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42章: 想我了?
    《燕少宠妻无度》第042章:想我了?燕灵均默了。

    几秒之后,他也非常认真地对她要求道:“以后不许再单独去见他!”

    “你……”

    “这是我的底线!”他冷冷强调。

    “说到底你还是信不过我!”陶陶闻言,苦涩一笑。

    “我不是信不过你,我是信不过他!”燕灵均语气严肃,“你若不答应,我马上回来,然后你辞职给我做秘书,以后寸步不离的跟在我身边!”

    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边?

    那她岂不是连私人空间都没有了么?

    得!他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看来她已没有选择的余地。

    “知道了知道了,以后我不单独见他总行了吧!”陶陶吓得立马妥协,一边点头如捣蒜,一边没好气地叫嚷道。

    若换成以前,她肯定会不服气地跟他对抗,可现在彼此心意明朗,总是争吵也不是解决之道。

    两个人在一起,相互包容才是最重要的。

    陶陶想,算了算了,看在他是吃醋的份儿上,就不跟他计较了。

    见她终于点头答应,燕灵均郁闷的心总算有所好转。

    “乖!”燕灵均满意,嘟起嘴对小女人“吻”了一下。

    陶陶啼笑皆非,心里还有些许怨气,嗔怒地剜他一眼,“我现在总可以睡觉了吧?!”

    “睡吧。”他点头。

    她二话不说就要挂掉电话。

    “老婆!”他突然又喊了她一声。

    她蹙眉,正欲触碰挂机键的手指顿住,“又怎么了?”

    “最多再过两天我就回来了,你乖一点,知道吗?”他深深看着她,半是叮嘱半是讨好地轻哄道。

    看着他明显不放心的模样,她是既好气又是无奈,佯装不耐地斜睨着他。

    “老婆我爱你!”他卖乖,一脸讨好加无辜。

    陶陶忍俊不禁。

    都说夫妻牀头吵架牀尾和,虽然他们还不是夫妻,但总归是在正式交往,按这个标准来应该不会有错。

    “老婆你呢?”

    她不过是两秒没说话,他就忍不住催促她了。

    那看着她的眼神透着幽怨,可怜巴巴的。

    陶陶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如他所愿,“我也爱你!”

    燕灵均满意了。

    “乖!”他喜笑颜开,一脸满足。

    “晚安!”

    “晚安。”

    结束通话之后,燕灵均盯着手机看了半晌,直到手机已经黑屏,他还陷入沉思中回不来神。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得如此不安,即便已经得到了她的保证,即便她在他的催促下回应了她的爱,可他的心,却依旧惴惴不安……

    仿佛有一股巨大的风暴,正朝着他们逼近……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陶陶答应燕灵均不再单独见周灵北,可第二天她就食言了。

    开完会,她回到自己办公室,才刚刚坐下,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就乍然响了起来。

    垂眸一看,来电显示着“阿北”二字。

    是周灵北。

    她没有任何犹豫,拿起手机直接接起。

    “喂——”

    “请问是陶陶小姐吗?”

    她刚一开口,电话彼端的人就将她抢断。

    竟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

    陶陶一怔,下意识地将手机从耳边撤离,垂眸看了一眼。

    是周灵北的手机号没错啊!

    可怎么会是一个略显苍老的女人声音呢?

    而且还隐隐透着一丝焦急。

    陶陶百思不得其解。

    “我是!你哪位?”她问。

    对方立马对她噼里啪啦地说起来,“是这样的陶小姐,我是周先生家的保姆赵姐,周先生又发烧了,我想送他去医院可他非说自己没关系。再这样下去我怕他出事,所以我想请陶陶小姐过来帮我劝劝他,可以吗?”

    又发烧了?

    陶陶眉头狠狠一皱。

    “你把电话给他,我跟他说!”

    她昨晚已经答应过燕灵均不再单独去见周灵北,所以还是在电话里劝劝他好了。

    哪知赵姐却说:“可是……周先生他正发烧呢,这会儿睡得迷迷糊糊的,陶陶小姐,麻烦你亲自过来一趟,行吗?拜托拜托!”

    赵姐那焦急万分的语气让陶陶也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

    看来周灵北烧得挺严重的。

    人命关天,加上跟周灵北关系匪浅,再加上周灵北是为了救她而受的伤……

    陶陶找不到不去的理由!

    虽然知道自己的言而无信会惹怒燕灵均,但她总不能因为怕他不高兴就对救命恩人见死不救吧?

    “好吧,我马上过来。”陶陶对赵姐说道。

    “好的好的,谢谢陶陶小姐!”赵姐大大地松了口气。

    陶陶立马放下手里的工作,拿起外套和包就要走人。

    可当她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时,顿了一下。

    她蹙眉,犹豫着要不要给燕灵均打个电话,征求他同意……

    虽然她心里很清楚,他根本不会同意!

    心里还没拿定主意,手却莫名其妙地拨出了他的号码……

    当她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挂掉了。

    屏幕上显示着电话已接通,她只能硬着头皮把手机放到耳边。

    “老婆!”

    燕灵均充满惊喜的声音立马灌入她的耳中。

    “在干吗?”她悄悄咽了口唾沫,强装镇定地问,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异常。

    “工作呢。”他答,语调欢快,不难听出他此刻的心情应是非常的好。

    陶陶闻言,忙道:“哦,你在谈合约啊?那我不打扰你——”

    想趁机挂掉电话。

    “没事儿!”可他却说:“老婆的电话比什么合约都重要!”

    字字坚定。

    “燕灵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陶陶脸颊微烫,嗔怒道。

    他最近真是有变本加厉的趋势,动不动就对她甜言蜜语,哄得她简直快要心花怒放了。

    她不想如此肤浅,可是怎么办呢?他嘴甜起来真是让她毫无招架之力啊!

    “什么油嘴滑舌啊!我跟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肺腑之言!”燕灵均特别认真地说道,就差指天发誓了。

    他认真的样子让她失笑,几不可闻地咕哝了声,“信你才怪……”

    “你说什么?”他没听清,但直觉告诉他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没什么!”陶陶自然不会傻到会对他实话实说。

    燕灵均这会儿心情好,没有继续追究,而是问她:“老婆你打电话给我干吗?”

    陶陶犹豫不决。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向他坦白。

    坦白吧,他肯定不会让她去。

    若周灵北有个好歹,她这辈子怕是良心难安了。

    不坦白吧,万一他知道了,必然又得大发雷霆不可。

    她骑虎难下,左右为难。

    可如果……他不知道呢?

    陶陶想,自己只是去一会儿,劝了周灵北去医院就回来,只要她不说周灵北不说,傲娇的燕少爷应该是不会知道的对吧?

    嗯,她只是去一会儿,很快就回来,他不会知道的!

    “你什么时候回来?”她问,决定不告诉他了。

    “最快可能也得明天晚上!”

    “哦……”她随口应了一声。

    他却乐了,“怎么?想我了?”

    那愉快满足的笑意,都快从手机里溢出来了。

    陶陶默默翻了个白眼,真是要被自作多情的男人给打败了。

    “你快去工作,别让人等久了。”她轻斥,想挂电话得紧了。

    “你先回答我——是不是想我了?”他不依不饶,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时间紧迫,陶陶只能妥协,“嗯嗯嗯,想你想你,我可想你了!”

    虽然听出她有些敷衍,但燕灵均很知足,还是开心得不得了。

    “真乖!”他毫不吝啬地赞扬道,然后趁机要求,“亲我一下!”

    陶陶对着手机啵了一口。

    燕灵均心都醉了。

    “乖乖在家,我明天就回来了!”他不厌其烦地叮嘱。

    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以前还挺不以为然的,可现在,他却深刻地挺会到了这句话的精髓。

    嗯,现在才发现,这句话一点都不夸张,对于陷入爱情中的男女来说,别说一日,一小时不见都跟分别了十年八年似的。

    当然,他们在一起的这一年多里,他这并非是第一次离开她的身边去出差,但之前他们的感情没有明朗化,自然是不能跟现在正是你侬我侬的时刻相比较。

    经过这几天的牵肠挂肚,燕灵均决定,以后他出差一定要把她带在身边,再也不把她一个人丢在c市了。

    如果她不愿意,就算是绑,他也要把她绑在身边不可!

    “嗯。”陶陶乖巧点头。

    然后燕灵均又叮嘱了几句,陶陶一概嗯嗯嗯,百依百顺。

    五分钟后,燕灵均才终于舍得挂了电话。

    跟燕灵均通完电话之后,陶陶忙不迭地赶往周灵北的住所。

    在去的路上她想过让别的人代替自己去,可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周灵北有时候非常固执,他若不想做的事,是不会愿意听人劝说的。

    就算是姑姑也劝不了他。

    所以算了,还是她跑一趟吧,反正快去快回,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叮咚、叮咚……

    按了两下门铃,很快门就由内打开。

    “陶陶小姐你来啦!”

    一张洋溢着热情的脸出现在陶陶面前。

    “赵姐是吧?”陶陶打量着眼前的中年女子,礼貌问道。

    “嗯嗯,我就是周先生的保姆。”赵姐连连点头,侧身让陶陶进屋。

    “他人呢?好点了吗?”陶陶进入客厅,一边四下张望搜寻着周灵北,一边急切问道。

    “在卧室,还在睡。”赵姐指了指楼上。

    陶陶二话没说就朝着楼上快步而去。

    推开卧室的门,果然看到周灵北脸色泛红地躺在牀上。

    他的脸透上着不正常的红,她用手背贴着他的额头,果然很烫,明显高于正常体温。

    “灵北,灵北你醒醒,灵……”

    陶陶伸手去轻轻摇着熟睡的周灵北,想要叫他起来去医院。

    “陶陶小姐!”赵姐突然进入卧室,快步上前阻拦陶陶。

    陶陶微微蹙眉,不解地看着赵姐。

    赵姐连忙讪讪一笑,解释道:“陶陶小姐啊,这人在发烧的时候都很难受的,既然周先生还在睡,你就让他先休息一下,等他醒来之后再劝他,好吗?”

    “可是我还在上班……”陶陶为难。

    翘班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怕“东窗事发”。

    嗯,燕灵均若知道她又来周灵北家里了,怕是得剥了她的皮不可!

    赵姐,“请两个小时假应该没问题吧?”

    “万一两个小时他还不醒呢?”

    “那我们到时候看看他的情况,如果温度不再那么高了,应该就没事了,如果温度持续偏高,那我们就强行送他去医院,陶陶小姐你看这样行吗?”

    陶陶想了想,点头,“好吧,听你的。”

    在牀边坐下,陶陶蹙眉看着睡得很沉的周灵北,愧疚又担忧。

    如果不是因为她,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陶陶小姐你不用太担心,周先生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看出她脸上流露出来的忧愁,赵姐安慰道。

    “嗯。”陶陶扯动唇角对赵姐笑了笑,以表谢意。

    “陶陶小姐你先坐会儿,我去给你倒杯果汁。”赵姐见陶陶额头渗着薄汗,忙道。

    “不用了赵姐——”

    “不用客气的陶小姐,果汁是我刚榨的,可新鲜了,喝了对身体好。”

    陶陶本想婉言拒绝,可话未说完就被赵姐抢断了。

    然后赵姐就朝着楼下厨房去了。

    很快,赵姐端着一个托盘回到了卧室里。

    托盘里有个装着橙汁儿的小扎壶,以及两个玻璃杯。

    “来来来,陶陶小姐,尝尝看好喝么?”赵姐将橙汁儿倒进两个杯子里,一杯给陶陶,一杯给自己。

    天气闷热,加上匆匆赶来有点急,陶陶出了一身汗之后还真是觉得有点渴了。

    看着冰镇过的果汁儿,她没有再拒绝。

    “谢谢!”接过赵姐递过来的杯子,陶陶道谢。

    轻啜了一口。

    “怎么样?”赵姐双眼放光,一脸期待地看着陶陶。

    陶陶觉得有点好笑。

    榨个果汁儿又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有什么怎么样的?

    但这样的话她并没有说出口。

    “不错,挺好喝的!”为了不伤害赵姐的自尊,陶陶点头赞扬。

    赵姐闻言,立马喜笑颜开,“是吧是吧,我也觉得很好喝。陶陶小姐,你快喝,喝完了我再给你现榨。”

    赵姐实在热情,加上自己也的确口渴,陶陶不知不觉就喝了两大杯。

    当赵姐拿着空掉的扎壶去楼下继续榨果汁时,陶陶坐着坐着,突然觉得有点困了……

    “陶陶小姐,陶陶小姐……”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有人在喊她。

    “嗯?”她无意识地轻咛一声,眼皮像是有千斤重一般,任凭她怎么努力也睁不开。

    “陶陶小姐……”

    可那模糊的声音一直在唤她。

    她极尽艰难地将眼皮抬起来一点点,在一条细缝中,她看到……

    “陶陶小姐,我近视眼看不清楚,请你帮我看看这表有在走吗?”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从跟陶陶通完电话之后,燕灵均的眼皮就一直跳,心情莫名浮躁起来。

    他努力克制,可毫无成效。

    更甚至,越来越心神不宁。

    对面的中年男子喋喋不休地说着合作事宜,可他全是左耳听右耳出,完全不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

    他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疯狂地催促着他快回c市……

    仿佛再不回去,他就要追悔莫及……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这两天一直很不安,总感觉要发生什么大事一般……

    两个小时后,燕灵均趁着休息的空挡,拨打了陶陶的电话。

    然而她的电话无人接听。

    他狠狠拧着眉头,继续拨打,打了一遍又一遍。

    然而,不管是她的手机,还是家里的座机,仰或她办公室里的专线,都没有人接听!

    燕灵均心里咯噔一跳,心底的不安更是疯狂蔓延。

    她为什么不接电话,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她现在在哪儿?

    既不在公司,也不在家,她还能去哪儿?

    “燕总,燕总……”

    燕灵均狠狠皱着眉头,胡思乱想着,一颗心早已飞回了c市。

    听到有人在喊他,他如梦初醒,定睛看着对面的中年男子,“嗯?”

    “您看这都到饭点儿了,咱们先去吃饭,边吃边聊怎么样?”中年男子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噙着谄媚的笑,提议道。

    哪知燕灵均却倏然起身,说:“不好意思陈总,我临时有件很重要的事需要回趟c市,合约的事我们就先谈到这里,有问题我们下次再约!”

    说完就转身离开,不给陈总反应的机会。

    不行!

    他必须回去,而且是马上立刻!

    “啊?这……”陈总错愕地看着燕灵均疾步而去的背影,一脸大写加粗的懵逼。

    燕灵均的助理小文连忙快步跟在boss的身后。

    “小文,给我订最近的机票,我要马上回c市!”燕灵均头也不回地对小文吩咐道。

    “好的,总经理!”

    当燕灵均终于登上回程的飞机后,已经又过去了两个小时。

    期间,他不停地拨打陶陶的手机,可还是一直没人接。

    而她的电话越是没人接,他就越是心慌意乱……

    实在担心,他正想给郁凌恒打个电话,让云裳去找找陶陶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一条视频信息……

    而发件人……

    竟然是陶陶!

    打她电话她不接,现在居然给他发了一条视频?

    燕灵均无暇细想,直接点开视频……

    只一眼,他已浑身僵硬,如遭雷劈。