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48章: 早知今日有何必当初
    《燕少宠妻无度》第048章:早知今日有何必当初杨亦冉特别贤惠地搀扶着燕灵均,“慢点,小心台阶。”

    一着急,她再次上前去拦他,冲口喊道:“老公——啊……”

    “老公”二字深深刺激了燕灵均。

    他蓦地转身,将她伸过来想阻止他离开的手狠狠拨开,极其凶恶地冲她怒吼:“滚!别再让我看到你!永远!!”

    永远……

    陶陶被拨得脚下踉跄,好不容易才堪堪稳住脚步,她看着他阴狠无情的脸,心脏剧烈抽搐,痛得冷汗淋漓。

    其实如果不是爷爷的病,她也真的没脸来找他。

    可爷爷是她最亲的人,她不能眼睁睁看着爷爷出事啊!

    现在爷爷有生命危险,所以就算她再没脸,也得硬着头皮来求他啊!

    陶陶顾不得会激怒他,情急之下又扑上去紧紧抓住他的手臂,落泪哽咽,“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是我对不起你。但我爷爷是无辜,你救救他,燕灵均,求你了……嗯……”

    他倏地伸手扼住她的脖子,危险地眯着双眼盯着她苍白的小脸,阴冷的气息尽数喷薄在她的面上,“想要我救他?”

    陶陶以为自己看到了一线生机。

    “求你……”她呼吸不畅,极尽艰难地哀求。

    “做梦!!”

    她话音未落,就被他恶狠狠的两个字阻断。

    说完,他将她一甩。

    “啊……”

    盛怒之中的男人力大如牛,直接将她甩得摔倒在地。

    手掌和膝盖被磨破,陶陶狼狈地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心如刀割。

    不敢怨他无情,因为是自己做错事在先,但现在人命关天,他就不能暂时放下他们之间的恩怨吗?

    只要他肯救救她的爷爷,他想怎么报复她都行!

    陶陶是爷爷一手养大的,对爷爷的感情无人能及,若可以,她宁愿用自己的命去换取爷爷的命。

    “让她滚!!”

    燕灵均在甩开陶陶之后,对站在一旁默不啃声的杨亦冉冷冷喝了一声,然后转身就朝着屋内走去。

    “燕灵均,燕灵均……”陶陶连忙爬起来,想要追。

    杨亦冉往前一站,直接堵住陶陶的去路。

    “陶小姐应该没失聪吧?”杨亦冉唇角轻勾,噙着一抹极尽不屑的嗤笑,冷冷嘲讽道。

    得到燕灵均的命令,杨亦冉放心大胆地端着高姿态,宛若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一般睥睨着陶陶。

    眼看燕灵均已经打开了门……

    陶陶试图绕过挡路的杨亦冉,“燕灵均——”

    “他让你滚!”杨亦冉手一伸,再度挡住陶陶,脸上冷笑更甚。

    陶陶脸色蓦地一白。

    同样的字眼,从他嘴里说出来和从杨亦冉嘴里说出来感觉完全不一样!

    从他嘴里说出来,她虽然心痛,但不至于难堪……

    他让她滚,她无话可说,毕竟是她对不起他,可杨亦冉凭什么让她滚啊?

    他让杨亦冉来撵她,明显就是为了羞辱她的……

    “不懂‘滚’是什么意思吗?”杨亦冉冷笑更甚,刻意咬重字音。

    陶陶眼睁睁看着燕灵均进入屋内,绝望在心里蔓延……

    “所谓人要脸树要皮,陶小姐真要死缠烂打连脸都不要了吗?”

    杨亦冉对陶陶怨念极深,此刻终于有机会报仇雪恨,自然是要卯足了劲儿羞辱她的。

    陶陶对杨亦冉的挑衅置若罔闻,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燕灵均的背影。

    直到他完全进入屋内,直到她的视线里再也没有他的身影……

    陶陶转身就走。

    罢了!

    滚就滚吧!

    她就不信这世上除了他燕灵均就再没有别的人可以救她的爷爷!

    嗯!她不信!!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陶陶从来不是怨天尤人的人,可是这一次,她真是觉得上天不公平!

    昨天她还信誓旦旦地对自己说不再去求他,然而这才刚刚过去二十四个小时,她就不得不再次来到他的家门口。

    爷爷的病恶化了,必须立刻做手术。

    她本想去找别的医生给爷爷做手术的,可偏偏老天爷却一点时间都不给她。

    不想失去最重要的亲人,明知机会渺茫,她也别无选择。

    今天的雨,比昨天更大了。

    而今天的燕灵均,比昨天回来得更晚了。

    她找不到他,除了在他的家门口守株待兔之外,已找不到别的办法。

    从来没有如此深刻地感觉到时间的难熬,也从来没有如此深刻地感觉到死亡的恐惧……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就好像正眼睁睁看着爷爷的生命在一点一点地消失……

    害怕,她特别特别的害怕。

    怕没用的自己留不住爷爷……

    不知道等了多久,燕灵均终于回来了。

    身边依旧跟着杨亦冉!

    车子驶进铁门,停入车库。

    陶陶亦步亦趋地跟在车子后面,双眼红肿神情憔悴,看起来卑微又无助。

    最重要的亲人病危,方寸大乱的她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

    嗯,什么颜面啊骄傲啊统统都顾不上了。

    今天的燕灵均看起来很清醒,没有沾酒。

    “燕灵均,我爷爷的病恶化了……”

    当燕灵均从驾驶座里出来的那瞬,陶陶顿时落泪,恐慌又无助地望着他,狠狠哽咽。

    跟他在一起一年多,她几乎快要被他宠得生活不能自理,所以一遇上事儿,就下意识地想要依靠他……

    “呵!关我什么事?!”他斜她一眼,对她悲伤可怜的样子轻蔑冷笑。

    “你救救他吧,求你了,他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必须马上做手术……”陶陶泪如泉涌,极尽卑微地哀求。

    燕灵均冷笑更甚。

    这时,副驾驶里的杨亦冉慢悠悠地下车来,一片优雅从容的模样。

    “你先进去!”燕灵均转眸淡淡地瞥了眼杨亦冉,直接命令。

    语气不算严厉,但命令意味十足,不容抗拒。

    杨亦冉温柔微笑,“你肚子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东西吃。”

    “随便!”

    “那我拿主意了?”杨亦冉笑得更甜了一分,宛若沉浸在爱河里的幸福模样。

    “嗯。”燕灵均淡淡应了声。

    杨亦冉在转身离开的时候,凉飕飕地看了陶陶一眼。

    那眼神,充满了挑衅和得意。

    待到杨亦冉进屋之后,燕灵均靠坐在车头,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燃……

    狠狠吸了一口。

    “燕灵均……”

    “找我干什么?找你(女干)夫去啊!”

    陶陶刚一开口,燕灵均就冷笑讥讽,在淡淡的烟雾中,极尽厌恶地睥睨着她。

    (女干)夫……

    陶陶的脸,蓦地惨白如纸,心口开裂。

    她像个站在法官面前的罪犯,恐慌无措又卑微可怜,“燕灵均,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大人有大量——”

    “要我原谅你?”他抢断,冷笑蔓延。

    “我……”

    “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他阴测测地从齿缝里迸出字来。

    每个人都有底线,他也不例外!

    曾经他那么爱她,对她百般包容万般疼爱,可她却根本不值得他爱。

    没错,曾经!

    他对她的爱,止于她背叛他的那一天!

    对她,他什么都可以忍,唯独背叛!

    他接受不了!

    不要了,真的不要了!

    她已经脏了,太脏了……

    燕灵均每每想到视频里她跟周灵北抵死缠绵的画面就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她怎么就这么贱呢?

    他对她还不够好吗?还是他满足不了她?

    他不过离开几天而已,她竟然就跟别的男人……

    燕灵均头痛欲裂。

    别想了,就这样吧,已经没什么好想的了。

    太阳打西边出来?

    毫无疑问他已经拒绝了她。

    陶陶泪如泉涌,恐慌得语无伦次,“好……好……你,你可以不用原谅我,但是……请你看在……不!请你可怜可怜我爷爷,请你救救他,只有你能救他了……求你……”

    “我凭什么要可怜他?”他一手夹烟,一手揣袋,冷眼看着她苦苦哀求的模样,无动于衷。

    “我知道你恨我,但我爷爷是无辜的啊!”她崩溃喊道。

    “无辜?能养出一个水性杨花的孙女,能无辜到哪里去?”

    他字字尖锐,如锋利的刀刃,狠狠刺入她的心脏。

    陶陶忍痛,红着眼说:“请你不要这样说我爷爷,做错事的人是我,跟我爷爷无关!”

    燕灵均冷笑不语。

    时间紧迫,她想到爷爷此刻还在重症病房就心如刀割,“燕灵均,求求你,我爷爷他……他快死了……”

    然而,她越是这样凄楚可怜,他的内心就越是痛快。

    他看着她,眼神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见他始终一副不肯出手相助的架势,她急了,伸手去拉他,“燕灵均,你帮帮我吧,你救救我爷爷吧,我求你了!!”

    他微微侧身,避开她伸来的手,拒绝她的碰触。

    陶陶觉得这样谈下去是不会有结果的……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救我爷爷?”将脸上的泪狠狠揩掉,她问。

    “我不想怎样。”他语调慵懒,状似漫不经心。微微停顿之后,又凉飕飕地补了三个字,“也不救!”

    陶陶整颗心凉透了。

    慌乱无措,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倏地,她双腿一曲,直挺挺地跪在他面前,仰着脸望着他,声泪俱下地苦苦哀求,“我给你跪下行吗?你想怎么报复我都可以,我绝无怨言。我爷爷的情况真的已经很危险了,再不做手术他真的会……会死的。”

    然而任凭她哭得伤心绝望,他也还是没有丝毫动容。

    “送你八个字——”他的眼神越发的冷,眼底眉梢尽显讥诮,“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他爱她的时候,她却心心念念想着别的男人。

    现在他不爱她了,她却又跑来求他……

    贱不贱?!

    看到陶陶悲伤无助,燕灵均心里格外的痛快。

    嗯,有她陪他一起痛……

    真好!

    将燃了半截的香烟丢在地上,一边用脚尖狠狠碾灭,一边冷冷看着她,残忍地说道:“陶陶!我要你这辈子都记着,你爷爷……是你害死的!!”

    说完,他朝着屋内走去。

    因为你辜负了我,因为你背叛了我,因为你伤害了我……

    所以我才会见死不救!

    陶陶忙不迭地站起来,朝着燕灵均追去,“燕灵均,燕灵均你帮帮我吧……”

    她卑微乞求,绝望哭喊。

    在距离门口还有几米之遥,燕灵均突然停下来,转身面对着追上前来的陶陶。

    “想我救你爷爷?”他问。

    “求求你!!”陶陶眼底泛起一丝希望。

    他唇角一扯,噙着冷笑睥睨着她,“我比较喜欢你刚才那种求人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