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59章:喜欢儿子自己生去
    “妈妈,容楚一生日啊?”

    陶陶刚把电话挂断,陶小小立马就问,粉雕玉琢的小脸上布满了欢喜。

    “嗯。”陶陶随口应道,继续往购物车里放东西。

    “什么时候?”陶小小眉飞色舞,欢天喜地。

    “后天。”

    “他邀请我们去给他过生日吗?”

    别看她还察言观色却很有一套,听妈妈刚才与电话彼端的人对话,她立马就捕捉到了重要讯息。

    “是的。”陶陶没有隐瞒,如实答道。

    陶小小摩拳擦掌,激动得不要不要的,“妈妈,我要给容楚一买生日礼物。”

    “好。”陶陶看了女儿一眼,无奈又好笑。

    这么小就开始倒追男生,她可真是一点也不矜持啊!

    陶陶忍不住想,女儿这种不害臊的性格,到底是遗传谁的呢

    言情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容家,客厅里。

    容衍与燕灵均持杯对酌。

    两人是大学同学,是最好的死党。

    而容衍与燕灵均的发小穆劭枫是表兄弟关系。

    两杯酒下肚,燕灵均微眯着眸子,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容衍。

    “看什么?”容衍立马觉察到了燕灵均的疑惑,斜睨他一眼,问。

    燕灵均翘着二郎腿,杯中红酒轻轻摇晃,慵懒吐字,“我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容衍淡淡讥诮,“你什么时候学会假客气了?”

    “那我问了咯!”

    “问吧。”容衍轻轻啜了口酒。

    “是酒不好喝还是烟不好抽?好好的你怎么会想起来领养一个孩子啊?”燕灵均拧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容衍与燕灵均同岁,也同样未婚,两人四年未见,这次燕灵均前来市,却发现容衍居然有了一个儿子。

    “你说容楚一?”容衍剑眉微挑。

    燕灵均似讥似讽地轻哼,“你家里还有其他孩子吗?”

    “谁告诉你他是我领养的?”容衍瞥了燕灵均一眼,嘲笑他的自以为是。

    “不是领养还能是亲生的?”燕灵均嗤笑。

    燕灵均本以为容衍会词穷,哪知他竟一本正经地点头,“嗯!”

    “嗯?”燕灵均愣了一下。

    “是我亲生的!”容衍说,字字铿锵。

    燕灵均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一般不可置信地看着淡定从容的容衍,失声道:“你昏迷四年,怎么生出一个三岁的孩子?”

    容衍正想说什么,却在这时,一个小身影出现在楼梯上。

    是容楚一,正往楼下来。

    “一言难尽,以后有空再告诉你。”容衍说。

    有些话,不能让孩子听到,免得影响他的心理健康。

    燕灵均也看到了容楚一,很识趣地闭上了嘴,惬意品酒。

    “燕叔叔,你要走啊?”

    容楚一从楼上蹭蹭蹭跑下来,径直跑到燕灵均的身边,皱着小眉头跪在沙发上,嘟着嘴不开心地看着他。

    “是啊,一会儿的飞机。”燕灵均对小家伙扯了扯嘴角,溢出一抹淡笑。

    容楚一小脸一垮,“可是我明天生日啊,你不过完我的生日再走吗?”

    燕灵均闻言,微微一怔,转眸看向容衍,“一一生日?”

    “嗯。”容衍淡淡点头。

    燕灵均为什么要怀疑容楚一是容衍领养的呢?因为容衍对容楚一的态度,不似别的父子那样亲昵。

    容衍对自己儿子总是透着一股冷淡的感觉。

    “你怎么不早说?”燕灵均剜了容衍一眼,埋怨道。

    “小生日而已,有什么好说的。没事儿,你有急事就先回去吧。”容衍不以为然,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对燕灵均说完之后又转头淡淡瞥了眼儿子,“容楚一,燕叔叔很忙,下次他再来市的时候会把你的生日礼物补上的。”

    容衍不喜欢孩子不!确切的说,是讨厌孩子!

    可是一“觉”醒来,却莫名其妙多了个儿子,将他的生活完全打乱了

    这个儿子,不是在他的期待中出生的,没有丝毫的感情基础,试问,叫他如何爱得起来?

    他能偶尔搭理他,还容许他叫他爸爸,就已经很不错了好伐!

    若不是裴惜灵那个女人多事,他连儿子的生日pr都不想举办的。

    “我不要生日礼物,我要燕叔叔留下来陪我过生日”容楚一跪坐在沙发上,委屈又怯懦地小声呐呐。

    容楚一在幼儿园的时候很高冷,可在父亲面前,却又是另外一番模样。

    虽然年纪还但他内心很敏感,知道爸爸不太喜欢自己,所以在爸爸面前总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

    其实爸爸从来没有打过他,可他对爸爸就是心生畏惧,爸爸只需一个眼神,就能把他吓哭。

    “你不是已经邀请了好几个同学了吗?”容衍拧眉不耐,语气变得严厉。

    “同学是同学,燕叔叔是燕叔叔,这是不一样的啊”

    “跟你说了燕叔叔还有事,你是听不懂人话吗?”容衍脸色一沉。

    容楚一吓得微微一颤,顿时瘪了嘴,耷拉着脑袋一脸难过。

    燕灵均看不下去了,连忙出声打圆场,“没事儿,既然是一一生日那我就多留两天吧!”

    容衍冷冷瞥了儿子一眼,然后转眸看向燕灵均,“你别理他,正事儿要紧”

    “我说容衍啊,你这是在撵我走么?”燕灵均轻勾唇角,似笑非笑地说。

    容衍沉默。

    燕灵均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一分,似真似假地戏谑道:“你是藏了什么秘密怕我发现还是咋地?”

    “狗咬吕洞宾!”容衍啐骂,举杯仰头,一饮而尽。

    “燕叔叔,你会留下来的对吗?”容楚一听懂了燕叔叔和爸爸的谈话内容,顿时喜上眉梢。

    “对呀!”燕灵均点头,抬手揉了揉容楚一的小脑袋。

    “耶!”容楚一激动得比了个剪刀手,欢呼。

    冷眼看着兴奋的儿子,容衍的眉头不由皱得更深了一分。

    燕灵均眉眼温柔,被小家伙的喜悦感染,心情也跟着欢快起来,“想要什么礼物?一会儿燕叔叔陪你去买!”

    “我可以要双份不!三份吗?”容楚一双眼闪闪发亮,期待地望着燕灵均。

    容楚一觉得眼前的燕叔叔比自己爸爸温柔多了,默默感叹,如果燕叔叔是自己的爸爸该多好啊!

    “容楚一,你不觉得自己太贪心了吗?”容衍俊脸一沉,严厉喝道。

    “不是我一个人要的,我只要一份就好。”容楚一被爸爸喝得一抖,怯怯地看了爸爸一眼,忙不迭地小声解释。

    “那你要三份干吗?”

    “我想给小小和多多也要一份。”容楚一如实回答。

    燕灵均微微挑眉,“小小和多多是谁?”

    “我的同学。”

    “女的?”

    “嗯。”

    “两个都是女的?”

    “嗯。”

    闻言,燕灵均乐了,“哟!一一啊,你不得了啊,才上幼儿园就有两个女朋友了啊?”

    “她们不是我的女朋友!是好朋友!”容楚一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虽然“女朋友”代表什么意思容楚一还不是很了解,但他知道把多多和小小当成自己女朋友是不对的。

    所以他必须澄清。

    “女的朋友简称女朋友嘛!”燕灵均玩世不恭地戏谑道:“来,告诉燕叔叔,她们两个你更喜欢哪一个?”

    更喜欢那一个?

    容楚一想了想,然后说:“两个都喜欢。”

    小小活泼,多多文静,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妙,所以容楚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谁更多。

    “不行诶一一,现在是一夫一妻制,你只能选一个的。”燕灵均有些忍俊不禁地说。

    只能选一个?

    才三岁的容楚一不知道什么叫“一夫一妻制”,全部注意力都在“只能选一个”上面了。

    顿时左右为难。

    陶小小开朗聪明,跟她在一起玩游戏什么的特别开心。

    裴多多比较柔弱,总是被其他小朋友欺负,会让他忍不住想要保护她。

    容楚一苦恼地皱着眉头,不会选了。

    “你无不无聊?!”容衍无语地瞪了眼燕灵均,忍无可忍地啐道。

    “这怎么能叫无聊呢?我这是在关心咱儿子的终身大事。”燕灵均说。

    “打住!”容衍给了燕灵均一个白眼,“什么咱儿子?他是我儿子!”

    “你儿子不就是我儿子么?这么小气做啥?”燕灵均玩世不恭地笑道。

    “喜欢儿子自己生去!”容衍冷嗤。

    “我要生的话就生个上辈子的小情、人。”燕灵均下意识地说道。

    容衍,“你还是先把小情、人她妈找到再说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小情、人她妈

    燕灵均脸色一僵。

    心,狠狠抽搐。

    掩饰在玩世不恭表面下的思念和悲伤,如破笼而出的猛兽,瞬间将他整个席卷

    容衍并不知道陶陶的存在,他的意思是让燕灵均先找个女人结婚然后才能生个小情、人。

    燕灵均明白容衍的意思,但话题说到这个份儿上,一不小心就勾起了他内心的伤痛

    三年了,那个他爱极也恨极的女人,失踪三年了!

    事发之后,所有人都说她死了,可他不信!

    嗯,坚决不信!!

    他内心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她没死,她还活着!

    他让燕诏帮他找,不惜一切代价,就算是把江里的水抽干,就算是为了找她而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几天后,其他八名失踪者的尸体都找到了,唯独不见陶陶的踪迹。

    都说没希望了,可他不死心,非要燕诏继续找。

    那段时间,他像疯了一样,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心脏始终处于抽搐的状态。

    他说不清自己的心里到底是后悔更多还是悲痛更多,反正从得知她出事的那一刻起,他感觉自己的世界就塌了

    在亲眼目睹她背叛他之后,恨她就成了他的精神支柱,所以如果不能爱她也不能恨她了,那他下半辈子孤独的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呢?

    曾经他想,自己痛了,也要拉着她一起痛

    可她突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留下他一个人在这世上苟延残喘

    燕诏架不住他的软硬兼施,只得同意继续帮他找。

    可最后又足足找了一个月,却依旧一无所获。

    燕诏劝他放弃,所有人都劝他放弃,可他一意孤行,非要死要见尸。

    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在提心吊胆,既渴望找到她,又害怕找到她

    若找到了她,她还活着自然极好,可万一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呢?

    所以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心里的痛也在日渐加剧

    后来又过了半个月,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费劲千辛万苦,他终于查到一段监控视频。

    视频背景是在一个加油站,陶陶所乘坐的大客车驶进加油站内加油,车上的乘客则下车活动或上厕所。

    从视频里可以看到,陶陶也下了车。

    几分钟后,客车加好了油,准备离开。

    乘客依次上车,很快就重新上路了。

    而视频中,并未看到陶陶上车

    也就是说,那辆大客车出事的时候,陶陶并不在车上!

    看完视频,燕灵均悬在半空一个多月的心,总算咚地一声落了下来。

    她没死!

    她果然没死!!

    当这个意识传达进脑海的那一瞬,燕灵均觉得自己的心,又活过来了。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嗯,没死就好!

    可即便她还活着,却依旧是失踪人员。

    因为从她走出加油站之后,她的身影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任何监控之中。

    这三年里,他有无数次想要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的冲动,可最后他都默默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他问自己,找到她之后你想怎样?

    他答不上来。

    继续报复?

    可若真把她逼死了,自己一个人行尸走肉般活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可不报复难道要原谅?

    不!

    每个人都有底线,他的底线就是容不下背叛!

    她给他的伤害太大了,他原谅不了,他永远都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报复不行,原谅也不行,既是如此便只能到此为止。

    自那以后,  他几乎每个月都在找她与不找她之间狠狠挣扎

    挣扎来挣扎去,春去秋来,三年就这样熬过来了。

    “想什么呢?!”

    突然一个小抱枕朝自己迎面飞来,伴随着容衍充满狐疑的声音。

    燕灵均回神,抬手接住抱枕,云淡风轻地扯了扯嘴角,“找个女人给我生孩子那不是分分钟的事么,有啥好急的。”

    可不嘛,只要他愿意,想要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

    “那你赶紧生个女儿去啊,以后咱俩结个亲家,亲上加亲岂不更好?”容衍说。

    “好啊亲家公,你等着!”燕灵均又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随口敷衍。

    赶紧生个女儿?

    呵

    他这辈子不会有女儿了不!确切的说,是不会有任何孩子了!

    很早很早以前他就对自己说过,他的孩子,只有一个女人能生。

    而那个女人,现在已经跟他毫无关系。

    “我可真等了!”容衍一脸严肃。

    “嗯哼!”

    燕灵均慵懒轻哼,面上笑得淡定从容,内心却在汩汩流血

    言情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周日。

    本来说是七点到容家,可陶小小童鞋太想早一点见到容楚一小男神了,缠着妈妈一个劲儿的央求。

    陶陶无奈,只能提前一个小时到了容家。

    摁了门铃,来开门的人却让陶陶颇感惊讶。

    竟然是裴多多的妈妈裴惜灵。

    “陶老师你来啦,快请进快请进!”裴惜灵见到陶陶,脸上洋溢着友好的微笑,拉开门热情地招呼道。

    “裴小姐你”陶陶微愕,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裴多多的妈妈会在容家倒也不奇怪,或许是容先生也邀请了她们母女,只是裴惜灵这样招呼她的口气

    怎么听怎么像是“主人”的口吻啊!

    “容先生是我bss。”

    像是知道她心里在疑惑什么,裴惜灵微笑着就解释。

    “噢”陶陶顿悟,拉长尾音表示明白了。

    裴惜灵是容衍的员工,所以来老板家帮帮忙什么的,倒也合情合理。

    陶陶牵着女儿进了屋。

    “陶老师你随便坐,我先去忙会儿。”裴惜灵将陶陶领进客厅后,连忙指了指厨房,急急说道。

    “好的。”陶陶点头。

    然后裴惜灵回到厨房继续忙碌,陶陶则在客厅的沙发里坐下。

    陶小小一进屋就跟小伙伴儿们玩成了一团。

    陶陶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便起身走向厨房。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陶陶站在厨房门口,看着绑着围裙的裴惜灵。

    “可以吗?”裴惜灵正忙得不可开交,闻言顿时一喜,求之不得。

    “当然。”陶陶微笑。

    裴惜灵从冰箱里拿出一袋鸡蛋,说:“蛋糕可能小了点,我想再做一个,陶老师你帮我把蛋打散一下。”

    陶陶,“好。”

    两人忙碌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总算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

    裴惜灵撸着袖子,在洗手池前洗手。

    陶陶一边解下身上的围裙,一边随意朝着裴惜灵看了一眼

    目光却顿时被她手腕上的一抹晶亮给吸引了。

    “你这是哪儿来?”

    陶陶捉住裴惜灵的手腕,蹙眉盯着她腕上的手链,一脸惊讶地问道。

    裴惜灵以为陶陶是看上了她的手链,便噙着自豪的微笑说道:“闺蜜送的。怎么?陶老师你也喜欢”

    “云裳是你闺蜜?”

    裴惜灵话音未落,陶陶就震惊抢断。

    “”裴惜灵一愣,蹙眉打量着陶陶,眼神里泛起一丝戒备“你认识裳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