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45章: 为什么要背叛
    《燕少宠妻无度》第045章:为什么要背叛(加更求月票)“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对不起——”

    啪!

    第二个耳光袭上她的脸颊。

    本就身体虚弱,哪里还经得起他如此对待,一连挨了两个耳光,陶陶顿觉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燕灵均心如死灰。

    自从,对她的爱,统统转变成了恨!

    她说,对不起……

    她为什么要跟他说“对不起”?

    因为她是真的做了对不起他的事!

    如果她没做过,或者不是自愿的,她怎么可能会是这样一副心虚的表情?

    不要了,不要了……

    即便爱她入命,他也不要了,因为她已经脏了,这辈子都脏了……

    嘴里的血腥味越发浓重,鲜红的血丝不停地从她的嘴角溢出来。

    倏地,他伸手扼住她的脖子,弯腰下去死死盯着她的眼睛。

    “为什么?”他半眯着双眼,阴森切齿。

    为什么要背叛他?

    为什么要这样伤害他?

    到底为什么?!

    他那么爱她,把她当成自己的一切,对她千依百顺,对她处处讨好……

    可她呢?

    就是这样回报他的吗?!

    她的心,被狗吃了吗?

    “我……不知道……”她无法呼吸,红着眼极尽艰涩地答道。

    她真的不知道事情是怎么演变成今天这副局面的。

    对于事发经过,她的记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她清楚地记得周灵北的佣人给她打电话,请她去帮忙劝劝周灵北,让他去医院就医。

    然后她去了周灵北的住所,可周灵北在昏睡中。

    再然后佣人赵姐给她喝了两杯果汁,没过一会儿她就觉得很困……

    从这里开始,她的记忆就有些模糊了。

    在迷迷糊糊中,她听到赵姐叫她帮忙看什么表……

    看了一会儿,赵姐告诉她说周灵北已经醒了。

    她转头一看,果然看到周灵北已经睁开了双眼,正对着她温柔微笑。

    她朝他走过去,问他有没有事,他却倏地一把抓住她的手,张口就说爱她……

    她动容了。

    然后,他们情不自禁地向彼此靠拢,再然后,他们吻在了一起……

    最后,他们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在她的记忆中,跟周灵北发生的一切,她依稀都记得。

    她跟周灵北做了……

    真的做了!

    按理说不该发生这种事的,她不是已经移情别恋爱上燕灵均了么?怎么又会跟周灵北……

    可在她的记忆力,并非周灵北强迫她,一切都是自己自愿的啊!

    不管该不该,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她无法为自己的不知廉耻狡辩。

    “我问你为什么?!”燕灵均恶狠狠地逼问,眼露凶光。

    陶陶说不出话,因为呼吸受阻,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突然——

    呯地一声,病房的门被狠狠推开。

    一个纤瘦的身影冲了进来,且伴随着一声尖叫,“燕灵均你跟在干什么?!”

    云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一边叫一边冲上前去狠狠扯着燕灵均的手,想要把他的手从陶陶的脖子上扯开。

    燕灵均对云裳的尖叫置若罔闻,甚至直接无视她的存在,不管她如何用力,他的手依旧狠狠扼住陶陶的脖子。

    陶陶脸色酱红,就快要窒息。

    但她没有挣扎,只是轻轻闭着眼,等待死亡降临……

    “放手!燕灵均你放手!你会掐死她的!你快放手啊!”云裳急了,死命拽着燕灵均的手臂。

    可燕灵均纹丝不动。

    “燕灵均!你再不松手我咬你了!!”云裳切齿威胁,磨牙嚯嚯一脸说到做到的架势。

    燕灵均死死盯着陶陶,手指一点一点地收紧……

    他想掐死她!

    真的!!

    他觉得只才她死了,他才不用这样痛苦了……

    云裳牙一张,对着燕灵均的手臂就狠狠咬下去。

    千钧一发间,他收了手,让她咬了个空。

    “咳咳咳……咳咳……”

    陶陶瘫软在病牀上,剧烈咳嗽起来。

    差一点,差一点她就真的被他掐死了……

    “疯子!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云裳气得破口大骂,骂完之后连忙转身去轻拍陶陶的背,帮她顺气,关切急问:“陶陶你怎么样?没事吧?”

    云裳觉得自己看走眼了。

    本以为燕灵均是深爱着陶陶的,可哪个深情的男人会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下此狠手?

    看他刚才对陶陶那副凶恶的样子,简直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架势啊!

    陶陶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半晌才稍稍缓过来,她说不了话,只能胡乱摇头。

    没事,死不了。

    其实她心里想的是,死了还更好,一了百了……

    云裳的突然到来,让燕灵均的理智稍微回来了点。

    最后极冷极冷地看了陶陶一眼,他转身就就走。

    云裳一脸错愕地看着陶陶脸上的五指印,气愤填膺。

    什么玩意儿?

    看起来人模狗样的,竟然对自己的女人下这样的狠手!

    简直……

    不是人!!

    “怎么了这是?你们吵架了?”云裳百思不得其解地看着憔悴不堪的陶陶,担忧地问道。

    看到陶陶脖子上被燕灵均掐出来的指痕,云裳隐隐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毕竟如果只是情侣之间的吵架,用得着下此狠手吗?

    陶陶忍不住猜想想,这燕灵均不会是有暴、力倾向吧?

    吵架……

    陶陶垂眸苦笑。

    如果真的只是吵架就好了。

    发生今天这样的事,她跟他,是彻底完了!

    别说他的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就算是她,也无法原谅自己……

    她真的想不通自己为何会做出这样荒唐的事,然而事情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地发生了……

    “陶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云裳狠狠蹙眉,着急又担忧。

    这种事,对一个男人来说是致命的打击,所以燕诏第一时间就封住了所有人的嘴。

    “没事……”陶陶摇头,扯动唇角,笑得比哭还难看。

    云裳怒了,她都住院了还说没事儿?

    瞧瞧她这一身的伤,看着都觉得疼。

    “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我怎么帮你啊?!”云裳不悦地怒喝道。

    陶陶抬眸,眼底布满血丝,对着云裳苦涩一笑,说:“云裳,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你以后别对我好了,不值得……”

    不值得……

    嗯,不值得!

    她不是个好女人,跟她做朋友会有失身份。

    “你怎么了?”云裳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觉得陶陶很不正常。

    虽然她以前也冷冰冰的,可至少不会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没事儿……我没事儿……”陶陶摇头,像是自言自语般地低喃。

    没事吗?

    不!她有事儿!

    她的心,痛得快死掉了……

    其实不止是燕灵均觉得她脏,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脏……

    她平生最恨的就是脚踏两条船的人,可今天,她却成了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

    燕灵均骂她贱,原来她是真的很贱……

    她的本质到底是有多坏,才能做出如此道德败坏的事儿来?

    他对她这么好,她为什么还要跟周灵北上牀?

    为什么?!

    陶陶,你为什么会这样?

    不,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

    心里有两个声音,一个在咄咄逼问,一个在卑微辩解。

    可是这样的辩解有什么用呢?别说燕灵均不会相信,就算相信了,可她还是背叛他了啊!

    他不会要她了,她知道。

    他已恨她入骨,她也知道。

    云裳,“陶陶……”

    “云裳你走吧。”陶陶狠狠咬了咬唇,抬起头来看着云裳,强颜欢笑,“我真的没事儿……”

    “我想帮你——”

    “别帮我,我活该!”她抢断,听似云淡风轻的语调,却饱含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你到底怎么了?”云裳越听越不对劲儿,狠狠蹙眉,气急败坏地叫道。

    怎么了……

    陶陶的眼泪开始吧嗒吧嗒地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