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68章:选择
    感觉到陶陶朝自己射过来的目光,燕灵均顿怒。

    转眸狠狠瞪她一眼,他没好气地冲她喝道:“看我干什么?!”

    她什么意思?想向女儿告状是他欺负了她?

    “没有,没人欺负我”被他凶狠一瞪,陶陶认怂,颤声微哽,“是妈妈太想小小了”

    罢了罢了,女儿还就算跟她说了她也听不明白,而且如果激怒了燕灵均,她们母女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陶陶觉得燕灵均于自己而言就是一个灾难,在他面前,她毫无退路。

    她本不想如此懦弱,可他用女儿威胁她,她不妥协又能怎么办呢?

    “我也想你,妈妈,很想很想!”燕小小抱着妈妈的脖子,使劲儿亲吻妈妈的脸。

    陶陶心里酸酸的,本想责罚女儿,可她想,事已至此就算把女儿狠狠打一顿也无济于事,那么又何必做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呢?

    女儿当然是要教育的,但不用急在此时,等回去市之后再教育也不迟。

    在陶陶的忐忐不安中,很快他们回到了燕灵均的别墅。

    嗯,正是那栋她曾住过一年多的别墅。

    看着眼前与记忆中丝毫无差的客厅,陶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真是造化弄人,三年了,兜兜转转她竟然又回到了这里。

    刚进屋,燕灵均的手机就响了,听口气像是工作上的事,他一边跟电话里的人交谈,一边转身上楼。

    有那么一秒,陶陶想抱起女儿就跑

    但仅仅也只是想想。

    回到市,就等于回到了他的手掌心里。

    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可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呢?

    更何况还抱着女儿!

    只怕还没出他的家门就会被他给逮回去吧,到时不止没跑掉,还会惹怒他

    算了,逃避解决不了问题,该面对的,迟早得面对,她总不能躲躲藏藏一辈子吧!

    “陶小是不是你给他开的门?”

    趁着燕灵均去楼上打电话,陶陶把女儿拉到自己身边,脸色严肃地问道。

    “是啊!”小丫头点头承认。

    “你为什么要给他开门?”陶陶错愕。

    她惊的不是女儿给燕灵均开了门,而是女儿这副理直气壮的态度。

    “他说是你朋友啊!”见妈妈好似在责怪自己,燕小小一脸无辜加茫然。

    “他说是你就信啊?你有没有脑子?”陶陶气结,忍不住啐骂道。

    “他给我看你们的照片了呀?”燕小眼睛眨啊眨,表示自己真的很无辜。

    照片

    陶陶一愣。

    他们以前的照片他没删除?

    他都那么恨她了,为什么还要留着她的照片啊?

    以前他最爱给她照相了,有事没事就拿着手机各种拍她

    “妈妈,爸爸不是你的好朋友吗?”

    陶陶正陷入回忆里,突然女儿充满疑惑的声音又飘进耳朵里来。

    爸爸

    “他不是你爸爸!”陶陶听到“爸爸”两个字就下意识地否认道。

    “可他说是啊!”燕小小有点晕,不知道该相信谁的了。

    “他是骗子!骗子的话你也信?!”陶陶狠狠瞪了女儿一眼,没好气地轻喝道。

    没良心的小白眼狼!

    养了她三年,她这个当妈的还比不上才见过三面的“爸爸”?竟然不毫不犹豫的站在她这边?!

    “哦。”燕小小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但紧接着她又皱眉疑惑,“可他为什么要骗我啊?我又没钱。”

    燕小小认为,骗子都是骗钱的!

    “你哪那么多为什么?我说是就是!!”陶陶恼了,不耐烦地呵斥道。

    小丫头太皮了,看来她平日里真是太惯着她了,回家一定得好好收拾收拾,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她说一句她就顶一句!

    被妈妈呵斥得一愣,燕小小瘪了瘪嘴,“好吧。”

    知道女儿不服,陶陶这会儿也没心思教育,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会儿怎么跟燕灵均沟通。

    她摸不清他的心思,不知道他把她们母女弄回市来到底想做什么

    因为猜不透,所以心里格外没底。

    “妈妈,他真的不是我的爸爸吗?”燕小小微微歪着小脑袋望着妈妈,眼底泛着一抹期待。

    她倒蛮喜欢这个帅叔叔的,对她也好,如果是爸爸的话,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陶陶默了。

    对于这个问题,她无法肯定

    毕竟那一晚,是她犯下的致命错误

    刚生下小小的时候,她也纠结过这个问题,但后来她就不纠结了。

    反正这一生,她不会再跟燕灵均和周灵北有任何的牵扯。

    所以不管小小的爸爸是谁,对她来说已经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小小是她的女儿!

    嗯,她一个人的女儿!

    但她万万没想到,老天爷会如此看不惯她,日子刚平静,竟又起波澜

    “妈妈?”

    陶陶失神,直到女儿轻摇她的腿,才将她神游的思绪唤了回来。

    “嗯?”她有些茫然地看着一脸好奇的女儿。

    燕小“妈妈你在想什么啊?”

    “没什么。”陶陶摇头。

    女儿还这么自然是不能帮她分担心里的忧愁。

    小丫头还是不死心,“他真的不是我爸爸吗?”

    “不是!”陶陶坚定摇头。

    是也不是!!

    就算燕灵均是小小的亲生父亲,她也会抵死不认!

    因为如果一旦认了,万一他要把小小夺走怎么办?

    嗯,不能认!

    她已经想好了,就一口咬定小小是领养的。

    “哦。”燕小小蔫蔫地哦了声,表情看起来略失望。

    见女儿好像很在意,陶陶有些心酸,忍不住问:“你很喜欢他?”

    “嗯!”燕小小用力点头。

    “为什么?”陶陶不解。

    难道是她平日里给女儿的关爱太少了吗?导致女儿如此渴望父爱,竟对才见过两三次面的燕灵均产生了如此浓厚的情感。

    “他长得好看啊!”燕小小理所当然地说道,完了不忘补上一句,“只比容楚一差一丢丢。”

    对燕小小来说,老男神跟小男神相比,自然还是小男神更合她心意。

    “”陶陶无语。

    生了个以貌取人的女儿可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突然,楼上响起脚步声。

    “小小!”

    紧接着,燕灵均站在二楼的护栏旁,冲着客厅喊道。

    陶陶和燕小小不约而同地抬头朝他看去。

    “上来!”燕灵均对女儿招了招手。

    燕小小回头看着妈妈,等待妈妈指示。

    陶陶没说话,燕小小不敢动。

    燕灵均见状,拧眉不悦,“来啊!”语气已显不耐。

    陶陶知道,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而他的怒气,很显然会冲着她来

    陶陶拍拍女儿的小p股,同意让她去。

    哪知小丫头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要拉她起来,“妈妈我们一起。”

    面对女儿的央求,以及他透着威胁的阴冷瞪视陶陶只能妥协。

    不知道他要女儿上楼去干吗,陶陶内心忐忑,每上一步阶梯,心就更紧张一分。

    燕灵均站在阶梯之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举步维艰的女人,看着她一步步朝着自己靠近,心里五味陈杂。

    终于走上二楼,陶陶抬眸就撞进男人那双讳莫如深的目光里

    心,蓦地狠狠一颤,她慌忙撇开视线。

    待她们母女俩上了楼,燕灵均转身往客卧走。

    燕小小拉着妈妈跟上去。

    然后燕灵均将客卧的门推开,燕小小的小狐狸眼顿时瞠大,“哇”

    在女儿惊呼的同时,陶陶也看到了屋内的东西。

    “妈妈妈妈,你快看!你快看啊!好多洋娃娃!!”燕小小使劲儿摇晃妈妈的手,要高兴疯了。

    孩子毕竟只是孩子,想要贿赂非常简单。

    “这个房间是你的,喜欢吗?”燕灵均噙着宠溺的微笑,轻揉女儿的头,声音柔得滴水。

    这是他在开车去机场接陶陶的时候,命人安排布置的。

    陶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宠溺,温柔

    他怎么会对她的女儿这么好?!

    “喜欢喜欢!超级喜欢!”燕小小欢呼,甩开妈妈的手机就朝着堆了满牀的洋娃娃扑过去,“哇”

    陶陶愣愣地看着兴高采烈的女儿和堆满了玩偶以及各种童装的房间

    满心惊悚。

    他这是想干什么?

    什么叫这个房间是小小的?他要让小小住下来?

    但是这是为什么啊?

    在陶陶震惊得回不来神的时候,燕灵均蹲下来看着女儿,弯曲着食指亲昵地碰了碰女儿的小脸蛋,说:“小你先跟你的新朋友玩会儿,我跟你妈妈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谈,等谈完了再过来陪你,好不好?”

    “啊?你们要去哪儿谈啊?”燕小小闻言,欢喜顿时减半。

    她不想妈妈离开,她想要妈妈永远陪在她身边,寸步不离的那种。

    “不用怕,我们就在隔壁。”燕灵均微笑,指了指右边的墙。

    “哦。”燕小小放心了,很豪爽地对爸爸妈妈摆手,“那你们去吧!”

    燕灵均满意。

    然后他起身,极尽淡漠地瞥了眼呆如木鸡的陶陶,转身往外走去。

    陶陶就像个被燕灵均牵着线的木偶,只能乖乖跟着他走。

    该来的,总会来,该面对的,总得面对,所以陶陶,你没有退路。

    虽然她非常抗拒进入那间他曾和杨亦冉发生过关系的房间

    但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在意!

    然而跟着燕灵均进了他们曾经的卧室,陶陶却发现

    变了!

    虽然依旧是偌大的房间,却已不再是之前的模样

    嗯,房间内的装潢和家私全换了。

    看着眼前陌生的景象,陶陶心中泛起一丝疑惑。

    为什么要换?

    是因为杨亦冉不喜欢之前的风格吗?所以他才要这样重新装修?

    但房间里好像没有女人的东西

    当陶陶还在胡乱猜测的时候,燕灵均则径直走向牀头柜,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然后将文件袋啪地一声丢在陶陶面前的茶几上。

    “打开!”

    同时伴随着他冷冰冰的命令。

    陶陶垂眸看着文件袋,心里咯噔一跳,莫名就更加慌张了几分,不敢。

    猜不透里面装着什么,她连伸手的勇气都没有。

    “我叫你打开!”见她一动不动,他不耐,勃然喝道。

    陶陶狠狠咽了口唾沫,戒备地看着他,紧张得舌头都有点捋不直了,“是什么?”

    “你打开不就知道了!”他没好气地冷嗤道。

    在他的咄咄紧逼之下,陶陶狠狠咬了咬牙,只能硬着头皮伸手去拿文件袋。

    然后打开袋子,她慢慢抽出里面的纸

    与此同时,她听见他说:“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