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63章:起疑
    ♂!

    陶陶想死。樂文小说|

    她决定,一会儿回家之后要狠狠收拾这个该警惕时不警惕不该警惕时却乱警惕的臭丫头!

    狠狠咬牙,她佯咳了两声,“我感冒了……”

    “可你刚才说话都好好的。”陶小小反驳。

    自己说一句,女儿顶一句,陶陶气得肝火旺盛,一不留神就显了真音,“陶小小!!”

    盛怒之下,她忘了控制音量,吼声颇大。

    燕灵均蓦地一僵。

    “哦,真是妈妈啊……”陶小小无辜地小声呐呐。

    陶陶吼完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可喊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想收回已是不可能,所以此刻她唯有默默祈祷,祈祷燕灵均什么都没有听到……

    “少废话!马上跟导购姐姐走!你不听话以后就不是我女儿!!”陶陶连忙又尖细着嗓子,疾言厉色地怒喝道。

    她捏着嗓子喊,像是歇斯底里的神经病,听起来怪瘆人的。

    陶陶这会儿是真的很害怕。

    她的心肝宝贝现在在燕灵均的手里,万一被他知道小小是她的女儿,他对小小不利怎么办?

    女儿是她的命,如果女儿有个什么好歹,那她也不用活了。

    妈妈好凶啊!

    陶小小有点被吓到了,“哦……”

    一边怯懦地应着,一边弹动着两条小短腿,示意自己要下来。

    燕灵均正失神,感觉到怀里的小丫头在挣扎,便下意识地弯腰,松开手臂把她放下地。

    陶小小把话筒递给导购小姐,然后仰着头望着高大如山的帅叔叔,说:“爸爸,妈妈叫我了,我要走了。”

    燕灵均没说话,只是微拧着眉头,神色复杂地看着依依不舍的小姑娘。

    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导购小姐立马牵起陶小小的手就要走。

    哪知没走两步——

    “等等!”

    身后响起男人阴沉的声音。

    导购小姐吓得一怔,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燕灵均走上前,冷睨着眼露慌张的导购小姐,“你说她妈妈在哪里?”

    “楼……楼下。”导购小姐紧张得舌头都快捋不直了。

    眼前的男人气场实在太强大了,让人心生恐慌。

    “带我去!”燕灵均说。

    “啊?”导购小姐一脸惊愕。

    这这这……

    不行啊!

    刚才那位小姐明显就是在逃避这位先生啊,她收了刚才那位小姐的钱,答应帮她把女儿带去给她的……

    导购小姐脑补了一部家庭悲喜剧。

    她想,刚才那位小姐和眼前这位先生肯定是一对已经离了婚的夫妻,两人正在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小小你认识她吗?”燕灵均垂眸看着陶小小,用下巴点了下导购小姐,淡淡问道。

    陶小小仰着小脸看了眼导购小姐,摇头,“不认识。”

    燕灵均满意。

    然后他抬眸,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一脸心虚的导购小姐,“我女儿不认识你,我怎么让她跟你走?”

    “呃,这个……可是她妈妈……”导购小姐闻言,更心虚了。

    燕灵均弯腰将陶小小又抱了起来。

    然后对导购小姐冷冷说道:“叫她妈妈来找我!”

    “啊?”导购小姐一脸懵逼。

    “小邓!”燕灵均冲着店外喊了一声。

    秘书蹭蹭蹭跑了进来,“boss!”

    燕灵均,“给她一张名片!”

    秘书连忙从公文包里摸出一张boss大人的名片递给导购小姐。

    “这上面有我电话,让她妈妈打给我!”燕灵均说完,抱着陶小小就朝着店外走去。

    “可是可是……这位先生,你不能带她走……”导购小姐急得连忙冲到门口,张开双臂不让燕灵均走。

    燕灵均冷冷勾唇,“没听见她叫我什么吗?”

    “……”导购小姐哑口无言。

    小姑娘一口一个爸爸的喊他,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导购员,既不是小姑娘的妈妈也不是小姑娘的亲戚,哪有资格阻止一个父亲带走自己的女儿呢?

    不用boss命令,秘书就非常聪明地走上前去将挡在门口的导购小姐一把拽开。

    燕灵均抱着变得乖巧安静的陶小小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童装店。

    进入电梯,陶小小眨巴着大眼睛望着燕灵均,嗲嗲地问:“爸爸,你要带我去哪儿?”

    “卖掉!”燕灵均凉飕飕地吐出两个字,完了瞥她一眼,“你怕吗?”

    “怕!”小丫头很用力点头,一脸天真加无辜,“妈妈说,被卖掉的话,就再也看不到妈妈了,是这样吗爸爸?”

    “嗯!”燕灵均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他的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刚才从电话里听到的声音……

    那个声音,熟悉到骨子里……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错,所以他想证实……

    “爸爸你缺钱吗?”陶小小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燕灵均挑眉。

    他看起来像是缺钱的样子吗?

    “爸爸你缺吗?”见他不答,陶小小追问,语气略急。

    “不缺!”燕灵均答。

    他什么都缺,缺爱,缺温暖,缺陪伴,但就是不缺钱!

    听他说不缺,陶小小大大地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你放心什么?”燕灵均失笑地瞥了眼小丫头,淡淡冷嗤。

    “卖小孩的人都是很缺钱的那种人啊,爸爸你又不缺钱,肯定不会卖我的!”陶小小咧开嘴角,笑得甜甜的。

    燕灵均没再说话,唇角隐隐泛起一抹冷笑。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个小时后。

    格调优雅的餐厅里,燕灵均跟客户谈生意,陶小小就坐在他的身边安静乖巧地大快朵颐。

    陶小小越来越喜欢燕灵均了。

    这个帅叔叔真好,点的菜全是她爱吃的!

    而燕灵均的表现也让助理、秘书以及客户大跌眼镜,他此刻的模样完全就是个二十四孝老爸。

    即便是在跟客户谈合约内容,也不忘给陶小小剥虾掰螃蟹,把小家伙伺候得别提多好了。

    陶小小吃得双颊鼓鼓的,欢喜又满足。

    真想眼前的帅叔叔是她的亲老爸啊!

    当饭吃得差不多了,合约也基本敲定的时候,一抹俏丽的身影进入餐厅,步履急促地走向燕灵均所在的桌位……

    “小小!”

    来人冲着正拿着螃蟹脚在啃的陶小小喊道。

    燕灵均转头,冰冷的目光触上一张美憾凡尘的脸……

    “裴阿姨。”

    陶小小咧嘴一笑,冲着来人甜腻腻地喊道。

    嗯,来的人是裴惜灵。

    燕灵均淡淡地睥睨着匆匆而来的裴惜灵,面无表情,目光高深莫测,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你妈妈让我来接你,吃好了吗?吃好了就跟我走吧!”裴惜灵走上前去就对着陶小小说道,脸上虽然在笑,但语气却透着一丝急切。

    “……哦。”陶小小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放下手里的螃蟹脚,一边呐呐应着,一边想将两只小手往身上擦。

    陶小小想起之前妈妈在电话里很凶地对她说不听话就不是妈妈的女儿了……

    很明显妈妈生气了。

    所以她得回去了。

    反正跟着爸爸吃也吃了玩也玩了,嗯,该回家了。

    燕灵均拧眉看着小丫头欲把双手往身上擦的动作。

    很想置之不理,可实在看不下去。

    捉住小丫头的手,拿起餐巾帮她轻轻擦拭。

    “不好意思啊燕先生,麻烦你了,我代小小的妈妈谢谢你!”裴惜灵扯动嘴角礼貌客套地微微笑道,有些错愕地看着燕灵均的举动,很难想象如他这般的贵公子对小孩子会如此有耐心。

    燕灵均沉默不语,自顾自地给陶小小擦手。

    他很温柔也很细心,把小姑娘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擦干净。

    “走吧小小。”

    待他帮小丫头擦完了手,裴惜灵噙着微笑对陶小小说,同时向她伸出手去。

    陶小小跳下凳子,把擦干净的小手放进裴惜灵的手里。

    看着陶小小乖乖地跟着裴惜灵走,燕灵均的眼底划过一抹阴冷的戾气……

    吃饱喝足就这样走了?

    小白眼儿狼!!

    “等等!”燕灵均倏然喊道,声音冷如三九寒冰。

    裴惜灵微微一怔,强装镇定地回头,努力保持微笑,“燕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一个小时前,陶陶给她打了电话,说有事求她帮忙。

    然后陶陶把她和燕灵均之间的那些事,大概跟她说了一下……

    她能感觉到陶陶的着急和害怕,深知陶陶有多在乎女儿,因此搞得她也蛮紧张的,就怕完成不了陶陶托付给她的任务。

    因为知道内幕,所以底气不足。

    “记得没错的话,我说的是让她妈妈‘亲自’来接她!”燕灵均冷睨着强颜欢笑的裴惜灵,刻意咬重“亲自”二字。

    裴惜灵也学他的样子,“她妈妈有件‘很重要’的急事需要‘亲自’去处理,所以——”

    “有什么‘很重要’的急事比得上自己的女儿‘更重要’?!”燕灵均抢断,唇角泛起阴测测的冷笑。

    “……”裴惜灵被呛得哑口无言。

    用力抿了抿唇,她灵机一动,讪笑道:“呵呵,瞧燕先生你这话说得……女儿当然也重要啊!但是燕先生并不是坏人嘛,小小在你身边肯定安全的啊,所以小小她妈妈才会去处理别的事嘛,再说了,我不是来了么,我是小小的干妈,我来接小小也是一样的呀!”

    干妈……

    陶小小仰着小脸望着裴惜灵。

    “你是她干妈?可她刚刚怎么叫你阿姨?”燕灵均嗤笑。

    “这是我跟她妈妈刚做的决定,还没来得及告诉小小呢。”裴惜灵微微笑道,然后垂眸看着陶小小,“小小,你愿意做我的干女儿吗?”

    “愿意!”陶小小毫不犹豫地点头。

    裴阿姨好漂亮的,只比她妈妈差那么一丢丢,所以她当然愿意啊!

    裴惜灵转眸看向燕灵均,对其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那眼神好似在说——喏!我这不是她的干妈了么!

    刚做的决定……

    呵!这么蹩脚的借口,她们还真奢望他会相信?

    “她妈妈就算不亲自来接她……”燕灵均扯了扯嘴角,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也该给我一个电话吧,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我给你亲自道谢不也一样——”

    “不一样!”

    他要听的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其他人的统统无效!

    裴惜灵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然后点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明显蓄意刁难的燕灵均,“行!回去我跟小小的妈妈说,让她亲自打电话给您道谢,成吗?”

    “不成!”燕灵均态度强硬,脸色阴沉。

    裴惜灵恼了。

    柳眉一蹙,不耐烦地叫道:“那燕先生你到底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