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73章:还没醒吗?
    她转头去看妈妈,想把这个“好消息”重复给妈妈听,哪知一不小心,却看到了妈妈的脖子

    “哎呀妈妈,你的脖子怎么了?”

    燕小小惊叫起来,爬起来跪坐在妈妈身边,小胖手一把拉开了妈妈的衣领。

    陶陶猝不及防,来不及阻止女儿的小手,脖子上的吻痕赫然暴露在空气中

    本是白希的脖颈,已然布满了青紫吻痕,多得触目惊心。

    跟被人打了一般。

    所以燕小小才会被吓得叫起来。

    燕灵均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唇角,好整以暇地看着脸色终于有了变化的陶陶。

    同时他对自己的杰作表示很满意。

    接收到燕灵均充满戏谑的目光,陶陶恨得咬牙切齿。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

    嗯,他故意在她身上制造出很多很多的痕迹,像是在以此宣告所有权

    跟以前一样幼稚不!比以前更幼稚!!

    以前他也喜欢在她身上留痕迹,但都不会弄出这么多,这一次他跟书上写的那种变、态有得一拼,不止是脖子和月匈,甚至连她的腿根处,都被他口允得青一块紫一块,简直是惨不忍睹。

    他将她身上每一处角落,都烙下了他的印记!

    陶陶看到燕灵均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明明是始作俑者,却如此理直气壮,简直是混账到了极点。

    “被虫子叮了。”

    在女儿充满担忧的目光中,陶陶只能随口编了个谎言。

    燕小小一听,急了,“什么虫子啊?有没有毒啊?妈妈,我们快去医院看看吧!”

    说着就抓起妈妈的手用力扯,想要立马去医院,生怕妈妈有个好歹。

    燕灵均吃醋了。

    小丫头真偏心,眼里只有妈妈没有他这个爸爸!

    他脸上有伤就只是问问,看到妈妈脖子的痕迹就焦急担忧地让妈妈去医院

    燕灵均感觉到了自己在女儿心中的地位很低下,满腹幽怨。

    “妈妈没事儿,不需要去医院。”陶陶摇头安抚女儿。

    就她现在这个样子,哪敢出门?

    “真的么?”燕小小不放心。

    “嗯,真的!”陶陶用力点头表示自己没有说谎。

    确定妈妈没事,燕小小这才轻轻哦了一声。

    突然,她想到什么,转头看着爸爸疑惑不解地问:“对了爸爸,你怎么从我妈妈的房间里出来啊?”

    陶陶一僵。

    她还以为女儿已经忘记这一茬了呢

    燕灵均看着陶陶。

    陶陶瞥了他一眼,冰冷的眼神透着一丝警告

    燕灵均不乐意了。

    她越是这样不想让女儿知道,他就越是要说出来。

    “因为我在里面睡的!”他说,理直气壮得仿佛他本来就该睡在里面一般。

    陶陶狠狠蹙眉。

    他有病啊?!

    欺负了她便也罢了,还想昭告全世界?

    燕小“你昨晚在我妈妈房间里睡的?”

    “嗯!”

    “为什么你可以睡在我妈妈的房间?”小丫头不高兴了。

    燕灵均失笑反问:“为什么不可以?”

    “我都不可以你怎么可以?”燕小小很生气。

    本来她一直都是跟着妈妈睡的,可是来到这里之后,她就变成了一个人睡。

    前几天她的房间里堆满了新玩具,她图新鲜,一个人睡倒也还挺欢喜的,而且妈妈都会陪着她直到她睡着了才会下楼,早上她还没醒来妈妈就已经来唤她起牀了,所以她根本不觉得害怕。

    可在对玩具失去热情之后,她就想念妈妈的怀抱了。

    睡在妈妈的怀里特别幸福!

    她想跟妈妈一起睡,可是妈妈却说不可以,还说从今以后她都只能一个人睡觉。

    既然她都不能跟妈妈一起睡,为什么爸爸就可以呢?

    燕小小表示想不通。

    燕灵均,“因为我跟你不一样!”

    “为什么不一样?”燕小小不服气。

    燕灵均似笑非笑地看了陶陶一眼,然后对女儿说:“你明天上学的时候可以问问其他小朋友,他们的爸爸妈妈晚上是不是睡在一起的。”

    陶陶无语。

    他可能真的脑子有病了。

    她和他之间,岂能跟别人家正常夫妻相比较?

    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连炮友都算不上好么!

    不过是一不小心有个共同的女儿罢了!

    “我不管!反正我要跟妈妈睡。”燕小小开始撒泼,转身就扑进妈妈怀里,死死抱住妈妈,“妈妈,我今晚要跟你睡!”

    妈妈是她的,谁都不许跟她抢!

    “好啊!”

    “不行!”

    陶陶毫不犹豫地点头,却遭到燕灵均的反对。

    “为什么不行?”燕小小一脸敌意地看着爸爸。

    嗯,谁跟她抢妈妈,谁就是她的敌人!

    陶小小有些后悔。

    早知道“爸爸”会跟自己抢妈妈的话,她就不要爸爸了!

    她以为有了爸爸就多一个人疼爱她,哪知道竟是多了一个人分享妈妈温暖的怀抱

    亏大了!

    陶陶无语地看着燕灵均。

    呵!他凭什么说不行?

    怎么着?他今晚还想来

    简直不要脸!

    陶陶想,一会儿她得藏把剪刀在枕头底下,他今晚要是还敢来她房间,她就对他不客气!

    见母女俩对自己同仇敌忾,燕灵均有点憋屈,但在这非常时期里,女儿是万万得罪不得的

    若女儿不高兴了,吵着要走,那他又得想别的招把她们娘俩留下来,累!

    嗯,这样绞尽脑汁的想办法强留她,真的特别累。

    所以面对女儿的无理取闹,他只能哄,“因为你已经长大了啊,是个大姑娘了,要听话,要乖,爸爸才会喜欢你。”

    “我不要你喜欢,我只要妈妈喜欢就行了!”燕小小丝毫不给面子地大喊道,一脸戒备地盯着爸爸。

    “”燕灵均一脸黑线,感觉自己被孤立了。

    虽然他一直都是被孤立着的

    明明是一家三口,可她的眼中只有女儿,女儿的眼中也只有她,而他,在她们母女眼中怕是什么也算不上的。

    我只要妈妈喜欢就行了

    陶陶给了女儿一个赞赏的目光,心里暖洋洋的。

    都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这话还真不假,辛辛苦苦养了三年,嗯,没白养!

    燕灵均抿唇不语,不咸不淡地睨着抱在一起的母女俩,心里酸不溜丢的。

    哼!小白眼狼,他本还期望着她能成为自己的助攻呢,哪知道她不止不帮他竟然还捣乱!

    抢就抢,他就不信自己会抢不过一个小屁孩!

    燕灵均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己的亲闺女。

    言情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陶陶在自己的枕头底下藏了一把剪刀,但是没用上。

    因为燕灵均没有再到她的房里去,而是

    命令她去他的房里。

    嗯,就是命令!

    陶陶果断拒绝。

    然而燕灵均却凉飕飕地给她来了一句,“不来你就滚!”

    他的意思她懂,就是如果她不听话以后就别想见女儿

    无耻!!

    心里一千一万个不乐意,可最后她却不得不妥协。

    待到女儿睡着,陶陶从女儿房间出来就看到燕灵均正姿态慵懒地依靠在主卧的门框上。

    他一手揣袋,一手持杯,正惬意地品尝着杯中酒。

    他看着她,黑眸微眯,眼神意味深长。

    当彼此四目相接,他转身往房内走去。

    陶陶犹豫了两秒,然后默默跟上。

    逃避终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反正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那就勇敢面对吧!

    陶陶进入主卧就觉得浑身不舒服,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三年前的那个雨夜,自己跪在楼下所看到的那一幕

    杨亦冉的娇喘犹在耳边,他完事之后站在窗边冷眼看着她的画面也历历在目

    他嫌她脏,其实她也嫌他不干净

    所以他们之间已经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永远也回不去了。

    进了房,陶陶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内侧,不愿再往前一步。

    燕灵均一看她那副不甘不愿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剑眉一拧,没好气地冲她怒斥,“站那么远干什么?”

    他又不是毒蛇猛兽,躲他那么远几个意思?现在知道怕他了?早干嘛去了?!

    陶陶一言不发,往前走了两步。

    然而彼此还是相隔着颇远的距离。

    燕灵均很不满意!

    “过来!”他阴沉着脸,霸道地命令。

    陶陶又前进了两步。

    她像只青蛙,戳一下就跳一下,他不戳,她就呆呆地站着。

    燕灵均狠狠磨牙,隐身切齿,“我叫你过来!”

    陶陶默默叹了口气。

    反手将门关上,然后径直走到他面前。

    她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依旧沉默不语。

    燕灵均危险地半眯着双眼,目光冷厉地盯着态度消极的女人,爱恨不能。

    多希望自己能少爱她一点啊,因为对她的爱少一点,自己的尊严就可以多一点

    他死死盯着她,像是恨不得在她脸上瞪出两个洞来一般。

    陶陶本很淡然,可在他饱含怨愤的瞪视下,心渐渐有些乱了

    “为什么没跟他在一起?”

    就在她快要受不了这死寂般的沉默时,他终于说话了。

    他

    陶陶微微一怔。

    愣了一秒,她才反应过来这个所谓的“他”是谁。

    嗯,他说的是周灵北。

    她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真想反问他一句,她为什么要跟周灵北在一起?

    就因为那荒唐的一次?

    那一次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她到现在都很模糊,而在发生那件事之前,她明明已经不再爱周灵北,而是移情别恋爱上了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在心有所属的情况下还和曾经喜欢过的人上了牀!

    “还爱他吗?”

    突然,他阴测测的声音又灌进耳朵里。

    “不爱!”她答,毫不犹豫。

    早就不爱了,甚至在这三年里,她想起周灵北的次数屈指可数。

    燕灵均比较满意。

    他很想问一句“我呢”

    但又不敢,怕她的回答会让自己失望

    在她面前,他向来信心不足,在他以为她是爱他的时候,她却背叛了他,现在他就更不敢问这样的问题了,因为那会显得他很愚蠢。

    “后悔过吗?”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又问。

    陶陶垂着眼睑盯着自己的脚尖,唇角隐隐泛起一抹苦笑。

    怎么可能不后悔呢?

    她不止一次地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听他的话,她应该跟周灵北保持距离的,如果那天她没有单独去看望生病的周灵北,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可能是她对自己太自信了吧,觉得自己是那种爱上一个人就会有一颗忠贞不二的心,哪知道她高估了自己

    事实证明,他骂得对,她就是个水姓杨花的女人!

    其实不止他看不起她,连她自己都唾弃自己

    失神间,他已放下酒杯走到她的面前。

    感觉到眼前有黑影覆盖过来,她仓皇抬眸,下意识地往后退。

    他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不许她逃。

    “想要我原谅你吗?”他极冷极冷地盯着她的眼睛,问。

    陶陶又是一愣。

    原谅?

    她犯下那样的致命错误,他还愿意原谅她?

    即便他只是说着玩儿的,她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可是那么那么的骄傲啊,怎么可能容许自己的人生染上这样的污点呢?

    乍然听到他说“原谅”二字时,她的心颤动了一下,然而眼底的光芒刚一浮现,立马又黯淡了下来。

    事已至此,其实原不原谅又有什么关系呢?

    三年前她是真的希望得到他的原谅,可现在

    无所谓了。

    反正原不原谅他们之间也都只能是这样了,既没有未来,也回不到过去。

    所以她觉得,他们之间最好的结局是老死不相往来,相忘于江湖!

    可他为什么非要这样不依不饶呢?为什么非要两个人绑在一起痛苦难过呢?

    “说话!你哑巴啊?!”燕灵均勃然喝道。

    他一脸怒容,狠狠瞪她,对她的沉默大为光火。

    他都退到如此地步了,她竟然还是这样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她到底有没有良心?还是她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爱她爱得如此卑微狼狈,说她是毁他一生的罪魁祸首都不为过。

    她就是他的克星,他这辈子算是栽在她手里了。

    他咄咄紧逼,她无路可退,唯有面对。

    “我只希望你能对小小好一点,其他的”陶陶用力抿了抿唇,然后抬眸直视着男人的眼睛,表情淡漠至极,“你高兴就好!”

    你高兴就好

    燕灵均大怒。

    他面如玄铁,狠狠咬牙,从齿缝里迸出字来,“你这话的意思是你并不后悔也不希望得到我的原谅喽?!”

    他感觉自己又做了一回傻瓜!

    在她那样伤害他之后,他还能有原谅她的念头,她不是应该感激涕零吗?

    他怎么就爱上一个这么没良心的女人呢?

    接收到燕灵均饱含谴责的瞪视,陶陶心里泛起一抹苦涩,有些疲惫地幽幽道,“燕灵均,是我的错,我认,但你报复我应该也报复够了”

    “不够!”他勃然怒吼。

    他都恨死她了!

    她觉得他已经报复她了吗?

    不!她错了!

    他根本没有真正对她发起报复,他若真想报复她,她以为她今天还能这样完好无损的站在他的面前吗?

    他说不够

    “您继续!”陶陶冷冷一笑,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燕灵均看到小女人这副阴阳怪气的态度就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在隐隐作痛。

    “你是不想跟我好好谈了是吗?”他危险地半眯着双眼,阴测测地切齿。

    他用力抓着她的手臂,疼得她眉头紧蹙,却倔强得一声不吭。

    燕灵均气得很。

    而他越气,她就越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反正我现在最在乎的是女儿,你想报复我就只能对女儿下手,可女儿也是你的,你若为了恨我连自己的亲骨肉也不放过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

    “所以你这是有恃无恐了是么?!”他恶狠狠地瞪她,胸腔微微起伏。

    “燕灵均,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我真的觉得我已经不再欠你什么了!”面对他的咄咄紧逼,她颇感无力,淡淡说道。

    “呵呵!”他冷笑,极尽讥讽。

    她不理会,垂着眼睑掩饰着眼底的悲伤,“你是小小的父亲,抚养权我知道我抢不过你,而我离不开小所以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你就明明白白说吧,不用这样拐弯抹角。”

    他非要把她留在这里不过就是为了折磨她,无所谓,只要能跟女儿在一起,日子多难过她都能熬。

    燕灵均沉默,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一分钟后,他说:“等女儿十八岁,你才能离开!”

    十八

    他的意思是,她得在这里呆十五年?

    可是

    “若你哪天结婚”

    “关你什么事?你只需要在这里把女儿照顾好就可以了!”他抢断,没好气地剜她一眼。

    陶陶被呛得哑口无言。

    对呀,他结不结婚跟她没有一毛钱关系!

    所以他的意思是要她在这里免费给他做十五年的保姆?

    “同不同意?不同意马上滚!”

    她还没想好,他已经开始步步紧逼。

    陶陶想,女儿还现在离开肯定是不行的,那就只能

    “好!”她妥协。

    燕灵均默默松了口气。

    他骗不了自己,其实他刚才很紧张,就怕逼得太紧会适得其反,怕她一扭头就撇下女儿不管了

    陶陶答应之后,以为燕灵均满意了,转身便要走。

    “去哪儿?”

    哪知下一秒身后就传来他凉飕飕的喝问。

    她回头,“回房啊。”一脸“你还想怎么样”的不耐表情。

    燕灵均星眸一瞪,没好气地冷嗤,“回什么房!跟我装傻是么?”

    “”陶陶茫然。

    装傻?

    装什么傻?

    燕灵均有点窘迫,因为自己太过急切了。

    用力抿了抿唇,他正了正脸色,表情严肃地说道:“女儿还我们有义务给她灌输正确的家庭观!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创造出一个温馨的家,让她健康成长!”

    “所以?”她斜睨着他义正辞严的模样,眼含讥诮。

    燕灵均,“别的小孩子的爸爸妈妈是怎样的我们就怎么样!”

    陶陶想了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

    简单点说,他是要跟她在女儿面前假扮一对正常夫妻

    为了女儿的身心健康,这也未尝不可。

    她点头,“行,小小在的时候我尽量配合”

    “她在不在你都得配合我!”他抢断,霸道至极。

    在不在都得配合

    陶陶懂了,霍地瞠大双眼,气愤不已,“你说我只要把女儿照顾好”

    “还有我!!”

    “”哑了半晌,她才找到自己声音,怒不可遏,“燕灵均,你”别欺人太甚!

    然而她话未落音,就被他狠狠拽进了怀里。

    她惊慌挣扎,他却越扣越紧。

    陶陶不肯妥协,在他怀里使劲儿挣扎。

    昨晚差点被他弄死,今晚真的不行了,到现在她还觉得疼呢

    陶陶觉得自己这可真是羊入虎口自投罗网了啊!

    见她不听话,他剑眉一拧,冷着脸在她耳朵上阴森森地切齿威胁,“你别动我今晚就不碰你,你敢反抗我就弄死你!”

    他说他今晚不碰她

    陶陶别无选择,唯有乖乖放弃挣扎。

    夜已深。

    燕灵均满足地拥着陶陶,很快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陶陶却心情复杂,久久不能入睡。

    所以,她现在不止是女儿的保姆,还是他暖牀的工具

    似乎,他们又回到了最初那种让人难以启齿的关系

    只不过现在多了一个女儿!

    言情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从回到市的那天陶陶就知道,麻烦会紧随而至

    而这个“麻烦”,自然是

    杨亦冉!

    次日,燕灵均出门办事,前脚赶走,后脚就有人摁了门铃。

    正在陪女儿看故事书的陶陶起身开门,然后拉开门就对上一张充满惊愕的美丽容颜。

    看到陶陶的那瞬,优雅从容的杨亦冉跟见了鬼一般,脸色瞬时惨白如纸。

    “你你你是”杨亦冉你个不停,语不成声,震惊得回不来神。

    相对而言,陶陶则淡定许多,只是在短暂的惊怔之后就恢复如常了。

    “燕灵均不在!”陶陶淡漠吐字。

    听到陶陶的声音,杨亦冉顿时心如死灰,“你真是陶陶?”

    “许久不见,杨小姐别来无恙!”陶陶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嘴角,淡淡讥诮。

    “你你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回来做什么?你你你凭什么在这里?你滚出去!”杨亦冉终于绷不住了,情绪崩溃,慌得语无伦次。

    她不是失踪了吗?怎么又冒出来了呢?

    杨亦冉感觉到了绝望。

    这三年,她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都没能如愿坐上燕太太的宝座,现在陶陶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又回来了,难道她注定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她付出了那么多心血,等待了这么多年,结果却还是一无所有?老天爷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呢?!

    杨亦冉的心里已经有了不祥的预兆,“燕太太”这个宝座,将永远与她擦肩而过

    从流产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就紧绷着一根弦,在看到陶陶的那一瞬,崩断。

    就算没了孩子,她也一直怀揣着希望,因为她觉得在没有陶陶之后,她的胜算是最大的。

    可她在燕灵均身边默默等了三年,都没有等来他的一声“我娶你”。

    杨亦冉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她跟燕灵均只有一晚,竟能成功怀孕。

    嗯,燕灵均只碰过她一次!

    她知道,他碰她只是为了报复陶陶,但她无所谓,只要能爬上他的牀就行。

    在后来的三年里,她勾、引过他无数次,可他都没有上钩

    得知自己怀孕之后,她高兴坏了,带着妹妹到陶陶的面前炫耀,看到陶陶面如死灰的样子,那一刻,她的内心无比的畅爽。

    然而,这天大的喜事却在三个月后变成了“丧”事

    杨亦冉这辈子都忘不了自己失去孩子的那一天!

    那天,她陪同燕灵均去参加一个酒会,然后她在去上洗手间的时候,失足滑倒,从楼梯上滚落而下

    地面上有一滩油渍。

    酒店负责人说是服务生不小心洒落的,等杨家的人去追查的时候,服务生已经被酒店开除,找不到人了。

    摔倒之后,她流了很多的血,不止孩子没保住,还做了一个手术

    做完手术之后,医生告诉她,这次流产给她的子宫造成了无可挽救的创伤,今后她再想怀孕的几率为零

    她当即崩溃。

    不过好在彼时的陶陶已经失踪了,而孩子没了燕灵均也没有责怪她。

    这三年,燕灵均对她不咸不淡,没有明确拒绝她的示好,也没有给她任何承诺。

    他们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过了三年。

    而让她比较欣慰的是,虽然他没有给她名分,但他的身边也没有其他女人,所以相对而言,她是最特殊的那一个。

    她以为只要自己一直默默守在他的身边,总有一天他会发现她的好,总有一天他会娶她

    她不能生没关系,现在科技发达,他们可以代孕,实在不行他也可以去外面找别的女人给他生,反正她只要燕太太这个宝座就可以!

    然而她的所有希望,在今天破灭!

    陶陶居然回来了!!

    仿佛与陶陶有血海深仇,杨亦冉看着陶陶的眼神,像是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杨亦冉心里在想什么陶陶大抵也能明白,淡淡地扯了扯嘴角,说:“杨小姐无需激动,我现在只是这里的佣人。”

    佣人?

    杨亦冉不信。

    呵呵!当她傻瓜吗?佣人那么多,为什么非得请她做?

    正在这时,燕小小觉察到了不对,蹭蹭蹭从客厅里跑出来。

    “妈妈。”冲上去一把抱住妈妈的腿。

    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孩子,还抱住陶陶的腿喊妈妈

    杨亦冉又是狠狠一震。

    她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燕小如遭雷劈。

    “她是谁?!”她面如死灰,指着陶小小失声喊道。

    杨亦冉表情狰狞,燕小小害怕得躲到了妈妈的身后。

    “我女儿。”

    反正已经被杨亦冉听到了,陶陶没有隐瞒,索性承认。

    其实陶陶不愿意让杨亦冉看到女儿,可女儿就这样冲出来了,她来不及阻止。

    杨亦冉,“阿均的?”

    陶陶沉默。

    杨亦冉的心里在呼天抢地地喊着“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你、你居然给阿均生了一个女儿你居然”杨亦冉的目光充满了怨毒的寒光,恶狠狠地盯着躲在妈妈身后的燕小恨得咬牙切齿。

    燕小小吓得频频往妈妈身后缩。

    啊啊啊!这个阿姨的眼神好可怕,太吓人了!

    感觉到女儿的恐惧,陶陶连忙转身将女儿抱起,然后对情绪崩溃的杨亦冉淡淡说道:“杨小姐请随便坐,我马上通知燕先生回来!”

    说完就抱着女儿朝着楼上快步走去。

    杨亦冉盯着女儿的那种眼神,让陶陶内心不安

    言情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燕灵均接到陶陶的电话时,心里还暗自欢喜,以为没心没肺的女人终于开窍了。

    哪知她开口就让他立马回去一趟,说他的未婚妻正在家里等他

    他二话没说,丢下很重要的会议就往家里赶去。

    半个小时后,他回到家,进入客厅只见杨亦冉正像个木偶一般僵坐在。

    不见陶陶和女儿的身影。

    “阿均!!”

    看到燕灵均回来,杨亦冉终于回魂了,蹭地跳起来朝他扑过去。

    杨亦冉抓住男人的手就开始喊:“你告诉我,陶陶在说谎对不对?那个女人在说谎对不对?那不是你的女儿!那个小女孩不是你的女儿!”

    她近乎歇斯底里,像个神经病。

    “是我女儿。”燕灵均冷睨着情绪失控的杨亦冉,一边淡淡答道,一边将自己的手臂从她手里挣脱出来。

    是我女儿

    云淡风轻的四个字,直接判了杨亦冉死刑。

    杨亦冉胡乱地摇着头,神经质地念叨着,“不不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信不信我不信!!”

    “不需要你信,我信就可以了!”燕灵均在沙发里坐下,举止优雅地点了一根烟,慢条斯理地抽起来。

    隔着淡淡的烟雾,他的脸变得朦胧,越发给她一种抓不住的恐慌感

    杨亦冉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她一边在心里大喊着不能这样,一边用力抿了抿唇,强迫自己露出一抹温柔的笑靥,“她真是你的亲骨肉啊?那真是太好了!我的身体出现了问题,这样一来就弥补了我们的缺陷,阿均你放心,我会对她好的!”

    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杨亦冉的音量直线下降,由尖锐变成了娇嗲。

    她很懊悔,刚才不该表现得那么激动,那样会让他误以为她不喜欢他的女儿

    好吧!不是误以为!她本来就不喜欢他的女儿!

    尤其是他跟陶陶那个贱、人生的女儿!!

    可是她不该表现出来,因为他肯定不会喜欢

    杨亦冉恨陶陶,恨不得她死,因为陶陶一出现,就让向来很沉得住气的她失去了理智

    燕灵均挑眉,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变脸神速的杨亦冉。

    如此蹩脚的演技,当他瞎啊?!

    “我刚看到她了,她很乖,很可爱,以后我会对她视如己出,我会好好爱她,真的!”杨亦冉努力保持微笑,急切地柔声说道,语气坚定得如同发誓,像是生怕他不相信自己一般。

    哪知燕灵均淡淡一笑,却说:“她有自己的妈妈,不需要你的爱!”

    有自己的妈妈

    他的意思是,他要跟陶陶复合?

    杨亦冉要疯了。

    她强装镇定,讨好地讪笑,“可她是你的女儿嘛,既然是你的女儿,自然也是我的”

    “跟你无关!”

    “阿均”

    “杨亦冉,睡了三年,你还没醒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