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53章:我要报案
    “嗯”

    她转瞬间,她又回到了沙发上,且是以一种狼狈的姿势。

    陶陶身体虚弱,被男人这样一摔,顿觉眼冒金星头晕目眩。

    她趴在沙发上,苍白着小脸,苟延残喘。

    好一会儿后,她才缓过神来。

    她转头,极冷极冷地看着他,冰冷的眼神饱含着恨意。

    心里的愧疚,因为他的蛮狠而荡然无存。

    她想,最初的最初,是他先来招惹的她,甚至用卑鄙的手段得到了她,那么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责怪她呢?

    他们的开始并不美好,她本是心有所属,是他强取豪夺导致她跟周灵北刚刚萌芽的情愫无疾而终,所以分明是他有错在先。

    对!

    她也有错,而且错得离谱!

    可是不错也错了,她真的是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犯下这样致命的错误,她不想为自己狡辩,也无力狡辩。

    既然他们已经走到这一步,那就好聚好散不行吗?

    再说了,昨天晚上,他不也跟杨亦冉上牀了么,现在他们已经扯平,他又有什么理由对她赶尽杀绝呢?

    陶陶觉得,爷爷的死,加上他的“背叛”,足以抵消她的过错。

    嗯,从昨晚开始,她就已经不欠他了!

    见她双目含恨,燕灵均唇角勾勒出一抹阴测测的冷笑,“怎么?不服?”

    “燕少爷,我爷爷已经走了,请你离开,让他能走得安心一点!”陶陶站起来,抬手指着门口,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我若不呢?”燕灵均冷笑更甚。

    他若愿意这么轻易就走,刚才又何须挣扎那么半天才决定要来?

    眼前的男人咄咄逼人,陶陶累极倦极,索性破罐子破地叫道:“燕灵均,你还有什么报复手段,统统都使出来吧!”

    就算是要她死,也请痛快一点给她一刀吧!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他皮笑肉不笑地睥睨着她,挺实慵懒的语调,实在寒气四溢。

    陶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他逗着玩儿的宠物,他高兴怎么折磨她就怎么折磨她,他高兴怎么刁难她就怎么刁难她。

    “燕灵均,做人,还是不要太过分的好!”她忍无可忍。

    “我再过分也比不上你红杏出墙!”他反唇相讥,脸色瞬时冰冷至极。

    红杏出墙

    陶陶的心狠狠一抽,唇角泛起一抹苦笑,“对!是我对不起你,可我爷爷是无辜的,你要报复就冲我来,为什么要”

    “因为这样你才会更痛!!”他倏地喝道,一字一句,冷酷无情。

    陶陶本就苍白的脸,瞬时变得毫无血色。

    对,他说到点儿上了。

    “燕灵均,我必须死,才能消你心头之恨对吗?”她惨淡一笑,内心无比凄苦。

    他如此不依不饶,不就是想要她的命么

    闻言,燕灵均的脸倏地一沉,死死看着她,冷厉的眼神像是恨不得在她脸上戳出几个洞来一般。

    死?

    呵呵!没他的允许,她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若是想她死就好了,他分分钟可以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般捏死他。

    他就是不想要她死!

    他要留着她的命,慢慢地折磨她!

    燕灵均怒极反笑,极尽鄙夷地冷睨着眼前的小女人,“怎么?又想跳楼?那我建议你这次把楼层选高一点,免得摔个终身残疾什么的”

    “那不正合你意么!”她抢断,回以冷笑。

    被呛得呼吸一窒,他脸色阴沉,眼底寒气四溢。

    “只要我过得不好啊不!不是过得不好,而是最好我过得痛不欲生,你心里就痛快了,不是么?”陶陶冷冷地笑着,字字犀利,眼底眉梢尽显讥诮。

    燕灵均无话可说。

    正在这时,陶陶的眼角余光瞟到了什么

    她猛地转头朝着门口看去。

    “陶博,你”

    只见门口站着一脸震惊的陶博,不知道已经站在门口听了多久。

    燕灵均顺着陶陶的视线,也看向门口。

    “你们在说什么?”陶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得声音都变了调。

    “没、没什么”陶陶眼底划过一丝慌乱,连忙朝弟弟走去。

    想要将弟弟往休息室外推。

    可陶博人高马大,陶陶卯足了劲儿也没有撼动弟弟半分。

    “什么报复?什么跳楼?”陶博不动如山,狠狠拧着眉头看着明显心虚的姐姐,没指望她回答,他转头看向面罩寒霜的燕灵均,“你为什么要报复我姐?!”

    “问她!”燕灵均冷笑,用下巴点了点脸白如纸的陶陶。

    “姐”

    “陶博这不关你的事,你出去!”

    陶博刚开口,就被姐姐厉声喝断。

    陶陶不敢跟弟弟说。

    自己做出那种道德败坏的丑事,她哪有脸说得出口?

    “你是我姐,你的事怎么能不关我的事呢?”陶博发现了端倪,怎么可能就这样离开,见姐姐不肯说,便转头看向燕灵均,“姐夫,爷爷的死跟你有关?”

    刚才听到姐姐说什么爷爷是无辜的,还说什么要报复冲她来

    那字里行间的意思不就等于是说爷爷是被燕灵均害死的么?

    陶博习惯了叫燕灵均姐夫,喊出口才想起他已跟自己姐姐分手了,再喊姐夫不合适,可想收回却已是不能。

    “别乱叫,我不是你姐夫!”

    陶博话音刚落,燕灵均冰冷得没有丝毫温度的声音就乍然响起。

    本就很不好的气氛,瞬时僵到谷底。

    陶博皱着眉头,看看一脸冷酷的燕灵均,又转眸看看神色哀戚的姐姐

    “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陶博百思不得其解,既震惊又担忧。

    陶博对燕灵均这个姐夫,那是相当满意的。

    可今天

    亲耳听到他和姐姐之间的谈话,陶博是真的有点懵了。

    燕灵均噙着阴测测的冷笑,“说啊!你弟弟在问你呢。”

    “陶博,我们走!”陶陶的回应是直接拉了弟弟就要走。

    陶博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姐”

    “怎么?有脸偷人,没脸承认?”

    与此同时,燕灵均也凉飕飕地飘出一句。

    偷人

    陶陶脸色惨白,难堪至极。

    陶博严重怀疑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

    什么?

    他说什么?

    说他的姐姐

    陶博血气方刚,哪里听得这样的话,当即就沉了脸,“你再污蔑我姐,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我有没有污蔑她”燕灵均自然是没有把陶博的威胁放在眼里,他冷冷地笑,在微微停顿之后,饱含浓烈恨意的目光射在陶陶的脸上,“你问她啊!”

    陶陶一言不发。

    她的沉默在此时此刻无疑是默认。

    “姐?”陶博不可置信,像是不认识自己的姐姐了一般。

    不不不!

    他不信!

    他不信他的姐姐是那种不知检点的女人,嗯,他坚决不信。

    陶陶难堪又难过。

    面对燕灵均的步步紧逼,她终究是有些崩溃了。

    “燕灵均,你非得要我以死谢罪不可,是吗?”即便当着弟弟的面前,她也终于是忍无可忍了。

    以死谢罪

    陶博惊愕地看着姐姐,越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贱命一条,你觉得我会稀罕?”燕灵均轻蔑嗤笑。

    陶博听不下去了。

    燕灵均每一个字都透着对姐姐的厌恶,他作为弟弟,甚至现在已是陶家唯一的男人,岂能袖手旁观?

    本来他对燕灵均非常喜欢非常尊敬的,因为燕灵均给了他很多物质上的帮助,可作为一个男人,面对姐姐被欺负,谁还能忍得下去?

    许是年轻气盛,火一上来就忘了后果,陶博冲口喝道:“燕大少爷,请你说话客气一点!”

    燕灵均冷冷看着同仇敌忾的姐弟俩,心凉如水。

    想着自己曾掏心掏肺地对待眼前的姐弟俩,可现在这对姐弟俩却“恩将仇报”,燕灵均就深深地为自己感到不值。

    “客气?你们配吗?”

    “对!我们不配!所以燕大少爷你快走吧,免得玷污了你高贵的身份!”陶陶反唇相讥,只求能把他气走。

    因为她心里泛着一丝不安,怕又生变故

    燕灵均双眸微微一眯,泛起一抹危险的寒光。

    倏地,他伸手一把抓住她,将她狠狠拽到自己面前

    “啊”陶陶猝不及防,尖叫着撞进他的怀里。

    他的怀抱还是以前的味道,亦是曾经的温度,只是再也不能给她安全感

    “燕灵均你干什么?你松开我姐!”

    燕灵均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陶博反射性地大喊。

    空气中立马弥漫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的紧张气息

    终究是太年轻了,遇事慌张,陶博一边喊一边下意识地朝着燕灵均进攻

    他抡起拳头就朝着燕灵均的脸上挥去。

    燕灵均不闪也不躲,就那样眼睁睁看着陶博的拳头往自己脸上揍来。

    “陶博不要”

    陶陶大喊,想阻止却为时已晚。

    嘭!

    一声闷响,燕灵均的嘴角破裂,缓缓溢出血丝来。

    世界,在这一瞬静止不动了。

    燕灵均挨了揍却并没有暴跳如雷,他只是抬手用无名指狠狠揩掉嘴角的血丝,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陶陶趁机从他的手中挣脱,忙不迭地跑到弟弟身边去。

    她戒备地紧盯着燕灵均,一副他敢对弟弟还手,她就敢跟他拼命的架势。

    爷爷已经走了,她现在就只有弟弟了,所以无论如何她也要好好保护弟弟,不能让燕灵均对他不利。

    在陶陶看来,此刻的燕灵均已经疯了,已经不是之前那个爱她疼她的男人了,现在的他只想要疯狂的报复她,只想把她所有在乎的人都毁掉她知道!

    陶博一拳挥出去,盛怒下卯足了劲儿,不止把燕灵均的嘴角打裂了,甚至还把自己的手都打痛了。

    当看到燕灵均嘴角溢出来的血丝时,他心里有点慌,还有点后悔。

    后悔自己太冲动,更后悔自己出手伤人

    还有一点点愧疚

    燕灵均以前对他真的很好,不管他有什么困难,只要给他打个电话,再甜甜的喊声“姐夫”,他立马就会帮他摆平。

    目光触及燕灵均阴沉的俊脸,陶陶心里的不安在疯狂蔓延

    依照她对他的了解,他们可能又有麻烦事了

    果然!

    只见燕灵均揩掉嘴角的血丝之后,不紧不慢地摸出手机,打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了。

    “燕大队长,我要报案!”燕灵均一边冷冷盯着眼底都泛着慌张的姐弟俩,一边对电话彼端的人严肃说道。

    “哈?”燕诏这会儿正忙着,突然接到堂哥这样一通电话,有点懵。

    “有人围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