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49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燕少宠妻无度》第049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想我救你爷爷?”他问。

    “求求你!!”陶陶眼底泛起一丝希望。

    他唇角一扯,噙着冷笑睥睨着她,“我比较喜欢你刚才那种求人的姿态。”

    刚才那种求人的姿态……

    是要她跪下吗?

    陶陶二话不说,双腿一曲便再次跪下。

    她知道他想羞辱她,没关系,她受得了!

    嗯,为了爷爷,什么苦什么罪她都受得了!

    对她而言,亲人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只要他肯出手相救,就算他要她以死谢罪,她也毫无怨言。

    冷眼看着陶陶再一次直挺挺地跪在自己面前,燕灵均扯了扯嘴角。

    他笑了。

    然而那笑意却丝毫未进眼底,且冰冷无比。

    他走向她,然后站在她的面前,像个俯瞰众生的王一般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

    他看着她的那种眼神,就仿若她是一只卑微又低贱的蝼蚁,他随时可以一脚把她狠狠碾死!

    燕灵均冷冷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心里的恨,毁!天!灭!地!

    嗯,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

    这些天,他一直在后悔,后悔自己有眼无珠,后悔自己用尽全力却爱错了人。

    他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女人!

    他冷眼看着她,颊边肌肉微微跳动。

    他必须狠狠咬着牙根,才能堪堪忍住想要杀了她的冲动。

    恨到极致的时候,他就想,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所以当抓(女干)在牀的那一刻,他是真的想要杀了她和周灵北。

    可是……

    当她从楼上跃下,当看到她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他本是剧痛无比的心,竟多了一丝不舍……

    他就是如此没用,即便亲眼目睹了她的背叛,他却还是不愿让她死掉……

    他对自己说,燕灵均,你不想她死并非还爱着她,你只是想要留着她一条贱命好慢慢地折磨她……

    啊对!

    他要折磨她,他要慢慢地折磨她!!

    是的,他不想她死并非因为爱,而是恨!

    嗯,一定是这样的!

    人活一世,总得有个寄托,如果不是“爱”,“恨”也可以。

    毕竟无爱又无恨的人生,实在太过无趣,他不想像个行尸走肉般过完下半辈子。

    她往他的心脏狠狠捅了一刀,这伤,太重太深,注定是好不了了。

    既然好不了,那就意味着他从今往后的日子都只能活在痛苦之中。

    而他痛了……

    她又凭什么好过?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大度的男人,更没有广阔的胸襟,在感情里更是睚眦必报!

    所以,他要拉着她陪他一起痛!

    这辈子,她都休想好过!!

    仿佛老天也在怜悯她的悲伤绝望,雨,越下越大……

    冰冷的雨水打在她身上,凉了她的身,他阴冷的目光落在她脸上,痛了她的心……

    被他极尽鄙夷地冷冷盯着,她心如刀绞。

    曾经的宠爱还历历在目,可一夕之间,他们却由最亲密的爱人,变成了仇敌……

    她卑微地仰望着他,泪水混合着雨水在脸上肆意流淌……

    “燕……”她艰涩开口,声音嘶哑颤抖。

    可她刚吐出一个字,他突然转身就走。

    “燕灵均!”她急喊,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追。

    他停步,回头,极冷极冷地嗤笑一声,说:“想我救你爷爷是吗?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少诚意!”

    有多少诚意……

    他的意思是,跪得越久,诚意越足……吗?

    陶陶刚踩在地上的一只脚,又缓缓地跪了下去。

    只要他肯救爷爷,就算让她跪到死……

    她也愿意!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饿了吧?来,刚做好的,尝尝看味道合不合适。”

    当燕灵均进屋,杨亦冉正好端着一碗面从厨房里走出来。

    燕灵均没有去餐厅,而是径直朝着客厅里的沙发走去。

    杨亦冉乖乖端着面跟在他身后,低眉顺眼的模样像个卑微的佣人。

    燕灵均面无表情,在沙发里坐下。

    杨亦冉将面条放在燕灵均的面前,一抬头,看到他满头满脸的雨水,顿时惊叫起来,“哎哟你看看你,一身都淋(湿)了,怎么也不把湿掉的外套脱下来呢?小心感冒呀!”

    在外淋了一身的雨,燕灵均却浑然未觉,直到现在杨亦冉的惊叫声才将他唤回神来。

    “你快把外套脱了吧,我去给你拿条毛巾来擦擦头。”杨亦冉着急地叫着,边说边往一旁的洗衣间快步而去。

    很快,杨亦冉拿了一条毛巾回到燕灵均的身边。

    “你吃,我帮你。”

    不待他伸手去接毛巾,她就抢先说道。

    同时,她将毛巾盖在他的头顶,轻轻地揉……

    燕灵均没拒绝。

    客厅是落地窗,从陶陶跪着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和杨亦冉的互动……

    嗯,他就是要让她看看,他燕灵均多的是女人爱!

    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只要他愿意,比她漂亮比她可爱比她温柔的女人他召之即来。

    燕灵均食不知味地吃着杨亦冉煮的面,在心里恨恨地想着。

    “阿均。”突然,杨亦冉轻声开口。

    “嗯。”他非常冷淡地应了一声。

    “你们……”杨亦冉抬眸看向落地窗外,看着跪在雨中的陶陶,“分手了吗?”

    燕灵均拿着筷子的手一顿。

    一股骇人的寒气从他的骨子里渗透出来,惊得杨亦冉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如果你不想回答,就当我没问吧。”她连忙说,生怕惹怒了他。

    燕灵均没有发飙,只是懒懒地抬了下眼睑,淡淡瞥了她一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阿均,能别对我这么冷漠吗?我只是关心你。就算做不成夫妻,总还可以做朋友的不是吗?”一再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他的冷p股,杨亦冉委屈得微微红了眼眶。

    燕灵均没说话,放下筷子,抽纸巾擦嘴。

    见他脸上除了冷并无怒意,杨亦冉壮着胆子再接再厉。

    “我也想通了,感情这种事强求不来,虽然我很爱你,可你不喜欢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她垂着眼睑苦涩一笑,重重地叹了口气,“所以我们做朋友吧,只求你别拒绝我的关心就好。”

    燕灵均想,如果他不是珠宝王子而是娱乐大亨,那他一定给杨亦冉颁一座最佳演技奖!

    杨亦冉越演越上瘾——

    “雨下这么大,如果你们没分手,还是让她进来吧,免得她病了你又心疼。”杨亦冉故作忧虑地说道,将温柔体贴和善解人意演绎得淋漓尽致。

    燕灵均始终保持着沉默。

    见他一直不说话,杨亦冉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不由微微忐忑……

    她倏地一笑,起身说道:“你们男人啊就是好面子,你拉不下脸去让她进来对不对?没关系,我帮你——啊……”

    杨亦冉刚作势要走,手腕却被燕灵均一把抓住。

    他将她一扯,她便尖叫着顺势扑进他的怀里。

    彼此的姿势,无法言说的暧、昧……

    “阿均……”梦寐以求的俊脸近在眼前,杨亦冉心跳加速,激动又紧张。

    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杨亦冉,燕灵均的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杨亦冉,你就真这么喜欢我?”

    “阿均,我不是喜欢你,我是爱你!”杨亦冉脸色变得严肃,就差举手发誓了,“我已经默默的爱了你很多年了,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

    “我之前悔婚,你就一点都不恨我?”燕灵均挑眉。

    “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恨呢……”杨亦冉苦涩地笑了笑,然后低低补了一句,“但还是有些怨的。”

    燕灵均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表情讳莫如深。

    “你们……”杨亦冉实在忍不住内心的激荡,迫切地想要知道结果,“是真的已经分手了吗?”

    如果他跟陶陶分了手,那么她的胜算就很大了……

    杨亦冉越想越激动。

    “为什么呀?”见他默认,她佯装惊讶地瞠大双眼,问。

    “这么想知道?”燕灵均冷笑,用嘴努了努落地窗外,“出去问她啊!”

    “我只是好奇,随口问问罢了,没必要特意去问。”听出他言辞间的不悦,她不敢再造次了。

    “杨亦冉!”燕灵均突然表情严肃地开口道。

    杨亦冉不满娇嗔,“阿均,咱们两家也算世交,你不用连名带姓的把我叫得这么生疏吧。”

    “今晚留下来……”他却懒得理会,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直截了当地问:“愿意吗?”

    杨亦冉一怔。

    今晚……留下来?

    杨亦冉内心狂喜。

    昨天他也说要留下她,可是等陶陶离开之后,他就借故让她自己回家了。

    而今天……

    他好像是认真的!

    “阿均你的意思是……”杨亦冉双眼发光,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燕灵均狠狠拧眉,不耐地喝道:“愿意还是不愿意,干脆点!”

    “愿意!”杨亦冉本来还想再“矜持矜持”的,可听他语气不对,生怕他一怒之下改变主意,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燕灵均起身,二话不说就拉着杨亦冉往楼上走。

    “那……她呢?”杨亦冉边走边回头去看外面正死死盯着他们的陶陶,假惺惺地轻声问。

    杨亦冉忙里偷闲地对陶陶露出一抹胜利的微笑。

    “她既然那么喜欢跪,就让她跪好了!”燕灵均头也不回地从齿缝里阴测测地吐出一句。

    听燕灵均字字句句都对陶陶透着厌恶和恨意,杨亦冉暗自欢喜。

    她一边跟着燕灵均的步伐往楼上走,一边又回过头去看陶陶。

    而外面——

    大颗大颗的雨水打落在身上,陶陶却毫无感觉。

    雨水朦胧了她的眼,她无力抬手去揩,就那样看着正往楼上走去的燕灵均和杨亦冉。

    心如刀割。

    他和杨亦冉刚才的互动,她尽数看在眼里。

    知道自己没资格在意,可心却根本不听大脑使唤。

    她看到杨亦冉拿着毛巾温柔地帮他擦头,还看到他把杨亦冉拽进怀里亲吻……

    从她的角度虽然不能清楚明白地看到他们是在接吻,但依照他们那样的姿势,不是接吻又能是什么呢?

    她知道,他在报复她!

    她知道,他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知道,他在向她证明只要他想,就可以有大把大把的女人……

    嗯,她统统知道!

    其实在目前为止,她一点都不恨他。

    从事发之后他对她的狠,都是她咎由自取……

    他对她那么好,更对她宠爱有加,可她却深深地背叛了他……

    楼上——

    “去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