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69章:你争不过!
    然后打开袋子,她慢慢抽出里面的纸

    当看清纸上的内容,陶陶僵住了。

    竟是他跟小小的亲子鉴定!!

    而结果显示

    他是小小的亲、生、父、亲!

    陶陶拿着鉴定结果,手微微颤抖,回不来神。

    小小是他的,是他的

    虽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在这被证实的时刻,她还是感觉震惊得厉害。

    陶陶说不清楚自己内心到底是如释重负还是更加沉重

    她想,应该是松了口气吧

    撇开她自身不说,这个结果对女儿的伤害会少很多。

    因为如果女儿是周灵北的,那就意味着女儿是她出轨下的产物,那么女儿从出生就有了污点,而这污点是她造成的

    那样的话,对女儿就太不公平了!

    所以,还好

    嗯,还好!

    还好女儿是燕灵均的,还好她没有给宝贝女儿造成更深的伤害。

    虽然这样一来,她跟他这辈子都没办法真正撇清关系了

    哪怕他们以后会老死不相往来,她也得永远冠上一个“燕灵均他女儿的妈妈”的称谓

    但只要女儿能少点伤害,她无所谓!

    有道是天下父母心,当妈的就是这样,只要孩子好,自己怎样都没关系。

    “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

    陶陶呆如木鸡正回不来神,突然听到燕灵均阴冷的声音响在空气中。

    她下意识地抬眸看他。

    他说:“一,走,一个月你可以来探望女儿一次!二,留,住楼下佣人房,给女儿当保姆!”

    陶陶闻言,脸如白纸。

    这叫什么选择啊?这哪是选择啊?哪一种都不是她能选的啊!

    呵!严格说来他还不算绝情,至少给了她一月一次的探视权

    可这对她来说远远不够!!

    从女儿出生到现在,除了昨晚被他强行带走,其他时候从未离开她身边超过一天的。

    女儿是她的心头肉,她怎么可能受得了一个月只见女儿一次?

    再说了,他身边有杨亦冉,三年前杨亦冉不是也怀了他的孩子么?

    只怕他跟杨亦冉的孩子也跟小小一样大了吧

    杨亦冉恨她入骨,又怎么可能善待她的小小?

    有杨亦冉这个后妈,她的小小留在市能有好日子过吗?

    陶陶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各种后母虐待孩子的案件

    吓得魂不附体。

    不不不!她不能把宝贝女儿一个人丢在这里!

    坚决不能!!

    可是留下来

    给女儿做保姆她倒是能接受,做妈妈的本来就是自己孩子的保姆。

    但要与他同在一个屋檐下

    陶陶心里泛起不安。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每天承受他那种带着恨意的眼神

    他的眼神时刻提醒着她,自己曾经犯下的致命错误

    所以如果留下来,绝对会是一种煎熬,一种酷刑,一种痛苦

    不!她不能留下来!

    “我”

    “别跟我说抚养权,你争不过我!”

    她想为自己争夺权益,可刚一开口,就被他冷声抢断。

    陶陶面如死灰,心底绝望蔓延。

    呵

    他说得对,争不过,她的确争不过!

    他钱多得可以压死人,而她却一穷二白连个好点的律师都请不起

    再说了,在他的地盘上,好律师也不敢接她的单。

    所以他所谓的选择,对她来说,根本就没有选择!

    但是她真的就只能妥协吗?

    难道她要一辈子被他这样压迫吗?

    陶陶红着眼,狠狠咬着唇,看着手中的亲子鉴定内心在激烈斗争

    走?

    还是留?

    燕灵均冷眼看着面如死灰的女人,心里怨怒交加。

    回到他身边就这么痛苦?看她那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就来气!

    “想好了吗?”

    两分钟后,燕灵均问道,阴冷的声音压迫性十足。

    陶陶感觉自己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上

    “燕灵均你不能这样”她红着眼,死死攥紧双手,颤声哽咽。

    她满心的怨怒,却不敢冲他吼,因为怕激怒他,怕他把女儿彻底抢走。

    “呵!我为什么不能?”燕灵均唇角泛起一抹冷笑,轻蔑地睥睨着泫然若滴的女人,态度嚣张地冷嗤道。

    “小小是我的”

    “也是我的!”

    “可是这三年来”

    “那是因为你没有给我机会!!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还有脸怪我没对小小负责任?!”

    他声声抢断,霸道得连句整话都不让她说。

    他像是她肚子里的虫子,她的话才说一半,他就已经知道她想说什么了。

    燕灵均气得很。

    她不说这事还好,一说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竟然背着他生了一个女儿,还偷偷把女儿养这么大了,而他这个亲生父亲三年来却一无所知。

    若不是上天有眼让他又遇上了她,那岂不是这一生他都不会知道自己跟她有一个女儿?

    “我”陶陶的眼眶更红了,死命隐忍,才堪堪忍住那急欲夺眶而出的泪。

    “少废话!你想走可以马上走!”他根本不给她好好说话的机会。

    因为他怕她会说出一些他不喜欢听的话

    此刻的陶陶已然是方寸大乱,“燕灵均,你真的不可以这样”

    “我就这样!!”他横眉怒眼,态度嚣张又蛮横。

    “小小快三岁了,她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她看不到我会哭的”陶陶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晶莹剔透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大颗大颗地滚落眼眶

    看着满脸悲戚哭得梨花带雨的陶陶,燕灵均的脸,瞬时阴沉可怖。

    呵!她这意思是她更倾向于第一个选择是吗?她还是想“走”是吗?!

    狠狠磨牙,他冷笑,“凡事都有第一次!她离开你照样可以过得很好不!她会过得更好!”

    “燕灵均你何必呢?你已经有娇妻爱子了不是吗?为什么还要抢走我的女儿呢?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小我只有她啊!”

    眼泪一旦决堤,情绪也跟着崩盘,陶陶忍无可忍地狠狠哽咽道。

    她这会儿委屈又难过,却又不敢哭出声来,因为女儿在隔壁,她怕会吓着女儿。

    娇妻爱子

    燕灵均微不可见地拧了下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