,他那么骄傲,怎么可能会不在乎?

    杨亦冉有些不可思议,燕氏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他怎么还能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呢?

    装的!

    他肯定是装的,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他的内心肯定非常焦急

    “阿均,你别生气,我爸爸还没有做最后的决定,他说了,只要我们结婚,他会把他手上的股权给我当嫁妆的!”杨亦冉连忙说道,卑微地讨好,自以为这是在给燕灵均台阶下。

    燕灵均闻言,却冷笑更甚,“如果我不娶你他就要把股权卖给别人对吗?”

    一字一句,如刀子般锋利。

    杨亦冉一怔,哑口无言。

    燕氏面临困境,杨德昌手中的股权成了关键,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他把股权卖给收购方,燕氏这个珠宝王国就得易主了。

    所以杨德昌最近非常嘚瑟,股东大会上各种大放厥词,字里行间莫不是对燕灵均的威胁。

    然而燕灵均却甩都不甩他。

    燕宏海给燕灵均施加压力,燕灵均同样不予理会。

    终究是年纪大了,最后燕宏海急出了病,正在住院当中,公司里的事交由燕灵均全权负责。

    “阿均”

    “杨亦冉,你知道我生怕最讨厌的是什么吗?”

    杨亦冉试图解释,可刚一开口就被燕灵均抢断了。

    她咬唇沉默,怯怯地看着他,顿时就不敢说话了。

    “我最恨别人威胁我!”燕灵均甩开杨亦冉的手,眯眸冷笑,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杨亦冉闻言,吓得连连摇头,焦急恐慌地否认,“不是的阿均,我爸爸不是在威胁你,他不是,你别误会”

    “你确定我是误会?”燕灵均斜睨着惊慌失措的杨亦冉,轻蔑冷嗤。

    面对燕灵均犀利似剑的目光,杨亦冉无法再为父亲辩解,低着头心虚地小声呐呐,“他是担心我”

    她等了三年都没等到燕灵均娶她,父亲杨德昌已经数次把她骂得狗血淋头,说她是个废物,连个男人都搞不定

    没人能懂她心里的委屈!

    天知道她有多想要嫁给燕灵均,有多想跟他永远在一起,有多想为他生儿育女,可是他根本不给她靠近他的机会,她怎么把他搞定?

    她不是没试过勾、引,可他像个柳下惠,对她的美色根本不为所动。

    “你回去告诉你爸,从今以后他都不用再担心了,我现在明确地告诉你杨亦冉,我不会娶你!永远都不会!”燕灵均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往后一靠,看着杨亦冉冷冷说道,完了还残忍地补了一句,“这么说吧,娶你这件事,我想都没想过!!”

    想都没想过

    冷酷无情的五个字,如一枚利剑般狠狠刺中杨亦冉的心脏,鲜血淋漓,痛得她脸如白纸。

    “阿均你”杨亦冉像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绝情的男人,心脏在狠狠抽搐,如同刀割。

    燕灵均垂着眼睑,修长完美的手指轻轻弹了弹膝盖上的灰尘,“我本不想羞辱你,可你非要送上门来自取其辱,我还能说什么呢?”

    送上门来

    自取其辱

    杨亦冉活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嫌弃过。

    她虽然比不上陶陶美得那么惊心动魄,但长得也不差,从小到大围绕在她身边的男人那也是不计其数的。

    可为什么到了燕灵均这里,她就变得如此不堪,如此一文不值了呢?

    希望破灭,面对燕灵均的无情,杨亦冉不得不因爱生恨。

    她死死攥紧双手,任凭尖利的指甲深陷掌心,狠狠咬了咬牙,然后收起卑微对他冷冷威胁,“阿均,你这样对我,我爸爸真的会把他手上的股权给别人的!”

    “请便!”燕灵均轻蔑地撇了撇嘴,云淡风轻地吐出两个字。

    杨亦冉错愕,不可置信地看着一脸满不在乎的燕灵均。

    他说什么?

    请便?

    他不要燕氏了?

    杨亦冉觉得不可思议,用一种“你疯了吗”的眼神看着老神在在的燕灵均,失声叫道:“为了一个贱女人,你真的要这样意气用事吗?以前你或许不在乎我爸爸所持有的那点股权,但现在燕氏正面临危机”

    “所以你们杨家觉得时候到了,可以威胁我了是吗?”燕灵均懒洋洋地抢断道,笑容里透着一抹阴森。

    “我们不是想威胁你”

    “杨亦冉,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了,是不是威胁你我心知肚明,做人真的无需这么虚伪!”

    被燕灵均一再呛声,杨亦冉难过又难堪。

    她红着双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委屈地狠狠哽咽,“娶了我你就可以保住燕氏,这样不好吗?”

    “不好!”燕灵均坚定摇头,极尽残忍地说道:“我宁愿不要燕氏,也不会要你!”

    宁愿不要燕氏

    也不会要你

    杨亦冉面如死灰。

    “为什么啊!!”她崩溃了,眼泪刷地滚落下来,终于忍无可忍,悲愤欲绝地嘶声大吼:“你为什么不愿意娶我?我到底哪里不好?我到底哪里不好啊?!!”

    她长相不差,优雅温柔,明明就是所有男人梦中情人的类型啊!

    而且她一直洁身自好,跟他的时候还是第一次呢!

    他为什么就不能珍惜她呢?她那么爱他,他为什么就不能对她好点呢?

    陶陶那个贱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他怎么就这么贱骨头呢?

    她那么爱他他不要,陶陶对他冷冰冰的他反倒拼了命地贴上去。

    他那么骄傲不是吗?陶陶那只破鞋都背叛过他了他居然还捡回来穿?他就不怕被圈子里的朋友知道了笑话他吗?

    杨亦冉想不通,内心极度不甘。

    面对燕灵均的无情,杨亦冉想,既然她苦苦哀求没有作用,那就只能撕破脸了。

    “燕灵均,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怀过你的孩子啊!我为了你这辈子都做不成妈妈了啊!你不可以这么残忍的,你要对我负责的,你不能不要我!!”她冲着他嘶声大喊,试图引起他的愧疚。

    哪知他却露出一抹诡异的笑,说

    “你确定你当初怀的孩子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