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72章:爸爸你跟人打架了吗?
    “啊”

    下一秒,随着她的惊叫声中,她就被他狠狠抛在了她的小牀上。

    头晕目眩,陶陶感觉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被摔得七晕八素,正想挣扎着爬起来,然而刚一转头就看到高大强壮的男人如同一座大山般朝着自己覆压下来

    吓得她忙不迭地往牀头爬去。

    可很快脚踝就被他抓住,他顺势将她一拖,她便又回到了原点。

    “燕灵均你啊”

    她惊叫连连,然而话未落音就被他压在了身、下。

    除了两只手还有自由,其他地方丝毫动弹不得。

    燕灵均一言不发,压住试图挣扎的女人就开始扯她身上最后的屏障

    在酒精的驱使下,他越发不管不顾,目标明确,所以毫不犹豫。

    “你想干什么呀你放开我!!”陶陶要疯了,手忙脚乱地阻拦他的手,然而她力气没他大,根本阻止不了,最后只能攥紧双手胡乱地在他身上捶打,压抑地尖叫。

    燕灵均在心里冷笑一声。

    他想干什么?

    呵!问得好!!

    他想干什么她不知道吗?

    装什么装?!

    还是说一孕傻三年,她生女儿生傻了?!

    眼看身上的衣服马上就要被他剥完了,陶陶怂了。

    “燕灵均你别这样求你唔”她红了眼眶,卑微地向他求饶。

    留下来她已是迫不得已,他再这样欺负她的话,她真是

    真是太委屈了!

    然而她越是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他就越是想要狠狠的蹂躏她

    “啊燕灵唔”

    嫌她聒噪,他索性低头封住她的嘴。

    懒得听她再废话,他扣住她,三两下扯掉她身上剩余的屏障,然后置于她的双腿之间。

    沉腰,一举攻破

    言情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没有硝烟的“战场”,却比残酷的战争更为激烈。

    一整晚,谁都没有消停过。

    他发了狠地弄她,她也卯足了劲儿挠他,抓他,打他,咬他

    甚至连他的脸她都挠了两把。

    他气极,更凶狠地把她往死里弄。

    直到把她弄到没有了反抗之力,他才稍微轻了一点点。

    整个疯狂的过程中,陶陶像是水里来火里去,感觉死过好几回似的。

    几个小时的激战,燕灵均负伤累累,肩上、背上、腰上、脖子甚至是脸上,都有她留下的抓痕

    却也心满意足!

    反正他一个大男人受点皮肉伤根本无所谓。

    而且她越是跟个小野猫似的难驯,他就越是觉得带劲儿。

    燕灵均清心寡欲了三年,终于吃了回饱饭,睡了回好觉。

    结束之后他也没回楼上卧室,而是挤在她的牀上,一觉睡到中午才起来。

    陶陶就没那么好命了,被他强迫操练了一晚上,睡了不到一小时就天亮了,不得不拖着酸痛的身子起牀给女儿准备早餐。

    她又累又困,精神不济严重睡眠不足。

    还好今天是周末,女儿不用去幼儿园,不然顶着一对黑眼圈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出门。

    吃完早餐之后燕小小要求妈妈陪着她一起看动画片,陶陶很困却也无处可去

    因为她的牀已经被燕灵均给霸占了!

    所以只能在客厅里陪女儿。

    可动画片那么幼稚,看着看着,她就打起了盹儿。

    像小鸡啄米,脑袋一点一点的。

    “妈妈。”

    瞌睡打得正起劲儿,突然听到女儿在唤她。

    “嗯?”她惊醒,努力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女儿。

    “你昨晚没睡觉吗?”燕小小皱着小眉头,一脸不解地问。

    没睡觉吗

    嗯,她还真是没睡觉!

    不止没睡成觉,还没各种摆弄了一晚上,体力严重消耗不打瞌睡才怪。

    可这样的话她自然是没办法跟女儿说的。

    “睡了。”她只能骗女儿。

    “那你为什么还打瞌睡呢?”燕小小眨巴着小眼睛,好奇追问。

    陶陶默默叹了口气,“没睡够。”

    见妈妈无精打采,燕小小想起自己若是没睡够会有多难受,于是乖巧体贴地对妈妈说:“那我自己看,妈妈你去睡觉吧。”

    她倒想睡,可这偌大的别墅里根本没她睡觉的地儿。

    “没事儿,我不困了。”陶陶坐直身,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强打精神地摇头道。

    这时,吱呀一声,佣人房的门开了。

    燕灵均从容不迫地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他穿着白衬衣黑西裤,还是昨晚回来那一身。只见他一边漫不经心地挽着袖子,一边不紧不慢地朝着沙发走来。

    从他开门的那一瞬,陶陶就已经发觉,可她目不转睛地死死盯着电视,不想也不敢看他。

    他的出现让她全身紧绷,莫名紧张,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脑海里全是昨晚那些疯狂的瞬间

    即便三年之前已经跟他睡过无数次,可三年之后再跟他这样纠缠在一起,她觉得比最初被他强迫的时候还更加难受

    陶陶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搞不懂燕灵均心里在想什么了。

    他明明恨她入骨的不是吗?为什么还愿意碰她呢?

    像他这样的男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非要强迫她呢?

    因为报复?

    可是报复她可以有很多种手段,为什么非要是这种呢?

    是因为这种报复手段羞辱性更强吗?

    可能是吧

    或许是心理作用,随着燕灵均的靠近,陶陶开始觉得身体有些不适

    那里,隐隐作痛。

    他昨晚真是前所未有的用力,整个过程就像是要活活弄死她一般,毫不怜香惜玉。

    所以从他昨晚的力道就可以看出,他是有多么的恨她

    “咦?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看到燕灵均出现,燕小小惊奇地睁大双眼,有点小欢喜。

    “昨晚。”燕灵均走上前,在女儿身边坐下,一边回答,一边宠溺地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

    “爸爸你跟人打架了吗?”燕小小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燕灵均,“?”

    “你脸上受伤了。”燕小小指着爸爸的下巴。

    燕灵均下意识地抬手一摸,有一点点疼

    “没事儿。”他转眸瞟了眼坐在女儿右侧的陶陶,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慵懒戏谑,“被猫抓了。”

    猫

    陶陶面无表情,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真恨自己的手不似猫爪那般锋利,哼!挠不死他!!

    燕小小自然听不懂爸爸的弦外之音,疑惑皱眉,“爸爸你家里有猫咪吗?”

    “有啊!”燕灵均点头,唇角的笑意更加深刻了一分,“一只非常凶猛的小野猫!”

    可不嘛,昨晚她反抗起来的模样,用小野猫来形容都是温柔的,她凶悍得简直就是一只母老虎啊!

    “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啊?”燕小小转头到处看。

    “小这里不止是爸爸的家,也是你的家!”燕灵均却答非所问,转移话题。

    他的话女儿听不懂没关系,女儿她妈听得懂就可以了。

    嗯,陶陶听得懂。

    但她选择充耳未闻!

    她很沉得住气,对他投射过来的炙热目光视若无睹,一直低着头默不吭声,仿佛跟他不在同一个空间

    也仿佛昨晚的疯狂根本不存在一般!

    “我的?”燕小小环顾着偌大奢华的别墅,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意外惊喜感。

    “嗯!爸爸的,就是你的!”燕灵均噙着温柔的笑,弯曲食指亲昵地刮了刮女儿的脸颊。

    哇

    燕小小双眼顿时一亮,一脸财迷。这么大的别墅,一定可以卖好多好多钱吧!有了好多好多钱之后妈妈就不用像以前那么辛苦了,真好!

    小丫头转头去看妈妈,想把这个“好消息”重复给妈妈听,哪知一不小心,却看到了妈妈的脖子

    “哎呀妈妈,你的脖子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