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43章: 风暴来临
    《燕少宠妻无度》第043章:风暴来临燕灵均无暇细想,直接点开视频……

    仅仅只看了一眼,他便浑身僵硬,如遭雷劈。

    一段小视频,只有十秒。

    视频的背景是一个灯光暧、昧而昏暗的房间,镜头对着一张洁白的大牀,牀上正纠缠着一对未着寸缕的男女……

    男女肢体教缠的画面,不堪入目!

    “嗯……灵北……”

    在视频播放到第九秒的时候,女子带着哭意地申银了一声。

    然后画面戛然而止。

    即便灯光昏暗,但女子大概的容貌和声音,就算是化成了灰,燕灵均也能认得出来!

    嗯,视频里的男女……

    正是陶陶和周灵北!

    ……

    三个小时后。

    燕灵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飞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计程车,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机场赶到周灵北的住所。

    砰砰砰!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冲到周灵北的家门口就抡起拳头疯狂砸门。

    “来了来了,谁啊……”

    屋内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以及佣人赵姐饱含不悦的嘟囔。

    呯呯呯……

    燕灵均恨不得自己手里有个炸药包,把一切挡住他去路的人和物统统炸个粉碎。

    当赵姐把门打开的那瞬,燕灵均就一把将门狠狠推开,然后冲进屋内。

    “喂!你是谁啊?你怎么可以乱闯呢?喂……”赵姐一脸震惊加恐慌地看着浑身溢满杀气的燕灵均,惊叫道。

    燕灵均径直朝着楼上奔去。

    赵姐见状,忙不迭地扑过去堵在楼梯口,“喂!你不能上去!周先生和陶陶小姐在休息……啊……”

    周先生和陶陶小姐在休息……

    燕灵均哪里还听得这样的话。

    抓住赵姐的手臂狠狠一拽,将其拽离楼梯口。

    燕灵均大脑一片空白,这会儿他已经什么都想不了,一切的举动都只能依靠本能。

    将赵姐扯开,他快速冲上二楼。

    嘭!

    嘭!

    所经之门,均被他一脚踹开。

    嘭!

    当踹开第三间房门的时候,他僵在了门口。

    这个房间的格局,与视频里的格局一模一样!

    家具和灯光也没有丝毫差别!

    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婬)靡的情(谷欠)气息……

    而牀上,正在酣睡的一男一女……

    不是陶陶和周灵北还能是谁!

    抓(女干)在牀,看着眼前的一切,燕灵均心脏处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

    瞬间断裂!

    情绪崩溃,燕灵均冲上前去,不由分说就冲着依旧熟睡的周灵北狠狠一拳挥去。

    呯!

    剧痛之下,周灵北醒了过来。

    睁开眼,他神情茫然,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就被拽得从牀上跌落下来。

    嘭!

    腰上被狠狠踢了一脚。

    周灵北高大的身躯顿时卷缩起来,因为燕灵均这一脚正好踢在了他腰上的伤口处。

    伤口裂开,顿时血流如注。

    周灵北脸白如纸,痛得冷汗淋漓。

    混乱中看清了燕灵均充满杀气的脸,周灵北既愤怒又莫名其妙,“你干什——”

    话到一半,他戛然而止,因为他惊愕地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没穿……

    下意识地转头朝着牀上看去,看到牀上的陶陶正悠悠醒来……

    同时,一些疯狂的画面,在脑海里快速闪现。

    那些画面,全是关于他和陶陶几个小时前所发生的一切……

    呯!

    失神的那一瞬,燕灵均的拳头又一次狠狠击中他的胸口。

    周灵北毫无毫无还手之力,而且最主要的是,他根本就不想还手。

    嗯,就算今天燕灵均把他活活打死,他也不会还手。

    因为,这是他欠他的!

    “啊……天哪,你怎么打人啊?你是谁啊?别打了,救命啊……”赵姐吓得面无人色,慌忙上前去拉已陷入疯狂的燕灵均,哇哇大叫。

    燕灵均此刻一心想要置周灵北于死地,无暇顾及其他,一不注意就被赵姐从周灵北的身边拽开了少许。

    周灵北趁机抓起一旁的居家裤快速套上。

    他刚把裤子套上,燕灵均的拳头就又挥了过来……

    拳拳到肉,招招致命。

    周灵北的眼角和嘴角都已溢出鲜血,全身上下,伤痕累累。

    “来人啊,救命啊,杀人了……”赵姐尖细着嗓子叫着,想要去阻拦燕灵均施、暴,可是又怕被殃及池鱼。

    便只能在一旁惊恐尖叫。

    当周灵北被燕灵均拽下牀的时候,震动将沉睡中的陶陶惊醒了过来。

    第一感觉是头有些痛。

    她蹙着眉,一边缓缓睁开眼,一边本能地揉着有些发胀的额头。

    然后她听到非常嘈杂的声音……

    转头一看,却看到一副血、腥而暴、力的画面……

    燕灵均正把周灵北往死里打!

    她大惊,下意识地想要去阻止,可刚一动,她就感觉到了身体的不适……

    低头,发现自己竟未着寸缕……

    几乎是立刻的,她想起了睡着之前所发生的事……

    陶陶如遭雷劈,浑身僵硬脸白如纸。

    她颤抖着手拽过一旁的薄毯,胡乱地裹着自己,惊慌失措得大脑一片空白。

    怎么了?

    她是怎么了?

    她怎么会……

    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眼看燕灵均像疯了一般对周灵北拳打脚踢,陶陶双眼通红,艰涩开口,“燕——”

    啪!

    她刚发出一点声音,一记狠厉的耳光就狠狠扇在了她的脸上。

    半边脸颊顿时火烧火燎,一片麻木。

    下一秒,一只大手扼住了她的脖子,将她的呼吸立马阻断。

    他力大得像是恨不得一把拗断她的脖子。

    陶陶无法呼吸,脸色由白变红,再由红变成酱红。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目露凶光的男人,看到他眼底那货真价实的肃杀之气……

    她看得出来,此刻的他,是真的想杀了她!

    她背叛了他,就算他今天杀了她,也是她自找的……

    对!她活该!!

    陶陶没有挣扎,亦没有反抗,她只是安静地躺着,任由他对自己施、暴……

    悔恨的泪,从眼角滚滚而落。

    看到燕灵均对陶陶动了手,周灵北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燕灵均你别打她!是我的错——”

    呯、呯、嘭……

    啪嚓……

    两拳加一脚,周灵北直接被燕灵均打得撞向一旁的牀头柜。

    水晶台灯被撞落在地,应声而碎。

    周灵北也体力不支地倒在了地上。

    陶陶捂住自己的脖子,不可抑止地猛烈咳嗽着,惨白着脸匍匐在牀上,苟延残喘。

    将周灵北打倒在地还不解恨,杀红了眼的燕灵均乘胜追击,上前就狠狠一脚跺在周灵北的胸口上。

    “噗……”

    胸腔剧痛,气血翻涌,周灵北喷出一口血来。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

    当燕灵均捡起地上被摔碎的台灯底座正要往周灵北的头上狠狠砸下去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快速冲进房内,在千钧一发间拦住了燕灵均高高举起的手——

    “哥!”

    来人大骇,急喊一声。

    是燕诏。

    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下属。

    “放开我!”燕灵均暴喝,狠狠甩开燕诏的手。

    甩开燕诏之后他又顺势一脚踢在周灵北的肚子上。

    “咳……”周灵北卷缩着身体,猛地咳嗽一声,嘴里溢出了更多的鲜血。

    燕诏将现场环视了一圈,狠狠皱眉。

    只要不是弱智,这样的场面,一看就能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

    见堂哥这是在下狠手,燕诏忙不迭地扑上去从后面将其紧紧箍住,大喝,“哥,你冷静点,别冲动!”

    “放开!!”

    “哥你冷静点!”

    “滚!!”

    燕灵均这会儿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浑身弥漫着一股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暴戾气息……

    此时此刻,谁敢阻拦他,谁就是跟他过不去!!

    “哥……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