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71章:这是你欠我的!
    待女儿熟睡之后,陶陶下楼,冲了个澡,然后抱着女儿和自己洗澡换下的脏衣服进了洗衣房。

    从下午到现在,她始终有些心不在焉。

    脑子里一直在想着今天从云裳那里听来的消息,心情到这会儿都还没有完全平静。

    燕灵均跟杨亦冉居然没有结婚,这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而更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杨亦冉居然流产了

    怀了燕灵均的孩子,杨亦冉不应该是千小心万小心的吗?怎么会容许自己“不小心”失去攀上燕太太宝座的机会呢?

    而且以后可能都不会再怀孕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尤其是一直期盼着能嫁给燕灵均的杨亦冉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那他现在跟杨亦冉怎么样了?

    陶陶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站在洗衣槽前搓洗贴身衣物。

    洗着洗着,她突然觉得背脊一凉

    有人正盯着她!

    她的心狠狠一抽,下意识地转头

    只见洗衣房的门口,不知何时竟依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熟悉身影

    不是那失踪一周的男人还能是谁!

    陶陶狠狠一震,心跳瞬间飙到了顶点,噗通噗通黄一阵狂跳,像是恨不得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般。

    当她回头朝他看去的时候,正好与他四目相接

    匆匆一瞥,陶陶吓得连忙撇开视线。

    他目光炙热,烫得她的心狠狠一颤

    跟了他近两年,他这样的眼神代表什么意思她最了解不过。

    被他这样直勾勾地看着,陶陶觉得自己整个背部都快要着火了一般,浑身都开始不自在起来。

    燕灵均今晚喝了酒,现在有点醉了。

    或许令他醉的不是酒精,而是眼前的女人

    他最近很忙,因为燕氏一团混乱,曾经的珠宝王国正面临被收购的厄运

    在外奔波了一周,回到市就被郁凌恒拉去喝酒,他无法推脱,只能作陪。

    **,有美酒也有女人,可他却一点儿兴致都没有,脑子里全是家里那娘俩儿

    归心似箭!

    几杯酒下肚,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佯装疲惫起身告辞,然后在郁凌恒和池阡陌等人的戏谑声中匆匆离开。

    在回家的路上,他每隔几分钟就催一次司机让其开快点,那迫不及待的心情,难以抑制。

    在外出差的一星期,他每天都在想她,只要脑子一得空闲,她的模样马上就浮现在脑海里

    嗯,想她,想得恨不能立马见到她!

    终于回到家,他迫不及待,正想直接去她住的房间,却看到洗衣房亮着灯

    走近一看,果然是她!

    然后他就倚在门框上,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背影

    即便她只是穿着保守的棉质睡裙,可那婀娜多姿的身躯,依旧让他心潮澎湃

    燕灵均微眯着一双略显朦胧的黑眸,看着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诱人气息的女人,心里不可抑止地泛起一股躁动。

    许是酒精作祟,许是本就对她渴望已久,反正这会儿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她拆骨入腹。

    感觉到他极具侵略性的目光一直紧紧锁着自己,陶陶紧张得额头冒汗,内心慌乱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这种赤倮倮的目光,仿佛此刻的她什么都没穿一般

    谁也没说话,空气中隐隐飘荡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你”

    被他一直这样盯着也不是办法,陶陶狠狠咽了口唾沫,然后放下手里正搓洗的衣服,硬着头皮回眸看他,极尽艰涩地开口,试图打破沉默。

    可她刚吐出一个字,就见他突然大步流星地朝她走来。

    他来势汹汹,她感觉到了危险

    悚然一惊,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后腰却一下子就抵在了洗衣槽的边缘,退无可退。

    眨眼间,他已近在眼前。

    “你干什唔”

    陶陶吓得大喊,可话未说完,就被逼上来的男人以吻封缄。

    狠狠的!

    他扣住她的后脑,将她柔软的身躯死死摁在自己怀里,疯狂碾磨她的唇

    阔别三年的吻,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不可收拾的只是燕灵均,陶陶根本感觉不到丝毫的美妙。

    因为她被吓懵了!

    他的吻,一点都不温柔,凶狠得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他霸道又蛮横,在她嘴里胡搅蛮缠,甚至连呼吸都要跟她抢

    三年了,他憋了三年了!

    有三年没有吻过她了,有三年没有抱过她了,他忍不了了!

    心潮澎湃的燕灵均将心里那些怨恨统统抛向脑后,这一刻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好好慰劳一下自己已经饥、渴太久的身体

    心意已定,他的手就开始进攻。

    “唔唔燕嗯”陶陶花容失色,卯足了劲儿死命推他。

    可他将她紧紧扣在怀里,根本不给她挣扎和说话的机会。

    男女之间天生力量悬殊太大,所以她根本就推不开他,甚至她越反抗,他就越用力

    陶陶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窒息了。

    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她使劲儿摇头躲避他的唇,“燕灵均你放开”

    可刚躲开立马又被他攫住。

    吻,更加凶狠,更加肆无忌惮

    陶陶的大脑很快就无法运转了。

    一是疼,二是慌。

    他太过野蛮,与其说是吻,还不如说是咬更为贴切。

    也不知是他的唇破了皮还是她的,一抹淡淡的血腥味在彼此的口腔之中肆意蔓延。

    陶陶愤怒又委屈,急得红了眼眶。

    她不想让他得逞,拼了命的想反抗,可是身单力薄的她又哪是他的对手?

    吻没有持续太久,因为燕灵均根本等不及

    几分钟后,当她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窒息而亡时,他终于大发慈悲地放过了她。

    而此时她的唇,已经一片麻木,身上的睡衣,也被他扯得七零八落

    最要命的是,她里面没有穿文月匈

    不是她不注意,而是他这一星期都没在家,她前几天都穿了,可今天这么晚他都没回来她就以为他不会回来了,加上她有些心不在焉,一时不察就放松了警惕。

    不过依照他那野蛮无耻的性子,就算她穿着盔甲,只要他想,照样也能给她扯了。

    “这是你欠我的!!”

    在她还喘息不定的时候,他抵着她的额头,目光凶狠地瞪着她的双眼,在她唇畔恶狠狠地切齿。

    其实此刻燕灵均的内心也非常的挣扎和痛苦。

    一方面他渴望她,一方面又嫌弃她

    她背叛过他,按理说他应该对她弃如敝履才对,可他就是如此没出息,就算她脏了,他还是想要她

    嗯,想要!

    他中了她的毒,这世间除了她,无人能解!

    在与她分开的三年里,别的女人都勾不起他的兴趣,他就这样活活憋了三年!

    他说,这是你欠我的

    欠他?

    呵!他怎么说得出口?

    陶陶不服。

    对!那件事是她错了,是她对不起他,可是欠他的债她早已还清!

    爷爷的一条命,把什么都抵清了!

    所以,她不欠他!!

    “我不啊”

    她刚想反驳,可话音未落就被吓得惊叫出声。

    身体腾空,他倏地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地走出洗衣房,径直朝着她的小房间走去。

    陶陶惊慌失措,害怕摔下去,本能地死死抓住他的衣领。

    夜已深,她不敢大声尖叫,怕惊醒已经入睡的女儿。

    而且她想叫也叫不出来,因为嘴很快又被他狠狠堵住

    用他的嘴。

    她的房门开着,正好方便了他。

    他抱着她进屋,然后反脚一踢,呯地一声将门关上。

    “啊”

    下一秒,随着她的惊叫声中,她就被他抛在了她的小牀上。

    陶陶被摔得七晕八素,可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见高大强壮的男人如同一座大山一般朝着自己覆压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