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60章:爸爸
    “云裳是你闺蜜?”裴惜灵话音未落,陶陶就震惊抢断。

    “”裴惜灵一愣,蹙眉打量着陶陶,眼神里泛起一丝戒备,“你认识裳裳?”

    陶陶笑了,“你腕上的手链是我设计的。”

    虽然只是跟裴惜灵有个共同的闺蜜,虽然之前跟云裳的其他闺蜜从未见过面,可这会儿看着面前的裴惜灵,陶陶的内心还是不由自主地泛起一股他乡遇故知的激动和喜悦。

    “你”裴惜灵的眼底划过一丝惊讶。

    这条手链是云裳让穆劭枫转交给她的。

    当时她身在国外,与所有人断了联系,惹得云裳、戚小麦以及柯筱三个闺蜜满世界寻找她的下落。

    后来云裳的老公郁凌恒为了讨好云裳,拜托发小穆劭枫找到了她。

    她录了一段小视频,跟云裳报了平安。

    再后来,穆劭枫就将这条手链交到了她的手上,说是云裳特意送给她的。

    四个闺蜜,一人一条。

    云裳特意请陶陶帮忙设计的这款闺蜜手链,全世界仅此四条,就好像她们各自身上的小狐狸纹身一样,是她们友情的见证。

    “我跟云裳是好朋友。”陶陶微笑道,因为云裳的关系,爱屋及乌地对裴惜灵平添许多好感。

    闻言,裴惜灵放下心中戒备,也面露欢喜,“那陶老师你是市人吧?”

    在市,云裳的闺蜜就只有她、戚小麦和柯筱三人,因此陶老师必然是市人了。

    “嗯。”陶陶点头。

    “这世界可真小啊!”裴惜灵感叹。

    两人相视一笑。

    是啊,这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居然这样也能遇上“熟人”,可见缘分这个东西有多么的奇妙。

    笑完之后,裴惜灵正了正脸色,说:“陶老师,既然你跟裳裳是好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想求你一件事可以吗?”

    陶陶,“都说是朋友了,还说什么求啊,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裴惜灵用力抿了抿唇,谨慎地瞟了眼厨房外面,确定无人靠近之后,才压低声音对陶陶小声说道:“别跟裳裳说你遇见了我,也别向任何人泄露我的行踪,可以吗?”

    闻言,陶陶微怔,续而扑哧一笑。

    裴惜灵被她笑得莫名其妙。

    她的话很好笑吗?

    面对裴惜灵充满疑惑的目光,陶陶笑着说道:“裴小姐,咱俩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我也正想跟你说这句话来着!”

    嗯,她已经开始新的生活,不想再回到过去

    不管是以前的人生,还是以前的城市,还是以前的人她都已经彻底放下。

    她现在是有女万事足,只想跟女儿在这个城市里平平淡淡地生活下去就好。

    曾经的那些伤和痛,已成过往云烟,她不想去回忆,更不想去沾惹

    这三年她活得很辛苦,但也过得很满足。

    有人说平淡也是一种幸福,她深表赞同。

    “别叫我裴小姐了,听着怪生分的,裳裳她们都叫我裴裴。”裴惜灵说。

    陶陶大方点头,“好,裴裴。”

    “一直跟着多多叫你陶老师,还不知道你的全名呢。”

    “哦,我叫陶陶。”

    “很高兴认识你,陶陶!”

    “我也是!”

    两人再次相视而笑,一见如故。

    这时,外面客厅有了响动。

    “好像是容衍他们回来了。”裴惜灵转眸朝着厨房外瞟了一眼,说。

    虽然从厨房里根本看不到外面客厅。

    “容先生今晚邀请了很多人吗?”陶陶一边准备切菜,一边随口问道。

    “没有,就几个小朋友和他们的父母哦!还有一个,好像是容衍的死党。”裴惜灵将调好的蛋放入烤箱,答。

    陶陶,“哦。”

    突然

    “燕叔叔,这个飞机模型我不会装,你帮我装好不好?”

    “好。”

    一道慵懒磁性的声音,在容楚一小朋友话音落下后乍然响起。

    正在切菜的陶陶猛地一震。

    心,狠狠一抽。

    这声音

    不不不!

    不可能!

    她肯定是幻听了,不可能是他

    陶陶心脏收紧,背脊渗出一层细汗。

    她不停地在心里喊着不可能是他,可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过他了,不存在因为思念而出现幻听的可能啊!

    “哎呀陶陶,你切着手指了!”

    一声惊呼,将失神的她唤回神来。

    陶陶垂眸一看,果然。

    在听到那道熟悉的声音时,她惊得切伤了自己的手指

    看着指间溢出来的鲜血,她不觉得痛,因为心里的恐慌,已经盖过了一切。

    “没没没事”陶陶脸色微白,慌得语不成声。

    裴惜灵只盯着陶陶正流血的手指,无暇去注意她的表情,忙不迭地说:“我去拿医药箱”

    陶陶连忙一把拉住她。

    “容先生的死党是哪儿的人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陶陶急问,脸色格外严肃凝重。

    “市人,好像姓燕,叫什么就不知道了。”裴惜灵下意识地答道,见她脸色不太对,不由好奇,“怎么了?”

    “哪个n?”

    “好像是燕子的燕。”

    市人

    姓燕

    陶陶的脸,瞬时惨白如纸。

    是他是他,肯定是他!

    天哪,世界真的是太小了,在他们相爱相杀之后,在时隔三年之后,他们居然又要相遇了

    不不不!不能相遇!他们不能相遇!!

    他们现在各自都有了新的生活,没了彼此也都活得很好,所以他们不能见面,不能再勾起曾经那些耻辱和伤痛

    倏然,陶陶又是狠狠一震。

    因为她突然想起,女儿正在客厅里

    想到女儿,陶陶下意识地想要往厨房外冲去,可刚跑两步她又猛地刹住脚步。

    不!不能出去!

    她真是急晕头了,这样冲出去不等于跟他正面撞上吗?

    陶陶,冷静点!

    只要你不出去,他不会知道小小是你的女儿

    所以你别慌,别自己吓自己。

    “你怎么了?很疼吗?”见她冷汗都出来了,裴惜灵蹙眉担忧。

    “没没怎么”陶陶狠狠咽了口唾沫,垂着眼睑掩饰着眼底的慌张,胡乱地摇头。

    “你先捏着手指,别让它继续流血了,我去拿”

    “不用了裴裴!”陶陶再次拦住裴惜灵,磕巴着说:“我我我还是去去医院包扎一下好了。”

    “也好也好,我叫容衍送你去!”裴惜灵点头说好,虽然她觉得只是手指划破了一点皮去医院有点太夸张了。

    “不不,我、我自己去!”陶陶吓得连连摇头,完了惊觉自己好像太激动了,连忙又扯出一抹极为勉强的讪笑,“那个裴裴啊,你帮我照顾一下小我处理好伤口再来接她!”

    “哦,好,那个我还是叫容衍送你去吧。”裴惜灵不放心,敏锐地发现陶陶有些不太对劲儿。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陶陶一边坚定拒绝,一边转头四下张望。

    她在看该从哪儿出去。

    燕灵均在客厅里,她自然是不能从厨房的门走出去

    左看右看,最后陶陶的目光锁定了厨房的窗户。

    已经顾不得裴惜灵会怀疑了,她二话不说爬上流理台,然后动作敏捷地从窗户跳出去。

    窗户外是后花园,后花园有个后门,从后门出去就能成功逃脱。

    仿佛身后有毒蛇猛兽,她跑得比兔子还快。

    裴惜灵错愕地看着翻窗而逃的陶陶,脸上浮现出一个大写加粗的问号。

    她在干什么?为毛有门不走却要爬窗?

    不止丢下女儿一个人在这里不说,甚至连包都没拿

    裴惜灵蹙着眉头,眼睁睁看着陶陶的身影快速地消失在视线里,大惑不解。

    言情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陶陶

    燕灵均狠狠一震。

    他拧眉,转头看向厨房。

    他刚才好像听到厨房里有人在叫陶陶

    可等他竖耳细听,却又一无所获。

    燕灵均扯了扯嘴角,溢出一抹无声的苦笑,忍不住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

    燕灵均你都魔怔三年了,还舍不得清醒吗?

    她避你如蛇蝎,躲得你远远的,说不定早已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你还在痴痴的想她作甚?

    嗯,三年了,你也该醒了,不是你的,你等多久都没用!

    燕灵均,认命吧,你跟她今生注定无缘

    正默默感伤,突然一个小身影出现在自己身旁。

    “燕叔叔,装好了吗?”容楚一眼巴巴地盯着燕灵均手上的模型,问。

    燕灵均连忙回神,忙不迭地说:  “马上。”

    与此同时,客厅的一角,堆满了各种玩具,而玩具堆里是小寿星邀请的几个同学。

    包括陶小小在内。

    玩了没一会儿,因为一个玩具,陶小小跟一个名叫芳芳的小姑娘闹起来了。

    即便只是孩子,也知道对方的弱点在哪里

    芳芳知道,陶小小的弱点就是

    “那又怎样?你连爸爸都没有!”芳芳被惹恼了,双手叉腰,一针见血地攻击道。

    “我有!”陶小小眼底泛起一抹受伤,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拔高音量大声叫道。

    “你没有!”

    “我就有!”陶小小气急败坏,眼眶微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因为伤心。

    “在哪儿呢?”

    “在在”陶小小不知道这谎话该怎么继续编下去了。

    “我爸爸一会儿就来了。”芳芳抬头挺胸,骄傲地说道。

    别看年纪可攀比心却不亚于成年人。

    “我爸爸已经来了!”

    面对芳芳的挑衅,陶小小大脑一热,想也没想冲口说道。

    已经来了?

    其他几个小朋友顿时被陶小小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陶小小你真有爸爸啊?你爸爸长什么样子啊?在哪儿呢在哪儿呢?”一个小朋友立马好奇地问道。

    从来没有见过陶小小的爸爸,小伙伴们表示都很想看看。

    看看陶小小的爸爸是不是跟容楚一的爸爸一样高大帅气。

    毕竟他们俩是整个幼儿园里长得最好看的小朋友

    啊,还有裴多多,裴多多也长得非常漂亮。

    对于陶小小、裴多多以及容楚一的颜值,其他小伙伴们除了羡慕妒忌恨之外已再无其他感想。

    “她骗人的,她根本就没有爸爸!”陶小小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芳芳抢先说道。

    她骗人的

    被拆穿心思的陶小小恼羞成怒了。

    她觉得,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被芳芳看笑话。

    陶小小眼珠子一转,然后目光落在不远处正在安装飞机模型的男人身上

    她从玩具堆里爬起来,蹭蹭蹭就朝着那个长得非常非常好看的男人跑去。

    “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