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70章:没结婚
    娇妻爱子

    燕灵均微不可及地拧了下眉头。

    他什么时候有娇妻爱子了?他怎么不知道!!

    不过她越是这样放不下女儿,他就越是信心十足。

    嗯,只要她离不开女儿,她就走不了,而只要她走不了

    就够了!

    “你可以走了!”燕灵均装模作样地沉着脸,冷冷地下达了逐客令。

    陶陶心慌意乱,“燕”

    “你再啰嗦信不信我取消一月一次的探视权!”他目光一凌,无情又冷漠地威胁道。

    陶陶觉得很累心累。

    “好,我”她红着眼,低下头,唇角泛起一抹苦涩,极尽艰涩地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我留!”

    陶陶了解眼前的男人,知道他的性格有多么的蛮横霸道,只要是他想要做的事,会无所不用其极地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知道,他要她留下。

    三年前的恨,他还没有放下,他想要继续狠狠的报复她

    所以她走不了,根本走不了!!

    他嘴上说得好听她可以选择去或留,可实际上他不过是说着玩儿罢了,她敢用自己的脑袋打赌,如果她今天选择离开,明天他就能想到办法让她乖乖滚回来!

    何必呢?何必如此折腾呢?

    反正不管她如何挣扎,都不可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见她说留

    燕灵均满意。

    言情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在陶陶答应留下来的当晚,燕灵均就失踪不!出差了!

    整整一周不见人影。

    燕灵均给她们娘俩派了一个司机和一个阿姨,美曰其名是照顾她们的饮食起居,其实就是为了监视她的。

    陶陶心里明白。

    他刚离开的头两天,她的确想过逃跑,可是出门有司机,在家有阿姨,根本连一丝机会都没有。

    如果是她一个人倒还好办,可带着女儿终究是不那么方便。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吃点苦受点罪无所谓,但不忍女儿跟着她颠沛流离东躲西臧。

    燕灵均不在家的这一星期里,燕小小找了新的幼儿园,与云裳的儿子郁睿阳成了同学。

    然后燕小小发现,郁睿阳的“美貌”跟容楚一有得一拼。

    但郁睿阳太贪吃了!

    相比之下,她还是更中意高冷的容楚一。

    接女儿放学,顺便跟云裳吃火锅。

    在市三年,吃的方面最想念的就是市的火锅了。

    云裳一直盯着陶陶看。

    “怎么了?”陶陶一边夹了块毛肚在锅里涮,一边抬眸看了眼云裳,问。

    “三年不见,没想到你连女儿都有了!”当接到陶陶的电话,云裳惊讶得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见了面后发现她身边还站着一个缩小版的她,更是让她目瞪口呆。

    陶陶瞟了眼不远处正和郁睿阳拿水果吃的女儿,微微一笑,“一个小意外。”

    “为什么会选择生下来呢?”云裳有些不解。

    毕竟依照陶陶和燕灵均当时的情形,这个孩子不该留才对

    陶陶想了想,说:“怕寂寞。”

    其实当得知自己怀孕的那一瞬,她的第一反应是不要的,可是当她坐在人流室外面的椅子上等待手术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个人好凄凉

    于是她想,余生若有一个孩子陪伴着她,应该就不会觉得孤单了吧

    不管孩子的父亲是谁,但她是孩子的母亲,当妈的,怎么可以扼杀自己的亲骨肉呢?

    所以,在马上就要轮到她做手术的时候,她逃了。

    一念之间,她就多了一个聪明可爱的小公主。

    她时常庆幸,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再犯下一个致命错误。

    “不是对他余情未了?”云裳微挑眉尾,半真半假地戏谑。

    “不是!”陶陶没有一丝犹豫,坚定摇头。

    “这么肯定?”云裳不太相信。

    陶陶苦涩一笑,“我跟他之间,横着我爷爷的一条命呢!”

    嗯,她和他,是真的回不去了!

    不止他不会原谅她,同样的,她也不会原谅他!

    他太过无情,为了报复她而漠视一条生命,这样的行为太可怕了。

    爷爷是她最亲的人,却因为她而得不到救治,于她而言,是一生的遗憾。

    “倒也是。”云裳点点头,深深叹了口气。完了又问:“那现在他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陶陶摇头。

    燕灵均那个人,狡猾歼诈,若他不想让你知道他心中所想,那么饶是你有火眼金睛也无法将他看透。

    “那你准备怎么办?”想到他们现在的僵局,云裳都愁得慌。

    陶陶垂眸,笑得苦涩又悲凉,“也不知道。”

    现在的她,对未来一片茫然,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后面还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等着她

    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陶陶,我觉得吧,燕灵均对你还有那意思。”云裳本着“劝和不劝离”的心态,说。

    陶陶不以为然,嗤笑摇头,“他是恨我!”

    云裳,“可俗话说没有爱哪有恨啊?”

    “但是他已经把爱全部转为了恨!”陶陶一脸肯定。

    “会不会是你想得太悲观了?”云裳微微蹙眉。

    陶陶唇角的笑,更加苦涩了一分,幽幽道:“若有一天郁凌恒背叛了你,你会原谅他吗?”

    “”云裳哑口无言。

    肯定不会啊!

    在感情里,越是爱得深,就越是容不得一丝瑕疵。

    更何况是如此不可饶恕的错误!

    “我跟他早就彻底没可能了,不止他不会原谅我,同样的,我也不会原谅他!”陶陶心如止水,面无表情地说道。

    嗯,从爷爷死的那一刻,她的心,也跟着死了。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最终选择留下来的原因。

    不爱,就不痛。

    所以只要她不再爱他,就不怕他报复。

    虽然女儿是她的软肋,但女儿也是他亲生的,都说虎毒不食子,他总不至于丧心病狂到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伤害吧!

    “其实爷爷的事”云裳还想再劝劝。

    “不止是爷爷!”陶陶抢断,扯了扯唇角,溢出一抹冷笑,“他跟杨亦冉应该已经结婚了,当年杨亦冉也怀了他的孩子,现在怕是跟小小差不多大了吧。”

    云裳闻言,微微一愣,然后使劲儿摇头,“没啊!”

    “?”什么没啊?

    “燕灵均没跟杨亦冉结婚!”云裳一脸“你不知道啊?”的惊讶表情。

    陶陶一怔。

    没结婚?

    怎么可能呢?

    杨亦冉怀着他的孩子啊,杨德昌怎么可能不趁机向他逼婚呢?

    “也许只是你不知道。”陶陶淡淡一笑。

    云裳坚定摇头,“不可能!就算我消息不灵通,可凭我家郁大爷跟燕灵均的关系,燕灵均总不可能连他都瞒着吧?!”

    倒也是

    “可是为什么呢?杨亦冉不是怀了”陶陶蹙眉,想不通。

    “流产了!”

    陶陶话音未落,云裳就神秘兮兮地朝她靠过去,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什么?”陶陶霍地睁大双眼,震惊。

    云裳很肯定地对她点点头,“你走了之后没多久,杨亦冉就意外流产了。”

    “怎么会这样?”陶陶太惊讶了,真是万万没想到。

    云裳撇嘴,一边在锅里钳菜,一边懒懒吐字,“听说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而且啊”

    顿住不说,像是吊胃口一般。

    陶陶果然等不及,好奇追问:“而且什么?”

    云裳对陶陶勾了勾食指,示意她附耳过来。

    陶陶毫不犹豫地把耳朵凑过去。

    “听说那次流产伤了子宫,以后啊,可能都怀不上了。”云裳在陶陶耳边嘀咕道。

    以后都怀不上了

    一个比一个更具有爆炸性的消息,震得陶陶大脑都快无法运转了。

    她以为杨亦冉终于如愿以偿,没想到竟乐极生悲了

    陶陶突然脑子一转,她想,难道是因为杨亦冉怀不上了,所以他才要跟她抢小小?

    如果他把小小抢去给杨亦冉做女儿的话

    她会跟他拼命!!

    言情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晚上,陶陶哄女儿睡觉。

    陶陶给女儿讲了两个睡前故事,可女儿还是了无睡意,于是母女俩就躺在粉红色的牀铺上聊天。

    “妈妈。”燕小小将小短腿架在妈妈的肚子上,奶声奶气地喊了声。

    “嗯?”陶陶有些心不在焉,对于今天从云裳那里得来的消息还未完全消化。

    “我们以后都住这里了吗?不回我们自己的家了吗?”燕小小将自己的新房间环顾了一圈,然后眨巴着双眼望着妈妈,问。

    “可能吧。”陶陶轻叹一声,然后看着女儿,“怎么了?你不喜欢这里吗?”

    “喜欢啊!”燕小小用力点头,这个房间这么大,而且还有这么这么多的玩具,怎么可能不喜欢呢!可紧接着她目光一黯,“但是”

    “但是什么?”

    “妈妈你好像不喜欢。”

    陶陶微微一怔,心里泛起一股酸涩。

    “我没关系,你喜欢就好。”她强颜欢笑,宠溺地揉揉女儿的小脑袋,柔声哄道。

    燕小小突然坐起来,一本正经地对妈妈说:“妈妈,我们还是回家吧。”

    “为什么呀?”陶陶蹙眉不解。

    “我们的家,我们两个都喜欢,可是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喜欢,我不想住在妈妈不喜欢的房子里。”燕小小很敏感,看出了妈妈这些天心情不好。

    陶陶心酸又感动。

    女儿这么小就能看出她的喜怒哀愁,还对她如此贴心,不得不让她再次感叹没有白养这小家伙!

    “但是这里有爸爸,你不是一直想要爸爸吗?”

    女儿越是懂事,她就越是想把全世界都捧到女儿面前。

    包括女儿一直很渴望得到的父爱!!

    “妈妈你喜欢爸爸吗?”燕小小不答反问。

    “”陶陶眉头一皱,但她没有沉默太久,很快就回过神来,说:“曾经喜欢过。”

    “什么叫曾经喜欢过啊?”燕小小理解能力有限,听不太懂。

    “就是以前喜欢过。”

    “那现在呢?”

    被女儿逼得不知道如何回答,陶陶不解地看着女儿,“你问这些做什么呀?”

    “别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相亲相爱,你跟爸爸呢?你们相亲相爱吗?”燕小小微微歪着小脑袋看着妈妈,天真无邪地问。

    相亲相爱

    呵!不!他们不是相亲相爱,而是

    相爱相杀!

    不知该如何回答,陶陶索性转移话题,极有威严地命令道:“你该睡觉了!”

    “妈妈你还没回答”燕小小不满意。

    “听话,睡觉!”陶陶脸色一沉。

    燕小小怂了,“哦”

    时间已经很晚,燕小小在妈妈的歌声中很快就睡着了。

    待女儿熟睡之后,陶陶下楼,冲了个澡,然后进入洗衣房。

    准备将女儿和自己洗澡换下的脏衣服洗掉。

    她站在洗衣槽前搓洗贴身衣物,可突然,她感觉背脊一凉

    有人在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