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50章:相爱相杀
    《燕少宠妻无度》第050章:相爱相杀从事发之后他对她的狠,都是她咎由自取……

    他对她那么好,更对她宠爱有加,可她却深深地背叛了他……

    换位思考,谁也受不了!

    好比此刻,她亲眼看着他和杨亦冉在沙发里亲吻,现在又拉着杨亦冉上楼……

    上楼去干吗这种问题就算是傻子都能猜得到!

    在一起一年多,他有多小气她最清楚不过,当她给了他沉痛一击之后,他会以这种以牙还牙的做法来报复她,她并不惊讶。

    这全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天怨不得地,更怨不得他。

    从被他家/暴,到现在被他疯狂报复,她难过,但心里却对他没有丝毫恨意。

    因为是她犯错在先。

    她的错,不值得被原谅,像他那么骄傲的男人,这辈子定然是会恨她入骨了。

    只有在经历过或正在经历背叛的人,才能深刻明白被背叛的那种耻辱和痛苦!

    他在把他所承受的痛,一点一点的全还给她……

    所谓相爱相杀,可能就是他们这样的吧。

    从她莫名其妙跟周灵北上了牀之后,她和燕灵均,此生便再无可能!

    所以她并不敢奢求他的原谅,只是希望他能发发慈悲,救救一个善良的老人……

    她的爷爷是无辜的,老人家被病痛折磨已经够可怜了,现在若连一线生机他都要剥夺的话……

    那他就太过分了!

    冤有头债有主,恨她就冲她来,要打要杀她都受着。

    但求给她爷爷一条生路!

    陶陶直挺挺地跪在雨中,看到楼上的一个房间亮起了灯,心口开裂,泪如泉涌……

    与此同时,楼上——

    “去洗澡!”

    进入房间,燕灵均就松开了杨亦冉的手,冷冷命令道。

    杨亦冉环顾房间,小声呐呐,“这是次卧吧……”

    字里行间透着一丝小委屈。

    燕灵均闻言,睨她一眼,冷冷嗤笑,“主卧的那张牀上我跟陶陶做过无数次,你喜欢用她用过的旧牀?”

    no!她不想!

    杨亦冉立马不委屈了。

    甚至还挺开心的,觉得他这是在照顾她的情绪,说明他的心里对她多少还是有点喜欢的……

    杨亦冉越想越激动。

    二话不说,她转身就朝着卫生间走去。

    燕灵均看着杨亦冉的背影,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脸色讳莫如深……

    十分钟后。

    杨亦冉洗好了澡。

    她没有换洗的衣服,索性就用一条大浴巾包裹着自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妩媚又甜美……

    杨亦冉很满意。

    她非常非常的开心和激动,因为她有预感,自己离成功已近在咫尺……

    杨亦冉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看到的却是一屋子的黑。

    燕灵均已将房间里所有的灯都关了。

    看着黑漆漆的房间,杨亦冉一愣,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墙边,试图寻找开关,“怎么这么黑啊?阿均,灯在哪儿啊?”

    “我不喜欢开灯!”在她话音落下的那瞬,燕灵均立马说道,完了还冷冷命令,“把卫生间里的灯也关了!”

    “啊?可是……”杨亦冉一脸错愕,借着从卫生间里透出来的微弱光芒,看着赤倮着上半身慵懒地靠在牀头的男人,小声呐呐,“我看不见啊。”

    他为什么不喜欢开灯?

    是因为他心里还是放不下陶陶吗?

    所以就算决定了要跟她做,也不想看到她的脸?

    如此一想,杨亦冉心里的欢喜顿时减半,既委屈又愤怒。

    “我再说一遍,我不喜欢灯光!”燕灵均极冷极冷地重复了一遍。

    大有她再不乖乖听从命令,就给他滚……的架势。

    杨亦冉快速地衡量了下,最后她决定暂时委曲求全。

    因为现在最重要的是成为他的女人,其他的可以慢慢来……

    所以现在委屈点没关系,想要做燕太太,就要受得了委屈!

    杨亦冉在心里默默地这样劝着自己。

    嗯,等她跟他生米煮成熟饭,他就再也休想甩掉她了!

    杨亦冉听话地关掉了卫生间里的灯。

    卫生间里的灯关掉之后,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真真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阿均,太黑了,我一点都看不见了。”杨亦冉努力瞠大双眼,却像个睁眼瞎。

    她凭着本能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在空中摸索的双手突然触上一副结实的胸膛……

    “啊……唔……”

    杨亦冉惊呼,下一秒,她就被拽进一个怀抱,以吻封缄。

    然后,她被男人狠狠压在牀上,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

    疯狂的运动,正式拉开帷幕。

    楼下——

    大雨加上水泥地太硬,陶陶很快就有些体力不支了。

    最近她根本没有好好休息,这样又淋雨又下跪的,身体难免有些负荷不了了。

    身体的难受她尚能忍,而最让她觉得痛心的,是他的以牙还牙……

    当听到杨亦冉似痛苦又似欢愉的申银声飘进耳朵里时,陶陶的心……

    碎了。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杨亦冉的声音,竟可以穿透雨声,让她听得无比清晰。

    “啊……阿均……疼……啊……”

    “阿均……不要了……”

    “求你了,阿均……你歇会儿好不好……”

    “阿均……嗯啊……”

    杨亦冉一声声的娇呤,如魔咒般灌入陶陶的耳中,她木然地听着,心,鲜血淋漓。

    一直知道被心爱之人背叛是件极其残忍的事,但若没有切身体会,是永远都不会明白心有多痛……

    即便是这样,她也不恨他,她恨的,是自己!

    恨自己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恨自己伤透了他的心,恨自己毁了彼此的爱……

    此刻她有多痛,当他把她和周灵北抓(女干)在牀的时候,他就有多痛!

    所以,她真的不怪他。

    今天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滚烫的泪水和冰冷的雨水在脸上肆意流淌,她剧痛的心,弥漫着深深的绝望……

    然而还有更残忍的在后面——

    突然,二楼黑漆漆的次卧,落地窗前那本是紧闭的窗帘被拉开少许,一个女人被摁在了透明的玻璃上……

    杨亦冉弓着腰,整个人一耸一耸的,没有任何遮掩的上半身就那样出现在了陶陶的视线里……

    那是男人在她的背后,死命的撞她。

    杨亦冉叫得更大声了。

    “啊……阿均……我站不住了……”

    “阿均……求你……”

    “阿均……”

    杨亦冉一声一声地喊着身后的男人,得意地向陶陶炫耀着自己的得偿所愿。

    陶陶像座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地跪在原地,就那样木然地看着二楼落地窗前的一幕。

    光线昏暗的雨夜里,男人藏在窗帘后,让人无法窥探到他的表情。

    但她想,他一定在冷冷盯着她,一定在快意地笑。

    嗯,他成功狠狠报复了她,肯定很开心!

    陶陶的大脑一片空白,双眼默默地看着,心脏狠狠地痛着……

    他们在窗前表演了几分钟,然后窗帘又被狠狠拉上。

    杨亦冉的叫声一直持续了很久,估计少说也有两个钟。

    当二楼次卧里的声音终于消停时,天空的雨,也停了。

    又过了一会儿。

    嗤啦一声……

    陶陶抬头,循声望去。

    只见刚刚经历过一场激战的燕灵均,仅在腰间围了条浴巾站在窗前,朝她投来冰冷的注视。

    四目相接,两两对望。

    她目光呆滞,他眼含讥诮。

    突然,她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的眼皮狠狠一跳,这个电话虽然还没接起,却已让她莫名不安……

    她不想接,可是对方不依不饶,一直打一直打。

    最终,她只能从包里拿出手机,“喂……”

    “燕小姐,请你马上来医院一趟,要快!!”

    心,狠狠一颤。

    陶陶意识到了什么,忙不迭地站起来就想往铁门外跑,可跪得太久,她的膝盖剧痛,刚站起来又跪了下去。

    满心恐慌,她顾不得疼,赶紧又站起来。

    在燕灵均冷漠的目光中,陶陶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