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66章:她的父亲是谁?
    可下一秒

    “啊!!”

    灯光骤亮,她吓得失声大叫。

    只见客厅的沙发上,竟坐着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正是她避之唯恐不及的

    燕灵均!

    陶陶瞠大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你怎么怎么进来的?”她惊愕至极,语不成声。

    燕灵均默不啃声,就冷冷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那透着恨意和杀气的目光,如一枚利剑般射在她的脸上。

    让陶陶不寒而栗。

    燕灵均想,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呢?

    就好像这三年来自己一直悬在半空的心,在这一刻终于落了地。

    虽然知道她没上那辆车,虽然知道她没死,虽然知道她在离他很远的地方活得好好的

    但之前没见到她像此刻这样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他的心终归是空荡荡的。

    现在好了,他的心,不再没着没落了。

    时隔三年之久,茫茫人海中他们又相遇了,这可能就是他们之间的孽缘还没结束吧!

    如果不是这样不期而遇,他想他可能永远都鼓不起勇气主动寻找她的下落。

    如今,她毫无预兆就这样再次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他才猛然发现,自己对她,竟是如此想念

    有些东西,埋在心里不去触碰,尚且能忍,可一旦碰了,就如泛滥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既然老天爷又把她送到了他的面前,那就

    继续纠缠吧!

    与她的恐慌大相径庭,他姿态悠闲地靠坐在沙发里,慵懒地翘着二郎腿,唇角噙着阴冷的笑,好整以暇地欣赏着她惊慌失措的模样。

    陶陶方寸大乱。

    她知道他已经起疑了,也猜到他可能会找来毕竟他那么恨她!

    可她没想到他的动作会如此之快,更没想到他能轻而易举就进入她的家。

    陶陶猛然想起屋里少了什么

    “小小小?”狠狠蹙眉,她转头在屋内四下张望,边望边喊。

    毫无回应。

    她忙不迭地在各个房间乱窜,可整个屋子都找完了,也不见女儿的踪影。

    “我女儿呢?”

    意识到女儿不见了,陶陶脸如白纸心慌意乱,转头就冲着燕灵均厉声喝问。

    那凶狠的表情,像是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

    他保持沉默,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看着她无声冷笑。

    陶陶看到他冷笑就害怕得浑身战栗。

    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为了报复她,对她的爷爷见死不救,以及诬陷她的弟弟故意伤人

    现在,他知道她有了女儿,知道女儿是她的命,那么他肯定会用女儿来狠狠报复她的!

    嗯,他一定会对她的女儿不利!

    陶陶想到这里,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燕灵均我女儿呢?你把我女儿藏哪儿去了?”

    找遍屋内最后一个角落,陶陶冲回燕灵均的面前,红着双眼恶狠狠地瞪着他,近乎歇斯底里地质问。

    “她是谁的女儿?”

    终于,他开口,语气阴冷不答反问。

    从开灯的那刻起,他极具穿透力的目光就一直射在她的脸上,犀利得像是恨不得在她脸上凿出一个洞来一般。

    “我的!”陶陶毫不犹豫地喊道。

    “她父亲是谁?”燕灵均又问,黑眸危险地半眯着。

    陶陶呼吸一窒。

    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

    “是谁?!”

    她的沉默让他愤怒,目光一凌,勃然大喝。

    “你管不着!”被逼到毫无退路,她索性破罐子破摔地冲他回喊。

    说是死,不说也是死,那她肯定不说的啊!

    不说的话,女儿相对来说应该会安全那么一丢丢的吧

    燕灵均,“她是你生的还是你领养的?”

    陶陶愣了一秒,然后索性顺着他的话答道:“领养的。”

    女儿早产,他肯定是觉得时间对不上,所以问她是不是领养的

    没错,燕灵均的确在怀疑陶小小不是陶陶亲生的。

    如果是她亲生的,陶小小不应该这么大。

    很明显,陶小小快三岁了,而如果是她亲生的,应该两岁半左右

    所以他算来算去,都觉得月份不对。

    在这个时候,燕灵均希望陶小小是陶陶领养的。

    虽然领养就不可能是他的孩子了,但同样的,也不会是周灵北的孩子!

    而如果不是领养的,他就怕

    万一陶小小是周灵北的孩子怎么办?

    他也想过,或许是她在发生那件事之前就已经怀上他的孩子了

    可她从十米高的三楼跳下来,如果怀孕了不可能还保得住的!

    而且如果当时她怀了孩子医生不可能不告诉他!

    所以孩子若是她亲生的,那必须是发生那件事的前几天或者当天受孕的

    也就是说,他和周灵北,都有可能是孩子的父亲!

    燕灵均觉得自己快被折磨死了。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陶小小到底是谁的女儿

    她承认是领养的

    他该高兴的,可是为什么心里又觉得失落呢?

    好吧,他骗不了自己,他内心是非常希望陶小小是自己的女儿

    因为只有他和她有一个共同的女儿,他们这一辈子才算是真的牵扯不清!

    燕灵均死死盯着眼前的女人,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变化。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然后冷冷吐字,“知道骗我会付出什么代价吗?”

    陶陶怂了。

    她不敢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冲他气急败坏地大叫,“把女儿还给我!”

    燕灵均冷笑。

    看着他这副阴森森的模样陶陶心里就发悚。

    没人愿意被人这样吃得死死的,可他总是能抓住她的软肋。

    以前是爷爷和陶博,现在是女儿

    这个男人,一如既往的恶劣,总是喜欢做这种卑鄙无耻的事!

    “燕灵均,你这是私闯民宅,我可以告你的!”陶陶知道这样的话可能会激怒他,可到了这个时候,她除了嘴上逞能,已别无他法。

    “好啊,去告。”燕灵均眼底划过一丝轻蔑,阴冷一笑,云淡风轻地说道。

    瞧!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嚣张!

    陶陶倏地红了眼眶。

    像只斗败的公鸡,她耷拉着双肩,低着头颤声哽咽,“我不告,我惹不起你行了吧,算我求你,请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看着面前突然变得楚楚可怜的女人,燕灵均面无表情,心里却泛起一丝挫败。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毛病,竟然更喜欢她犟着脖子跟他闹的样子

    他不喜欢她这副柔弱的模样,因为他怕自己过早的心软

    他痛苦了三年,怎么可以就这样放过她?

    不能心软,坚决不能!

    陶陶不想哭的,可是女儿在他手里,她除了示弱之外,根本想不到别的办法。

    她的女儿那么还不到三岁啊,他若心狠虐待她的女儿可怎么办啊?

    见她好似要哭了,燕灵均别开脸。

    转而看向卧室,他噙着冷笑用下巴点了下牀上的箱子,“要搬家?”

    阴测测的三个字,让陶陶心中的不安更加浓烈了几分。

    燕灵均,“正好!”

    陶陶,“”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他又凉飕飕地补了一句。

    正好?

    什么正好?

    什么意思?

    陶陶心脏收紧,戒备地看着笑得高深莫测的男人,直觉告诉她,他话里有话。

    果然

    “想要你女儿是吗?”

    燕灵均动作优雅地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然后一边缓缓起身,一边慵懒轻吐

    “市来接!”

    言情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燕灵均带着陶小小连夜从市回到市。

    陶陶晚了一步,当晚的机票售完,只能等到第二天下午。

    陶小小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昨晚被燕灵均的秘书带出去后各种吃各种玩儿,一下子就把妈妈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玩累了,秘书谎称要带她回家,然后在出租车上小丫头就睡着了。

    玩得太累,小丫头睡得很沉,跟吃了蒙汗药似的,燕灵均把她从市抱到市,直到回到家放在牀上,嗜睡如猪的小丫头都没有醒来。

    一睡就睡到第二天中午。

    终于睡醒的时候,陶小小发现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牀,陌生的被子陌生的窗,所有的所有都是她没有见过的。

    她吓得从牀上跳下来就往房间外面跑。

    光着两只脚丫子,惊慌失措,边跑边喊,“妈妈,妈妈”

    没得到妈妈的回应,她吓得红了眼眶,瘪着嘴马上就要哭了。

    从楼上蹭蹭蹭往下跑,在眼泪就要掉下来的那瞬,她看到了正坐在沙发里的燕灵均。

    陶小小不那么害怕了。

    有熟人在就好。

    陶小小朝着燕灵均跑过去,双手往他腿上一趴,像只被遗弃的可怜小狗一般眼泪汪汪地望着他,声音已带哭意,“叔叔这是哪儿啊?我妈妈呢?”

    燕灵均这会儿心里正烦躁。

    他拧眉,淡淡地瞥了眼可怜兮兮的小丫头,“我家!”

    “我怎么会在你家呀?我妈妈呢?”陶小小委屈又疑惑。

    听她句句不离“妈妈”,燕灵均心里更烦了。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小丫头却突然哭上了。

    “呜呜我妈妈呢?我要我妈妈”陶小小的眼泪跟水龙头一般,哗哗地往外流。

    燕灵均慌了,连忙说:“她出去给你买好吃的了,一会儿就回来!”

    这小丫头哭起来,比她妈妈还更加让他难以招架。

    因为她妈妈在他面前,从来不会这样任性地大哭。

    她妈妈以前像个小冰人儿,怎么也捂不热,等终于捂热了吧,她却给了他沉重一击

    “真哒?”听说有吃的,陶小小双眼一亮,眼泪立马就收住了。

    “嗯。”燕灵均面不改色地点头。

    别看陶小小还却已经是个小人精儿。

    虽然眼前的帅叔叔看起来很诚恳,可她还是不放心。

    她说:“我要给妈妈打电话。”

    嗯,她必须亲自找妈妈确定。

    燕灵均二话不说就把手机递给小丫头。

    他正好需要那个女人的电话号码呢!

    妈妈的电话陶小小那是熟记于心的,接过帅叔叔的手机就熟练地拨下妈妈的手机号码。

    看到小家伙拨完号,燕灵均把手机拿了回来,点了免提,再把手机递到小丫头的嘴边。

    很快

    “喂”陶陶透着沙哑的声音从电话彼端传来。

    陶小小听不出妈妈的声音有异常,但燕灵均听得出。

    她应该是从他走了之后就哭了吧

    可能哭了一晚上

    昨晚他丢下一句“到市来接”之后就走了,她如遭雷劈,惨白着脸愣是没回过神来。

    直到他进了电梯,她才跌跌撞撞地从家里跑出来,可想拦住他却为时已晚。

    “妈妈!”听到妈妈的声音,陶小小欢喜地大叫一声。

    “小小小你怎么样?你有没有事?”

    陶陶此刻在机场候机,准备前往市,正是心急如焚的时候接到女儿的电话,既焦急又难过,差点就哭出声来。

    “我没事啊,叔叔说你去给我买好吃的了,是吗?”陶小小这会儿饥肠辘辘,想到好吃的就开心,欢快的语调充满了期待。

    “”陶陶不笨,顿时就明白这一定是燕灵均在哄骗女儿。不过这样也好,这样至少女儿不会害怕不会哭,“嗯。”

    听妈妈确定了,陶小小放心了。

    “那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陶小小双手捂住小肚子,问。

    “还要再过一会儿”陶陶极力压抑着心里的难过,颤声微哽。

    燕灵均的眉头微不可及地拧了拧。

    哭什么?

    回到他身边就这么痛苦?

    “妈妈我要吃慕斯蛋糕,你要记得给我买啊!”陶小小的小嘴巴几乎快要凑到燕灵均的手机上了,甜腻腻地喊道。

    “好。”

    “妈妈拜拜。”

    “拜拜”

    待母女俩说了拜拜之后,燕灵均把手机收回来关掉免提,然后把手机放在耳边,冷冷吐字:“地址你知道的!”

    “燕灵均!我女儿胆你别吓她”陶陶情绪崩溃,压抑地小声哭喊。

    若不是在机场,若不是在大庭广众,她可能真会控制不住的大哭起来。

    因为她实在是太害怕也太委屈了。

    “看你表现!”

    “求你,燕灵均,她真的很胆小”

    咔!

    不等她话音落下,他就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她哭,他本就不太好的心情,更烦躁了。

    就知道哭!

    难道跟他重逢,她就连一丝丝喜悦的感觉都没有吗?

    燕灵均觉得自己真是太没出息了!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似乎都只是他一个人在沉沦

    本以为自己拿得起放得下,本以为自己可以忘掉那些不好的曾经,本以为自己没了她照样会活得好好的

    可统统都只是他的自以为!

    尤其是在跟她面对面之后,他猛然发现

    即便三年过去了,他依旧没有放下!

    不管是对她的爱,还是对她的恨,都在!

    在她离开的三年里,他见不到她,以为心里的爱和恨都已经变淡,可现在不过才刚刚重逢,那些他死命压抑在心底的情感,便如破笼而出的猛兽,将他整个席卷

    他没忘!

    一丝一毫都没忘!

    他还是那么那么的爱她!

    也还是那么那么的恨她!!

    每个人心中都有执念,而她,就是他的执念!

    他认命了!

    当昨晚她从卫生间里出来,灯光亮起的那一瞬,他真真实实看到她站在自己面前,他便知道自己这一生,是注定要跟她纠缠到死的那天了。

    他想自己一定是中了她的邪着了她的魔,就算她背叛过他,他还是想要她

    嗯,想要她!!

    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要将她拴在身边!

    要痛一起痛,要哭一起哭,他再也不要一个人寂寞孤独

    她马上就要来了,马上就要回到他身边了,他的心情很复杂,酸苦参半。

    还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燕灵均的目光射向茶几。

    茶几上摆放着一份报告。

    这份报告是半个小时前秘书送来的。

    他瞪着报告挣扎了半个小时,却始终没有打开报告的勇气。

    他怕,特别特别的害怕

    陶小小好奇地瞅着燕灵均,见他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茶几上的报告,忍不住伸手去拿,“叔叔,这是什么啊你一直盯着它”

    “别动!!”燕灵均勃然大喝。

    陶小小吓得一愣,忙不迭地收回手,怯怯地看着变得很凶的帅叔叔。

    接收到小丫头充满惊惧的目光,燕灵均猛然惊觉自己的音量太大了,连忙放软语气,温柔轻哄,“乖,这个对爸爸来说很重要,你不能动,知道吗?”

    “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啊?”陶小小更好奇了。

    燕灵均微微拧眉,没有作答。

    这份报告,关系着他和她的妈妈这一生到底该怎么结局

    是悲?

    是喜?

    全看这份报告了!

    “那叔叔你看了吗?”陶小小问,也超想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虽然她根本什么也看不懂。

    “还没有。”燕灵均悄悄咽了口唾沫,他还没鼓起勇气。

    闻言,陶小小微微歪着小脸,嘟着嘴表示不解,“既然那么重要,叔叔你为什么还不打开看呢?”

    为什么还不打开

    燕灵均满心苦涩。

    为什么吗?因为他怕啊!

    他怕结果不是他所期望的那样,他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他怕

    怕新一轮的痛苦又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见他不吭声,陶小小噙着甜甜的笑,殷勤地娇嗲,“叔叔我帮你翻开”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