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65章:不要你了!
    “可孩子们更喜欢你啊!”我也喜欢你啊!

    院长楚楚可怜地看着陶陶,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陶陶并不迟钝,其实她一直都知道院长对她的心意,她之前没有辞职是因为院长从来没有明确的追求过她,更没有骚、扰她,所以她也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毕竟她需要这份工作!

    她倒是不愁找不到工作,可是想找一个既能养家又能照顾女儿的工作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抱歉啊院长,我必须辞职!”陶陶不为所动,坚定地说道。

    “陶老师啊,你是觉得工资太低了么?这个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再商量嘛”

    “不是的院长,与工资无关,是我自己的问题!”

    院长感觉自己的世界都黑暗了,近乎哀求地看着陶陶,“陶老师,能不能不走啊?”

    “不能!”

    “可是”

    “院长,感谢你这一年多的照顾,非常感谢!再见!”

    去意已定,多说无益,陶陶很诚恳地对院长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就走。

    她很急,得回家收拾行李去,争取明天一早就走。

    见她转了身,院长急得一把抓住她,“陶老师!”

    陶陶猛地抽回自己的手,眸色微沉,一脸不悦地看着院长。

    她不喜欢跟别的男人有肢体接触,尤其是对她有所企图的男人。

    被她冰冷的眼神一瞪,院长猛然惊觉自己的失态,顿时尴尬得面红耳赤,忙不迭地道歉:“对对对不起陶老师,我我我不是有意冒犯你,你、你别生气”

    “再见!”陶陶不等院长把话说完,就再次告别。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

    “陶老师,陶老师”院长依依不舍地追了两步,可知道就算追上也挽留不住她,只能沮丧地放弃,眼睁睁看着心仪之人消失在街头。

    陶陶只顾往前走,并未发现几米之遥的对街,一辆黑色汽车里有双充满恨意的目光一直紧紧锁着她

    哼!!

    祸水就是祸水,走到哪儿都能招蜂引蝶!!

    言情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从裴惜灵手上接过女儿之后,陶陶拉着女儿就忙不迭地回到自己租的小公寓里。

    见妈妈脸色不对,陶小小知道自己可能犯错误了,吓得站在沙发边上看着妈妈忙前忙后地收拾东西,一个字都不敢说。

    直到一个小时后,陶陶把大致的东西装箱收好,然后坐在沙发上稍作休息。

    “妈妈”

    陶小小见妈妈脸色好像稍微缓和了点,鼓足勇气小声呐呐。

    哪知

    “跪下!!”陶陶厉喝一声。

    陶小小吓懵了,两条小胖腿一曲,乖乖跪在妈妈身边。

    眼眶立马就红了。

    “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陶陶大怒,从未有过的严厉。

    “不、不知道”陶小小吓死了,瘪着嘴,嘴角一抽一抽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随时都会掉下来。

    陶陶也红了眼,怒瞪着女儿,厉声斥责:“陶小小!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能搭理陌生人,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是不是?!随便什么陌生人你都喊爸爸,你就那么想要爸爸?那你跟他去啊!你去你去!你别回来了!我不要你了!!”

    我不要你了

    陶小小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

    “哇啊我错了,妈妈,我不敢了,哇哇你别不要我,妈妈”陶小小嚎啕大哭,眼泪哗哗地往下掉。

    听着女儿说我错了,还哭得伤心欲绝,陶陶心如刀割。

    她从来没舍得这样骂过女儿!

    都怪那个男人,他一出现就害得她们母女都这么伤心!

    他是她们的灾难,所以她们必须对他避而远之!

    陶小小跪着往前走了两步,扑上去抱住妈妈的腿,哭得别提多可怜了,“妈妈,你别生气呜呜呜我不要爸爸了,我不要了妈妈,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妈妈”

    陶陶别开脸,悄悄落泪。

    俗话说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就算没打,看着女儿哭泣,也跟剜了她的心似的,疼得很。

    可这小家伙不骂不行,若不是她今天冲出去抱住了燕灵均的腿,她们娘俩现在就不用逃离这里了。

    老天爷到底是有多闲?还是独独看不惯她?不然为何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于她?

    她都已经从他的世界逃离了,为什么还要让他闯进她和女儿的幸福生活?

    陶陶越想越委屈,眼泪也越掉越汹涌,怨恨上天的不公。

    陶小小见妈妈也哭了,忙不迭地跑进厨房里。

    很快,她端了一杯水回到妈妈的身边,讨好地把水杯递到妈妈面前,哽咽着说:“妈妈,你喝水。”

    “不喝!”陶陶正在起头上,没好气地喝道。

    陶小小瘪着嘴,想哭又不敢再大声哭,只得眼泪汪汪地看着妈妈,可怜兮兮地抽泣,“妈妈对不起,你别生气了”

    陶陶的心狠狠抽搐,难过得不行。

    “妈妈你辛苦了,我帮你揉揉肩。”

    见妈妈不肯喝水,陶小小连忙把水杯放下,然后爬上沙发,跪在妈妈身边,两只小胖手在妈妈肩上又捏又捶的按摩起来。

    “走开!”陶陶爱恨不能,看似凶巴巴的呵斥,实则语气里充满了无奈和宠溺。

    陶小小人小鬼大,知道妈妈正在软化,索性抱住妈妈的脖子,小脸往妈妈颈窝里蹭,叫着喊着:“妈妈我爱你,我最爱你,我只爱你,妈妈”

    陶陶抬起来想要推开的女儿的手,又无力地垂了下来。

    “妈妈你累了是不是?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你泡泡澡就不累了。”陶小小乘胜追击,身手敏捷地跳下沙发,又一溜烟跑进浴室里。

    哎

    陶陶默默叹了口气。

    生了个如此聪明的女儿,她已经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该惆怅了。

    别看这小家伙还却古灵精怪,每当她调皮或是闯了祸的时候,就各种甜言蜜语轰炸她,让她想发脾气都发不出来。

    一如此刻!

    “妈妈,水放好了。”

    不一会儿,陶小小回到沙发边,对妈妈甜腻腻地说道。

    看着女儿一个劲儿的讨好自己,双眼还红通通的,陶陶心酸又心疼。

    这个臭丫头啊

    真是让她又爱又恨又无奈!!

    陶陶脸色一正,“陶小小”

    “妈妈我爱你!”

    “”

    正想再严厉警告女儿几句,哪知她刚开口就被女儿抢断,后面的话,顿时就说不出来了。

    陶陶啼笑皆非。

    罢了罢了!

    反正她们娘俩马上就要离开了,以后应该再也不会遇上那个男人,所以算了,不责备她了。

    “去把你喜欢的玩具收进你的小箱子里!”陶陶端起女儿倒的水喝了一口,润了润喉。

    “为什么啊?”陶小小皱眉,不解地看着妈妈。

    “叫你收就收,问那么多干吗?!”陶陶佯怒轻斥,威严十足。

    “哦”陶小小认怂,低着头小声呐呐。

    这一天过得惊心动魄,回到家后神经松缓,陶陶还真是觉得疲惫不堪。

    见女儿乖乖去收拾自己的玩具了,她也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泡个澡解解乏,女儿这个提议还是不错的,休息好了明天就走。

    当陶陶在浴缸里泡了十分钟,打开水头换水准备清洗的时候

    有人敲门了。

    哗哗水声掩盖了敲门声,陶陶一无所知。

    陶小小听到了,将手里的小兔子玩具丢进自己的小箱子里,然后朝着门口跑去,“谁呀?”

    “我!”

    一道低沉醇厚的声音自门外响起。

    可能是他的声音太冷了,陶小小一时没听出来,“你是谁啊?”

    “我是”男人狠狠磨牙,“爸爸。”

    经过提醒,陶小小终于听出他的声音来了。

    链条锁未解,只是将门打开一条缝,陶小小站在门缝内,仰头望着门外高大如山的男人。

    “叔叔你怎么来了?”陶小小很惊讶,微微皱着小眉头疑惑地问。

    叔叔?

    怎么不喊他爸爸了?

    燕灵均的脸色不由更加阴沉了一分。

    “你妈妈呢?”燕灵均反问,犀利的目光从门缝里射进去,暗中观察。

    “我妈妈累了,在泡澡。”陶小小很实在,如实答道。

    燕灵均见机不可失,对小丫头说道:“开门!”

    岂料之前一直对他言听计从的小丫头突然就不听话了。

    “对不起啊叔叔,妈妈说过不能给陌生人开门。”陶小小闷闷不乐地瘪了瘪嘴,抱歉地下对他说,

    呵呵!

    之前喊他爸爸喊得那叫一个甜,现在他就变成陌生人了?

    真是

    跟她妈妈一样,都是白眼儿狼!!

    燕灵均,“我不是陌生人,我是你妈妈的朋友!”

    “我妈妈的朋友?”陶小小惊讶,紧接着指出疑点,“可是我以前都没见过你啊!”

    燕灵均拿出手机,打开相簿,“这是我跟你妈妈以前的合影。”

    陶小小接过手机一看

    还真是诶!

    看着手机屏幕上妈妈和叔叔的亲密合照,陶小小一脸惊奇,转头看了看依旧紧闭的浴室门,然后再继续仰望着面无表情的帅叔叔,“叔叔你真是我妈妈的朋友啊?”

    “嗯!”燕灵均点头,完了还凉飕飕地补了一句,“很好很好的朋友!”

    陶小小本是坚定的心,犹豫了。

    刚才被妈妈责骂之后,她是打定主意要听妈妈的话,以后再也不理这个帅叔叔了。

    可这会儿帅叔叔找上门来,还说是妈妈的朋友

    “乖,给爸爸开门。”

    燕灵均的手穿过门缝,宠溺地揉了揉陶小小的小脑袋。

    陶小小顿时就被蛊惑了。

    她的内心已经屈服,但想到妈妈还是有些害怕,“妈妈会生气”

    “不会的!我保证!”燕灵均说,那信心满满的表情给了陶小小很大的勇气。

    陶小小想,帅叔叔是妈妈的朋友,有那么亲密的照片为证,那她现在请妈妈的朋友进屋里坐坐,应该没什么的对吧?

    嗯,没什么的!

    妈妈经常教导她做人要有礼貌,既然有客上门,怎么可以把客人拒之门外呢对不对?

    如此一想,陶小小端来一根小凳子,站在凳子上把链条锁取了出来。

    门开了,燕灵均堂而皇之地进入屋内。

    进了屋他的眼珠子就四下乱转,目光犀利地查看着屋内的一切

    还好!

    没有任何属于男人的东西!

    卫生间里亮着灯,且有哗哗水声。

    燕灵均转悠到陶小小的房间,用下巴点了点牀上的小箱子,“这是做什么?”

    “妈妈叫我把喜欢的玩具放箱子里装起来。”陶小小答,乖巧又听话。

    陶小小的隔壁就是主卧,燕灵均目光往里一瞟,就看到主卧的牀上同样摆着两个大号的旅行箱

    唇角一勾,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呵!她这是又想逃跑?

    上次她一跑就是三年,若这次再跑了会是多久?

    如果这次不是意外遇上,她怕是会躲他一辈子吧!

    三年了,他们分开三年了!

    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他饱受折磨,可她却逍遥快活!

    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呵呵!她竟然连女儿都有了!!

    今天在商场里被陶小小抱住大腿,她的拒不露面让他心生狐疑,然后再听到电话里那声“陶小小”

    他的心,狠狠一震。

    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让他永不可能忘记。

    所以他强行把陶小小带走,还让助理回去童装店里看监控

    当裴惜灵要接走陶小小的时候,助理把童装店里的监控录像发给了他。

    监控录像将她怎么狼狈爬到收银台去躲起来的一幕全部记录了下来!

    她的样子很滑稽,可他却笑不出来,只觉得对她更是恨之入骨了。

    他就那么可怕吗?

    她非要这样躲着他!

    三年了,她还没躲够吗?!

    暗暗吁了口气,燕灵均垂眸看着腿边的小丫头,问:“装完了吗?”

    “还没有。”陶小小皱着眉,很苦恼地看着心爱的玩具们,“这些都是我喜欢的,可是我的箱子好像太小了,装不下。”

    “给你买个大箱子,要吗?”

    陶小小双眼骤亮,“真哒?”

    “嗯!”

    “要要要!”小丫头点头如捣蒜,满心欢喜。

    “爸爸的秘书在门外,让她带你去。”燕灵均说。

    “现在啊?可是妈妈还在泡澡。”陶小小为难了。

    “你不是说她累了吗?那就别打扰她了,让她多泡会儿,你跟爸爸的秘书去就好了。”燕灵均揉揉小丫头的头,面不改色地说道。

    “可是不跟妈妈说一声的话她会生气。”

    “楼下就是商场,买个箱子很快的,说不定你把箱子买回来了你妈妈还没洗好呢。”

    陶小小想了想,觉得帅叔叔说得好像也对哦

    于是,陶小小就这样被说服了,喜滋滋地跟着燕灵均的秘书去楼下商场买箱子去了。

    十分钟后。

    陶陶泡完了澡,门一拉开,入眼却是一片漆黑。

    “怎么这么黑?小你把灯关了干吗?”

    陶陶狠狠蹙眉,一边没好气地轻喝,一边朝着开关的位置走去。

    啪!

    她将客厅的灯打开。

    可下一秒

    “啊!!”

    灯光骤亮,她吓得失声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